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庵居士   中国民主运动先贤--刘士贤 2020-01-15 18:42:35  [点击:9229]
中国民主运动先贤--刘士贤

刘士贤是我的天津同乡,也是交往超过三十年的老朋友。

1. 初识刘士贤

1986年秋,我的一个发小齐X响应当时政府的号召,在工作之余开了一家游戏厅。地点在天津的南开区。偶然一次,我与发小齐X聊天,他谈到了他认识两位朋友,现在偶尔帮助他看店,因为散发传单被抓捕,他们和我是一路人。我当时并没在意。

不久后,齐X的父亲找我。对我说,你和齐X都是从小长大的,齐X天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你要帮我管一管他。之后齐X的三姐也找到我谈了类似的话。齐X的父亲在天津市政府是一位掌握实权的司局级官员,也是一名思想保守的老军人,三姐在市政府工作,担心弟弟自找麻烦也是很正常。而我则是在当时同龄人中最早进入政界,并且担任某部门领导的好青年。

既然老人委托了我,我就先找天津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贾三立要了刘士贤的档案看了看。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到齐X的游戏厅与刘士贤兄见了第一面,我们两人相谈了半个小时,约定数日后再见面谈。坦率地说,当时第一次见面没有谈到什么具体的内容,只是感觉奇怪,一个干部子弟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反党活动?为什么不走正常的渠道解决问题?而且他的所有反党活动都与他自身利益没有任何牵连?

大约二个月前,我出差到武汉,我见到了当时在武汉的王军涛,也听了王军涛的演讲和观点。尽管王军涛也是从事党外反对运动,但更能赢得我的认同。当时,在我的思想中,中共必须要改革,这是潮流也是历史的必然,在当时的党内这也是共识。推动中国的变革需要年轻一代,但不需要激烈的党外运动。只要我们年轻人能稳得住,我们成长起来,掌握了实权,改变中国和中共就只是时间问题。

第二次见到刘士贤兄已经是数日之后,齐X为我们准备了一盘天津粉肠,外加油炸花生米,数瓶啤酒。我和刘士贤兄谈了大约二个小时,期间另外一位刘士贤的朋友也加入进来。但我已经不能确认是否就是尹明。刘士贤只是介绍说,这是他的朋友,一同散发传单和民刊的战友。

在这次谈话中,我知道了刘士贤的想法和思想,我对他的思想还是认同的,但在当时,我并不认同他的做法,至少在我看来是幼稚,太激进。事后,我对齐X的父亲说,这个人不过是幼稚而已,不是什么坏人,也是我党的干部子弟,你们不用担心。

2.再识刘士贤

再次见到刘士贤兄已经是十年之后了。在美国旧金山我再次见到刘士贤时,我已经忘记了我们曾在十多年前见过面。他说自己是天津人的时候,也没有引起我的记忆。我只把他当作一个在美国反对中共独裁的民运分子。

徐文立到访洛杉矶,我载着徐文立前往赌城拉斯维加斯。这时的刘士贤已经和太太前往赌城居住。刘士贤兄当时带着旅行团外出,刘士贤太太桂雨接待我们。之后,刘士贤全家移居洛杉矶。

同住一城,接触更多了。一次谈到天津的事情,偶然谈到了我的发小齐X,刘士贤问我,我们以前见过面吧?这时,我们才想起当年见面的情景。刘士贤兄说:当时我还以为你是探子呢?没想到你现在也和我走到了同一条路。

刘士贤兄是一个非常豁达乐观的人。对待同道非常的友好,乐于助人。同样是在中国参加79年民主墙的老战士,民主党京津党部创始人的吕洪来兄在被中国释放之后,逃亡海外多年得以来到美国,刘士贤兄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在各方面帮助吕洪来兄在美国站稳脚跟,得以经济自立。兄弟二人虽非亲生,但友情超过亲生,相互扶持,一路走来,为内乱不断的民运诸位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

多年前,身患癌症的陈一咨先生生前有一个重大的愿望,就是完成六四纪念影片,把真实的89历史完整的告诉大家。当时我在洛杉矶负责具体事务协助陈一咨先生。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陈一咨先生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刘士贤兄在得知情况后,在没有任何资金支持的情况下,独立完成了八九六四历史记录片。这也是目前唯一由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独立制作的历史纪录片。

时间和事实告诉我们,中国民主运动还没有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民主运动是失败的。尽管中国民主运动中有各种声音和思想甚至争吵,但我们不可以否认先贤们的努力。在中国百姓还在愚昧中混沌中,中国已经有了清醒的人。当年王希哲发出了李一哲大字报,魏京生提出了第五个现代化,任畹町、徐文立、王军涛、汪珉、刘士贤、吕洪来、陈立群等79年率先推动中国民主墙运动都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先贤。

同样,我们不仅要承认党外的先贤,同时也要认同中共党内的先贤。在2020年新年之前,我和中共中南局的旅美红二代子弟聚会,帮助参与79年民主墙运动的汪珉兄找到了多位当年共同参与中国民主运动的同仁。早在70年代,不仅有党外民主运动,同样党内也有一批先贤默默地推动中国民主运动。很多人无法想像,在70年代末期和八十年代,党内同样有一批红二代,根正苗红的干部子弟,白天在政府机关工作,晚上在家里秘密印刷反党传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尽管他们默默无闻,没有站在最前线,但他们也是中国历史上的先贤。

进入2020年,中国民主运动再次走向一个新的关头,可惜刘士贤兄未能挺到新时代的到来。但中国的未来是光明的,民主自由不会抛弃中国。

愿刘士贤兄安息。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1-15 18:43:1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