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2019-10-28 13:43:59  [点击:3964]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最近,莫名其妙拖了二十个月未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几天前终于有了眉目——中共宣布:四中全会将于10月28日至31日在京召开;但闻声而来的,却是装甲车的隆隆声——北京时间10月23日凌晨,大批装甲车、坦克、特种部队运兵车进入北京,进驻木樨地、南池子、总政大院、总参二部大院、国防部大楼周围,而坦克上清晰的红星和“八一”,显示出这是解放军...一时间,北京恍若发生了军事政变一般。
有网友惊呼:“怎么香港没戒严,北京先戒严了?”
郭吻鬼见此如获似宝,赶忙在油管中故弄玄虚,说什么:北京出大事了!胡锦涛已被软禁...
而中共当局若无其事地解释说:军队进京只是安保和“反恐”的需要。

其实无独有偶,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即调数万武警和大批装甲车进京,进驻北京各要点,连公交和地铁上都站着成排武警,虎视眈眈地面对乘客...显然,每逢大会,调兵入京已成常态。



只有傻瓜才相信:习近平调集重兵入京,真是为了“安保”、“反恐”、为大会“保驾护航”的需要:
方今北京公安数量已达十二万人,平均每万人配置三十五名公安,警察比例之高,全国居首(上海每万人26警列第二);且“六四”屠杀后三十年来大陆民众道德热情不再,社会一片冷漠,只有散沙式的维权,而再无街头民主运动...故调兵入城,显然不是“维稳”的需要。

那么,装甲入京,意欲何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无非是习近平胁迫党内政敌的需要。而以武力胁迫来解决党内分歧,恰恰暴露出习近平的虚弱:
当代秦二世习近平虽然“根正苗红”,但素无寸功,兼个人魅力匮乏,其人头小腮肥,猪眼眯缝,下巴包不住,加之语言愚妄,错谬低端(行左手礼,“宽衣通商...),行为蛮横二愣...因此无以服众,唯有以枪杆子来压服政敌,以解决党内分歧。

当年共产极权的祖师爷列疯子口若悬河、巧舌如簧、妙语连珠,大秃头特别好用...凭借压倒性的个人魅力,列疯子自然无需对党内搞武力胁迫,而成就红色教父的地位;而斯大林的口才、笔才均远不如列宁,魅力充其量只及列疯子半,因此,斯大林要想做成“人民的慈父”,就必须对党内搞武力胁迫,以“大清洗”的血腥恐怖,建立起至高无上的淫威;但斯大林还不至于虚弱到要调军进京来对付政敌的程度,利用克格勃特务系统,挟制了整个庞大的苏维埃红色极权国家机器,以及几百万红军,也反映出斯大林的贼胆、心机和组织能力。

只有什么人才需要调军进京来压服政敌?一是何进那样的草包;一是三国时期东吴末帝孙皓那样的亡国昏君。
东汉末年的外戚权臣何进,生怕一旦对汉灵帝身边把持朝纲的“十常侍”下手,会激反“十常侍”的亲信势力,引发不测之变...鼠目寸光,患得患失的何进,居然想出调董卓边疆部队(西凉军)入京防变的特级馊臭主意,结果引狼入室,反而招来了远甚于“十常侍之祸”的“董卓之乱”,董卓乘机以武力把持朝纲,而诸侯纷纷自立...东汉由此分崩离析;
东吴末帝孙皓昏暴嗜杀,三国君主中无出其右,对臣下动不动夷灭三族,为震慑群臣、阻止臣下进谏、防备政敌暗杀,孙皓进进出出都以三千铁甲军护驾,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习近平就集何进与孙皓于一身,志大才疏,德不配位,虚弱得需要时时以坦克和装甲车威胁朝臣,心中才能踏实。这就是亡国之君的征兆。

毛二世习近平上台七年,经济滑坡、民怨沸腾、国际上受到围堵、与美贸易战雪上加霜、香港问题搞砸“一国两制”、激起空前民主运动、而今骑虎难下...七年下来,习二世非但没有捞到做成毛泽东第二的政绩,反落得灰头土脸...可想而知,党内反弹自然高涨,分歧必然加剧:
十月下旬,习近平亲信赵乐际特大腐败丑闻爆出,情势岌岌可危;几乎同时,中共高层放料纽约时报,曝江泽民、温家宝、王岐山、栗战书、汪洋里通外国,收受德意志银行贿赂...近期,港警暴力先收敛,又反复...这些,莫不是中烂海分歧加剧、内斗激烈的反映。

而分歧的加剧、内斗的激烈,又迫使习近平不得不加大调军进京恐吓政敌的力度,这次调武警是不够了,调动了解放军的特种部队。
当独裁者权威动摇,越来越依赖枪杆子来解决宫廷内部矛盾的时候,枪杆子也就会随之膨胀起来,越来越成为左右宫廷政治的力量,终有一天将宫廷把持于自己股掌之中;罗马帝国和中国王朝的历史多次证明了这一点。

习近平调军入京胁迫党内成常态的做法,为军事政变打开了方便之门。有人认为习近平在第一任上通过王岐山的军队“反腐”,已经清除了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等一大批怀有二心的将领,现在的将领都是奴才,不敢造次...但有道是“百密一疏”、“人算不如天算”,赵高为篡秦,唆使秦二世杀掉了秦始皇的十个儿子,但偏偏漏了装疯的子婴,而刺死赵高的正是子婴;武昌起义后复出之前,谁又能够看出出卖变法“六君子”的满清奴才袁世凯,与曾国藩不一样,对大清朝廷怀有二心呢?


正应了白居易的那首诗: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
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
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
一生真伪复谁知?”







曾节明 2019.10.28 秋阳下午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的异议人士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