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曾节明你把中共人大释法和香港法院司法混为一谈啦 2019-12-12 16:36:29  [点击:2615]
看了曾节明以《习共再挨一记耳光,香港高院驳回林郑要求,拒绝延长禁蒙面法
》方式转发博讯报道的《禁蒙面法立即失效了,港高院拒延长》后,令我立即想
再看《香港司法独立未受害的体现: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及其
跟帖的兴趣,结果发现曾节明在我发出《既认定占中九子被判刑案说明香港司法
独立已受损害,就请给出证明
》跟帖的11个半小时后的跟帖《是我问你,你答非
所问,而且你忘了人大释法
》:“是我问你,你答非所问,而且你忘了人大释法
,而且,你以香港高院判蒙面法违宪,得出香港司法独立未受损害,证据又在哪
里?人大释法的制度,是否是相关司法独立未受损害的证据?”

因我在关注《既认定占中九子被判刑案说明香港司法独立已受损害,就请给出证
明》有无跟帖一段时间后就没再关注,因而当时没看到《是我问你,你答非所问
,而且你忘了人大释法》,现在只好作个迟到的回复:

一,关于“你以香港高院判蒙面法违宪,得出香港司法独立未受损害,证据又在
哪里?”的答复是,对香港司法独立是否受害的判断依据是看香港法院对案件的
裁决是否独立作出,香港高等法院作出裁定《禁蒙面法》违宪的裁定,就表示那
是香港高等法院独立裁决的表现,因而是香港司法独立未受害的证据。

二,占中九子被判刑也表示那是香港法院以中立立场作出的判决,因而是香港司
法仍然保持独立的表现,故以《既认定占中九子被判刑案说明香港司法独立已受
损害,就请给出证明》之帖要求发出《占中九子的被判刑,是否是香港司法独立
未受损害的体现?》之帖的曾节明给出占中九子被判刑是香港司法已受害的证明。

三,中共人大释法和法院司法不能混为一谈。中共人大是立法机关,法院是司法
机关,中共人大释法是立法者的释法,而不是香港法院的司法或释法,而中共人
大的释法权是《香港基本法》的规定,规定在该法第一百五十八条中,即《香港
基本法》规定了中共人大的释法权。即是说,立法者的释法和法院的司法是两种
概念,是两种性质不同的机关给出的两种不同性质的行为,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四,中共人大对香港法院的裁决没有释法权,因为《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
条规定的中共人大释法权限有三,一是对《香港基本法》的解释权,二是香港法
院审理的案件在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判决前遇到疑问而提出请求人大解释时才有
解释权,三是当香港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遇到“需要对本法关于中央人民政府管理
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而该条款的解释又影响到
案件的判决,在对该案件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判决前,应由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
法院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有关条款作出解释。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常务委员会作出解释,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在引用该条款时,应以全国人民代表
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解释为准。但在此以前作出的判决不受影响”才有解释权。这
就表示,香港高院审判《禁蒙面法》是否违宪一案不属于“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
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的案件,因而中共人大对香港高等法
院裁定“禁蒙面法”违宪的裁定没有释法权。

五,《香港基本法》是中共以《中英联合声明》为基础制定的香港宪法,《香港
基本法》规定的中共人大对香港法院“在审理案件时需要对本法关于中央人民政
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是香港人民在香港
“回归”后享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制度而不得不承受的法律制度
,也是香港法院不得不承受的法律制度,但不是香港法院的司法独立受损害的根
据。即“人大释法的制度,是否是相关司法独立未受损害的证据?”的答案是“
人大释法的制度,不是香港司法独立受损害的证据”。

六,香港高院拒延长《禁蒙面法》的裁定也是香港法院的司法独立未受损害的表
现。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9年12月13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