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ZT中国律师陈秋实失踪记:在武汉“被强制隔离”的失联之谜 2020-02-09 01:52:18  [点击:1553]
中国律师陈秋实失踪记:在武汉“被强制隔离”的失联之谜

“陈秋实失联了,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哪...。”以公民记者自居的中国律师陈秋实,从武汉封城后前往当地的医院和社区进行采访报导,但6日晚间却传出陈秋实准备前往方舱医院后,突然完全失联。7日起,陈的母亲透过Twitter发布求援讯息,希望外界帮忙寻找陈秋实的下落;陈的好友徐晓冬亦于7日晚间宣称:陈秋实已被中国国内安全保卫警察(国保单位)强行拉走,甚至在没有发烧的病况的状态下,被送去“强制隔离”。

陈秋实到底在哪?包括陈母在内的相关人士不断公开喊话,但直到8日清晨前都无资讯掌握。唯一肯定的是“陈秋实异常失联”,但是不是真的遭到强制隔离?甚至被送进卫生与收容能量存疑的“方舱医院”(武汉地区对于轻症疑似患者的临时隔离集中所)?目前都没有进一步证据——但格外敏感的是,在李文亮医生病逝掀起中国舆论的沸腾后,“陈秋实失踪案”也引发中国社群的猜测议论。

与此同时,外界对于陈秋实的“真实背景”,也在这连续十几天的“武汉直播”后高度争议。尽管陈秋实的武汉直击被日本媒体形容为“决死突入”;但也有不少意见怀疑陈的出入特权?控诉陈是“中共侧翼”的维稳宣传工具。ㄧ直到陈秋实异常失踪后,种种质疑与争论,还是不断正反激辩与拉扯。



中国律师陈秋实,在去年以“公民记者”的身分自居、前往香港报导个人亲身在反送中抗争里的所见所闻,引起舆论极大的关注。今年1月23日武汉封城的同时,陈秋实也高调宣布亲自走访武汉,现地考察报导武汉的状况;在发布的影片和Twitter推文中,陈秋实揭露“武汉有如地狱”的疫情惨况,在中国当局防控几乎崩溃失败的情形下,陈秋实的报导也格外令人注目。



然而在武汉活动已经超过15天的陈秋实,6日晚间表示要前往武汉方舱医院,试图到现场查证是否有外传的资源严重不足、确诊病患没有隔离的情形。但直到7日凌晨,陈秋实的母亲透过陈的Twitter帐号发出一段求救影片,呼吁网友寻找陈秋实的下落:“秋实从晚上七八点到凌晨两点都处于失联状态。”



同时与陈秋实友好的的“北京格斗狂人”徐晓冬,7日中午也透过个人Twitter表示无法与陈律师联系上,直到7日傍晚徐又指称,陈秋实已遭到当局“强制隔离”,到晚上徐晓冬的YouTube直播中则进一步指出:陈秋实是在体温都正常的情况下被带走,同时国保人员(国内安全保卫)表示已没收陈秋实手机,并宣称陈秋实居住的社区已出现感染,所以才会将人带走隔离。



但徐晓冬质疑,根据其他人士的从旁查证,陈秋实居住的社区并未出现国保所说的感染隔离状态。而强制隔离又为何需要没收手机?为何不让陈的家人联系?另外的疑点是,陈秋实是不是“真的”进入到方舱医院?截至目前为止,陈秋实的下落仍未有进一步的具体细节证实。

“我怕死,我只有把我知道的都爆出来,请大家多关心秋实的死活、还有我的死活、也能关心他人的。我们团结互助,要求把真相出来,就不会再出现像李医生(按:指李文亮医生)那样的冤死。”徐晓冬在7日晚间的直播中说道。

巧合的是,陈秋实的失踪,同一时间正是李文亮医生病危、而后不幸逝世,在中国舆论因为李文亮医生的死亡而爆发哀悼与愤恨言论潮的时候,陈秋实的“突然失踪”又显得格外敏感猜疑;也可能再度刺激了目前正在情绪口上的舆情。

现年34岁的陈秋实,本业为律师,2007年从黑龙江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前往北京谋生活,在2015年成为执业律师之前,陈秋实就和许多“北漂”的中国人一样,混迹过各种不同的行业。从餐厅服务生到配音员、电视主持人等,也曾在官媒机关报的《人民公安报》、以及黑龙江电视台的北京节目制作中心工作过。

陈秋实在2014年参加了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节目而显露名声,当时陈秋实在节目上演讲的各类题目——《大国崛起》、《法治中国》、《大东北》等内容颇受好评,当中还有呼吁中国重视民权、建立完善法治体制的主张,影片在网路的点阅量突破1亿以上;也借此陈秋实还展开了相关的校园演讲活动,累积不少人气。

做为演说家的陈秋实,2015年开始担任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同时也参与多档电视与网路的法律类型节目演出;跨足多媒体、广角经营的陈秋实,当时还有“文艺律师”的别号,在许多中国人的眼里,可以算得上是事业成功的模范人物。

没想到陈秋实后来再次声名大噪,却是因为2019年他前往香港后,透过网路报导香港反送中抗争的在地见闻。陈秋实在香港的影片中强调,过去自己不懂得翻墙,有关香港的资讯都是透过中国官媒吸收,实地到了香港后才“理解状况”;而陈秋实相对同情、理解反送中抗争者的立场,并直言中国控制舆论的弊病,虽然一度获得香港人的支持,但也让陈秋实的微博认证帐号以及微信公众号相继被注销。约莫从去年10月中开始,陈秋实就改以Twitter与YouTube频道,继续发布时事评论。

陈秋实结束香港三天行程后,虽然平安回到北京,但也一度被公安局限制出境(至2019年底解除),随着陈秋实的网路声量引发关注,外界也对于陈的背景也有各种猜想和疑惑;特别是在1月23日武汉已经宣告封城后,陈秋实还能“挺进武汉现场”、透过个人频道做采访和录影,舆论已出现怀疑:“陈秋实会不会是配合中国的宣传手?”“为什么他到现在都能安然无恙、还能进武汉说三道四?”

在武汉期间,陈秋实先是自保宣示“不散播谣言、不掩盖事实、不接触重症患者”,并访问了几间武汉的医院、以及当时还在建设中的火神山医院,期间也多次指出武汉当地面临的防疫问题和资源匮乏。

然而陈秋实的高调举动,也引来外界怀疑陈是不是中共培养的“维稳工具”或“大外宣”?(全称为“中国对外宣传大布局”,中国政府对国际实行的宣传战略)但各种臆测却也未能提出“直接证据”,证明陈秋实的确就是中共的大外宣,而陈秋实的言论也有许多和中央背道而驰的情形,不尽然都与中共旋律一致;但同样的,对于外界而言,陈秋实的背景、行动也确实仍存在着若干疑点。

也被人指称是大外宣的徐晓冬,7日晚间的直播上义愤填膺的回应,“秋实到底是不是大外宣!你们是故意诋毁秋实!”徐晓冬认为,把陈秋实打为大外宣是有心人士所为,企图压制陈秋实的话语权。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