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朱学渊   希羅多德與司馬遷——及聖經與東西方歷史之互證 2020-02-13 14:39:08  [点击:9580]
敬啟者,基於對中國北方民族的研究,筆者近年重譯並註釋了希羅多
德《歷史》與東方人類相關的I、III、IV三卷,並作有序文〈希羅多
德與司馬遷〉,其英文譯本亦一併後附,望諸位先進賜正。各位若為
無蒙古語和突厥語詞典困擾,可用https://translate.google.com替代,
該網頁含九十八種語言互相對照,譬如「通古斯/桃花石」是各種突厥
語之數詞「九」,或如泰語之「二」為「雙」,均可從中查證(如圖)。

(作者無法貼圖)

希羅多德和司馬遷
——及《聖經》與東西方歷史之互證

以文明和戰爭為主流的人類歷史,之於缺乏記載手段的上古時代,能
留下較完備歷史的只有中國、希臘和以色列三個民族或國家。希羅多
德(前484-425)的History和司馬遷(前135-90)《史記》又是最
早的非傳說性記載,他們因此分別被譽為西方的「歷史之父」和東方
的「史聖」;希羅多德的降世僅比中國哲人孔夫子(前551-479)之死
早了五年。而《希伯來聖經》或《舊約聖經》諸篇產生在紀元前一千
年中,儘管它有更多的神性內容和傳說,但它對以色列民族的記載很
多是可信的歷史。

歷史的建立是漸進的。中國的《尚書》(上古之書)全書都是虞夏商
周各代留下的散文,雖然以漢字寫成,但早期諸篇大都不可理喻,其
中還可發現若干非漢語成分和表達方式,甚至還對同一人事用諧音異
字(通假)不同寫法的現象,故此它們可能是另類語言的漢語譯文,
而其非口語文體又是後世「文言」之濫觴。司馬遷參照《尚書》和其
他古籍編定五大〈本紀〉和百篇〈列傳〉,才作成中國第一部兼具文
學和人類學價值的信史。

同樣,古代希臘也曾經歷大規模的自然災難和外族入侵,其藝術形態
乃至語言都曾發生變化;今之所謂「古希臘文明」大約始於三千年前,
此前希臘和克里特島的遺跡似乎與腓尼基和埃及的文明更接近。紀元
前八至七世紀間,希臘盲人荷馬以特洛伊戰爭為主題集刪而成的兩大
史詩是西方文學之祖,雖然它的英雄故事含有若干真實背景,但其人
物被神化,年代不可考,因此只能是文學上的史詩,而非史學上的真
實。

在紀元前五世紀中葉的波斯,以居魯士為首的阿赫美尼德王朝取代了
美地亞王朝。希羅多德記載的波斯偉人居魯士與美地亞王阿司濟格之
間的故事,堪稱世界歷史之絕筆。那是阿司濟格的一場怪夢,被巫師
釋為其外孫將篡其位,因此他令家臣哈巴古殺死出生不久的外孫居魯
士……多年後,阿司濟格發現居魯士為一牧人之妻育養成人,於是他
將哈巴古之子殺而烹之,邀哈巴古食其肉洩恨,這與《史記·殷本紀》
「九侯女不憙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的故事如出一轍;而牧人
之妻名 Κυνώ(Cyno)適為蒙古語的「狼/叱奴/чоно」,居魯士的
身世又與北方民族母狼育嬰終成偉人的傳說不謀而合。這些波斯傳說
揭示了美地亞民族的東方屬性。

居魯士一生的偉業,始於統帥大軍征服愛琴海東岸希臘諸邦,並以若
干美地亞將領對該地實施管治;繼而居魯士回軍兩河流域,征服了另
一文明中心巴比倫。五十年後,即中國春秋末期的時代,希臘和波斯
發生長達半個世紀的戰爭。波斯軍於紀元前492年和480年兩度入侵
希臘本土,但均以失敗告終。從此,波斯帝國開始衰落,百餘年後為
亞歷山大大帝所滅。希羅多德出生適逢戰爭高潮,盛年時戰事已趨平
靜,他以戰爭為主軸的近期聽聞作成的歷史浩卷,幾無來史可齊驅;
其中希臘人的斯巴達勇士,馬拉松長跑、溫泉關之役等故事,已垂千
古。毋庸置疑,希羅多德伊始的西方歷史的真實性和文學性佔據了顯
著的高峰。

但是,希羅多德忽略了世界歷史的一件大事,即居魯士同情當時弱小
和受欺淩的以色列民族。紀元前597和586年,耶路撒冷兩度被巴比
倫迦勒底王朝尼布甲尼撒二世攻陷,所羅門聖殿被摧毀,上萬以色列
精英乃至王室成員被俘至巴比倫淪為囚虜。前539年波斯大軍佔領巴
比倫,覆滅迦勒底王朝,次年居魯士允許「巴比倫囚虜」返回耶路撒
冷,並資助他們建成第二座猶太教聖殿。以色列民族受難時期對救世
主的期待,萌生了猶太教和基督教的核心教義。《舊約聖經》的〈以
斯拉記〉備述了波斯王居魯士和大流士對聖殿重建的諸多善舉,彌補
了希羅多德歷史的缺失。

美地亞(Media,實名「瑪代/Μήδοι」)民族至少於紀元前一千年之
前就活躍於中近東地區,希羅多德曾經無數次以「美地亞」稱波斯,
又多次指出美地亞人與波斯人種屬不一。《舊約聖經》後部諸記也有
二十多處關於瑪代的記載,特別是〈以斯帖記〉無不以「波斯和瑪代」
並列稱波斯。事實上,居魯士的母親是美地亞人,尼布甲尼撒二世娶
美地亞公主為妻。紀元前七世紀巴比倫迦勒底王朝就是與美地亞王朝
聯姻,聯手顛覆並且瓜分了亞述帝國。自此美地亞王朝就長期統治波
斯、南高加索和小亞細亞東部。現代這些地區的波斯、格魯吉亞(喬
治亞)、亞美尼亞、庫爾德等民族都與其都有某種血緣聯繫。

希羅多德記載的Κολχίς(Colchis)是格魯吉亞先民之地,它與十三至
十九世紀間外蒙古別名「喀爾喀/Халх」,女真姓氏「瓜爾佳」,尼
泊爾蒙古人種集團之名「廓爾喀」,乃至與中國南方族群「客家」之
名有同一語音源頭。而這個族名又很早就出現在希臘,「金羊毛」故
事就發生在Κολχίς,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七處言及Κάλχας的人事,
而且大都與東方式的預言和占卜相關。

希羅多德記載美地亞人善占卜釋夢,美地亞人的核心氏族名Μάγοι兼
有「巫師」之義,古代波斯貝希斯敦銘文記之為Maguš(舊波斯文的
轉寫),讀音全同於中國唐代和遼代歷史記載的北方民族部落名「貊
歌息/梅古悉」,或唐代女真族名「靺鞨/Magho」。西方諸語言之
「魔術師」皆源自於該字,如希臘語之μάγος,拉丁語之magus,英
法兩語之magician,義西兩語之mago,斯拉夫諸語之маг等。美地
亞原始宗教後來發展成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入中國稱「祆
教」或「拜火教」)。

美地亞巫術和宗教對希臘巫術和基督教都有相當大的影響。如《新約
聖經》的開篇〈馬太福音2:1-2〉說到,「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
猶太的伯利恒。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那生下來作猶
太人之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博士」
英譯wisemen,希臘原文即μάγοι/μάγων。事實上,南高加索和東小
亞細亞民眾不僅參與了基督教最早期的活動,亞美尼亞還成為世界上
第一個基督教國家。


(作者無法貼圖)
圖:《史記》人名「蟜極」

我們還有女真民族是美地亞民族的重要成份的證據。西方姓氏George
始於聖烈喬治(Saint George, 280-303),其父是羅馬帝國軍人,來
自卡帕多啟亞(Cappadocia),該地地接喀爾喀,曾屬美地亞,因此
George應是該地的一個氏族名;事實上,George和《史記·五帝本
紀》人名「蟜極」,以及《蒙古秘史》之「主兒扯/ dju-r-dji」,三者
都是族名「女真」之別名「女直/ dju-dji」。不幸,大多中國人文學者
不知「女真/女直/女國」中的「女」字是讀「句/ ju-dju」的。

東西方歷史地理研究還揭示,波斯列朝稱那一帶為Gurzhan,中世紀
阿拉伯人稱「裏海」及周邊地方為Jurjan;《新唐書·東女傳》則謂
「西海(裏海)亦有女自(直)王」,《元史·地理志》記有波斯地
名「朱里章」。「Gurzhan/Jurjan/朱里章」顯然就是「女真」之真
音「朱里真」,這些都是George即「女直/蟜極/主兒扯」的判據。

在語言上也可為「Georgia即女直」尋得旁證。以格魯吉亞語為代表的
「高加索語言」,地處中東卻與印歐——伊朗語沒有關聯,該語系屬
下的現代族名Abkha和Adyghe,分別與美地亞人名「哈巴古」和「阿
司濟格」相關,它們就是女真語的「天/阿巴嘎」和「小/阿濟格」。


(作者無法貼圖)
地圖:希羅多德時代的卡帕多啟亞

希羅多德與生俱來的好奇心驅使他尋訪非我族類,踐旅異域山河,而
成為世界上最早的人類——地理學學者之一。他去過南高加索和波斯,
美索不達尼亞和巴比倫,西奈半島和南部埃及;還遊歷了從多瑙河口
到頓河河口,包括克里米亞半島在內的整個黑海北岸地區,他目睹了
時稱「斯結泰」的遊牧部落的生活形態,那些部落之名及其習俗和傳
說與中國歷史的準確比照,為希羅多德建立的歷史豐碑鋪墊了來自東
方的基石。

譬如,關於在烏克蘭西部的古代 Neuri 部落,希羅多德說「斯結泰人
和住在斯結泰的希臘人都說,每個 Neuri 人每年都有一次變成狼,幾
天之後再恢復人形」;而中國十二世紀的《金史》中的女真語小詞典
〈國語解〉說的「女奚烈曰郎」,也暗示姓氏「女奚烈」與狼的關聯;
巧合的是說女真語的現代錫伯族的「狼崇神」正是「尼胡里」。

再如,希羅多德曾沿第聶伯河上溯,到過斯結泰王族墓葬集中的蓋羅
司地方(應於中央俄羅斯高地某處),他目睹斯結泰人「割掉一塊耳
朵,剃光頭髮,環臂切割傷痕,割破前額和鼻子,用箭戳穿左手……」
的喪俗,這又與中國漢代開始記載的北方民族的「剺面俗」完全一致,
這也為東歐古代居民的東方背景提供了證據。

希羅多德還備述向波斯帝國納稅的二十個行省的民族,其中位於中亞
的第十四行省包括的Sagartii、Sarangeis、Thamanaei、Utii、Myci,
不難識別它們就是中國歷史上的塞種、索倫、怛沒、月氏、篾頡等民
族,其中Utii就是現代國名「烏茲別克/Uzbek」之字根 Uz,或漢代
族名或姓氏「月氏/尉遲」。這比司馬遷「始月氏居敦煌、祁連間,
及為匈奴所敗,乃遠去」的記載早了三百年。不僅如此,希羅多德還
列舉Utii等中亞民族參加波斯大軍入侵希臘。

希羅多德和司馬遷的時代沒有國界,人們可以自由來去。紀元前二世
紀人張騫(前164-114)曾到達中亞,司馬遷根據其報告作成《史記》
名篇〈大宛列傳〉,紀元後一世紀東漢甘英出使「大秦」未竟,僅到
達裏海東南的「條支國」。然而,眾多無名中國商旅繞裏海北岸南行
至裏海西南,其人遠足南高加索的見聞被《魏略》作者魚豢集成〈大
秦國〉篇,述及其人「似中國人」,事「蠶桑」,善魔術,「口中出
火,自縛自解」等;而大秦族名「且蘭」和「阿蠻」,適為伊朗地名
Gilan和「亞美尼亞」之字根Armen。凡此種種均表明「大秦」即是
美地亞,而古代中國和希臘分別以大秦和美地亞稱波斯。

希羅多德和司馬遷都是經過鑒別才引用前人史料,因此他們的史筆有
超越前人的價值。作為旅行家的希羅多德也像張騫,但其親聞實見遠
遠超越後者;若干被疑為希羅多德的不實之詞,近年已被考古學家或
人類學家實證。因此,作為西方第一部全面涉獵希臘、波斯、埃及、
巴比倫,以及中亞和歐亞草原遊牧民族的信史,翻譯其著之重要和艱
難,也可想而知。

牛津波斯學家兼神學家勞林森(G. Rawlinson,1812-1902)賴其釋讀
波斯貝希斯敦銘文之兄 H. Rawlinson 和埃及學家 J. Wilkinson 之助,
竟譯該史全功。家出名門的牛津典籍學家兼詩人顧徳利(A. D. Godley,
1856-1925)在勞譯基礎上,註釋並洗練其文而成顧譯本,或因其更尊
重原著而收入哈佛洛布古典叢書(Loeb Classical Library)。中文譯文
是翻譯大師王以鑄(1925-)根據勞譯和顧譯,歷數十年努力完成,王
譯大型史著十餘種,而本史之譯最為顯要。

對希羅多德涉及希臘、波斯、埃及、巴比倫的記載,西方學者的研究
成果非凡;但對中國古籍中關於北方民族的記載缺乏認知,因此他們
大都認為,東歐和中東的吉迷里、斯結泰、薩爾馬遷、塞卡、美地亞
等民族是來自中亞的伊朗人種。然而,中國學者雖然對於北方民族有
相當的關注,但對其祖先出自中原,遠古即開始西向遷徙,卻知之甚
微。這種東西方的雙向無知,遮蔽了希羅多德之著的部分人類學價值 。

漢字「一音多字」和「一字一義」特徵,是造成中國學術「字本位」
的原因。譬如,突厥、女真、蒙古的寫法始於唐宋,有人就認為它們
是中世紀的新生民族。又如,西域族名「月氏」和「烏孫」,很少有
人以語音去辨認:它們是否就是「烏茲/兀者/尉遲」和「愛新/烏
審」?不難預料,喀爾喀和美地亞是東方民族的同類,姓氏George
是源自族名「女直」等說法,會受到傳統觀念的質疑。

新譯的希羅多德《歷史》第一、第三、第四卷,是在王以鑄先生的工
作基礎上的一步推進,同時將本人積累的北方民族的人類、語言、民
俗資訊疏釋其中。譬如中亞族名 Ούτίων,勞顧二氏譯Utii,王譯「烏
提歐伊人」,本人按《史記》改譯「月氏」。又如東歐族名Μελαγχλαινοι,
顧譯 Blackcloak(黑斗篷),王譯「美蘭克拉伊諾伊」,此χλα並非蒙
古語或突厥語之「黑色/хара/kara」,而是女真語「氏族/哈拉」,
故按《元史》改譯「篾里乞哈拉」。再如,另一族名Ανδροϕαγοι,勞
顧二氏分別譯作Cannibals和Man-eaters,皆意「食人族」,王譯「昂
多羅帕哥伊」,本人則按《大唐西域記》還其唐代玄奘之譯「安呾羅
縛國」。

該史九卷,僅此三卷在我的能力之內;倘無勞林森,顧徳利和王以鑄
等先賢的前驅性工作和現代資訊之便捷,本人是不可能以五年事功完
成這一繁重工作的。我還須向身在紐約的傑出的中國學學者,虔誠的
基督徒毛雪萍(Stacy Mosher)女士表示感謝,她對《聖經》和中國
現代社會以及傳統文化的深刻理解,為本書和本書的英譯本做了極為
重要的貢獻。

今天人類已經進入學術研究的黃金時代,之於我來說卻如夕陽之燦爛。
於此無限美好的時光,完成一項冷寂而非功利的研究,須賴自我的期
許,價值則待身後評說。

2017 年 10 月15 日
2020年1月30日修改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