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杜导斌   论团结合作•导论 2019-10-28 00:45:03  [点击:3764]
论团结合作•导论
杜导斌

2019年8月某天的清晨7点,天空下着小雨,我走进汉口火车站广场,看着前前后后朝各个方向行走的数不胜数的人们,许多年前写诗时读过的庞德《在地铁车站》里的诗句忽然涌进大脑:“人群中这些幻影般闪现的面庞,湿漉漉的黑枝干上鲜艳的花瓣片片。”到处可见陌生的脸庞,老少胖瘦美丑,黄种白种黑种,有些人在匆匆赶路,有些人驾车进进出出,有些人在低头看手机,有些人茫然四顾,有些人神情落漠,有些人在耳语,有些人在聊天,有些人在争吵。可以想到,其中不少人一定是这个广场上的常客,肯定还有一些人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也可能有在其人生最后一程到过这里,与人们擦肩而过,从此天人永隔。这些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会奔向何方?为什么这么多互不相识的人们会井井有条地各奔前程而不发生激烈冲突?
这番景象让我想起十余年来一直念兹在兹的一些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互不相识的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成为一个庞大的合作系统的一部分?人类是如何实现团结合作的?为什么有的人不愿与人团结?还有些人很难与人合作?
在展开对团结合作的讨论之前,有必要对团结合作作个界定。本文所称团结,指的是两个及两个以上的个体,情感层面相互接纳,理性层面有相同或相似的意见,言行层面表现出某种一致性,形成的某种共存的秩序,以克服共同困难和实现共同目标的和谐机制。团结的反义词是分裂。合作则是指两个及两个以上的个体,情感层面相互接纳,理性层面有相同或相似的意见,言行层面有分工,形成某种共生关系的社会结构,以克服共同困难和实现共同目标的和谐机制。合作的反义词是冲突。归纳起来,团结合作指的则是两个及两个以上的个体,情感层面相互接纳,理性层面有相同或相似的意见,通过互有衔接的分工,形成一种基于共同规则的共同体,以克服共同困难和实现共同目的和谐机制。团结合作的反义词是分裂冲突。团结合作是“团队精神”的近义词,但不是同义词。
首先,人体本身既是个个体,也是个团结合作体(除单细胞及以下低等生物外,所有多细胞生物都是细胞团结合作的和谐体)。人的基因包含多种信息段,而非单一信息。人是由躯干,大脑,神经,血液,五官,心脏,肺,肝,胃,肠道,膀胱,性器官等单元组合而成,这些器官紧密团结合作,形成人这个整体。同时,这些器官本身又由不同的功能区域组合而成,每个区域由若干种执行不同职责的细胞群组成。每个细胞单独成体,却无法单独存活,必须且只能融入细胞群中才能正常生存和代谢。在更微观层面,每个细胞又是由成千上万的原子按某种规范组合而成。细胞是无数原子的团结合作体。
人类社会同样是团结合作体。以往有些学者片面强调人的个体性,有些学者片面强调人的社会性,都是偏颇的。人的社会性与人的个体性是一纸两面,无法切割。任何庞大的国家和民族都是由一个个的人所组成,离开个体,就不会有群体。同时,个体也需要依靠群体才能生存、发展。一个个的人如果离开群体,极可能是死亡。任何人必须依赖父母的生育、养育才能成长为有独立行为能力的成人。人在体力上远远不及豺狼虎豹,没有毒蛇和鲸鱼等动物的独特生存技能,如果不是群体合作,人这个物种很可能早就惨遭淘汰。现代城市人固然片刻也离不开群体为其提供的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条件,就是远离尘嚣的农民,照样得依靠他人为其提供生育、成长所需,和食盐、住房建筑材料、农具、可能的旱涝虫灾防治手段、疾病防治、纠纷仲裁和防范盗抢杀戮等等服务。而且越是条件艰苦,生存不易,对群体的依赖性往往越是显著。
从历史的角度看,《尚书》记载的“汤誓”和“甘誓”是武王姬发以强迫性命令督促部众团结奋战的誓词。周公的明堂是团结合作的会议厅。传说是周公创制的公侯伯子男分茅授土制和井田制,是实现中央与地方、个人与群体既分工又合作的政治经济结构。其中周朝初期成型的王权独尊、民众和土地为王产权所有、小圈子立法和决策、中央与地方按等级编组的政治结构,在中国历经三千年,虽经不断演变,这四大核心原则基本不变。古人说“君者,群也”。战国时期的古人早就认识到,君主,或称皇帝这个建制,核心功能是团结众人,形成分工合作的群体。秦的统一既是赢政与李斯、蒙恬等核心集团成员团结合作的成果,也是孟子等天下精英和百姓苦于诸侯混战数百年、共同祈盼“天下定于一”的结果。汉朝的胜利是刘邦、萧何、张良、韩信等军功集团结合作取得的,项羽的失败,则既是他刚愎自用,无法与范增等核心成员团结合作所致,也是他分疆裂土赏赐功臣造成的恶果。此后至清代的王朝更迭,大体上是皇权帝制自身内在的缺陷导致无法长久维持团结合作的局面,体制不断制造分裂与冲突,一旦分裂冲突加剧,形成连绵不断的战争,人们又思念并恢复团结合作。中国两千余年的王朝历史,可理解为团结合作——分裂冲突——团结合作的反复轮回。
从学术的角度看。一切学术成就几乎全是活人与死去的前人和其当代人合作的成果,离开前人发现的理论、发明的方法、制造的工具,离开当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条件和教育与信息等资源,任何个人取得任何学术成就都难以想象。
儒家流传下来的几乎全部典藉,都可理解为关于如何实现团结合作的学说。《尚书》“尧典”①“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是主张王应该团结九族、百姓和万邦,“允厘百工,庶绩咸熙”,是主张政府要有分工和高效率的合作。《尚书》“吕刑”是以刑罚制裁并规避分裂和冲突。在儒家经典中,关于个人修养的内容旨在教育和培养能团结合作的个人,“三纲领八条目”②既是个人成就自身的崇高目标和方法,也是社会国家实行团结合作的崇高目标和如何实现团结合作的方法,也即是所谓“修已以成物”。《礼记》中的“大同社会”、“小康社会”是团结合作的集体目标。孔子的“仁学”是人与人之间仁爱相亲而非分裂冲突之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所以被称为“黄金法则”,原因就在于它是规避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冲突的底线法则,是规避霍布斯所谓“人与人的战争”的群体生活法则。
儒家的道德学说可理解为是关于如何实现团结合作、规避分裂和冲突的方法。儒家道德的核心是敬、忠、孝,敬事上天和君王,尽己所能做事,对亲人和朋友孝悌友爱。儒家之道,是君臣之间、父子夫妻之间、兄弟朋友之间团结合作之道。“三纲五常”尽管存在缺陷,但完全可断定为儒家眼中国家、家庭、社会避免分裂和冲突,进而实行团结合作的充要条件和根本原则。法家学说存在严重的专制独裁主义、甚至可称为对个人的压制超越法西斯主义的价值取向错误,但它的内容仍然主要是如何在国家层面实现团结合作的方法。道家的《道德经》大体上也是李耳心目中的团结合作之经,《庄子》则是有鉴于强迫性团结合作可能让人沦为他人工具,而对强制性团结合作的反动。
从文化层面看,中国四大名著都可解释为独立个人的团结合作。《三国演义》里的刘关张诸葛数位蜀汉政权核心团队成员,在罗贯中笔下,各有品德、智力和能力特点,紧密团结合作,终于在群雄逐鹿军阀混乱的乱局中获得一片领地。《西游记》里的师徒四人个性特点鲜明,团结合作,终于完成西天取经大业,修成所谓正果。《水浒传》里梁山一百零八好汉,各有所长,团结合作,成就梁山兴旺局面。《红楼梦》里的主角配角个性同样是鲜明的,但或者只关注自己内在需要,不顾家人利害,或者同族间矛盾重重,或者为谋私利与大社会和国家发生严重冲突,终致衰败。
从世界的角度看,《汉穆拉比法典》确立的是远古西亚民族实现团结合作的规则,《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有很强烈的个人单干的成分,但联军和联军统帅职位的存在,特洛伊城全体反抗入侵,都必须以团结合作为前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古希腊哲学家,其所研究的政治学、法学,相当部分内容可视为城邦内团结合作的目的和方法之学。《圣经》“摩西十诫”中的后面六条诫命:“第五条:‘当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土地上得以长久。’”旨在加强家庭团结;以下“第六条:‘不可杀人。’第七条:‘不可奸淫。’第八条:‘不可偷盗。’第九条:‘不可做假见证陷害人。’第十条:‘不可贪恋他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他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③都是规避分裂与冲突的。
在我看来,团结合作是人类社会和政治领域最根本的问题之一。一切群体的文明成就,一切国家、社会、经济,一切法律、道德、科学、教育建构,无一不是独立的个人之间团结合作的成果。拉塞尔•柯克在《美国秩序的根基》中所断言的人类生存三大必需品“秩序、自由、安全”④,实际上无一不是个人间团结合作的结果——即使是个人头脑中的秩序,也是自身观察学习,加上父母引导,周围接触的人和众多老师等持续合作教育才具有的。今天中国和世界语境中出镜频率最高,应该也是最核心的关键词:中国,美国,日本,英国,欧盟,联合国,海湾石油合作组织,非盟,东盟,北美自由贸易体,WTO,双边关税协议,中美贸易战,预防全球变暖,美联储,诺贝尔奖,互联网,推特,脸书,谷歌,奥斯卡大片,选美,明星,主播,网红,淘宝等网络购物,网络游戏,奥运会,世界杯及所有体育赛事,大型音乐晚会与酒吧,肯德基,麦当劳,沃尔码,全球股市,汇率,战争,军队,导弹和F16,航母,警察与监狱,法院,律师,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政党,议会,大选,大学,民间结社和跨国组织,企业和跨国企业,贸易和贸易逆差,维和部队,基督教,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和反恐,毒品走私与反毒品,移民,航天,星际考察和旅行,高速列车与大飞机,自由——法治下的个人权利,民主,集会游行示威,和理非,市场经济,社会主义,保守主义……等等,无一不是独立的个人之间实行团结合作的成果,或者反团结合作的结果。团结合作也许是层层叠叠的龟堆最底下的那只龟。



注释:
1,本文不认为“尧典”是信史,但认为可作学术经典。
2,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3,“摩西十诫”在《圣经》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在《出埃及记》(Exodus),另一次是在《申命记》(Deuteronomy)。两次语句有差异,但基本内容是一致的。《圣经》中并没有明确提出“十诫”,具体十条诫文是后人总结归类的,因此,各个教派的“十诫”条文都不完全一样。
4,良善社会的特征是保有相当程度的秩序、正义和自由。在这三者之间,秩序居首。《美国秩序的根基》,【美】拉塞尔•柯克著,张大军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P00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