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我的架子(外三篇) 2019-12-01 01:45:08  [点击:2564]
我的架子(外三篇)
前不久故人来访,劝我出来动一动,做点实事,为儒家也为自家。我很认同,无可无不可。但是,要我主动找人甚至求见什么人,则没必要。何况老成凋零,相识相知的前辈们大多已经作古。我也不愿放下搭了二十多年的八尺高的文化架子,嘿嘿。

我的架子是从孟子手中继承下来的,不高不低,刚好八尺。世人喜欢向弱势群体和下属摆架子,东海恰恰相反,对方地位越高,我的架子就越大。曾有自题联曰:留平易近平民,架子偏朝高处大;向虎狼横虎步,枭心自许古来雄。枭,原先是老枭的枭,后来成了木鸟。呆若木鸟了,架子仍没缩水。

有联自题曰:敢怒敢言能养气,不攀不绝只随缘。敢怒敢言,是因为能够养气,即孟子“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下联谓既不攀缘也不绝缘,只是随缘,唯努力于文化学习和道德实践,其它一切顺其自然。俗话说,莫问收获,但问耕耘;用孟子的话说,修其天爵,不问人爵。余东海初作于2018-3-28,定稿于2019-12-1


苏辙三权论
苏辙有文曰《史官助赏罚论》,将天、君、史官三权相提并论。文章说:

“域中有三权:曰天,曰君,曰史官。圣人以此三权者制天下之是非,而使之更相助。夫惟天之权而后能寿夭祸福天下之人,而使贤者无夭横穷困之灾,不贤者无以享其富贵寿考之福。然而季次、原宪,古所谓贤人者也,伏于穷阎之下,布衣饘粥之不给。盗跖、庄蹻,横行于天下,食人之肝以为粮,而老死于牖下,不见兵革之祸。如此,则是天之权有时而有所不及也。故人君用其赏罚之权于天道所不及之间,以助天为治。然而赏罚者,又岂能尽天下之是非!而赏罚之于一时,犹惧其不能明著暴见于万世之下,故君举而属之于其臣,而名之曰史官。盖史官之权,与天与君之权均,大抵三者更相助,以无遗天下之是非。”

《易经•系辞上》说:“自天佑之,吉无不利。”《尚书•蔡仲之命》说:“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所以“天之权能寿夭祸福天下之人” 。然而自然的天道、天理和因果,有时不能及时而即时地体现人道的正义和现实的公正,即“天之权有时而有所不及”,故有赖于人君从政治、法律层面主持公道,“用其赏罚之权于天道所不及之间,以助天为治。”

政治、法律之赏罚,也不能尽天下之是非,还需要史官的辅助。君主助天为治,是替天行道;史官则可以助君为治,助君行道,补政治之不足。天之权、君之权与史官之权相辅相成,方可以保障人世公道,无遗天下是非。2019-12-1


对待邪恶的基本态度
程颐《易传》解夬卦上六时说:“或曰:圣人之于天下,虽大恶未尝必绝之也。今直使之无号,谓必有凶,可乎?曰:夬者,小人之道消亡之时也。决去小人之道,岂必尽诛之乎。使之变革,乃小人之道亡也,道亡乃其凶也。”

这是儒家对待一切不良势力的基本态度:虽大邪恶,可救则救,救助之法,使之变革。换言之,君子必决绝、必消亡的是小人之道,不是小人。决去小人之道就是对小人最好的拯救。

这也是东海对待马帮的态度,彻底批判马学,促使马制改革,既是救民救国的必须,也是对马帮及其百千万帮众真正的拯救。2019-12-1


不须民主选举,必须主权在民
不完全认同民主制度及其选举方式。民主选举或可以与能,不足以选贤。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大同理想实现之前,领导人由三界精英推选既可。

但完全认同主权在民论。人民没必要享有选举权,但必须拥有否决权,即否定、反对领导人的权利。三界精英推选的领导人经过一定期限的试用(摄政)之后,如果得不到民众的拥护,就必须辞职去位,让三界重新推选。

世人有个普遍的认知错误,认为只有民主选举,才能体现主权在民。殊不知,民众拥有否决权,就意味着主权在民。

顺及,不完全认同民主制度,还包括不认同其制度架构和设置。未来新礼制应该根据传统的三公九卿六部的框架进行创新。2019-1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