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棒喝某某某 2019-11-10 23:58:23  [点击:6829]
棒喝某某某
某某某说:

“礼乐是东方文明的核心价值,自由民主是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围绕核心两种文明均能创造出各自的高明的文明体系。
礼乐曾一度失守,希冀以自由民主来改造社会,最终的结果是它成了推翻政权的利器,一旦成功便只在宪法中见其存在,而在现实中难觅其单独的身影。是否可以理解,它只是另一种文明体系可借用的利器,因为二者背后的全体文明是不可照搬的,二者所承载的全体文明既然不可照搬,徒然借此概念,岂不为工具、利器,故此它们只能掌握在有势者手中,并且只能用在革命上。
在普通者手中它只是概念,无势可借时根本不起效用,往往自戗其体。而于势之认识,不得不说大多数学人是盲者,盖无世事之历练,故唯见其血性,未见其体势之能。一定要将二个外来的文明词汇张驰于口以显其思深虑博,其自娱之精神,除笑笑之外,唯余同情!”

东海曰:这段话既反自由也悖儒家,问题很多很大,概乎言之有四。

其一、儒家与人为善,从善如流。既然自由民主是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就值得肯定;既然其创造的是高明的文明体系,就值得我们参考、学习和借鉴。王道政治优于自由政治,礼乐制度高于民主制度,但高于是超越,不是排斥和反对。儒家不可自由主义,不可反对自由民主,不可没有自由精神!

不同的意识形态可以开出不同的文明形态,但只要是文明,都是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借鉴的。因为文明的内核是道德良知,这是人类共有的人之所以为人的东西。

西方文明包括其政治文明、制度文明、精神文明、科技文明等等,优点多多精华多多是显而易见的。故东海提出一主三辅论:儒家文化为主,佛道和自由主义为辅。意识形态允执厥中,越纯粹越好;文明形态海纳百川,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二、百余年来追求民主自由并未成功,所以“一旦成功便只在宪法中见其存在”的情况纯属假设。民主自由追求失败,“只在宪法中见其存在而在现实中难觅其身影”,要因有二:一是反孔反儒,这是最根本的反华反常,必然导致乾坤颠倒、社会恶化,新王道礼制固然不可能,民主自由也无法立足;二是指导思想错误,民主自由思想进入反儒社会,迅速异化成了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即民粹主义,民粹主义与集体主义极权主义两面一体。

其三、说普通者的民主自由追求“根本不起效用”云,一言否定了无数民主自由志士持之以恒的努力和令人心碎的牺牲的重大意义,而且以“往往自戗其体”诬蔑之,汝心安乎?汝心安乎?戗害儒家这个中华政治和文明之体的,另有众所周知而不可说的东西在,绝非民主自由追求,绝非西方文化和文明!

其四、说民主自由是“推翻政权的利器”和“只能用在革命上”,这不仅将民主自由的功能狭隘化了,而且将民主自由宣传追求者等同于推翻者革命者,在马家环境中,无异于扔石子乃至递刀子。

言者主观意愿未必如此,但此言出诸儒生之口,自由志士作何感想?东海因此忍不住呵斥:如此奇蠢的话出自于一个儒生之口,太不应该了。这不是辱骂而是严厉的提醒!儒家饱受国内外批评,受到自由派排斥,虽有他们的无知和误会,大陆儒家群体也有一定的“误导”责任,不少人的思想观点、政治立场和道德品质都存在原则性问题,需要引起警惕,值得深入反思。

或说:有些人是唤不醒的,棒喝也不行,何必多讲。答:我讲给天下后世。此地没人听,彼地有人听;此时没人听,彼时有人听。天下大着呢,后世长着呢。
2019-11-11

所谓自由(二)
仅有自由是不够的,没有自由是万万不行的。没有自由就没有人权和人格尊重。然正人君子应有人格自尊,做一个配享有自由人权的人,底线是不合作不反自由。反对自由而拥护极权的人是最没有人格尊严的人。这种人也不配享有人权。多数民众无意自由而三界精英排斥人权,这个社会必然人权缺席豺狼当道。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此之谓也。

在没有自由的时代呼吁、追求自由,是伟大的正义事业和公益事业,那可不是“将二个外来的文明词汇张驰于口以显其思深虑博”而已。那是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包括生命代价的。

为了自由事业,无数志士受尽磨难甚至牺牲生命。东海多位好友就牺牲在狱中。每当念及,我心忧伤。他们是这个时代最为可敬可爱的人,值得我们永远尊重和怀念。只要是好人善人正常人,即使不支持不关心不认同不尊重,也不应该落井下石或逢恶递刀,不应该轻薄哂笑,否则自绝于人类矣,遑论儒家。

在极权环境中呼吁民主、追求自由,对于多数人来说,是需要一定内力的,要豁得出去。东海当年就是一咬牙把自己豁出去,故为中国第一亡命徒。至今平安无事,不是当年豁出去的时候能够预料的。在呼吁追求的过程中才逐渐发现,自由民主之不足,还有更值得弘扬的文化更值得追求的制度,故皈依仁门,成了儒生,但我自豪,那种豁出去的精神一以贯之。

民主并非最好的政治制度,自由并非最高的社会追求,但这种制度和追求无疑是正义的。自由群体也并非都是正人,就像儒门也有败类一样,不能因此否定整个自由群体和自由追求的正义性。对于民主自由,唯有儒家宪政可以在吸收其精华的前提下超越之。如何吸收和超越,可阅东海《儒家宪政纲要》及《儒家文化特区构想》诸文。

或问:自由民主在儒家的体系中,它到底意味着什么?答:西方自由主义学说是建基于个人主义哲学的政治学,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为价值观,自由又是核心价值观,民主是卫护自由的制度。儒家是王道主义,建基于仁本主义道德学,以仁义礼智信为五常道,其中仁义是最高原则,礼制是卫护仁义的制度。

儒家当然不是自由主义,但又具有丰富的自由精神,于个体追求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道德自由,于政治倡导主权在民和维护民权,维护庶民的四大自由。民主制度有不少好东西可以供儒家建设新礼制时参考。

《中庸》说:“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自由群体与儒家群体,最不应该相互忌害;自由追求与儒学弘扬,完全可以并行不悖,而且可以相辅相成。儒家应该视自由主义为辅统,视自由派为盟友。互敌必两伤,相得则益彰。

注意,文化和文明有别。文化的支柱是五观,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历史观。这里来不得丝毫偏颇,故主体文化贵在精醇,儒生个体的思想观念也贵在精醇,历代圣贤都是“醇之醇者也”。文明是文化的光明和结果,是一定的文化体系导出来的成果。尤其是政治文明和制度文明,其背后必有相应的文化体系。换言之,不同的文明形态背后必有相应的意识形态。

儒家从善如流并非从文化层面着眼,将其它文化体系的五观混杂进来,否则就沦为杂家了。儒家海纳百川,是从文明层面着力,借鉴别人已经取得的文明成果,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2019-11-1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