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骂人的资格 2019-11-16 01:20:23  [点击:1772]
骂人的资格

狮吼棒喝离不开骂,非非恶恶、辟邪距詖更离不开骂。某种意义上说,道德批判就是一种骂。《中庸》说:“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东海曰,唯君子能夸人,能骂人。唯君子夸非苟誉,骂非苟毁;夸非乡愿,骂非乡讪;夸得如理,骂得如实;夸得实在,骂得到位。同时,夸得优质,骂得高级。

骂有高低精粗直婉优劣之别,都是骂贼,大老粗和文化人之骂肯定大不同。骂畜生狗贼是直骂,骂“朝尽行尸野走肉”就是婉骂,带有诗意的骂。

不过,东海大老粗出身,酒后老毛病还会复发。现正在苦练一门神功,名为东海酒功,为东海八大神功之一。酒功炼成以后,就可以终日大醉而无醉态、无醉话、无醉意,甚至越醉越清醒。

无论直骂婉骂怎么骂,骂人都是需要资格的。这个资格主要不是年龄权位而在文化道德。人有资格骂盗贼,盗贼就没有资格骂盗贼;君子有资格骂夷狄,夷狄就没有资格骂夷狄,遑论禽兽。没有资格而骂,效果特别差,甚至负效果;危险特别大,别人特反感。我常看到马帮人骂夷狄,就忍不住鄙视,遑论被骂者非夷狄。

要获得或维持骂人的资格,是需要成为君子并作出一定牺牲的。我说过:“邦无道远离富贵,是为了逃危避险,也可以借此最大限度地维护忧天骂鬼的自由。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吃了某些东西,嘴就硬不起来了,就丧失了建设仁本主义体系的文化道德资格。最难消受美人恩,此之谓也。”(《所谓中道》)

孟子说“唯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云,讲的是能力和效果问题,也是资格问题。小人不能格君心之非,反而易触君心之怒。盖无文不足以化,无德必遭鄙视也。对于小人奸佞奴才,昏君暴君会喜欢之利用之,不可能尊重之,而且会打心底里鄙视之。

做了奴才,别的损失如何姑不论,没有骂人的资格是绝对的。尤其是极权主义奴才,不仅没有骂人的资格,连骂盗贼、骂畜生的资格都没有。注意,凡是信奉极权主义的思想文化、维护极权主义政治和制度的人,无论贫富贵贱,强势弱势、高层底层,都是极权奴才,都是灾民。

我说过,何谓负能量?极权主义就是最大的负能量,是负能量之源,负能量之母。极权主义的思想、政治、制度、法律都是负的。所谓负,就是反常、颠倒、黑暗、罪恶,意味着种种人道灾难和人性灾难,前者是人祸,后者是心灾。极权环境中,人祸深重,心灾更重,上上下下不是灾民者几希。

当然,孟子说“唯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是可能,不是一定能。大人有机会格君心,也不一定没有危险,只是危险度可能相对低一点而已。何况大人对于暴君,避之唯恐不及,不会贸然去格。昏君或不妨一格,暴君是不值得格的。对于暴君,有力量则诛一夫或革命,无条件远离之如避瘟神。2019-11-16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