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曾节明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2020-01-20 16:01:54  


作者: 杨巍   芦笛此文发于去年五月,分六次发表,我收齐的文件日期是5月22日 2020-01-21 18:31:03  [点击:6266]
当时中美贸易战远未告一段落,因而不能算“马后炮”。可能现在贸易战似乎停火后,有人觉得此文大有道理,又拿来重贴了,但这不是芦笛的“新作”。

我爱此文,最主要是觉得他指出了中美“贸易战”并非仅仅是贸易冲突,(因而并非中方在贸易上让了步就能了结的,)而是意识形态,甚至是文化上的价值观上的冲突,并且把其中的原因,一直追溯到中西不同的文化基因里。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何中国的民主化会如此艰难。

芦笛所说的意识形态冲突,主要指国家在人们价值观中的地位:“中共认为国家应该由政府控制,而美国则认为国家应该由人民控制。 中共这个基本信念,有着深厚久远的民意基础,符合中国的国情民俗。”这话确实不错,不过我认为中西文化冲突的特点还有更多,例如中国自古重面子(包含看重立场,政治正确,道德正确等),西方重求实。中国民间重义气(或曰私情),西方重公平(或曰公义)。中国重权威,重等级次序;西方重契约,重互利博弈,等等,都对各自的政治面貌有深刻影响。

或曰,台湾跟大陆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为何人家能搞成民主? 我认为,首先是国民党长期的亲美路线,以及台湾各党的精英人物都有西方留学的背景,使得中国传统基因有所抑制,欧风美雨的影响比较大,这与香港人民的民主素质是一样道理。其次,民进党起事时,很大程度上借力于台湾的“省籍情结”,(犹如孙中山起事时要借助“满汉情结”,)国民党毕竟是“外来政权”,无法再像大陆上那样专制。(就连民主鼻祖的英国,也是因为有长期的外来政权统治,才有比较多的民主基因,最后也是靠“外来政权”才在光荣革命中搞定民主的。) 最后,日据时代的效果也不可忽视。即使在所谓的“法西斯时代”,日本国内的民主程度也超过所谓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国家”中国。被日本人训练出来的台湾人,有了初步的民权观念,因而无法忍受国民党的专横而爆发二二八事件,从此有了省籍情结。所有这些对台湾民主起助力作用的因素,似乎都在大陆缺乏或不足。

日本在求实上,很早就脱亚入欧,与讲面子的中国大异其趣。日本人从来就不忌讳公然表达对强敌的佩服,而无需担忧被同胞骂“日奸”,因而就能实事求是的学人之长。这就是为什么人家的明治维新能那么彻底,迅速拉开与中国的距离。(小时候看《甲午风云》,印象很深:日本官兵一律西式军服,中国官兵仍是乡勇般的服装,概畏“以夷变夏”也。)

如今世人皆知日本的精工,而精工的前提在于认真求实,而中国人学不到日本人的精工,就在于缺乏求实精神。中国人讲立场的一个里程碑,就是“指鹿为马”。当这个糟糕的赵高大人问大夫们他牵来的是马还是鹿的时候,他考的并不是你认不认识鹿和马,而是考你认不认识他赵高,是不是和赵高保持立场一致!这种考试一直在中国历史上重演,一直到今天,有越演越烈之势。今天的中国政坛,还有什么立场不一致的真话么?

而日本人自古对指鹿为马之类的行为深恶痛绝,他们的国骂就是“八格耶路”,其中“八格”就是“马鹿”二字的日语发音,“耶路”则是“做”的意思。因此“八格耶路”的字面意义,本来就是“你做了指鹿为马的事”或“你混淆了马和鹿”的意思,是最厉害的骂人话。(当然后来发展成国骂,现在翻译成“混账”也没错,正如“混账”的字面意义,原来也是混淆了记载的事之意。)求实,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民族即使跌了大跟斗,也能重新奋起。

解题发挥说了那么多,不是为了妨碍各位的民主信心,而是说中国的民主要包括文化基因改造工程,或曰转基因。至于这么改,这么转,这个题目太大,得另外讨论,反正我总觉得这不是少数精英的事,而是全体国民的事。什么时候人人都能对为了立场一致所讲的假话骂一句“八格耶路”时,中国民主就有希望了。就此打住。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1-21 18:33:3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