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2019-11-26 00:11:23  [点击:1477]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1965年,李宗仁投共,在北京机场受到中共热烈欢迎,被毛泽东待为座上宾,受到“国宝”级的优待(甚至“文革”中亦免受冲击...以至于当时已沦为阶下囚的彭德怀愤愤不平地说:
“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就是说他这个带队上井冈山的老毛嫡系“老革命”,境遇不如后来参加共匪的“新革命”,而“新革命”的待遇还不如曾在湘江边差一点剿灭共产党的国民党李代总统——一个十足的反革命。



无独有偶,1800年前的西汉初年,也出现过“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的现象:
自沛县跟随刘邦“干革命”的“老革命”樊哙、曹参、夏侯婴等人,在打下江山后的待遇都不如后来加入刘邦阵营的彭越、韩信、英布(韩信、英布还是项羽阵营投靠过来的叛将),彭越、韩信、英布都封了王,而樊哙、曹参、夏侯婴只得封侯;这就构成汉朝的“老革命不如新革命”现象;

但转眼之间,封了王的彭越、韩信、英布都被杀灭门,彭越、韩信更是被夷灭三族,下场反不如刘邦的头号死敌——“反革命”项羽: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败死后,“诸项氏枝属,汉王皆不诛。乃封项伯为射阳侯。桃侯、平皋侯、玄武侯皆项氏,赐姓刘。”
就是说,对项羽家族的人,非但一人不杀,反将项家四人封侯(当然受封者中有里通刘邦的叛徒内奸项伯),并赐姓刘——这在王朝时代是极高的殊荣。
刘邦还以诸侯之礼,将项羽尸首厚葬于穀城。

彭越、韩信、英布的死无葬身之地和灭族的下场,比起项羽的厚葬及家人封侯待遇,就构成汉朝的“新革命不如反革命”现象。



为什么无论是汉朝,还是中共红朝,都存在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的现象?这是专制统治者统治术的潜规则决定的:
走向胜利后,“老革命”对开国的国父们就没有用了,反而成了尾大不掉的麻烦,这时候需要以“新革命”来制衡“老革命”;而抢得了天下后,“新革命”也没有用了,“新革命”中的能人,反成了开国皇帝的潜在威胁,能除掉最好,不除掉也要“杯酒释兵权”...所以这个时候,“新老革命”当中的能人,下场往往还不如已彻底失败的“反革命”,因为彻底失败的“反革命”已没了威胁,优待反革命具有作秀或“统战”的价值。

“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的道理,其实就是春秋时期范蠡总结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可惜彭越、韩信、英布没有一个明白此理,彭德怀恐怕是做了阶下囚,才明白这个道理。


杰出的军事将领,往往都是政治白痴。在这些政治白痴中,最可惜的莫过韩信,因为垓下会战之前,韩信自立的实力绰绰有余——他夷平魏、代、赵、燕、齐五国,手握三十万大军,兵力超过刘邦,其军事才能远超出刘邦、项羽和其他人,真正是战无不胜,当韩信连战连捷、占领富庶的齐国的时候,刘邦正被项羽打得狼狈不堪,求救于韩信,此时韩信本有三中下三策:
上策就是蒯通的献策,脱离刘邦自立,与刘邦、项羽三分天下(诸侯中只有韩信有这个实力);
中策是不自立,但也不卖力,留下项羽以为富贵之本;
下策就是精忠于刘邦,彻底消灭项羽;

蒯通正是用“兔死狗烹”的道理来点拨韩信,但政治白痴韩信,因感念刘邦拜他为上将军之大恩,感情用事地选择了下策。


彭越没有韩信的条件,但他政治上比韩信更愚蠢,所以他死得最窝囊:彭越根本没有造反,但刘邦仍然怀疑他,彭越为了表白自己,就送上门去向刘邦自首,结果当场被刘邦抓起来,判处流放巴蜀,异姓王受到皇帝猜疑保得了身家性命,这本来是该烧高香的大好事,但彭越这个政治特级蠢货,居然憋屈得了不得,他在流放的路上碰到由长安赴洛阳的吕后车队,竟拦住吕后的车喊冤,求刘邦的这个狠毒婆娘为自己做主,这不是讨死吗?
彭越也不想想,他自己算吕后的什么人?你是吕后的情夫么?俗话“一夜夫妻百日恩”,人家吕后曾与刘邦做过多少夜夫妻?多少次被刘邦干得如醉如死、飘飘欲仙?怎么会去违逆自己的老公帮你呢?恐怕还会嫌自己老公不够狠吧?

结果,彭越这个二百五,果然被吕后骗到洛阳,又控了一个“谋反”的罪名,两罪并发,夷灭三族,彭越本人被吕后剁成肉酱,分送各异姓王。

吕后以彭越的人肉酱,来吓阻各异姓王造反,其实效果并不好,因为这反而激起了燕王卢绾和淮南王英布的蠢动,如果以此论吕后不明智,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吕后的意思是:异姓王与其日后造反,不如乘刘邦活着,刺激他们早点造反,因为刘邦死后,他们更难制。


比起彭越、韩信,英布死得最体面,干脆主动出击,造反而死,而且给予刘邦极大的消耗,英布等于是与刘邦同归于尽:
英布起兵后,先吞吴,后并楚,几乎就能与刘邦搞南北朝了,英布率大军向西北望长安而来,与刘邦大军在蕲县以西相遇,英布军队非常精锐,刘邦初战不利,退入庸堡避其锋芒,刘邦远远望见英布军布阵,与项羽军一模一样,不由非常头痛和厌恶,刘邦登城向英布喊话:何苦造反呢?
熟料英布在马上笑嘻嘻地说:我也想当皇帝啊!(言下之意:你的帝位不也是抢来的么?)
一向油嘴滑舌从没吃亏的刘邦,竟被一个无赖呛了一回,气得七窍生烟,破口大骂,发狠调动全国的力量来对付英布,经过好一场苦战,才把英布打败,汉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刘邦本人在混战中也被流矢所伤,战后又伤又病,英布死后不到半年,刘邦也归了九泉,等于与英布同归于尽。

刘邦以流氓无赖通吃天下,但无赖自有无赖磨,英布就是半个刘邦,他的另一半则是项羽,灭秦及楚汉战争中,英布的勇武仅次于项羽:项羽破釜沉舟消灭章邯的巨鹿大战,楚军打头阵的就是英布,这个骊山刑奴中的亡命之徒以五千骑兵渡过黄河,居然打退了十倍的秦军!

英布的教训:
一,垓下围攻项羽,没有网开一面;
二,起兵反汉早了一点,若在刘邦死后造反,西汉更困难。


除了彭越、韩信、英布之外,许多优秀的将领,都缺乏政治头脑,如霍去病、岳飞、吴三桂,因为他们都不懂得一个常识,就是帝王赏识你,并非因为你有将才,而是因为敌人的存在,一旦敌人没有了(或者敌人的威胁解除了),你就没有用了,你的才能反是个祸害!所以,要想长久地富贵,就必须留得敌人地存在。
所以,吴三桂把南明势力及永历帝赶尽杀绝,不折不扣是超级政治蠢货的二百五行为!南明无存,康熙的“削藩”当然势在必行,这时候才跳起来反清,晚了!
大汉奸洪承畴在退休前曾忠告吴三桂:要保长久富贵,就要让云南不可一日无事(即不可消灭南明势力),但吴三桂这个一心立功的利欲疯子把洪承畴的话当耳边风。



要想长久地富贵,就必须留得敌人存在(即“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也适用于香港的“镇暴”匪警、“爱国”黑社会、及大陆国安:
香港的匪警们,自己要掂量掂量,是不是应该太卖力?中央重金笼络你们,是因为“勇武派”的存在,一旦把“勇武派”彻底扑灭了,你们还有冇用?哪来奖金?尾大不掉且劣迹斑斑的你们,一定成为中央“反腐”、“清理”的对象!港警们,你们要搞清楚,有勇武派在,才有你们的富贵之本。
“爱国”的香港黑社会们,你们要掂量掂量,是不是应该太卖力?共产党收买你们,是因为香港民主派的抗争在,若香港的民运被扑灭了,你们有冇用?反而尾大不掉成为麻烦,届时中央和港府的“打黑”目标,就是你们!
大陆国安、国保要掂量掂量,是不是应该太卖力?上面给你们高待遇,是因为民运反对派势力的存在,要是把民运反对派势力都扑灭了,你们对上面就没那么有用了,反而成了尾大不掉的麻烦,一定会成为习大大的“反腐”目标,届时哪来那么多奖金呢?你们要明白,有民运和反对派的存在,才有你们的富贵之本。








曾节明 2019.11.26 凌晨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的异议人士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1-26 00:14:4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