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朱学渊   《華夏與戎狄同源》的證據,法國總統薩科齊是「少暤氏」 2020-01-02 10:51:42  [点击:5503]
台灣「秀威資訊」最近版了鄙著《華夏與戎狄同源》,該書原名《秦始皇是說蒙古話的女真人》,《秦》書是北京中華書局2001年出版和2002年再版的《中國北方諸族的源流》的簡寫本,著名學者周策縱先生曾為《源流》作序。《秦》書多篇文章最先發表於台灣《歷史月刊》,後由聯經屬下「歷史智庫」結集成書,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了它的擴篇簡體版,漢城大學則出版了其韓文譯本。今次秀威版書名「華夏與戎狄同源」是該書的要義,其副題「秦始皇血緣和語言的啟示」是其要義的線索之一,

試想:秦始皇叫「嬴政」,清雍正帝叫「胤禛」,兩名同音,秦始皇是否也是一個女真人呢?華夏聖人孔子的父名「叔良紇」,蒙古人把「朝鮮」叫做「肅良合」;許多中原古人名字與北方民族族名相關,譬如「虞舜」是「烏孫」,「句踐」是「女真」,「孟軻」是「蒙古」,「墨翟」是「勿吉」等等,上古中原竟像是一個戎狄的世界,北方民族是不是從中原出走的呢?

中國傳統學術重文字輕語言,因此幾千年來步履艱難;歐洲一些漢學家雖兼通多種語言,研考東方民族新解紛出。然而,外人治中國史有條件的限制,中國人治自家史又有傳統的束縛,因此成效都不盡理想。本人專業理論物理學,不願受傳統的拘束,試圖以比較語言著手,對北方民族索源窮流,還以北方民族為鏡子,對史前中原社會有許多突破的見解,別開了一面歷史——語言——人類學新的研究領域。本版附有新編的「族名、人名、地名關聯擬譜」希望它還能方便後人的研究。

辭別《源流》暢銷的時光已近二十年;此間人類走進數字時代,出版界舉步維艱;而本作者又是國內的「禁人」,這部純學術的「淨書」惟能在台灣出版。本作者曾委託出版者「秀威資訊」將該書贈寄若干台灣歷史學者。但既然版權歸我,就別無他顧,今天就將該書之 eBOOK 奉獻給諸位,敬請賜教,並轉發。

朱學淵於七七之年

為引發大家賜讀該書的興趣,下附書中輕鬆短文一篇:

二十四 法國總統薩科齊是「少暤氏」

有人拿法國總統尼古拉斯•薩科齊(Nicolas Sarkozy)與拿破崙相比,不僅是因為他們都長得短小,還因為拿破崙來自外島科西嘉,薩科齊的父親保羅•薩科齊來自異國匈牙利。我曾經說匈牙利民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以女真為代表的中國北方民族,以這位法國總統的匈牙利父系家世,可以進一步闡明這個結論。

外祖父是來自希臘的猶太人

薩科齊總統年幼時父母離異,保羅•薩科齊拒絕撫養他的三個兒子,因此孩子們是在外祖父本鐸•馬拉(Benedict Mallah)的關愛下長大。本鐸•馬拉是從當時在土耳其統治下的希臘薩洛尼卡(Thessaloniki 或 Salonica)移民來的猶太青年,遠祖則是出自西班牙,他在自由開放的法國習醫,娶妻後皈依了法國天主教,後來在巴黎懸壺成名。在納粹佔領法國時,馬拉家族有五十七人被殺害。
因此,法國總統薩科齊最多只有四分之一的法國血統,而他的姓氏還表現了鮮明的匈牙利背景;但是每當有人以他的移民背景來質疑他的排外立場,他會毫無閃爍地應對「我是一個法國人」。從文化背景和從政治立場上看,薩科齊是不折不扣的法國人,而我們也只對他的血緣有興趣,那是與他的政治立場毫無干係的事情。

「蒲察」和「拓特」都是女真姓氏

保羅•薩科齊原名 Nagy-Bócsay Sárközy Pál,他姓 Sárközy 名 Pál,前面的 Nagy是匈牙利語的「大」字;Bócsa 是一個匈牙利姓氏,也就是《金史•百官志》裏的女真姓氏「蒲察」。因此他是「大蒲察部落的薩科齊家的保羅」,這種歸屬表達就象中國人說「北京張家的小三子」,是東方人從大到小思維習慣。保羅歸化成法國人後把自己姓名顛倒成從小到大的 Pál Sárközy de Nagy-Bócsa,他的滿洲部落籍貫 de Nagy-Bócsa 就還有了一點 de Gaulle(戴高樂)的高盧味道了。
保羅的母親叫 Csáfordi Tóth Katalin,她的娘家姓氏 Tóth 是匈牙利頭號大姓,也就是《金史•百官志》記載的女真姓氏「拓特」。這個拓特家族出自 Csáfordi部落,匈牙利文的cs讀ch,因此 Csáfor 就是中國歷史《魏書》裡的鮮卑姓氏「乞伏」,而法國總統的祖母就是「乞伏底部落的拓特家的卡塔琳」。
保羅•薩科齊的祖輩是的「二等貴族」,匈牙利帝制時代貴族等級約占人口的百分之五,他們大多是 Magyar 各部落的強人後裔,「大蒲察」和「乞伏底」大概就是這些來自遠東的部落中的兩個。舊時「大蒲察部落的薩科齊家族」在佩斯城東九十二公里處的 Alattyan 村有一個莊園,薩科齊選出候任時《紐約時報》記者造訪了這個「有兩千條靈魂」的村莊,說總統家的根已經被兜底拔掉了(uprooted)。

薩科齊的家世離亂

匈牙利曾經是一個疆域可觀的中歐強國,1867年開始成為舉足輕重的「奧匈二元帝國」的一元,因此也就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元兇,1918年戰敗後帝國崩析,匈牙利和奧地利雙雙淪為蕞爾小國。二次大戰前匈牙利又試圖崛起,與希特勒的德國結了盟,結果匈牙利第二軍團在斯大林格勒與德軍分食敗果,二戰的結局使匈牙利更加不得翻身,蕞爾小國成了前蘇聯麾下的一個衛星國。

歐洲多有戰亂,薩科齊家族也少有快樂,1919年羅馬尼亞佔領軍把薩家莊園的屋舍焚為平地,1928年保羅•薩科齊出生在布達佩斯,三十年代薩家變賣了老家的田產,父親是縣城 Szolnok 的一名民選小吏,1945年他們舉家逃往德國,當年又返回家鄉,不久父親就死去,卡塔琳媽媽擔心兒子被征入匈牙利人民軍,還怕他被流放到西伯利亞,於是唆使他出逃西方。


圖三十三、保羅•薩科齊在兒子的像前

那時從匈牙利去奧地利,大概就象五十年代初去香港一樣方便。保羅經過奧地利來到了西德巴登巴登,法國佔領軍總部就設在這個德法邊境的小城裏,他在那裡參加了法國外籍兵團,立刻就被送到阿爾及利亞去受訓,原本他是要去印度支那打仗的,但是一位當軍醫的匈牙利同胞幫了他的忙,或者為他作了弊,軍醫讓奠邊府的包圍圈裏少了一粒匈牙利炮灰,但為法蘭西共和國保全了一位總統的父親。

1948年,從外籍軍團解役的保羅•薩科齊以平民之身登陸馬賽,於次年結識法學院女生安德麗•馬拉,兩人婚後定居在巴黎,五十年代一家人連生貴子。保羅•薩科齊也是一個精明人,成了畫家還經營廣告生意;但是他一生連連換妻,總統似乎也有乃父之風。本文不想敍述薩家的這些瑣事,花邊新聞就此剪段不續,言歸正傳討論薩科齊的家世。

錫伯族有「薩孤氏」

匈牙利姓氏 Sárközy 按法文或英文可讀「薩科齊」,但匈牙利文的s讀sh(或漢語拼音的x),讀來應如「夏科齊」。任何語言裏都經常發生 s-sh的音轉,譬如漢字的「廈」就兼有「薩/夏」二聲,故爾「薩科齊/夏科齊」都是可取的讀音。

中國北方民族也有與「薩科齊/夏科齊」相關的姓氏。新疆的錫伯族是清代從東北遷去戌邊的,至今許多錫伯族同胞還識滿文說滿語,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錫伯族姓氏考》用滿、漢兩種文字記載了六百多個包括變寫在內的錫伯姓氏,其中第597個是「薩孤氏」(滿文是「薩孤•哈拉」),「薩孤」正是「薩科」。然而,為什麼 Sárközy 又比「薩孤」多了一個尾音 zy 呢?

「蒙古」為何是「萌古子」?

類似的現象是北宋《三朝北盟會編》記載的「萌古子/萌骨子」,所謂「三朝」是北宋末年徽宗、欽宗、高宗三個皇帝的時代,《會編》收集的是其間與金國交涉和戰的史料,那時蒙古部落正在興起,中原和蒙古之間隔了一層金國的屏障,北宋關於蒙古的信息大都是從參加和議的金人那裡聽來的,因此「萌古子/萌骨子」就是女真人說的「蒙古人」。

北方族名「蒙古/僕骨/回紇/薩孤」中的「古/骨/紇/孤」(音gu/ghu)等字,本來是蒙古原語中的「部落/家族/種族」,漢語承繼為「家/國」(音ga/gu)。明白了這一層道理,那麼《漢書•西域傳》記載的中亞族名「塞種」就是「薩孤」的意譯,西方歷史記載的古代中亞族名 Saka/Σάκαι 則是它的音譯。

而族名「女直/月氏/月支/白翟/赤狄/萌古子」中的「直/氏/支/翟/狄/子」等字(兼音ji/zi)是上古通古斯語中的「氏族」,後來成為漢語的「氏」(轉音 si/shi)。既然女真人可贅言「蒙古」為「萌古子」,當然也可以把「薩孤」添為「薩孤子」,也就是匈牙利姓氏 Sárközy了。
「薩科齊」就是「少暤氏」

匈牙利還有一個小姓 Sárhó,它與 Sárkö 只差 h/k間的輕微音變,讀來就是《五帝本紀》中原姓氏「少暤」或人名「少昊」,或《漢書•西羌傳》的族名「燒何」(擬音xiaho或xiaoho)。這樣一路追蹤下去,不難發現匈牙利姓氏 Sárközy 是根在黃河流域「少暤氏」,它流出了中原就成了「戎狄」,走得最遠的今天還當上了法國的總統。

2009年七月二十三日
2014年二月十日修改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