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谈谈近日围攻华为事件中的“极左派”表现问题 2019-12-06 18:31:25  [点击:2063]
谈谈近日围攻华为事件中的“极左派”表现问题

老王社长

“李洪元案”,华为有错吗?我认为没有错。李某“遭华为指控敲诈勒索,被羁押251天。最终因“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释放”,那是司法机关的问题。华为有什么错?华为不能控告吗?若因为控告,司法机关没搞清就抓人关了,是司法的错误,但它放人就一定对了?也许放人错了呢?凭什么说司法放人了,就一定是华为错了,必须道歉赔偿?你们忽然就那么相信中国的司法了?今日有多少案例明明受人欺诈反而被黑法官判输了,你冤了不算,还要向欺诈你的人赔礼道歉加赔偿?华为还可以上诉,补充证据呀,确实,李洪元一方也“还可以告”嘛,华为怎么“傲慢”了?弥天大罪了?要被铺天盖地地抹黑攻击了?你们与华为有什么仇?

首先先确定了,华为没有错。它指控李某敲诈勒索,是它企业的合法权利。

我们再假设,华为真有错,“傲慢”了。那也是一家企业与它的前员工的局部性质的利益矛盾。这类矛盾,何处没有?何时没有?值得挑起情绪煽起社会舆论口诛笔伐大动干戈围攻华为?这里没有鬼就怪了!

无他,不过是中国的内鬼反华右派势力联合满口“阶级斗争”的中国伪极左派,配合西方强权国家无理扼杀华为,进而扼杀中国一切优秀民族企业的步步进逼,发动的一场里应外合的对华为的迫害攻势罢了。西方强权国家在早已森严壁垒而有备的华为面前碰了壁,便假手中国内部的内鬼汉奸势力和伪极左派在“阶级斗争”口号下来做,来完成。

极左派为掩饰,提出了好一些巧言令色的辩解。他们说,“你们是把民族矛盾置于阶级矛盾之上了!阶级斗争高于民族斗争。”他们说:“若黄世仁抗日,他霸占了喜儿,难道我们就可以为黄世仁洗地?让喜儿为黄世仁慰安?”

不对。民族矛盾当然高于阶级矛盾;民族斗争当然高于阶级斗争。不然,当年中共的“结束内战,一致抗日”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何来?全国地主,有几个不是“黄世仁”?拿粤军川军来说,有几个军阀没霸占过“喜儿”?但当这“黄世仁”站在上海滩、站在台儿庄卫国抗日第一线正“冒着敌人的炮火”在与日寇的围剿浴血奋战之时,他的曾“霸占”喜儿,这时对国家人民来说,就是次要矛盾,极次要矛盾!这时的日寇,恰是要利用“喜儿”,煽起中国人内部汉奸和糊涂人配合他们对“黄世仁”蔡廷锴王铭章们的进攻,好突破中国的抗日防线,全面占领中国。当年的共产党内极左派就是在配合日寇干过这件事情的,今日的伪极左派(甚至号称毛派)竟还要再干一次这样的事情!

那时的毛主席就痛骂了这些极左派:“如果同蔡廷锴握手的话,那必须在握手的瞬间骂他一句反革命。哪有猫儿不吃油,哪有军阀不是反革命?”,“以至主要的敌人没有打中,次要的敌人甚至同盟军身上却吃了我们的子弹。”今日还这样干的这些配合西方强权围攻华为的极左派真是“糊涂人”?值得怀疑!

又有不服的说:“黄克功又如何?他不是抗日的吗?他杀害了女青年,毛主席不是也枪毙他了吗?”
我要问,若黄克功正在长城与日寇拼刺刀,你却在背后向他放一枪,打死了他,理由是“他黄克功求爱不遂杀害了女青年”。日寇便踏着你打死的黄克功的尸体攻入长城,你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毛主席枪毙黄克功,绝不会在这白刃战斗的关头。即便处分他,只会在此战之后。当然,华为与李某的矛盾处理,不可能待华为与西方霸道列强联手大举进攻的“战后”,但正因这个关头,旁观群众在未必全了解真相之时,更应冷静静观司法处理,力忌偏颇,何故跟风起哄? 更何故要全凭想象,以左得不能再左得所谓“被压迫阶级与资本家阶级的阶级斗争”,一窝蜂高调起哄?恰在此时,能不蹊跷?能不怪异?能说是空穴来风?

民族矛盾当然高于阶级矛盾。蒋介石是中国最大的“黄世仁”。西安事变捉蒋,共产党为何力主不杀释蒋?因为只有这时的蒋,身系了中国可能结束阶级内战一致对外民族抗战的重心。皖南事变,蒋介石狠狠砍了共产党一刀,共产党群情激愤,认为这是又一个4.12政变,必须与蒋决裂反蒋。但毛压住了党内这激烈的情绪,冷静判断,现在的中国仍是民族矛盾高于阶级矛盾,坚持不换旗不换番号,管你是不是撤销了我新四军番号,我咬牙照旧重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继续在民族抗战的旗帜下壮大自己,直至抗战胜利结束,再与蒋争天下。谁正确?当然是毛正确。那种“华为是资产阶级企业,不是社会主义企业。阶级斗争反对华为,无关中国民族利益”之说,就更不值一驳了。

近十几二十年来,不少文革后青年又开始读了一点马克思、毛主席的书了。这本是好事,值得肯定推动。但不少人便自以为和自称“左派”“毛派”,且一左起来,“左”得非常可怕。一言不合“抡起板斧来排头砍去”。这几月来的香港暴乱,就很看到端倪。明明是投靠英美的反华港独暴乱,非要把它解说成香港平民学生反对香港大资产阶级和国内权贵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国左派必须与右派一起支持(其实国内公知右派在骇人的黑衣人暴行前都不大敢作声了)。真个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些“左派”,他们总是不懂得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毛泽东思想灵魂。他们总是不懂得,不在生吞活剥几段马毛字句,学习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读懂和掌握他们的辩证的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论,才是最最基础,最最重要的。

1976政变以来,特别89以来,中国的主要危险是极右倾向。现在看来,极左危险倾向正在中国青年一代中渐渐抬头了。而无论极右极左,对中国都是不祥的。

2019年12月6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2-06 20:36: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