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2019-11-18 16:51:13  [点击:953]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弘一法师说:“我不知何为君子,但每件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知何为小人,但每件事好占便宜的便是。”此言没错,然不准确,抓住一点而已,只知其一而已。

肯吃亏的未必是君子,君子未必每件事肯吃亏。孟子曰:“可以取,可以无取,取伤廉;可以与,可以无与,与伤惠;可以死,可以无死,死伤勇。”东海学舌曰:可以吃亏,可以不吃亏,吃亏伤智。认定君子一定肯吃亏而总是占君子便宜、让君子吃亏的人,迟早要吃大亏。

君子重礼,能够礼让。礼是规矩,道德性制度性规范;让是谦让、忍让,道德修养。孔子说“君子无所争”,不争即让,让权让位,让功让名,但当仁不让,见义不让。文中子说:“见利争让,闻义争为,有不善争改。”(《文中子中说魏相篇》)同时,君子之让也是有度的,是依礼而让,并非任凭欺辱侵犯而一味退让。

君子必有正确的世界观(本体观)。世界观如何,对于一个人的道德品质、一种学说的文化品质都具有决定性影响。儒家特别优秀,圣贤君子特别多,根本因就是世界观特别中正圆满。东海《仁本主义世界观》一文,多层次、全方位地阐说了儒家价值观。前不久对此文作了重要修订,将发于《儒钟》创刊号。

世界观就是信仰。信仰有真伪、正邪之别。真信正信也有高低优劣之异。儒家天道信仰不仅真正,而且中正,大中至正。儒生下学的过程就是上达的过程,即通过学习、实践的不断深入,对天道由迷而觉,由解而证。三十而立,建立了天道信仰,就立定了君子人格,进入了道德不退的上升渠道。

儒家一阳来复,“很多反儒派骨子里却是儒家”、“很多儒家其实是儒家高级黑”这两种说法越来越流行。刘清平、邓晓芒甚至鲁毛周们,都被吹为真正的儒家,蒋庆东海们反被斥为儒家高级黑,充分显示了马家辩证法的威力。在此一锤定音:君子绝不会嘲孔反儒,反儒派中绝无真儒,绝无君子!

又有人说东海是儒家真正的孝子贤孙。言者是戏谑,我视为对自己最高的赞美。凡是反儒派都是乱臣贼子,都是我中华之乱臣,民族之贼子,人类之大敌,当然也都是东海之仇敌。我无私敌,以儒家和中华之敌为敌!从思想上摧毁、驱逐、消灭它们,是所有圣贤君子的天职!

仁智勇俱全是君子的特征,不信邪、不拜魔则是正人的底线。正人未必信儒拜圣,但必能守住“两不”底线。这也是基础智力。信邪拜魔,不仅是德性残缺,也是智力低下。例如,一个学者智力低下到认同秦法家、崇拜秦始皇的程度,纵有正义感,非常有限矣。

或谓儒家太爱记仇,秦始皇都死了两千多年了,还要骂个不停。答:大恩大仇必记,君父之仇必复,人心天理之所当然,儒家基本原则之一。大仇不记不复,非君子也,非人也。批判暴秦,批判古今中西一切极权暴政,与宣传真理、追求王道相辅相成,都是圣贤君子当仁不让的文化责任。

或建议:“凡独裁者屠杀民众或枪杀政治犯,世界上任何组织或个人都可以永远对其追杀,剥夺其后代一切财产,其后人永世不得从政。”这个建议前半很好,对于独夫民贼追究到底;后半不宜,不符合儒家原则和春秋之义。儒家痛恨暴秦和一切暴政暴君,但反对迁怒于它们的后人---如果有后人而又无辜的话。《公羊传》曰:“君子之善善也长,恶恶也短,恶恶止其身,善善及子孙。”

有君子就有伪君子。伪君子是中道文化体系中概念,所谓假仁假义,假借仁义的名义而不能如实践行,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私欲杂念。

伪君子与流氓暴徒都属于小人范畴。论欺骗性,伪君子高于流氓暴徒,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伪君子不如真小人”;论邪恶度,流氓暴徒又大于伪君子。流氓暴徒四端丧尽,伪君子是非羞耻之心或有所存,故政治上有伪善亦善论。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伪君子好于真小人”。

邪派无君子,但有可能出现相对正常、有所尊儒的人。在邪恶时代,这种人多一些,也是好事,有助于儒空间的拓展和正能量的生发,有助于降低文化转型和社会改革的代价。

君子的反面是小人。热衷于也擅于玩小动作,是小人的重要特征。小人与小人之间的争斗、斗争和战争,谁有力量,谁更奸诈,小动作玩得更高明,谁的赢面就大。同德度力,同力度智,此之谓也。但是,小动作有效也有限,一旦遇上正人君子的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小动作就无法玩转,小人就只能傻眼。

小人有善良和邪恶之别。小人之善者,百姓日用而不知,若能学儒读经,还有机会上升为正人君子。小人之恶者,就会泯灭良知,自绝于人类。

恶人自有恶人磨,俗话说出了真谛。小恶役于中恶,中恶役于大恶,大恶之上更有大恶。恶之大者高踞火山之上得意一时,自有恶果防不胜防。古来暴君匪首,多数绝了后嗣又死于非命,甚至死于属下亲戚奴婢之手。总之,一个人一旦恶化,灾厄便如附骨之疽,白活一生还是便宜的。

东海曾有《警世钟》警告:不要与正人君子和正义力量对抗,无论个体、组织、国家都一样。与正人正义相抗,输赢胜败都是要吃大亏的,输败了不用说,即使行险赢胜,后患更深,恶果更重,吃亏更大。与正人正义相抗,侥幸赢胜,也是表层性暂时性的,脆而不坚坚而不久,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终归于败灭!

你是君子,或有人敢害你;你是盗贼,没有人能保你!胆敢保护盗贼、危害君子者,必是盗贼之大者,必是特别无知无畏无耻者,必有重大后患和恶报!这是天理、易理,是被无数现实事例、历史事实所证明的道德定律和历史规律。某些人物注意了,还不速速改邪归正,争取积善赎罪,更待何时?

制造奇冤者往往有奇祸!这是历史经验和东海大半辈子耳闻目睹得出的结论。之所以加“往往”二字,毕竟难保没有例外。若说“制造奇冤者必有后患”,那就没问题,可以绝对化。蒙冤者若是善人君子,后患特别大。下属多冤是上司之耻,庶民多冤是官员之耻,官民多冤是政治和国家之耻!

特别可悲的是,邪恶之徒大多不懂因果不信因果。提醒它们不要作恶造孽,以免报应到来承受不起,恶贯满盈后悔莫及,它们会以为是恐吓或诅咒,真是蠢得不可救药。因果律是宇宙生命的铁律,一切事物一切生命无不在因果的罗网之中。各家因果思想有所不同,儒家最为真实正确,国人不可不知也。

前面说到小人有善有恶,这就意味着善良也有两种,有小人的善,有君子的善。君子和小人,或许平时都很善良,但关键时刻,面临各种诱惑的考验的时候,表现就不一样了。故判断一个人是否君子,有一个外在的标准:是否经得起诱惑和考验,其人品会不会退化,会不会在坏的环境里变坏。

君子对君子,君子对小人,小人对小人,都不难了解判断。唯小人对君子,最容易误解误判对方的思想和行为、动机和动向。小人遇上君子,容易变成瞎子。小人之心,利益主义耳;君子之腹,仁本主义也。以利益主义之心度仁本主义之腹,用管窥天,以蠡测海,无非瞎窥乱测。

或说:“千万不要善待恶人”云,此言没错但容易引起误解。对于正邪善恶,君子自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对于恶人恶势力,自有正确的态度和方法待之,或依法惩罚,或依礼抗争,或依理批判。这都是正待,也是最好的善待。底线是无道则隐,独善其身,绝不同流合污。可以不批判不抗争,必须坚持不合作主义!

君子眼里,危机就是机会,一切苦难、危险和逆缘都是机会,是自己立功立言的机会,成德成圣的机会。于这些机会,小人必然浪费并最易被毁,唯有君子才能从容自在地面对并予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就这个意义上说,我感谢这个时代。史无前例的邪恶让我的此生精彩无限,让我的生命光明无量。

真正的强大是毅力、意志、心灵的强大,是真理、易理、正义的强大,归根结底是良知的强大。唯有良知之光才能抵抗邪恶的高压和黑暗,才能抵抗利益性诱惑、暴力性恐吓、社会性歧视和政治性迫害。孟子说:唯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东海曰,唯君子为能抗极权之恶。君子,就是良知光明的人。

君子能帮则帮,助人为乐,但君子之助有两条界限:一是助善,绝不助恶;二是导良,绝不逢迎。对邪恶势力也可以帮助,但有前提,那就是它必须下定决心,准备彻底改邪归正,真正认祖归宗,信奉君子之道,走上正义之路。果能如此,岂但东海,天下仁人义士都会大力拥护、帮助之。2019-10-31自集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