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2019-10-21 19:31:33  [点击:1286]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我与彭明,仅有一面之缘,未及说话,其余都是电邮交流;我也知道彭明有不择手段的特点,但我仍然崇拜他,因为作为勇武派的革命策动者,不择手段难免,此特点孙逸仙、袁项城、蒋中正...概莫能免。

彭明纵然一身“匪气”,也不失为绝世英豪,他身上有几个特点,足令迄今为止的所有反对派头面人物相形失色:

一是胆大无比,敢作敢当,有不顾一切特别能豁得出去的豪情和勇气,这就是英雄的特质;
二是文武双全,具有超一流的口才、一流的笔才、超强的组织能力和行动能力,外加思维敏捷,相貌堂堂,其在反对派人士中个人魅力迄今无人能及,实超越王炳章;
三是高贵。彭明因其霸气和匪气,更因其令人炫目的才干和魅力,抢了许多人的风头,因此在反对派多受诟病、谩骂,但他从来不屑于回骂,而是我行我素,以别人不敢做、做不来的行动,来回应庸人们口诛笔伐(如银行挤兑、广场民主气球、假钞超限战),虽然他的行动没有成功,但充满了荆轲式的悲壮;
而且,彭明在创办“中发联”遭镇压后,再也没有示好中共,从此义无反顾走上不择手段反共的道路,哪怕一条路走到黑!彭明与两千年前在易水河边登车绝尘而去,没有一次回头的荆轲,何其相像!

彭明与朝秦暮楚、十多次改换门庭、迄今在投共招安跑道上挣扎冲刺、谎话连篇、抵赖连篇的某老,何啻天渊之别?


这个某老,就是当年投机彭明的战友——彭明“中国联邦政府”之宣传部长王希哲前辈。
王希哲为人不能说私德差,但素有小节而无大节,其一大特点就是翻云覆雨,他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不认账,且抵赖起来道貌岸然、脸不红心不跳,就象毛泽东一样。这我在2013年就深有体会,这也是他为多人指证的特点。
此次王希哲为堂皇抵赖自己的反共历史,被杨巍以铁证——王希哲自己的旧文揭穿,这篇旧文就是王希哲于2003年写的《彭明的缺点和优点》。


该文被杨巍扒出来后,王希哲急忙偷换自己反共历史的话题,换成对彭明肯定否定的话题,诡辩称:
“那是初时,彭有不妥处“希哲也常当面谏铮”。但后来愈发现不对了。“印假钞”,损害的是百姓利益,破坏的是国际金融了。老王劝诫他,他回答:没事,我们“用政治掩盖刑事”。即打着反共反华的政治旗号,掩盖私人(或小集团)非法捞钱的刑事目的。这彭明的“胆大张狂”就太过分越线了。老王当然不能再支持。而彭明最后的下场,是在缅甸贩卖假钞被捕引渡回国,瘐死武汉狱中。”
(见王希哲贴“乐读杨巍兄再发的老王我16年前文章:《彭明的缺点和优点》”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422121)

竟全然不顾《彭明的缺点和优点》中自己的光辉论断:
“有人问,彭明这样多的毛病,能成事么?我要问,对付共产党这样的野蛮流氓政权,没有一身匪气、霸气、流气的人物,谁能成事?胡平?王军涛?陈一咨?熟读水浒的毛泽东当年上井冈山为匪,谁能相信他能"成事"?彭明未必一定成事,但他必能为共产党政权带来大的麻烦,大的压力,为"温和民运"带来与共产党争空间的契机。”

才论断完对付共产党这样的野蛮流氓政权,就必需一身的匪气、霸气、流气,转过背去就嫌弃彭明的匪气、霸气、流气“过分越线”起来了,好华丽的出尔反尔!
而且,比起彭明,假抗日专打抗日国军、大种鸦片专门向国统区贩毒的毛泽东,其厚黑甚于彭明何止千百倍?!王希哲他还不是照样对毛泽东崇拜得五体投地?并对毛泽东二世习近平竭尽谄媚之能事?

其实说白了,王希哲之所以对彭明华丽转身、划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彭明之妹彭星亲口告之,2004年5月彭明被绑架后,王希哲伙同中共背景的女律师,将彭明告上法庭),无非是因为没捞到钱,且彭明已败,追随彭明已无前途而已,可以说中国民运阵营中,对战友背信弃义、落井下石,却又作“道德”高姿态者,迄今无出王希哲之右!


而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对杨巍、徐水良关于自己反共/投共的指证,《彭明的缺点和优点》一文前天贴出来之后,王希哲今天仍在腆着老脸抵赖自己的反共历史:
“对的。我说过了,这是我四五后“最反毛时期”的文章。但恰是反毛不反共,而是维护共的事业。”
(见王希哲答徐水良贴:)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2145

狡赖的同时,王希哲全然不顾自己在“四五”之后的反共原话:
“大家看到,共产党政权已经顽固野蛮到这般程度,国内大肆抓捕不说,今天竟不惮采用国际恐怖手段跨国境去绑架民运人士了。对这样的野蛮政权,只有温和的劝说和批评,对它讲讲人权的大道理,能搔到他的痒处吗?”
“真的,今天若没有主张对共产党政权激烈的政治斗争,甚至革命斗争,在危机到来时发动革命的暴力运动来推翻共产党,哪怕是不停的大规模的对民众宣传来对它产生压力,他是不会把你民运的任何一翼放在眼里的。”
(见王希哲《彭明的缺点和优点》(作于2003年))

对此种雷人的抵赖,余唯有唏嘘。顺忠告王希哲前辈:你老在共产党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又在海外浸淫了二十多年,竟不知道中共的一条铁律么?对有前科者,之可利用,不可重用!王老先生反共前科累累,中共早已记录在案,靠抵赖就能抹去么?靠抵赖就能圆谎么?你纵使骗得了民运,骗得了中共么?


王希哲此番抛出的东西,令人唯一眼前一亮的就是与彭明的合影,照片中彭明虽憔悴仍自信,精干不减,而对照者大腹便便,朝秦暮楚的犹疑态,更显彭明英姿犹在而霸气凛然...
呜呼!“逝者长已,生者如斯”,睹照思人,彭明辞世三周年来临之际,寒风中笔者耳际回响的,唯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彭明千古!





曾节明 2019.10.21己亥甲戌辛卯寒秋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