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NABC60   文渊:无耻之尤的巅峰之作 一一《大国战“疫”》 2020-03-04 08:11:10  [点击:6493]
文渊:无耻之尤的巅峰之作 一一《大国战“疫”》

武汉病毒还在肆虐,七万多人染病无药可治,数千人死亡骨灰未寒,数千万湖北和武汉民众还呻吟在病毒的地狱里,饱受瘟疫和暴力维稳的双重碾压,生灵涂炭的人间惨剧还在继续,中共当局却已开始丧事喜办了。由中共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筹划主导,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联合“紧急”编辑制作的图书《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近日出版。

据《新华网》2月26日介绍,“该书借鉴国际深度报道方式,从200余万字主流媒体公开报道中精选相关素材、邮寄整合汇编,集中反映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全景式介绍中国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紧急动员、齐心协力,打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阶段性进展和积极向好态势,彰显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展现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和地球公共卫生安全的巨大努力。”

一个独裁极权政府,为了维稳和保他们的政权,不惜恶意隐瞒和故意拖延,致使疫情初期仅呈散发的少数感染病例,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了无法控制的大瘟疫。充分体现了他们能把小灾瞒成大灾,然后利用“制度优势”,“不惜一切代价”去解决大灾的雄才大略。而其“不惜一切”的代价,则是民众,是成千上万条活生生的性命,是无数的家破人亡,甚至全家被灭,还有断崖式无法估计的政治、经济损失。他们已然把无耻当光荣,把民众的痛苦当欢乐,把死亡当成绩。有人对此调侃道,一个吃坏肚子拉了一裤裆的人,不去悄悄地找拉稀的原因,却当众撅着屁股,竭尽全力在向世人炫耀他如何擦干净屁股的功力,还要人们虚心地学习他擦屁股的经验。此话虽糙,理却不糙。

这场由人为引发的灾难祸害了武汉、湖北、全中国,而且正在蔓延到世界各个角落,严重威胁人类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至此危难关头,他们不从这个空前灾难里寻找根源、检讨过错,惩治罪人,反而在民众还没有脱离灾难之时,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文过饰非,树碑立传,无耻地为自己歌功颂德,竟敢公然声称“领袖英明!何其庆幸!”这是一本无耻之尤的巅峰之作,他们已丧失了最起码的人伦。

网友们哀叹道“疫情仍在肆虐蔓延,地火仍在地下运行,死去的冤魂还在空中飘荡,焚尸炉不分昼夜地冒着青烟,这个时候歌功颂德的书本却要面市了。”、“成千上万人殒命,数千医护人员感染,无数人家破人亡,这就是他们正在歌功颂德的伟大历史功绩,已经完全没有人味的当政者,古今中外从没见过如此无耻之徒。”

其实,即便是古代的封建皇帝,在遇到重大灾难和犯下大错后都知道要下“罪己诏”向苍天和黎民百姓认错、谢罪。若是在民主国家,掌控国家权力的领导人铸下如此大错,造成如此大的损失,不用民众驱赶,自己定有自知之明,早早地就辞职谢罪。若有渎职和其他犯罪行径,司法部门也会在第一时间调查、取证,动用弹劾、起诉等法律手段,绝不会令其逍遥法外。在日本这种武士道情怀不散的国家,此人也许根本再无颜面苟活在世上而切腹自杀以谢天下了。面对一尊如此让人瞠目结舌的丑恶表演,人们还会觉得政权世袭罔替的三胖家族是孤例,可笑吗?西朝鲜与其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共极权对于灾难的应对模式历来都是:“灾难—被人祸扩大蔓延—丧事喜办—中央英明领导,全国齐心协力,形势大好,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皆大欢喜,圆满收场”。如果在疫情结束后,出这种歌功颂德的书,就如一个瘾君子吸完毒就要嗨一样,原本不值得大惊小怪。而现在武汉人连门都还没出,疫情是否能被很快解除还都遥无踪迹,就迫不及待地为一尊涂脂抹粉,生生地将悲剧演成喜剧,又演成了闹剧,丑剧,着实需要细究其中的蹊跷。

不难看出,这场疫情对一尊帝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威胁,前一段时期霸王硬上弓式的甩锅、找替罪羊遭到强烈的反弹都未曾奏效,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疫情发展整个过程中大量事实的不断明朗,完全证实了将疫情隐瞒、拖延成失控的直接罪魁就是他,不可置疑,无法赖掉。于是这本书的问世也就成了他的一根救命稻草。正如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所指出的,“我认为习近平的权力地位遭遇了他上台以来最大的一场危机。在这种情况下,防疫工作还没有结束,但他在政治上的失败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因此,他才会在这个时候匆匆发动他的宣传机器。”

该书极尽拍马溜须之神功,吹嘘那个草包假博士“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简直令人作呕。从他的治国能力和登基以来的轨迹来看,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不过是“驮两百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蠢力,“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也还是跑不出那个“梁家河大学问”的窠臼。铁一般的事实已证明,他正是这场瘟疫蔓延和失控的罪魁祸首。且看他在疫情发生和爆发后究竟做了些什么,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领袖英明”,中国民众又是如何“何其庆幸”的!

在疫情初起时,国内的卫生医疗部门和科研人员们,就以其敏锐的责任感和精深的专业素质做出了杰出的工作。他们在病例不多之时,就迅速地分离出病毒,测出其DNA,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序列,并确定其是类似SARS的新型冠状病毒,研发了诊断试剂盒, 及时向世界公布了这些可贵的第一手资料和信息。并对病毒的特性、发病规律、可能的传播方式做了尽可能精准的描述,同时提出了病毒的来源、一些控制疫情蔓延的建议和行之有效的应对方案。

然而,这个对病毒专业研究的“高速度”,却被暴殄天物的一尊和他手下的官员们轻易地挥霍掉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利用。为了正在召开的“两会”的祥和,他们仍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称“不能断定是网上传言的SARS病毒”。正是这个不学无术,只知权谋的一尊,罔顾疫情的蔓延一锤定音,要“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确保人民群众度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新春佳节”。

正是一尊以降的各级官员们无耻的傲慢和愚蠢的自信,以及面对这个突发的重大疫情时的渎职、懈怠,他们为了维稳、保权,罔顾民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拒绝及时地向民众通报、宣传, 粗暴地剥夺了民众的知情权。在近一个月的防控初期的“误判”、隐瞒、拖延,解除了公众甚至是医务工作者的警觉和防护意识。就在这样的漫不经心中,他们成功地将数千万武汉和湖北的民众,赤裸裸地推向了病毒的深渊,进而加大了后阶段疫情防控的难度,并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恐慌的结果,致使大批的民众纷纷涌向屈指可数的几个医院,医院的爆满又使防疫系统趋于崩溃,交叉感染者瞬间如潮水般涌来,遂加大了疫情传播的恶性循环。

为何中国早已建成了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通过该系统“疫情信息从基层发现到国家疾控中心接报,时间从5天缩短为4小时”,结果还能将疫情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正如流行病学家曾光所言,“是公共卫生系统出问题了。”,“不是流行学调查没调查好,也不是病毒不该研究,也不是不该发论文。这些信息都报上去了,怎么及时转化成防控行动?现在的新冠疫情防控,还不是一个应急的战时体制,就像打仗,有情报部、参谋部、司令部,情报信息迅速到参谋部去研判,参谋部给出建议以后,司令部马上就拍板,应该是这么一个体制。”、“如果决策者缺乏专业知识,专业人士的建议可能也是徒劳。”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姜庆五也表示,“很多地方的卫健委,一把手、二把手都没有医学背景,也没有公共卫生教育背景,这是我很吃惊的,因为这是一个需要强有力的专业知识支撑的岗位。湖北疫情早期的各种问题,都与这种‘不是专业的人却在做专业的事’的现象有一定关系。”显然这些学者们惧于中共极权的淫威,也只能避开最关键的政治原因,而小心地在技术层面泛泛而谈了。

“2012年一尊帝登大宝后,嗜权如命,所有大权尽数揽于手中,所有要害部门都由‘习家军’把持,一切要‘定于一尊’,更不许‘妄议’。于是各级官员们,正好以此为借口,乐得懒政、怠政,在其位而不谋其职,谁也不想当出头鸟。就在武汉告急、疫情失控、有关部门和湖北、武汉的官员们眼巴巴地等待圣旨以解燃眉之急的关键时刻,一尊帝却与昂山素季缠绵于异国他乡,在风景如画的云南滇池‘乐不思楚’,妥妥地把疫情拖到最后一刻。也许是学识有限,他根本就不懂疫情的利害,也许是忙于权斗,无暇顾及而没有放在心里。此时大势已去,失去了对疫情防控的最佳时间,望病毒兴叹,无可奈何。”(《捧红的钟南山和抹黑的发论文者》,文渊,《华夏文摘》,2020年2月日,http://hx.cnd.org/?p=179252)

为了摆脱困局给自己解套,只好派遣钟南山以大内公公的身份到武汉为他宣旨,这才有了武汉无可奈何的封城和全国各省的一级响应。此时的武汉和湖北疫情完全失控,上千万民众被困在家中,数十万感染者被隔离在家中“自生自灭”,每天都有大批的患者被瘟疫夺走生命,全家死绝灭户者不绝于耳,出现了大量人道灾难和恶性失助事件,一片地狱般的凄惨。封城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在武汉,超千万人口的九省通衢之地突然被掐断与外地联系,使当地物资、生活、就医等问题面临极大考验。随之,全国各地也先后一刀切地大举施行暴力封城、封村的战时管制,强制隔离民众。各地一边高喊“武汉加油”,一边疯狂地围追堵截在外的武汉和湖北人,不少人无处安身,只能流浪在外。

许多有数千万、近亿人口的省市,不过区区百十例、有的才仅两位数的感染者,何须如此惊恐失措。如此懒政、惰政的结果,有的人可能会幸运地躲过病毒,有的确诊患者侥幸地从阎王殿前逃回来,可是没人知道他们能否躲过疫情所导致的连锁效应带来的伤害。有很多人因此倾家荡产、食不果腹,开始为一日三餐发愁,而这种伤害,很可能也是致命的。

面对汹涌而来、无法遏制的疫情,前不久还在自信吹牛的一尊被吓破了胆,再也顾不上他那“骨子里透出来的贵族气质”,不仅从未在武汉露面,而且不知躲在哪个老鼠洞里数天暂不刷屏、网红。有人说他怕死,怕被感染;也有人说他是接受了赫鲁晓夫当年去克里米亚度假时,他的同僚们乘机召开中央全会把他搞下台去的历史教训。因为根据防疫规定,从封城的武汉出来者,须隔离14天,而这14天足够一场政变的策划和实施。

一尊帝临阵脱逃的可耻行径遭到了民众的置疑和激愤,于是他不知廉耻地急忙出来宣布自己对武汉疫情“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以图洗地和沽名钓誉。这种拙劣的谎言被国人公开嘲笑后,官方又改来改去,闹出新华社和央视两家官媒打架的笑话。

无独有偶,《人民日报》2月29日头版头条竟是《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终于惹得众怒了。有网友说,“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生物?他们也是病毒,但病毒却比他们要脸”,还有的说“这种反人类反人性反文明的媒体还能叫媒体吗?”

一个多月来,一尊帝“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抗疫斗争一误再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放任自流,任疫情泛滥到不管民众死活,野蛮封城、封省、封国,使得中华大地一时成了“万户萧疏鬼唱歌”的阴城鬼域,民众吃着阳世饭,过着阴间的日子,给中国乃至全球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谁之过?谁之罪?早已有了定论,岂是一本颠倒黑白、无耻吹捧的小册子能反转过来,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淋淋的事实!无论一尊和他的奴才们如何诿过于他人而给自己脸上贴金,都逃脱不了历史的如椽大笔,历史自会公正地一一纪录在案,他们也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

2020年2月29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