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2019-10-29 21:53:47  [点击:2432]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学宜博不宜杂。不博则狭,见识狭窄,视界狭隘;杂则思想混杂,是非混乱。博而精,最为难得。博是博览传统诸子、西方百家;精须深入圣经,博文约礼,惟精惟一,上达性与天道。如此之学,方能既广大又精微,真正贯通经史,贯通中西。如此之学,落实于人生,方能寡过;实践于政治,方成王道。

学问驳杂,便成杂家。《中庸》诚之五法:“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杂家博览群书,博极群学,但问之欠审,思之欠慎,必然行之不笃。即使笃行,不能中行,不能允执厥中。根本原因在于道体观有问题。

所谓道体观,是对“性与天道”的认知见证,与宇宙观一起构成世界观。杂家对“性与天道”, 或认之不全,执其一端;或信之不笃,似信非信;或辨之不明,不明根本;或者根本没有道体意识。这里一失,全盘皆误,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历史观必然问题重重,缠夹不清。

为什么很多人持双重或多重标准?具体原因因人而异,根本原因有二:一为品德问题,或世俗小人,或政治恶人;二是思想问题,思想观念混杂。最大的杂是三观之杂,必然导致道德标准、价值尺度杂乱。这是杂家的特征。杂家主导、主流的时代,就是杂时代,双标、多标者特别多。

杂时代,杂家人物最多,杂家思想最吃香。

或说:“民族复兴不是回到传统,而是放眼未来,何况五四也没有完全隔绝传统,五四也没有真正了解西方,只是用民主和科学的口号来拯救当时的中国。”这类观点很流行,很杂家,似是而非。杂时代,对于儒家已不那么反对,对于五四也不完全肯定。这比马家原教旨时代好,但也非常有限。东海曰:只有完全彻底地否定五四,否定马列,才能全面反本,返回儒家文化,吸收西方优点,开辟中华文明新局面。

或谓“今之西学实会通四教之大(耶伊儒佛),才有今日之观”云云,这也是杂家思想,完全昧于中西文化。今之西学有人本主义和耶教两大系统,两者是分离的。耶伊皆神本主义,然耶教的上帝和伊教的真主大不同,故两教格格不入。耶伊与儒佛格格不入,儒家的仁和佛教的佛,道不同不相为谋。要将人本主义与神本主义(两家)、仁本主义、佛本主义五家会通在一起,众圣诸佛无能为力也。大杂家吕不韦重生,也无法办到。

梁漱溟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儒家”,其实是典型的杂家。他亦儒亦佛亦马,对于西学包括民主自由和基督教,都颇为认同,是个典型的杂家,称为儒门杂家,我觉得有点勉强。若是儒门杂家,立足于儒,就不应该自称为佛徒,不会认为儒家对于解决人生问题,并不彻底。

梁在《儒佛异同论》中说,儒家只能破分别我执,佛家才能破俱生我执。这是混扯。俱生我执是佛语,指与生俱来的、先天性的我执,恒与身俱。破掉俱生我执,就没有生命活动、没有人类存在了。儒家追求的是“万物皆备于我”的大我成就,这个大我超越贫富贵贱荣辱安危乃至生死,是对人生问题最根本、最彻底的解决。

所以,我早就说过,对梁漱溟不妨有所肯定,不宜过度赞扬。他虽然顶撞过毛氏,并无原则分歧,而是真诚地拥戴毛氏、信奉毛思、支持毛路,与毛周们是同路人。其晚年还写了《人类创造力的大发挥大表现——建国十年一切建设突飞猛进的由来》一书,对“大跃进”进行了高度赞扬,完全无视60年代初数千万人的活活饿死,完全无视历次运动尤其是文革制造的人道灾难的惨重。

孙中山思想,古今中西杂烩,大杂家也。或说:“三民主義即以民為本之結晶,孫中山為近代十大儒家思想踐行者排名之首。”大谬不然。民本位与民族本位、民权本位、民生本位都存在本质区别。儒家重视民族、尊重民权、关怀民生,但不许它们本位化主义化,不许挂帅。三民主义三本混合,具有严重的民粹主义倾向。2019-2-6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