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老王社长 祝贺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出版和《中国民主党组党史》序言   2019-11-04 00:43:09  


作者: 空椅子   王希哲——中国民主党不可缺少的“一极” 2019-11-04 21:09:05  [点击:1493]
郑存柱

2019年11月4日

《中国民主党组党史》编纂完成付梓印刷之前,我把电子版本发给了当年的创党人以及后来中国民主党发展过程中的主要人士,请他们提出意见并作序。王希哲先生欣然答应,赶在正式出版前完成了序言。我把他的序言发给了中国民主党相关论坛,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反对者言辞激烈,并有和我绝交之言。因此,不得不写作此文做一番解释。

第一,如果看完了我这部1998-1999组党初期的历史资料汇编,就不得不承认王希哲先生在此阶段的重要历史地位。因此,请他作序也是顺理成章。第二,王希哲先生是文革时期著名的异议人士,他和另外两位写作序言的王军涛先生、王丹先生,刚好涵盖了从文革到四五,一直到八九一代。也可以证明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运动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的历史积累的产物。第三,王希哲先生从“李一哲”大字报开始,到流亡海外参与海外民运,成为海外民运“左翼”的代表人物(陈子明语)。他的理论脉络还是比较清晰的。20年前他支持右翼的中国民主党冲击党禁,20年后他也声援左翼运动的领袖。无论是左是右,他都没有偏离追求公民基本政治权利的目标。第四,哪怕王希哲先生真的是“毛派”追随者,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同样,我们也不能“以言废人”,不能否定他在中国民主党组党初期的历史贡献。

林培瑞先生曾经如此评价魏京生先生:“魏京生这种人就像北极,他们已经冰冻了,但他们代表着一极”。是的,北极也是“一极”,谁也不能无视他的存在。王希哲先生也是中国民主党的“北极”,或许他已经和中国民主党渐行渐远,主要关注于左翼的社会运动,有些主张也和中国民主党大相径庭,他依然是中国民主党的“一极”。但是他其实并没有“已经冰冻”,他现在的某些主张,也只有写过“李一哲大字报” 的他才会大张旗鼓地重新提出来。这反而是真实的王希哲。如果他不提出这些主张,他就不是“老王社长”了。

中国民主党当初在国内试图注册并寻求合法的发展空间,其前提就是认可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现有的法统,主张真正实现现存宪法所保障的结社自由等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正如王希哲先生的序言中所说的那样,“当年那个民主党,继承了民主墙精神,是一心为国,一心为了中国人民政治权利民生幸福,不谋私利,不畏牺牲,前赴后继,光明磊落,生气勃勃,遵循‘合法、理性、非暴力’,力争作为体制内的反对党生存发展,对国内各省民众有着广泛联系和影响力的党。”浙江首义之后,全国相应,风起云涌。无论左中右,也不分国内外,几乎所有的民运人士和组织都参与其中。这说明一个代表历史潮流的举措,如果要获得成功,必然是获得了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支持。当初的“和理非”和“承认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管是长期规则还是短期策略,的确给中国民主党半年时间的灰色空间,否则不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可能和之前的组党尝试一样昙花一现,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因此,王希哲先生“赞成毛泽东周恩来当初提出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民主党派多党协商,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民主制度建设方针”,和中国民主党当年组党时的主张如出一辙,现在却变成一些批判者所张贴的“共运”标签了。

最后,我还是要提到我一直主张的URM培训的一个游戏:参加游戏的人手里,有一张小纸片,有不同颜色(黑,白,红,蓝,黄等),不同形状(圆形,三角形,方形,多边形,不规则),不同材质(报纸,铜版纸,笔记本纸),印上不同文字(中文,英文,西班牙文,数字),大小也不同的各种纸片。游戏的要求是,一分钟内寻找5位和你有一个共同特点的人组成一个小组然后蹬下(不能超过六人)。不能进入小组的站立者被淘汰出局。

第一次游戏开始,很快形成几个小组,往往是简单的相同点,比如,6个红色的纸片(不同的形状也可以),6张全部是三角形或者圆形的纸片(大小可能不同),只有少数1-2个因为行动缓慢而被淘汰。第二次游戏开始,前面提到过的相同特点不能再次使用。比如,你不能再以“红色”为特点。这次的相同点就比较不明显,比如“都印有文字”,“都有图像”,“都有至少一个角”,也只有少数1-2人因为缓慢而被淘汰出局。第三次再次开始,这次的相同点更不明显,比如 “都是报纸”,“都有一个阿拉伯数字”,“正反两面都有文字”,也只有1-2人被淘汰。第四次游戏开始,还是有相同的特点:“都有超过2种颜色”,“都有汉字”,“都有直线”,这次,甚至没有人被淘汰。第五次再次开始,还有共同点:“都是多少克的铜版纸”,“都是不同的颜色——注意,连6个人手中纸张颜色的不同,这样的‘不同点’都可以变成一个共同的特点”。

如果有时间,还可以继续下去,还可以找到更多的,不容易发现的相同点。

这就是台湾民进党从基层到高层的干部们,大多数都接受过的URM培训的第一天的一个小游戏。URM培训,使得台湾的反对派可以放弃分歧,寻求共同的目标,并且最终迫使执政的国民党也顺应历史潮流,解除戒严,最终促成台湾的民主转型。同样,中国民主党如果还是有理想有担当,在未来中国的民主转型中“再现辉煌”(王军涛语),则不可能仅仅限于“同温层”的小圈子运动,必然是如组党之初那样,可以吸引左中右、海内外所有人参与的一场社会运动,只有那样,才可以成为有影响力的反对党,才可以真正“再现辉煌”。

因此,王希哲先生,是中国民主党不可缺少的“一极”。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1-04 22:08: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