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任畹町   【】历次民运与统治者的“主观促动”关系 “客观互利”关系 2019-10-27 03:24:53  [点击:3973]
任畹町 不要以为是旧作,内容丰富,教训犹在。

哈耶克“通向奴役的道路”1962年版 20031201/20041120 增订
——“时评维权”与“传统民运”
——历次民运与统治者的“主观促动”关系 和“客观互利”关系
——民运的三个主要经验得失
——辨别真伪“独立文化人”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2326
  

2001年冬天,周国强来家里做客,我给他拿出两本泛黄的“灰皮书”。

一本是哈耶克的“通向奴役的道路”。1962年4月商务印书馆初版第一次印刷。滕维藻 朱宗风译。售价1元。

  另一本是商务印书馆1962年6月初版的匈牙利卢卡其的“存在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韩润棠 阎静先 孙兴凡译。售价1元。

  对于这本“通向奴役的道路”,很多青年“津津乐道”的新版“名著”,我竟毫无记忆。那时,这两本书都是非公开读物。
  
我和周国强说,这么时髦的书,我一直对人说,没看过,露怯了。几经抄家抓捕,生活动荡。
96年坐狱回来买了新书架之后,才陆续从几个包装箱里把这些旧书整理出来。但是,我深信,它早已融化在我的血液里。虽然,我读书很快,不走记性,自然,也很少引用。

  萨特1954年参加过中国国庆观礼,存在主义书籍也很早就在国内出版过。
对我影响很大的一本小册子,是美国专栏作家名记者李普曼的“共产主义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从李普蔓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理性的美国而非青面撩牙的魔鬼。书中对苏联的批评,对中苏分裂的不详预兆,对中苏最终走向西方路线即资本主义的预言使我不胜惊异,别开洞天。

  今天,应该说“钦佩”得很,现在,有的人不相信“规律”和“必然”,说那是“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李普曼准确的预言,难道不是把握“规律”,洞悉“必然”吗!

  这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是我的中学时代。从小学到大学,从少先队、学生会到共青团的社会工作,我样样都作,自以为“信仰坚定”。然而,怀疑萌动了。

  今天的一些朋友们,对北京“政治改革”的“祈祷”,在“胡温新政”的“祝福”声中,顷刻幻灭,其中,是因为缺乏怀疑。

   罗永忠、杜导斌被捕后,一些年轻朋友们的觉醒和成熟正是他们前人所走过的的路:

“所谓胡温新政吹来的都是瑟瑟寒风”,“热脸贴了冷屁股”,“我们只不过是可以任他们宰割的羔羊”! (赵达功) “让全天下的人都看清“新政”、“旧政”其本质之一脉相承。”(扬银波)“一场没有烈士的宪政民主转型是可以期待的吗?”(王怡)

  近来,对民主派的判决和对网络自由作家的持续打击,并非“天气异向,政局反常”,而是“集权政体”的规定职能,不须惊怪 。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赵达功)这正是无数的“民运民主派”领教了万千次的。面对抓捕,他们将“恐惧”二字,抛掷脑后。觉醒后的救援组织得很好,宛如98民运98组党。

  不错,民运的阳光下有阴暗。
  但是,这并不妨碍年轻的朋友们学习当代民运的深厚积淀、坚韧传统、精神财富、宝贵经验、英雄人格,使今天的“时评维权运动”和“传统民运”连接起来。

  如果我们有良好的公众运动素养,不惧怕民运团体的“内争”,不被民运“争名夺利”的假象所迷惑,有智慧识别种种诋毁、丑化民运的妖言;

  如果我们有勇气看穿分化、瓦解民运的伎俩,则不会迷失于“胡温新政”的种种“期待”,也不会提出什么“新民运”了。

  我们日常所说的“民运”就是“社会民主运动”,也常表述为“人权民主运动”,“自由民主运动”。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有“公民维权”的内涵,就有“政治自由”的内涵。

不仅是理论“内涵”,当代历次民运的实践,含盖了争取“自由民主政治”的一切内容和形式。包括眼下的“时评维权运动”。

仅就所知和有关资料,举证如下。
  89年期间,“政法大学”高抬的“宪法”模型,为人人所知。89民运作为一方面的意义,就是“公民维权运动。”

“人权同盟”在1979年1月29日民主墙民主讨论会上“人权运动的意义和当前任务”的演讲中说道:
  十九条(“中国人权宣言”)就是我们开展这场人权运动的宗旨。体制改革与争取公民权利的实现是当前运动的基本任务。我们的人权观,除了争取宪法规定的那些基本权利之外,当然包含了广泛的民主与自由的意义,十九条都写上了。
〈WEIDA 编著中国民刊资料汇编第一卷〉

一九七九年一月二十五日 主墙各社团的《联合声明》写道:
为实践和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十五条和第五十二条,北京市各社团和民办报刊于一九七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发表联合声明如下:

  一、各群众社团和民办报刊决心为实现社会主义民主和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坚持长期奋斗。对违背宪法第四十五条和第五十二条的言论或行动,各群众社团和报刊应共同运用各种形式首先在民刊进行抵制。

  二、各群众社团、报刊及其公民因从事宪法所规定的范围内的活动被专政机关以一些借口或造谣污蔑拘捕,或以其它形式进行迫害,各群众团体和报刊应共同要求执法机关公布拘捕理由,并要求开庭审讯。

  三、各群众社团、报刊及其公民因从事宪法所规定的范围内的活动而遇难,各群众社团和报刊应共同要求执法机关公布消息,以求舆论支持。
  
  四、各群众社团和报刊对受迫害公民进行长期援救,并要求探监。对受迫害的公民家属有责
任进行慰问和给予物质上的帮助。 以上四条希望得到社会各界公民支援。
•〈WEIDA 编著中国民刊资料汇编第一卷〉


“中国人权同盟”《关于北京市革委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九日通告的意见》认为:

  一、 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市民盟领导成员吴世雄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三月二十九日《通告》为一项法令,我们可暂且如此称呼;

  二、 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委员、北京铁路局工会主任陈福汉指明该法令的指向:“极少数打着要民主’要‘人权’的旗号聚众闹事……“他无理地说什么,”那些口喊,要民主,声称要人权的人,他们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社会主义民主,更不会行使民主权利。
  
  对凡是提出过要民主要人权口号的人,他并没加以分析区别而一概而论,这不能不使人认为他以指明该法令是指向以民主墙为中心的民主与人权运动,陈福汉的言论本身就属诽谤,而《通告》规定禁止诽谤;

  三、 既然是一项法令,属于法制体系,那么,“中国人权同盟”就上海市公安局三月六日《通告》而致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的公开信中,已经指出对一些用语的质疑,同样适用于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通告》中的相同用语;

  四、 就三月二十九日法令中“收容”这一法制“创新”,“中国人权同盟”要求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对法令制定者提出质询,并向人民详尽解释;
  
  五、“中国人权同盟”认为,“要人权”“要民主”的口号并无错误。民主运动中可能出现坏人利用该口号进行别有用心的活动,但并不能因为这种情形就可否定口号自身的光辉意义。
  
  “中国人权同盟”对陈福汉先生所说“痛改前非”哧之以鼻,对可能出现的政治迫害拭目以待,“中国人权同盟”呼吁全国人民密切注视事态的发展;

  六、“中国人权同盟”呼吁一切民主运动参加者在行使公民的诸种自由权利的同时,重视应尽的合理义务;坚决反对任何暴乱,反对使用攻奸性语言。我们也呼吁政府对其行为谨慎严肃并负全部责任。
   
   中国人权同盟 1979•4•2 〈WEIDA 编著中国民刊资料汇编第一卷〉

  民运的主体组成就是“民主(自由)知识分子”和“民主知识劳工”。这是“建设民运文化”在论的。

  2001年以来,我和国内友人发起了"建设民运(文化)",在行进中,抗争集权、人道救援。
  同时,与刘晓波密集的“时政批评文章”一起,带动了海内外"网络民运"的前进发展,使一些人振作起来,一些人加入进来,以“时政批评文章”和"建设民运(文化)"的言论坐标为参照,使年轻的朋友们敢于在网络发文和建设网页,扩大、深化了本土网络"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空间。

  因为,人们看到,老的民运名人以他们的政治资源在和当局抗争,我们跟在后面,有风险保护。但是,与日具增的结果是,民运新秀的言论更加尖锐,自由更为彻底,很多人突破了原有的轨范。

  深沉的忧患,大胆的评说,积极的参与,及至最近,蔚为大观,可称为又一次民运的兴起。历次民运,没有镇压,则无高潮。

  然而,去年开始的“新政歌颂运动”,伴随“公民维权”和“时政批评”,一开始就带有相当的依附性、幻想性。这正是缺乏于当代民运“连续性与经验积累”的一个结果,也是它的原因。

  “良性互动”不仅不符合历次民运的经验事实,也为残酷的现实所粉碎。
历次民运从来没有同“党内开明派”“良性互动”过,而是在两者间只有“主观促动”关系,“客观互利”关系。(参见注1:W31,任畹町:论民运政治同盟──致"反叛共产党人" 提要)

  “民主墙”客观上稳固了中共“实践派”的宝座而得以展开,仅仅是“客观互利”而已。同时,民主派还主观促动了中共“实践派”后来允诺“扩大党内民主”的“政治改革”。

  86学潮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得益于有限“政改”所带来的一定“宽松”。仅仅是“客观互利”的。绝不是共产党要和我们主观“良性互动”。

  赵紫阳对学潮的“容忍”,为89民运的转向和深化提供了时空,也仅仅是“客观互利”的。赵绝对没有“支持”过“民主”意义的任何言行。有他当时的言论和他下台后的“自辩书”为证。89民运主观“促动”了尔后的进一步经济开放。

  其中,还有91年苏维埃变天,社会主义败落的重大因素。
  98组党却没有“客观互利”的因素。如此而已。

  当今,有多少根据可以区别中共的“开明派”和“保守派”呢!?
相反,民主派民运和当权者的“促动”关系,表明了当权者永远是“被动”的,而非“互动”的,更无“良性”可言。结果,历次民运都被打击镇压,正是对“良性互动”愿望的否决。

  今天,个体的“时政批评”和“政党民运”在2003年的10月同时遭到了审判、抓捕,甚至,连罪名都一模一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看来,这两种模式无论是“个体承担”还是“集体责任”,(刘小波语)都没有摆脱共同的悲哀命运。

党派作为集体来说,不是由别的动物组成的。“民主党人”的罪名,明明写着“组织、参加民主党”。所以,“个人组成”和“集体责任”是统一的。后者不可否定前者。

参加组党的人多了,可是,“责任”并没有由每一个“个体承担”,而是一些“首犯”代表了“集体责任”受到处罚。 显然,不应该说,“对中国的人权事业来说,集体责任是不存在的”。(刘晓波文)

当今的"民运将帅"们,个个何尝不是出类拔萃的"自由知识分子"! 只是民运“组织化”的需要,变换角色罢了。

  如上所证,从“民主墙”民运出世起,就是争取宪法公民权的运动,也是公民团体的事业。不仅坐而论道,还要起而行之。演说、策划、聚会、宣传、组织、联络。拿起笔能写,动起手能做。经常需要抗争,表现孤胆的"英雄主义"。

  铁骨抖壮志,义气满乾坤。叱诧风云、纵横捭阖,责任心、使命感,当说则说、当断则断、当罪得罪,火了还要骂人摔东西。

  被争议,是"民运将帅"的宿命。其中,“反民运战略”制造种种"争议", 诋毁更在其上。当然,其中也有文革遗风十足,野性难改,能打能杀能搅和,一马勺腥了一锅汤,沾不得,甩不开的“民运捍将”。

  似乎"贤人君子"的"独立文化人"和"英雄人格"的"民运将帅"有"天然隔阂"。 但是,真正人格独立的纯真"文化人",是不会与民运有真正"隔阂"的。

  “反民运战略”制造民运政党分裂、内斗的"丑象", 危害、阻止民运组党的战略与进程, 再指使伪装的"独立人士" 怀疑、否定民运, 引诱更多的人不想做民运份子, 引诱人们去思考:中共和自视为中国民主衣钵传人的民运前辈们,谁更可怕一些?

  并故意散布疑惑说:如果这些民运前辈真的在中国"革命"成功了,后果将会怎样?然后,再去影响意志不坚、缺乏经验、自命清高的"独立人"──"哇!民运原来这样丑!"。 这样,“反民主势力”的目的就达到了。

  无论观点如何不同,并不妨碍思想的交锋。
  鉴别真伪“独立文化人”(时常自称"自由知识分子")的7种情况是。

  一看语言形式,是诅咒漫骂、人身攻击,造谣放大个人隐私,还是严肃论政、推理论事; 二是民运不怕批评、讥刺,看对民运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 三看说理,还是狡辩; 四看自由立论,还是小骂大帮; 五看性情真率,还是伪装反共; 六看观点鲜明,还是不痛不痒、无病呻吟;七归结为,是爱护、肯定民运,还是诋毁、否定民运? 把握这7条,可辨真伪"独立人士", 真伪"自由知识分子"。

  “时政批评”“公民维权”就是“人权民主运动”。今天,同样面对一个罪名,同样面对遭抓捕、抗强权、保权利的挑战!

  这个结局,戏剧而严峻地表明,“时评维权运动”完全没有超越当代“传统民运”的一切范畴。无疑是历次民运的传承继续。没有传统的军队是没有力量的军队。民运的根脉传统何其重要。

  自由事业,新人辈出,扬银波震怒了,“我们要从精神之囚转变成为站立之人,以公民权利对抗专政特权,不合作于暴虐、恐怖、谎言、收买。 ”

  这难道不是当代民运“众口一词”的抗争语汇吗!

  “建设民运(文化)”一再论证了中国民运所处的逻辑进程,早已不是“启蒙阶段”,早已不完全是“个体诉求”,早已不完全是“言论自由”,而是“政党化”“纲领化”“权威化”“凝聚化”。

  这里关系到“民运政治文化”的重要命题,“民运连续性与经验积累”。在此,本文作一简略回顾。以力避民运"从零开始"和"原始初级循环"的资源浪费和牺牲。
  
这里完全根据史实史料和健在的活人,以发源地的先锋事件主要被镇压人物为线索,提供 "历次民运根脉与经验积累"即“民运道统”的7点概述。并希望提出补正和质疑。
  
  注:“民运史观”及“民运道统”概述已另成一章。

  
  现代中国民运,起始于人权组党和自由结社,高涨于6•4抗暴,回潮于民主建党,成熟于“建设民运文化”,早已超越了“独立异见者”及一般“反对派”的原始初级阶段。 组党造宪政,并非遥不可及的天国,而是每一个有自由良知人士的脚下之始和民运的运筹帷幄。

    【廖双元、李任科】中国现代文明社会的曙光──纪念《启蒙社》成立二十五周年写道:

  《启蒙社》分裂了,人员都作鸟兽散。这只说明了《启蒙社》是一群民主精神和民主意识的摇旗者,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的集合。他们不懂得民主运动的艰辛,他们经不起独裁权力的高压和诱骗。

  这是地处西南边陲高原同志的独白。由于民运信息被封锁,各地对民运的历史、现状和全局政治缺乏认知。

  关于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可以各执一词,权且不论,可是,“经不起独裁权力的高压和诱骗”,这是民运新秀甚至是有的“老民运”的写照。

  是的,当我们为89民运、6、4抗暴蒙上哀伤的红旗,将98组党带入民运的后期运做。

  组党的失败,乃至今天“网络批评作家”们的遭遇,迫使我们再一次掩卷而思。对于“输掉昨天和今天”的民运而言,何时才能“赢回明天”?

  虽然,结社是迷信的渊薮,可是,“结社是政治之母”。这是先哲的经典之语。当代民运的兴起,为我国社会现代化不断地开辟了艰难的前景。难道民运依靠“独立批评者”的个体集合,就可以成功大业吗!?

  尝试坚强的“民运政党化”领导,形成历史自发的“权威凝聚”,组合“社会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的政治联盟,这是民运20多年的三个主要经验得失,也是“反民运战略”的主攻方向。

~~~~~~~~~~~~~~~~~~~~~~~~~~~~~~~~~~~~~~~~~~~~~~~~~~~~~~~~~~~~~~~

注1: W31,任畹町Ren Wanding:论民运政治同盟──致"反叛共产党人" 提纲

──"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的结盟
──鉴别真伪"自由知识分子""独立人士"7条 /20010704 / 1230订正
提示:
──当代民运6项冠军。
──民运成败之根本-民运成败3要素:"民间民主派"是民运的主力先锋、本原动力、主角角色;5大"民运命脉与经验积累";民运政治同盟;
──中国民运政治的两大经验教训•"民间民主派"与上层"党内开明派"互利;"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同盟。
──张良三大狭隘政治纲领:"投靠中共政治改革"•"平反6•4"•"不在体制外运做"

──化名者并非不可露面•张良者是没有政治力量,没有具体人格的人。
──"党内改良派"败的那么窝囊•而只有人民和学生,奋起抵抗。
──"党内民主派是推动中国政改的主要力量",要"投靠中共"搞民主是谎言和政治陷阱

──"党内改良派"的思想飞跃与政治摇摆性、共产性、多面性。
──6•4民主革命之后的我国内外政局,已是沧海桑田斗转星移•胡赵的所谓"三宽"政策、"政治改革"的"功德"已经过时。

──所谓"党内改革"根本不能满足社会民主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要求。
──6•4革命烘托、确立了"民间民主派"在中国民主道路上的主力位置、原动机制、主角角色。
──中国民主不仅要尝试"党内改革"更要走"体外再造"的道路。


──6•4抗暴的失败,对"民间民主派"对"反叛共产党人"共同的政治遗训。
──"民间民主派""中国民主派"有民运历史自然产出的原型代表和领袖集体。

──"民间民主派"才是"天安门母亲"的忠实护卫者。
──由 "反叛共产党人" 统领民运没有历史根据。由"党内改良派" 统领民运,既没有历史根据,更没有政治根据, 已然立论。


──民运一般不排斥"反叛共产党人"中的民主派参与领导。可是,民运必须排除为稳固一党制的"党内改良派" 领导民运的企图!因为这有背于当代民运的运做史实、光荣传统及民主宪政的根本宗旨。


──民运的领导力量:"中国民主派"政治同盟。
──民运政治同盟的三大基础:"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6•4被合力围剿;"反叛共产党人"的政治觉醒;近程目标"平反6•4";

──民运政治同盟的障碍:所谓"不在体制外运做"•所谓"叶里钦模式"。
──民运政治同盟的天然缺陷:"反叛共产党人""专制基因"的遗害•"民间民主派"的"人格素养"
──民运政治同盟的结构:民间民主派(民主知识分子+民主知识劳工)+反叛共产党人+资产者。

──民运政治同盟的统领权:"民间民主派"与"反叛共产党人""资产者"共行。
──民运政治同盟的坚强后卫•"反叛共产党人"的历史出路。
──"民间民主派"对昔日"党内改良派"既同盟又批评的方针。
──民运政治同盟的困境:外部世界支援的不足与失误。

──民运政治同盟的宿敌。
──民运政治危机的四个根源。
──古老的民主总是挥之不去古老的问题•"6•4抗争的实践精神","民运团队主义战略"是中国民主进程所处的历史阶段决定的•不存在实行所谓"欧美自由主义"路线,所谓"欧美柔性政党"模式的条件。

—─"贤人君子"的"自由知识分子"与"英雄人格"的"民运将帅"。
──要揭穿拿美国的"言论自由""政治自由"来危害中国抗击专制的民主事业的人。

──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政治自由",却没有否定与危害民运的自由。 **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0-29 05:15:0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