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铁梅   ZT 遲來的公道----胡志偉(國軍中將中華民國立法委員趙仲容事蹟) 2020-01-07 00:00:40  [点击:1322]
[編按]三月廿七日,六十七年前在北京壯烈成仁的國軍中將、行憲後第一屆立法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常委趙仲容,由國防部舉行隆重典禮入祀圓山忠烈祠。但為何忠於國民黨的烈士,卻不被國民黨承認,棄之若敝屣?拖延一甲子,才由民進黨政府來「處理」,由此可看出國民黨的冷血和現實。
趙仲容視死如歸 鐵漢子精忠報國

趙仲容,民國前六年生,山西崞縣人,十七歲時在太原中學加入中國國民黨。同年考入北京朝陽大學法律系。民國十四年被國民黨保送莫斯科中山大學,兩年後奉令返回祖國。民國十七年入國民黨北平市黨部供職。民國廿五年受山西省主席徐永昌賞識,出任包頭縣縣長。抗戰軍興,任八戰區副司令長官部參議,創建了戰區與綏遠省三青團分部,歷任籌備主任、主任、書記長。民國卅二年當選三民主義青年團,第一屆中央幹事會常務幹事,兼任八戰區、綏遠省三青團幹事長。民國卅四年五月當選國民黨第六屆候補中央監委。抗戰勝利後,晉升中將軍銜,隨十二戰區副司令官長孫蘭峰辦理綏遠、察哈爾、熱河三省日軍投降事宜。

民國卅五年九月十四日當選三青團第二屆中央幹事會常務幹事。旋赴北平出任第十二戰區長官(傅作義)部駐平辦事處處長,後轉任軍委會委員長北平行營(主任李宗仁)新聞處長。民國卅六年,調任國民黨中央青年部(部長陳雪屏)副部長。同年九月十三日,因黨團合併,在六屆四中全會,當選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民國卅七年當選行憲後第一屆立法委員。

卅八年一月十四日華北剿匪總部總司令傅作義,派其副手鄧寶珊和綏遠省地政局局長周北峰出城尋找共軍談判。十六日,趙仲容偕國防部參謀次長鄭介民同機飛平,鄭氏奉蔣介石之命催促傅作義南撤,趙則奉命監控傅作義的動向,是他的留蘇同學蔣經國親自開車送往機場。傅作義虛與趙仲容委蛇,一月卅一日突然開城門迎共軍入城。北平陷落前一日,蔣介石派專機接胡適博士南撤時,傅作義銜恨阻撓趙仲容登機,蓄意致趙於死地。

共軍進城當日就進佔東城大佛寺西街卅八號的趙公館,充當軍管會第二處(中共公安部前身)辦公場所,並開始查抄趙府私人財物,四月份掃地出門。由於趙仲容拒絕到軍管會登記為「反動黨團骨幹份子」,七月六日被正式逮捕。他在草嵐子胡同監獄度過一年零八個月的桎梏生涯,拒絕叛變黨國,拒絕登報聲明與國民黨脫離關係,拒絕簽名「和平起義」,也不肯尋求山西同鄉薄一波、程子華、南漢宸、戎子和等「犧盟」時代的朋友說情。


據當時以共軍軍管會代表身份,闖入趙府清點抄家的周北峰(官至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事後追述,趙仲容罪在「腦筋頑固不化」,倘若他願降,願去「華北革命大學」受訓,可以升官晉爵,位子不在傅作義之下(傅位僅國民黨第六屆中執委)。

一九五一年三月廿五日在「北京市鎮壓反革命萬人公審大會」上以「蔣介石匪幫殘害人民的罪魁禍首,戰犯蔣經國之得力爪牙、國民黨的忠實走狗、一貫反共反人民的美蔣特務頭子、雙手沾滿愛國學生鮮血的主犯,被捕後死不悔改,怙惡不悛,拒絕改造,頑固狡猾,死不坦白」罪名,被槍殺於永定門刑場。

趙仲容臨刑前,在公審大會上,被暴民用石塊砸得血肉模糊,綁赴刑場時共幹深恐其呼喊反共口號而用鐵絲絞住脖子,以至屍體上留下深深的紫血痕。趙仲容的遺體,草草埋葬在永定門外二郎神廟,民國四十九年永定門擴建車站,施工部門隨意將棺木墊了地基,故至今骨殖無存,且禍延妻孥。

趙氏孤兒墜入苦海一甲子

趙夫人經瑞雲女士,生於民國前八年,是蒙古貴族後裔。黃埔軍校六期、武漢大學歷史系畢業。抗戰時出任八戰區黨政總隊特派員(旅級),奉派回內蒙專司策反德王,曾任八戰區抗日婦救會副會長,出生入死,保衛國家。丈夫被捕後,她因抗戰時加入軍統那段歷史,被判刑廿年,直至民國六十四年才趕上末班車——第七次特赦「戰犯」釋放出獄。八十六年八月含恨去世,臨終囑咐愛女要向中央報告父親遇難經過。

在民國卅八年中原板蕩之際,不少文武百官靦顏投敵,認賊作父,趙仲榮先生羈獄廿個月,始終堅貞不屈,不為利誘,不為勢劫。太史公曰:「慷慨成仁易,從容就義難」,他是中國國民黨高層要員中唯一死於中共屠刀者,臨刑前未能與家人見面,亦未獲准許留下片言隻字。

趙仲容被捕後,家眷被兩次勒令搬家、三次抄家淨盡,家裡變得一貧如洗。他的胞弟、銀行小職員趙永敏被株連入獄,瘐死囹圄。父親趙太平和母親積哀成疾,溘然長逝。趙仲容生有七女一子,長女趙經中在中科院地質研究所被打成「右派」,發配青海勞改,成為精神病殘廢人;二女趙經華,在北京地質學院被打成「一級右派」,長期遭受街道管制,終身癡呆;三女趙經民在天津南開大學被強迫剃陰陽頭,下農村強迫勞動八年;四女趙經國在內蒙巴盟農機學校被關押於黑屋長期批鬥;五女趙經蒙在內蒙固陽縣醫院被誣「國特」,熬刑不過,含冤帶著八個月的身孕自殺身亡;六女趙經漢在內蒙呼盟走投無路,幾度輕生;七女趙經滿長期在遠郊牛奶場遭受折磨,幼子趙經亞在內蒙呼盟插隊落戶,背磚瓦,扛麻袋。

趙仲容烈士視死如歸,精忠報國,為國人留下成仁取義的崇高典範。然而,有關趙烈士的入祠旌表,經歷了三分之二世紀漫長且曲折的道路。前年五月十九日,我到中央廣播電台呼籲我們的政府厚卹趙烈士遺屬,主持節目的人權聯盟秘書長楊憲宏先生說,「國民黨執政時期拖著不肯做的事,相信民進黨政府一定會做到」。如今,楊先生預言成真,遲來的正義,終於使烈士英魂在泉下含笑,亦為歷史作了見證。

[註]國民黨在大陸選出的中常委共六十五名,其中四十三人隨政府播遷台灣終老寶島;在大陸陷共前,三人病故,二人仰藥自殺;一人死於失火外輪(馮玉祥);流亡美洲病故異域者六人;叛國投日二人(一死於日本,一伏法);投共者病死四人(范予遂、李蒸、程思遠、宋慶齡),氣死一人(張治中);被共軍俘虜者三人,其中一人被紅衛兵打死(康澤),二人被槍決。(另一是麥斯武德,有叛亂前科)。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