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归去来兮   ZT 灾难空前 专家:中共须公开数据让全球抗疫 2020-02-11 17:08:38  [点击:1890]
欧洲病毒科学家:新冠病毒疑实验室制造 传播力与毒性超强

灾难空前 专家:中共须公开数据让全球抗疫

病毒专家董宇红博士指,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有很强人工干预痕迹,疑在实验室产生;病毒有很强传播力和毒性。她强调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中共必须公开疫情资料,让全球专家参与抗疫。(视频撷图)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20-02-12 7:30 AM 标签: 董宇红, 武汉新冠病毒, 热点互动, 中共隐瞒疫情, P4病毒实验室
【大纪元2020年0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赵若水综合报导)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失控,死亡个案亦呈爆炸性增长,医学界对于新冠病毒来源也越发关注。继印度学者指,新冠病毒S蛋白疑被插入艾滋病毒基因后,近日,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詹姆斯·里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指,新冠病毒疑使用了“pShuttle载体”将4个基因片段插入其S蛋白中,留下了基因编辑的“生物指纹”。日前白宫亦要求科学专家们“尽快”调查该病毒真正来源。明确新冠病毒是否存在人工干预成为国际关注焦点,亦是防控疫情散播关键。


近日,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专访了欧洲病毒专家董宇红博士。她指,新冠病毒有很强人工干预痕迹,疑在实验室产生;病毒有很强传播力和毒性,不仅是大陆,它对全球都有可能造成威胁;她呼吁不仅是美国,其他有能力的科学家和医生都应该关注这件事情,并尽可能提供帮助;她强调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中共必须对疫情保持透明,让全球专家参与抗疫。



病毒专家查家乡武汉疫源
欧洲病毒专家董宇红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曾经在北京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有17年的抗病毒研究和临床经验。目前是瑞士一家生物技术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的首席科学家。

研究传染病出身的董宇红在专访中表示,她目前在瑞士,但家人都在湖北省黄冈市和武汉市,即大陆最早一批封城的城市。当她在大年三十(1月24日)给父母拜年的那一天,父亲才告诉她家乡封城了:“以前过年是开门大吉,今年是关门大吉。”家里气氛很紧张,那时她才意识到出事了。

她马上查看相关的报导。哈佛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Dr. Eric Feigl-Ding)称,武汉肺炎是“热核武级的瘟疫”,它的R0(基本传染数)指数非常高,估计感染人数至少在六位数左右。而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的一篇对41宗临床病例的医学观察报导也指出,三分之一的人需要ICU(深切治疗部)重症处理;一半以上的人出现呼吸困难,还有15%的死亡率。

董宇红博士说,凭着医生的职业敏感,马上就感觉到这个疫情非同寻常,可以说是来势汹汹。

出于对父母、亲人还有朋友,以及中国人的担心,科学研究出身的她,开始查阅所有与武汉肺炎相关的来自国际顶级医学和生物学期刊发表的文章,如《柳叶刀》(The Lancet)、《科学》(Science)、《自然》(Nature)等杂志。她表示,因为大部分都是一线医生或专家的一手资料,所以数据一般真实可信,基于这些文献,她撰写了分析报告“Scientific Puzzles Surrounding the Wuhan Novel Coronavirus”(“病毒探源”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科学难题),并发表在《Epoch Times》。

病毒四关键点被精准替换
董宇红在该份研究报告中提出三大质疑:

首先,报告指,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虽现在分类到了“冠状病毒”(Coronavirus)这个家族,但是它像是一个“非常新”的成员,它的全基因组序列与其它冠状病毒相似度不高。

其次,报告提到了一个共同的研究现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S蛋白和其它冠状病毒的S蛋白相似性只有70%,差异非常明显。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S蛋白的序列中间有一个让人非常困惑,找不到任何来源的一个中间序列;许多学者都分析分解报导这个序列,大概有几千个bp,就是碱基对,这个序列在所有病毒的数据库里都找不到。所以这个也是让人感到非常奇特和惊讶的一个地方。”

第三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有两篇论文都提到了,在这个S蛋白的表面有关键的四个氨基酸被替换了。而且替换之后,居然它不改变S蛋白和它受体之间的亲合力。董宇红指,病毒这种基因的突变有两种:一种是自然突变,这种突变一般都是随机的,没有任何的功能性或者目的性。但我们看到:“这种精确的定点突变,能够保证它的受体蛋白的功能,但是它又保证它突变的准确性,这一点让人就很惊讶。”

董宇红质疑:“这个病毒为什么能够精准去突变?而且能够保持它的功能不变?这个在自然界中出现的概率,不能说没有,但是作为搞病毒的专业的生物学家来讲,观察到这种现象的概率非常的小,非常的小。所以有两篇文章都拒绝了这个病毒是来源于自然重组的假设。”

病毒留下人工参与痕迹
董宇红表示,为进一步探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性质,她又与美国专家詹姆斯·里昂斯·韦勒博士通电话讨论。詹姆斯博士是美国长期从事生物基因组分析专家,他曾研究过埃博拉(Ebola)病毒的爆发。自从武汉疫情发生以来,他就高度关注这个新冠病毒,通过国际共享病毒序列库,詹姆斯博士做了很多独立的病毒序列的研究。

董宇红表示,詹姆斯博士也指出了新冠病毒的与众不同。首先,他也是从基因序列的分析入手,发现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跟新冠病毒的其它基因所编码的蛋白质非常不一样。他质疑:“为什么在这个病毒的基因里头,这么多基因里头只有编码这一个蛋白质的基因会有如此大的序列的差异?这个没有道理。除非是来自于其它的地方,因为棘突蛋白和其它基因组的蛋白差异确实使棘突蛋白十分的与众不同。”作为搞进化生物学的专家,看到了这个不同,詹姆斯觉得非常的诧异。

随后,詹姆斯博士继续根据分子生物学的基因分析方法,找了一些非病毒来源序列,并把很神秘的这一段序列拿去跟其它非病毒来源的序列做比对。他发现有一种用来做重组萨斯(SARS)棘突蛋白研究的载体,叫pShuttle-SN载体的序列非常的接近。

董宇红博士进一步解释说pShuttle-SN就像一种基因的运输工具。发明它的实验室,就是来自于大陆的一个做SARS基因疫苗蛋白的一个实验室。她说:“这个pShuttle在病毒大类里头,在生物里头是没有的,这个序列一般是用来做基因重组技术的指令,载体的时候才会用到的。这个就像人的指纹,每个人的指纹都不一样,每一种生物它的基因的某些序列,有些很特别的、特征性的序列也不一样,所以相当于留下了一个‘不可抹灭的人工参与的痕迹’。”

所以詹姆斯博士说:“在我们实验室中,有可能是因为基因重组,可能会产生一些非常危险的病毒,这些病毒就是因为我们把一个病毒的某些序列放到另一个病毒的某些序列上,最后人为地产生出一种人工的重组病毒。”他指,“人工的重组病毒,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一个毒性。”

董宇红说詹姆斯博士的结论是:“这个新冠病毒有90%~95%的可能性,是由一个‘实验室的事件’所引起的。所谓的‘实验室事件’就是指人工改造病毒的实验室,就是lab event,而不是一个来自于天然的。”

科技发展应以道德为准绳
武汉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为有效应对疫情,明确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源头成为关键。白宫科学与技术政策办公室(OSTP)日前致信美国国家学院(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简称NAS),要求各科学专家“尽快”调查该病毒的真正来源。

对此,董宇红表示毫不意外,而且可以说是一直在期待。董宇红指:“到现在很多关于病毒本身的生物学特性,包括它是如何传播的?它的基因片段、它的功能蛋白、它的毒性指数,还有动物学实验和临床上的研究都不清楚,数据都不清楚,让人毫无准备。”

董宇红表示,她每天看到这么多的人去世,非常痛心,那么这么重大的一个全球公共卫生事件,不仅是大陆,对全球都有可能造成威胁。她说:“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有着全世界一流的病毒方面的研究,流行病学方面的防控的科学家,美国应该从政府层面正式关注这件事。这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而且美国应该有责任去尽一切努力,帮助中国和世界解决这个问题,平稳地度过这场灾难。”

董宇红表示,不仅希望美国,其它国家也派出他们的医生、科学家等专业团队一起调查,甚至能够到大陆疫区,抗击这场疫情。董宇红直言:“所谓‘唇亡齿寒’,中国的危难不仅仅是中国一个国家的事情,中国的灾难就是全世界人们的灾难,中国的问题也将会是全世界人们的问题。”

董宇红在专访中表示,现在生物学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基因工程和基因改造的技术环节;其实过去几十年科学家已能够用各种各样的基因重组技术来改造病毒、重组病毒,利用这种技术来造新的病毒、新的疫苗或者是研究病毒的某些生物学特性,甚至是基因治疗法来把某些有益的蛋白导入人体,做一些基因疗法等等。这些似乎都是对人类有益的事情,而且确实是科学界现在最热门的一个话题。

董宇红说:“但是‘辨证’地来讲,其实任何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比方说我就看到有一些论文,它就用一个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一个‘嵌合病毒’(Chimera virus),它把来源于一种野生的病毒的一种很毒性的一个蛋白,嵌合到另外一种已知病毒中去,然后研究移过去的基因编制的蛋白,在新的病毒里面的毒性。这些技术其实都不是为了研究,说白了都是为了做分子生物学的研究。但是这种新造出来的这些病毒,它有可能毒力更强,而且会造成一些对人类潜在的更大的威胁。”

美国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疫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对于用到这种病毒重组技术造成新病毒的文章就提出了质疑,认为这项工作唯一的影响,就是在实验室中制造一种新的非自然的风险。这就关系到新冠病毒的肺炎,美国专家詹姆斯·里昂斯·韦勒博士就认为:有可能是跟SARS疫苗研究有关。

因为SARS疫苗也是用基因重组技术做出来的,先不去追究这个病毒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出于任何动机,怎么造出来的;但“这个实验室”既然造出来这个病毒,就要负责任确保有毒性病毒不能够随意地泄漏。如果一旦“泄漏”,对公众造成的影响将会是非常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

董宇红认为科学的发展固然非常重要,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科技的良性的发展也要建立在一个对人类有益的,甚至维系人类的基本道德的这么一个层面上。否则的话,如果只是一味地发展科技,而忽视人类的基本道德建设的话,那看似繁荣科技发展却会隐藏巨大危机。甚至人类会因自己科技过度发展而吞食苦果。

疫情中频现有人倒地

近日,在各个地方包括香港频频发生有人在街上突然倒地事件,网上流传的这类视频也很多。对于此种现象,董宇红称让人感到非常的怵目惊心。她表示,她在医院工作大概6年,SARS期间也见识了当时的疫情,但从医生涯中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现象。她指,这更像是一种心脏或者是肺脏功能直接的衰竭,所谓的“心肺功能衰竭”。但她说:“我不能下定论,现在数据太少,其实需要尸检报告。”

她指,从《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的这个临床研究的观察来看,有一半以上感染武汉新型病毒的病人,都有呼吸困难,有12%出现急性心脏的损伤,那病人有60%出现急性淋巴细胞的减少。多半是由于这个细胞因子,还有很多的细胞因子释放到血液中。这个细胞因子,说白了就像炮弹一样,可以攻击全身各个脏器的细胞,导致全身多脏器功能的衰竭。

病情这么重,是跟临床观察的研究比较有关联的。希望科学研究的正式报告出来,才能够得出进一步的判断。

变异快 传播力与毒性很强
近日,有报导指,新冠病毒变异很快,亦有报导说,不戴口罩几十秒就能传染;还有无症状传播、母婴传染,中共官方承认它可以通过过气溶胶(aerosol)传染。就此,董宇红博士表示,一个病毒对人体的危害性主要由两方面指标来衡量,一是“传播性”或者叫“传染力”,也就是在人群中扩散的能力,感染人的速度和能力;第二是其“毒性”。除了跟SARS很相似的“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外,新冠病毒的可怕之处在于,它还有一种传播方式,叫做“无接触的传播”,这是中共政府官方的陈述。

“无接触的传播”是什么呢?它在飞沫里面会形成一种气溶胶(aerosol),就混合在空气中悬浮在空气中,形成很小气溶胶(aerosol)的颗粒,随着空气的流动或者是风飘向更远的地方,即是说它可以“远距离传播”。目前疫情扩散的速度,以及公众的恐慌,这个气溶胶的传播可以解释它的传播能力。

董宇红说:“所以当时武汉为什么‘封城’?为什么不说我们就先戒严一下,把一些关键的地方,如医院把它给封锁起来就行了?而是一下子就封城了?我们就可以想像到可能政府已经看到了这个病毒传播力太广、太强悍了。这个传播距离会很远,几十米、几百米甚至更远都有可能,所以这个就是很难去控制的。”

另外,董宇红指:“这个病毒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人传人非常强,另外它在潜伏期就可以传播。一般病毒性的传染病它是要在发病期,病毒在体内的毒性含量最多的时候它才可以传播。可是这个新冠病毒在潜伏期就可以传播。换句话说,在公众场合,你不知道谁到底带没带这个病毒。这就给疾病的筛查、防控带来非常大的难度。”

“第二个,根据它这么严重的临床表现。这个病毒显示了相当大的毒力,什么意思呢?就是临床的‘危重病例比例高’,病死率高。我记得SARS当时的病死率大概是9.3%,而根据最近《柳叶刀》杂志的报导,新冠病毒病死率是15%;而且重症、无症状的患者突然死亡。这些都是这个病毒对人的危害和毒性比较大的这几个地方。”

吁中共公开数据 让全球专家参与抗疫
董宇红博士直言:“我们实事求是地承认吧。中国其实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一个危机和灾难。”

她呼吁:“中国(中共)政府一定要最大限度地公开数据,把它知道的这些病例、这些研究给它公开,向国际社会公开。只有这样国际社会上的科学家、医生,还有各国的资源才能帮得上忙。”

董宇红表示,这是一个艰巨的抗灾工程,一个艰巨、需要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全世界的医生和政府相关人员来共同解决的一个课题。她说:“不是中国,我呼吁世界上有能力的科学家,尽可能地在做科研的同时。我也呼吁中国(中共)政府能够把疾病防控真实的资料和数据,公开发表到全世界的数据库去。实事求是地接纳国际社会的援助和帮助。”

董宇红最后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而且事关重大。做为一个医生来讲,医生的责任就是救死扶伤,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值得珍视,都是非常宝贵,中国发生的这场灾难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这对每一个人都是一场检验,每一人都会面临一个选择,我们需要公开透明所有的资料,需要重建公道和正义。更需要唤醒人们的道德和良知,因为只有那样才是人们唯一的出路。”

责任编辑:连书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