[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螺杆 曹长青:左派利用病孩子搞政治   2019-10-12 19:45:42  


作者: 曾节明   曹长青:为什么特朗普会输给希拉里?ZT 2019-10-13 08:02:43  [点击:2134]
被称为“超级星期二”的11个州的美国总统初选,不出预料,希拉里成为民主党的大赢家。如果她不因“电子门”被定罪的话,一定会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共和党方面,也在预料之中,一路民调领先的特朗普(川普)在11州中赢了7个,在马萨诸塞州更是拿到49%选票。

如果这个势头不被阻止,特朗普真拿到过半数选举人票,他就会成为共和党候选人,最后形成希拉里Vs.特朗普的两党对决。在这种情形下,无论从特朗普本人的品行或美国族裔的分配现状来看,特朗普都会输给希拉里。

首先从品性来说,很多人讨厌特朗普。即使在共和党内,他都从没拿到过半数人的支持。从迄今为止他赢的10个州来看,支持率基本在35%左右,说明近三分之二的共和党选民不喜欢他。就整体美国来说,民主党和中间选民更会反感他。主要还不是政见(没多少人相信他空喊的政见),而是人品。在美国过去总统大选中,从未有过一个主要参选人像特朗普这么离谱。

他“离谱”在哪里?在参选之前,他就曾辱骂某些女性是“肥猪、狗、懒婆娘、让人恶心的动物。”他辩解说自己不是政治人物,是个商人。但商人不等于就可以没教养。参选之后,被女主持人质问,他就不满,骂她满身冒血(隐喻她月经期心情不好)。希拉里在电视辩论休息时去卫生间时间长了点(因距会场较远),他就用粗鄙的词嘲讽。用月经期、更年期等侮辱女性,不仅离谱,而是下作,令一大批女性愤怒。

特朗普的教养还可从对待自己女儿看出。他公开说,如果不是他女儿,就会跟她date(约会),甚至在南卡州初选的胜选晚会上,在众目睽睽和全国电视下,用手摸女儿怀孕的肚子。这么粗野流气的人,在美国实不多见。

在迄今十场的党内辩论和许多演讲中,观众可看到,特朗普常随口损人,粗野流气。念念不忘炫耀他民调多高,一副趾高气扬状。他的台风和表情,很像当年那个傲慢的意大利狂人墨索里尼。

特朗普总炫耀他是成功的商人,可他有过四次申请企业破产,更有办野鸡大学被告上法庭的案子在身。他声称有几十亿资产,2015年收入超过6亿,但却拒绝公布报税单。因为他害怕露馅——不仅不像吹嘘的那么有钱,更没有给慈善机构、退伍军人和以色列捐过多少钱,甚至可能分文没有,反而是一直给左翼民主党要角捐款,给卡特,给希拉里,给拜登,给克林顿……报税单会“暴露”出太多特朗普的离谱和虚假。

特朗普要在美墨边境建高墙的宣称已是人人皆知(只是没一个人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让墨西哥付钱建这堵墙),还说要把1100万非法移民遣送出去,不许穆斯林进入美国等。且不说这种政见对错,他不久前跟左翼媒体旗舰《纽约时报》言论版编辑闭门会谈时,说他当选总统后,不会按选举时说的话去做。如此阳奉阴违,两面三刀,展示特朗普不仅离谱,更完全无法信赖。共和党其他参选人克鲁兹、卢比奥等,都要求特朗普公布这个谈话录音带,但特朗普装聋作哑,不予回应。

更令美国选民普遍愤怒的是,特朗普在被问到三K党(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前领导人杜克(David Duke)支持他时,他竟没有拒绝。反而用他不知道杜克是谁来敷衍。杜克曾选过参议员、州长和总统(当然都败选),特朗普怎会不清楚他是谁?事后被媒体查到,特朗普曾五次谈论过杜克。在全国批评声浪下,特朗普不得不表示拒绝三k党支持,但仍狡辩说,当时麦克风没戴好,他没听清楚。可录音回放证实,他听得非常清楚,当场还重复了“杜克”名字。从这件事也可看出,特朗普根本不诚实,完全如卢比奥所说,是个花言巧语骗人的家伙(con man),而且是个惯骗。

这一切加到一起,构成强烈的印象(也是事实),特朗普不是真正的共和党保守派,甚至都不是正经人(文明人),无法被信赖。这就导致相当多右翼选民干脆不去投票了——无法选希拉里,也投不下去特朗普。更糟的是,有些保守派观点不强的人,干脆投给希拉里了。

另外,从美国人口的性别、族裔版图来看,特朗普的辱骂女性,贬损西裔,激怒黑人和亚裔等,会导致他会失掉一大批少数族裔的选票(本来西裔、黑人、移民、女性就多数支持民主党),最后输给希拉里。

西裔现占美国人口18%,黑人12%,亚裔6%,加起来有36%。奥巴马选总统时,拿到91%黑人票,75%西裔票,60%亚裔票。这次如果特朗普代表共和党,更会使西裔和黑人倒向民主党。目前民调,81%的西裔说不喜欢特朗普。

特朗普说在内华达有46%西裔支持他,完全不准确。实情是,在党内初选的某一个投票所的100名西裔选票中,他拿到46张,就把这吹嘘夸张成他在该州拿到46%西裔票(就这种品性)。这还只是在党内初选。而在全国普选中他能拿到的票就更有限了。

在移民方面,美国的移民现已占总人口的14%,特朗普的反移民调子虽在共和党选民中得到三分之一的喝彩,但在普选时却会被民主党和左翼媒体大做文章,促使多数移民把票投给民主党。

在女性票上,奥巴马以56%比43%大赢麦凯恩,以53%比47% 赢过罗姆尼。麦凯恩和罗姆尼从无特朗普这种贬损女性的言行,都输成这样。所以,这次只因特朗普对女性的不尊重,就会失去更多的女性票。

上述这一堆问题加起来,都是共和党的梦魇。目前左翼媒体们不炒作这些事,而一旦特朗普成了共和党候选人,他们就会把他那些胡说八道统统翻出来,每天报道,激怒越来越多的人。所以只要希拉里的电子门事件选前不被起诉(可能性较小,因司法部长是奥巴马任命的,奥巴马当然力挺希拉里),那特朗普输掉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在这种状况下,共和党只有阻止特朗普成为本党候选人,才有可能(也是一定能)打败希拉里。那么目前共和党还有没有可能成功阻止特朗普在本党胜出?当然有。因为在共和党支持者中,特朗普平均得票数占34.4%,也就是说有65%不喜欢特朗普。即使在特朗普大赢的维吉尼亚州,据出口民调,也有55%的共和党选民说不愿看到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目前共和党只剩下四人竞争,其中俄亥俄州长卡西奇毫无希望,只是赖着不退选。人所共知,只剩特朗普、克鲁兹和卢比奥三人竞争。而克鲁兹和卢比奥必须有一个退选,形成另一人跟特朗普的单挑,才可能阻止被《大西洋月刊》称之的“魔鬼特朗普”。那么这两个资历相当、都非常优秀的年轻参议员,到底谁该退?

我们看数字版图:超级星期二初选结果,克鲁兹赢了三个州,卢比奥只赢了一个。在特朗普赢的7个州中,4个是克鲁兹第二。另外,两人都是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在自己的得克萨斯州赢了17个百分点,而卢比奥目前在自己的佛罗里达州(3月15日投票)民调输给特朗普近20个百分点。虽然在未来两周中,卢比奥肯定把距离缩小,但是否能赢还很难预料。

所以仅从数字来看,应该是卢比奥退出,全力支持克鲁兹。从意识形态方面来看,三人中,特朗普和克鲁兹被视为“反体制派”。克鲁兹虽然是参议员,但他没有得到参众两院任何议员或州长的背书。而卢比奥是公认的“体制内”,得到63名参众议员和南卡州长等人的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克鲁兹退选,因他的支持者“反体制者”居多,所以他的选票多数会转向特朗普。出口民调已证实这点:他的支持者30%会转向支持特朗普,21%会支持卢比奥。而卢比奥支持者绝大多数严重讨厌特朗普,他们肯定转向支持克鲁兹。

所以,无论从目前赢输的数字版图,还是意识形态上来说,都是只有卢比奥退选,才可能使克鲁兹在跟特朗普一对一的竞争下胜出。

保守派重要刊物《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主编、著名保守派评论家克瑞斯托(Bill Kristol)今晨评论说,克鲁兹和卢比奥联手,完全可以阻止特朗普。他说这很简单:克鲁兹为正,卢比奥做副(Cruz-Rubio 2016)。

原总统参选人、南卡州联邦参议员格莱汉姆(Lindsey Graham)也提出,现在共和党必须做出抉择,全党力挺克鲁兹,来阻止特朗普,以避免这个“投机商”把共和党变成“泰坦尼克号”驶向灾难。他很坦诚地说,克鲁兹并不如我意,但现在我们处于必须团结在克鲁兹周围的状态。这是唯一能阻止特朗普的办法。

美国另一保守派评论家霍罗维茨(Daniel Horowitz)今早撰文“To Beat Trump, Rubio Must Exit”(要打败特朗普,卢比奥必须退选),呼吁支持克鲁兹。

但卢比奥表示,他要坚持到佛罗里达州选举(3月15日)。这恐怕不是明智的选择。如果共和党不能尽快形成一比一跟特朗普对决的局面,继续多人分票,特朗普成为候选人的可能性就加大,一旦他的气势和阵势形成了,再到一对一的时候,也难以阻止了他了,美国共和党的“泰坦尼克号”结局,就更可能成为现实,那不仅是保守主义的滑铁卢,更是美国的不祥之兆。

在一年前的去年三月,我在第一篇分析美国总统大选的文章中就预言并期待,共和党应该是克鲁兹(为正)和卢比奥搭档,击败希拉里。不谦虚地说,当时全美尚无任何评论家(起码我没有看到)做这种预测,他们几乎都看好布什、沃克尔、卡西奇等几个州长。共和党经过整整一年的厮杀,最后终于走到离我所预期的情形只有一步的距离。

如果没有特朗普的半路杀出,恐怕半年前就会形成克鲁兹和卢比奥联手的局面,因为特朗普的票绝大多数是克鲁兹的,而卢比奥肯定是第二名。对克鲁兹来说,选卢比奥做副手,才能更增加赢得全国普选机会。

目前虽然特朗普声势仍然很大,但绝不是不可一世。他代表共和党会输给希拉里,但目前保守派选民仍有阻止他代表共和党的机会,就看卢比奥等共和党们,有没有智慧和远见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