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ZT香港温和建制派曾钰成爆逃犯条例风波内幕 2019-11-17 11:26:15  [点击:954]


曾鈺成爆大鑊 - 馮睎乾



黃子華說「真心話用外語講會特別真心」,難怪建制派唯一有腦的曾鈺成先生,最近接受法國人Jean-Philippe Béja訪問時,好像吃了誠實豆沙包一樣,披露了很多前所未聞的內幕。訪問於十一月五日在法語媒體Mediapart刊出,原文是法文,標題為〈香港:「政府應該特赦」〉(Hong Kong: 《Le gouvernement devrait accorder une forme d'amnistie》)。網站需收費訂閱,香港讀者不多,大概是這原因,曾先生才會暢所欲言吧。他到底爆了什麼料呢?就讓我撮述一下。

被問及林鄭當初為什麼不肯撤回送中條例,只堅持「暫緩」,曾先生終於講出真相,重點如下:6·9和6·12後,林鄭明白條例難以通過,於是通知北京。當時中央和林鄭仍然低估港人的反抗力量,所以中央只叫林鄭暫緩,待多做一些諮詢後,再交上立法會審議。結果林鄭宣佈暫緩後,抗爭者不收貨,曾先生的黨友也非常憤怒,覺得被出賣了。曾鈺成相信,林鄭之所以不說「撤回」,是因為她覺得北京和建制派支持者都不會接受。由此可見,林鄭一直只重視北京和建制派的感受,從未理會市民看法。

法國人問曾鈺成:「您德高望重,為什麼不公開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呢?」曾先生說,林鄭正式撤回條例後,揚言跟各界溝通,一開始即邀請了二十人到禮賓府。曾鈺成正是其中一位尊貴的座上客。當日幾乎人人都向林鄭說,「如果你要展開對話,必須做些實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必需的。 」但林鄭卻斬釘截鐵說「不可能」。

曾先生憶述:「那天她告訴我們,不可能的原因就是警方反對。」(Ce jour-là, elle nous a dit que c'était impossible à cause de l'opposition de la police)她解釋,警隊士氣低落,政府不能再做任何事情打擊他們。曾先生猜測,也許是林鄭跟北京說必須鼓勵警方,於是中央才會開口撐警。

曾先生披露,林鄭的確曾跟各界對話,包括勇武派青年。但為什麼政府仍一籌莫展呢?他分析:林鄭很難完全回應五大訴求,即使重啟政改,短期內各方也難有共識,而唯一能馬上回應的訴求,就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

被問及民建聯何不公開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曾先生答:如果民建聯知道政府無法辦到某件事,就不會公開提倡;但私底下他們已催促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她一直拒絕,民建聯也就不能公開說。

曾先生說,根據他收到的消息,「很多基層警察都不反對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可還他們一個清白。」(bien des policiers de base n'ont pas d'objection contre la création d'une commission d'enquête indépendante, car cela permettrait de les blanchir)曾先生問那些消息人士,可否把這些事實公開?對方則回應,警方是決不會答應的。言下之意,警方高層是為求自保,刻意陷某些清白的前線警於不義?

曾先生認為北京一直不想介入這個亂局,亦沒表態是否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如今特區政府無力制亂,只能寄望示威者自己降溫。他說,建制派大多數人都不贊成延遲或取消區選,因為根本無補於事。假如林鄭動用緊急法取消區選,不但對香港遺害更深,也會令香港人更痛恨建制派,累及明年立法會的選情。

曾鈺成建議政府考慮兩種特赦:第一種,是特赦罪行較輕的示威者,犯重罪則不能特赦; 第二種,是行政長官宣佈特赦,但必須止暴,她可以定下一個日期,期限後仍參與暴力活動的,將無法特赦。曾先生的建議不錯,但他又說了一番耐人尋味的話:建制內有些「強硬派」(les durs)對林鄭說,年輕人必須負上刑責,特赦只會鼓吹暴力。曾先生不認同此論,但他說特首對強硬派言聽計從。

訪問者最後說,如果建制中的溫和、強硬兩派無法協調,亂局就沒有出路,只會令更多人支持港獨。曾鈺成只是答了一句:「我希望政府中有更多人懂這樣想。」

如果曾先生的話可信,那麼林鄭聽從的「強硬派」以及警方高層,顯然就是在香港「製亂」,令風波無法平息的幕後黑手了。這群人民公敵到底是誰呢?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1-17 20:42:0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