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郭泉论:苏联垮台于人民对官员的超限战 2020-01-07 23:34:41  [点击:1343]
文章取自《郭泉语录483

元月六日继续来看《超限战》。

今天我要从学理层面以及一个最重要的案例,同大家研究“超限战”的实际应用情况。

顾名思义,“超限战”是指超越"界限(和限度)"的战斗或战争。

什么叫界限?常识中,战争就是军队之间的事情,这就叫界限。超越了这个界限,于是,军就可以打民,民就可以打军,甚至民对民之间也爆发了战争。

什么叫限度?常识中,“两军对垒,不斩来史”,“不虐囚不杀降”,“不杀敌之妻儿父母”等等,这就叫限度,超限战就是指超越人性人道底线的战斗和战争。

从实力悬殊这个角度看,超限战,即“不对称战争”,就是以小规模重点式对敌方堡垒进行内爆攻坚,达到战略性效果,类似以小搏大“老鼠对猫”非均衡、不对称打击重心手法,达到全向度调控目标。以最小的牺牲进行最残忍的打击,获取最大的威慑效果。
这种战法,完全颠覆传统军人对军人或国与国战争思维,从而引发敌方巨大的心理恐慌和负面效应。

对超限战来说,不存在战场与非战场的区别。战争可以是军事性的,也可以是准军事或非军事性的;可以是职业军人之间的对抗,也可以是以平民或专家为主体的新生战力的对抗。
1999年,我从南京大学博士毕业后到南京师范大学做博士后,期间,我研究了前苏联的“解冻文学”,以及后斯大林时代人民的觉醒与抗争,成果之一《苏联解冻文学对中国百花文学的影响》,2001年发表在南京师范大学学报(文科)上。
此后,南京及周边高校,凡涉及到前苏联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的会议,几乎都邀请我出席。

2003年,一次涉及到前苏联解体原因与教训的会议在南京召开,我应邀出席。

文化经济政治军史等各门学科的专家发言完毕之后,我说:你们所有的研究成果,都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那一根稻草。政治腐败、经济落后、劳动效率低下,甚至民不聊生,这些都不是苏联解体的最终因素。
这些问题在东朝鲜以及西朝鲜都大量存在,但是东西朝鲜仍然是一种超稳定性结构。

前苏联解体的最终因素是,整个苏联的“官员及家人”陷入到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前苏联在最后几年发生的事情和西朝鲜国非常类似,例如,他们让苏联人民改变,就称之为改革,而苏联人民想让他们改变,就被打成了颠覆。他们抢夺人民的财产,称为经济发展,而人民保护自己的财产,就成了暴力抗法。他们全副武装上街,称为惟稳,而人民手无寸铁表达诉求,却成了敌对势力。
但是,这一切难倒不了战斗民族。

战斗民族,在苏联解体前的最后几年,大量出现了一些走投无路的人,只身孤狼式击杀在街头行走或购物的官员和官员子女的事件。一些杀人者,在杀完人后,脚踏尸体,面对路人,大声控诉社会罪恶,并在警察到来之前自杀身亡。
前苏联一位内务部的朋友告诉我,短短两三年间,这样死在街头的苏联官员及官员子女多达数万人。每一个死亡苏联官员及子女的尸体旁边都自杀一名苏联人。

苏联内务部很快侦察到一种情绪和响应,正在苏联各民族当中流行。战斗民族认为,官员只占全民总人口的1/10,如果人民中牺牲1/10,进行一对一的同归于尽,这样8/10的人民可以走向新时代。
一些走投无路的苏联人,成天怀揣利刃在街头寻找目标,成功后自杀,不成功就坐牢吃饭。苏联解体的最后两年,苏联官员及子女已经不敢单独出门。

苏联士兵在面对街头骚动的时候,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想想你们在家的父母妻儿和兄弟姐妹吧,我们能找到他们,也一定会找到他们。只要你的枪里发射出一颗子弹,他们的身上就会挨无数的刀子。”
这就是所有苏联军人在苏联解体的最后时刻不敢开枪的根本原因。

没错,这就是超限战。

最后,战斗民族四万名孤狼,持利刃在街头搏杀五万前苏联官员及其家属子女,并当街自杀身亡后,前苏联终于统治不下去了。

所以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官不聊生。

那次会议上,我引用了孟子的一段话,作为我的讲话结语。

孟子曰:“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女偕亡。’民欲与之偕亡,虽有台池鸟兽,岂能独乐哉?”

刚才有一位我以前的学生向我问早安,我就把以上文字发给他阅读订正。

须臾,他回话:听君一席言,胜装十年逼。老师十年囹圄,学生装逼十载,羞愧欲死矣。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