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人民网转载文章暗示王岐山是李斯,王沪宁是赵高ZT 2019-11-03 19:04:50  [点击:1360]
赵高 秦朝最后的疯狂
陈 孟 《 环球人物 》(2008年第12期)


争霸中原550年的秦国、统一天下15年的秦帝国,是被谁推翻的?答案通常是陈胜、吴广、项羽、刘邦。大家轻易不会想到,他们的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同谋”。他没有和他们发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联络,但是他确实参与了这个重大的事件:结束短命的帝国。

这个人就是赵高。

法学天才

谁要说赵高不是人才,那一定是大错特错。事实上,他是一个法学天才。

在战国时代,许多人的姓氏暗藏玄机。赵高,就是赵国王族的远亲。他的母亲因为触犯法律,在秦国服刑,所以赵高兄弟几人,一生下就地位卑贱,被阉割成宦者。

但赵高不甘于卑贱。没有人知道,他在宫中究竟付出怎样的努力,才变成一个通晓法律的人。通晓到什么程度呢?竟然连秦始皇都知道了他的才能。于是,他被提拔做了中车府令,承担帝国刑狱、法令方面的工作。

换了别人,这只是一个发挥才能的机会;但这对赵高而言,就成了结交权贵、寻找靠山的机会——赵高结识了秦始皇的小儿子胡亥,他亲自对胡亥进行法律方面的教育,形同导师。当然,一个宦官和一个公子的来往,是需要瞒着秦始皇偷偷进行的。

秦始皇也非常信任赵高。举个例子,有一次,赵高惹了官司,秦始皇把他交给蒙毅处置,蒙毅判他死刑。结果,一向执法苛刻的秦始皇竟然“珍惜人才”,赦免了他。

成功夺权

秦始皇三十八年七月,这是一个令赵高终身难忘的时间。

秦始皇出巡,行至沙丘,忽然病重。随行者除赵高外,还有丞相李斯、幼子胡亥。秦始皇此前一直没有对后事做出安排,到了最后关头,不能不决定了。他想把皇位传给长子扶苏,但又不明说,只是吩咐让扶苏回首都主持葬礼。当然,谁都明白“葬礼主持人”和“皇位继承人”是同义词。秦始皇觉得,他不需要把话说明白。他发出的命令难道有人敢不执行吗?

有!赵高。

现在,遗命落在赵高的手里,这个唯一的传信人成了秦始皇意志的控制者。如何执行,全看他怎么想了——扶苏当上皇帝,我会是什么结果?扶苏的政见常常和秦始皇相左,对秦始皇身边的人,包括他赵高在内,都有看法。扶苏会重用自己吗?肯定不会。扶苏的亲信里,有替自己说话的人吗?没有,说坏话还差不多。蒙恬、蒙毅都是扶苏的亲信,忠贞耿直的蒙氏兄弟和赵高一向不和。如果胡亥当皇帝呢?毫无疑问,他不仅能保住小命,还会步步高升。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一场阴谋迅速展开。从前在蒙毅面前的忍气吞声,如今成为赵高奋斗的动力;从前烂熟于心的帝国律条,如今成了赵高夺权的技术保障。他有条不紊,率先提出封锁皇帝去世的消息,这一做法得到胡亥和李斯的赞同。秦始皇的遗体在臭鲍鱼的陪伴下继续向首都进发。

接下来,赵高开始真正的行动。第一步,是说服胡亥。说服一个人来当皇帝,这样的说客是最好当的。凭着与胡亥长期的友好关系,胡亥当然“笑纳”了赵高的建议。第二步,说服李斯。大逆不道的“篡位”行为,被赵高堂而皇之地说成了正义之举。而堂堂一国之相、荀子的得意门生李斯,为了自己的富贵,竟然被赵高一张宦官的嘴说服了。

至此,沙丘之谋,赵高取得了绝对的胜利。谁成了失败的一方呢?首当其冲的就是大公子扶苏。一道伪造的遗诏发出去:赐扶苏自杀。扶苏生性孝顺,他非但不怀疑这份诏书的真假,反而为父皇的“遗命”伤透了心,毫不犹豫地自杀了。

不过,真正让赵高解气的,是蒙氏兄弟的被诛杀。赵高向胡亥挑拨道:“我听说先帝很久以前就想立您为太子,可蒙毅劝阻说:‘不可以。’他知道您贤明有才,却长久拖延不让您册立,这说明他既不忠于您,又盅惑了先帝。以我的看法,不如杀死他。”胡亥言听计从。

指鹿为马

赵高、胡亥、李斯,这个权力的三角并不稳定。相比于前两者,李斯的内心还有一丝残留的良知。当全国范围内的诛杀愈演愈烈,李斯终于开始考虑帝国的安危了,他希望秦二世有所收敛,于是反复上书进谏。秦二世没有玩够,当然不同意李斯的谏言,但李斯是很有权威的丞相,又不能不接见,胡亥十分烦闷。

赵高及时出谋划策:“天子之所以尊贵,就是因为群臣只能听见声音而不能见面。您现在还年轻,朝廷之上,一旦举止言词不当,就会被大臣发现缺点。”

“那怎么办呢?”

“您深居宫中,减少与大臣的接触。这样,既可以为所欲为,又不会让大臣们发现。有事情时,臣为您传话就行了。”

秦二世十分高兴,好好表扬了赵高。从此,李斯等人要见皇帝可就太难了。看起来是皇权尊贵,实际上是赵高不费吹灰之力就垄断了对皇命的解释权,这本质上就是一次成功的夺权。

李斯苦于跟皇帝失去了联系。赵高又及时出现在李斯面前,用无比理解的口气说:我也一心想进谏,但身份卑微,皇上怎么会听我的呢?丞相大人为什么不进谏呢?李斯说:没有机会见啊。赵高大义凛然:这好办!皇帝一有空闲,我就通知丞相!

赵高的通知来了,李斯兴冲冲而去。结果,每次都是皇帝玩得正高兴、欲罢不能之时,李斯忽然跑进来,大谈特谈国家危机。秦二世哪有心思听,他只有对李斯的咬牙切齿而已。

见胡亥对李斯的怨恨积累得差不多了,赵高便悄悄对秦二世说:“沙丘之谋,丞相是共谋。现在您已称帝,可丞相并没有更加尊贵。或许他在图谋裂地称王!”这不过是犯罪动机猜想,赵高继续举证:“丞相长子李由任三川郡的太守,陈胜的老家就在丞相老家的邻县。因为这个缘故,陈胜的军队经过三川时,全郡都不作战。臣听说他们之间有书信往来。”

赵高杀李斯,是他才华的经典展现。他不是自己杀李斯,而是用帝国制度的漏洞来杀李斯。李斯一死,他被提拔为丞相,这时,还有谁是他的绊脚石呢?秦二世。

秦二世毕竟是皇帝,在收拾秦二世之前,赵高要试一试自己的威信到底如何。一次,当着满朝文武,赵高指着一匹鹿告诉秦二世,这是一匹马。秦二世自然反驳:这怎么是马,分明是鹿嘛。赵高笑道,大家说说,究竟是鹿还是马?这不是看图识字,这是危险的政治游戏。所有回答是鹿的大臣,都遭到赵高的清洗。当大臣中都是“马派”的时候,赵高觉得好日子到了。

可秦帝国还有好日子吗?项羽已完成巨鹿之战,秦军主力覆没。秦二世终于发现赵高一直在骗自己。赵高铤而走险,迫使秦二世自杀,迎立胡亥哥哥的儿子子婴为三世。子婴设计,杀掉了赵高。

这时,刘邦率领的军队已经逼近关中。秦的灭亡,近在眼前。

小人难防

没有人能制止赵高这样的人出现——有大才华的小人,不是少见,而是多见。唯一有意义的反省是——一个庞大帝国,有高效运作的整套机制,可以征服四面八方的土地,可以统一成千上万的人民,为什么碰到一个小人,就会完全失灵呢?

类似的悲剧反复出现。秦始皇们缔造了一种秘密的权力运行机制,看起来稳定如山的统一帝国,其实存在各种各样的漏洞。一个有漏洞的帝国,正如一道精密的防盗门,可以防君子,无从防小人。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