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归去来兮   ZT 数据显示 病毒传播清晰遵循一个规律:“亲共路线” 2020-03-16 14:16:52  [点击:2900]
数据显示 武汉病毒疫情针对中共而来
病毒传播清晰遵循一个规律:“亲共路线”


武汉肺炎疫情是对中共而来。(NICOLAS ASFOURI / AFP)

人气: 7696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20-03-15 4:59 AM 标签: 武汉肺炎, 武汉病毒, 新冠肺炎, 共产党, 亲共
【大纪元2020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彬、李华香港报导)去年年末,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在中国爆发。由于中共隐瞒和不作为致使疫情在中国失控,蔓延全球,短短两三个月攻陷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意大利、韩国和伊朗等国的疫情最为严重,而与大陆经贸关系来往密切的香港和台湾的感染人数却出人意料的少。


疫情扩散似乎没有规律,让人捉摸不透,不过仔细观察可见,病毒传播清晰遵循一个规律:“亲共路线”,为中共的利益所动而弃守人类普世价值的国家和地区,疫情出现井喷式飙升;而抵制中共邪性,坚守人性道德的国家和地区即使与中共有密切的经贸、人员来往,疫情却望而却步。

从国际社会的数据来看,截至3月14日,武汉肺炎已蔓延到134个国家,基本覆盖了全世界。从官方数据看,其中疫情严峻排行第二的是意大利,2万1157人被确诊感染,1441人死亡;第三是伊朗,1万2729人感染,611人死亡;第四是韩国,8086人感染,72人死亡。

和中共走得近的,还有北韩和俄罗斯,不过这两个是或者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兄弟”国家,因为了解中共的本质,反而对疫情严加管控。

意大利因“一带一路”遭殃 听信WHO受害
3月9日当天,意大利总理宣布全国封锁,要求除了工作和紧急情况外,全国六千多万人不要外出。昔日宁静安详的意大利,转眼间变成监狱囚犯暴动、市民抢购、全国封锁的灾厄之地。

这次意大利疫情与温州人开服装厂有关,不过意大利南北方都有很多温州人,南方疫情较轻。当地人给大纪元爆料说,主要是意大利相信了中共和亲共的世卫组织的宣传,对检疫和中国游客防范不严。

意大利听信了WHO“不限制对中国的旅行和贸易”的建议,采取“禁航不禁人”,虽然暂停中国所有直航班机入境,却没有做“机场检疫”、“疫区入境隔离”等配套措施,大陆旅客只要从迪拜转机,也可畅通无阻地入境意大利,连体温都不查。结果导致疫情失控。

另有消息称,意大利疫情与一名超级传播者有关。一名38岁男子被感染后,还参加跑步活动、上酒吧,与人聚餐等,导致他怀孕的妻子、朋友和医院的医护人员等多人被感染。

新冠病毒在意大利的病死率为5.02%,是全球最高的。调查显示,意大利北部老年人非常多,包括百岁老人,因老人抵抗力较差,易受感染,去世很多。

作为最发达民主国家G7集团成员之一的意大利,不顾西方盟友的反对,于2019年3月与中共结盟、“加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成为欧洲首个签署中共“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

意大利与中共已结成74对友好城市,其中就包括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及米兰、威尼斯、贝加莫等城市。

意大利近年经济衰退,幻想中共的“一带一路”会带来好处,中国的游客也确实带来了一些经济利益,但不文明旅客也带来种种负效应。更没想到的是,这次招来了疫情爆发,对经济和人命的损失都无法估计,得不偿失。

欧洲国家排序 越亲共疫情越严重
3月14日,欧洲确诊人数由高到低的国家是: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瑞士、挪威、瑞典、荷兰、丹麦、比利时。

法国确诊4499,死亡91人,疫情形势严峻,连法国文化部长也被确诊感染。

同为欧洲大国的法德两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近年来都与中共很“亲近”。例如,中共欲藉华为5G渗透全球的野心昭然若揭,然而法德两国政府都无视美国的郑重警告,最近决定不将华为排除在本国5G网络之外。

2019年3月26日,德国总理在巴黎记者会上,大赞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计划”、“我们欧洲人想要参与”。

而两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法国瓦兹省和德国北威州也是与中共关系更紧密的地区,分别与青海省、江苏省建立了友好省州关系。

西班牙跟中共关系密切,现时中国称两国关系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近年来西班牙王室多次访华,习近平也曾访西。近年来中国大量出口商品到西班牙,同时在政治上施压西班牙。

2019年1月,就在享誉全球的“世界第一秀”神韵演出即将在西班牙马德里皇家剧院(Teatro Real或 Royal Theatre)上演的几周前,该剧院突然告知神韵的主办方演出将“被强制取消”,借口是“(其它演出)不可避免的舞台空间需求”,这激起民众的愤怒。

还有学者发现,如果按照人口比例,欧洲染病比例最高的前三个国家分别是:意大利、瑞士和挪威。瑞士是继意大利之后,第二个和中共签署一带一路的国家;挪威是亚投行的创始国之一,高度赞同并推动一带一路。

瑞典则是中共在欧洲投资最多的国家。中瑞从投资到科技密切合作,与瑞典/中共渐行渐远的芬兰(北欧国家之一),染病率相对非常低。

网上流传一张表,统计了欧洲国家的武汉肺炎的确诊、死亡和治愈人数,网友发现,在欧洲武汉肺炎的疫情严重程度,基本按亲中共的程度排序。和中共走得越近,肺炎的疫情越是严重。

韩国:文在寅被民众弹劾 新天地去武汉
韩国自1992年与中共建交后,开始逐步向中共靠拢,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韩国更是大幅向中共靠近,不但增加在大陆的投资,同时加大开放中共对韩国的投资。中国已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国。

甚至在中国大陆疫情被曝光后,韩国政府唯恐损害与中共的关系,坚持不在边境设限,也不对旅客进行检疫。韩国与中共建立190对友好省市关系,其中包括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市和庆尚北道。

韩国1月20日确诊的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是从武汉到仁川的35岁中国女子。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呼吁世界各国“不限制对中国的旅行和贸易”。韩国遵循了WHO的建议,未对中港澳采取严格的禁止入境措施,仅小幅度限缩中国游客。这成为韩国疫情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

1月底,文在寅决定捐助中国200万个口罩、10万件防护衣,10万个护目镜。没想到,事后韩国口罩厂却爆料:中方拒绝供应口罩原料。文在寅因此被韩国网友痛骂。据韩国媒体报导,韩国三分之一的口罩厂已停产。

近两年韩中关系回暖。去年年底,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北京。之后,到成都参加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今年1月7日,文在寅发表新年致辞称,将力促韩中关系发展。武汉疫情爆发后,各国外交官纷纷撤离武汉之际,2月20日,韩国新任武汉总领事姜承锡坐货机到武汉就职,被大陆媒体称为“逆行者”。

2月20日这天,文在寅还致电习近平,对中国肺炎疫情表示慰问,也就在同一天韩国境内就新增了5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其中一名61岁女性,她当时一人就可能传染了28人,这28人都与她在大邱新天地教会有过接触。

有人在网上发起“弹劾文在寅总统”联署,至2月27日,联署人数已超过118万人。联署信怒斥文在寅根本就是“中国的总统”,不但不管制边境,还让大量中国人到访,援助中国口罩,让韩国人现在买不到口罩。

韩国疫情最严重的就是大邱。大邱市位于韩国东南部,人口约250万。很多人听说过大邱这个城市名字,是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美国神韵艺术团联系在一起的。

2009年韩国首都首尔因中共压力而拒绝上演神韵,而大邱热情邀请神韵去演出。不过2014年后的四年,因为中共的淫威和渗透,大邱市没有上演神韵,2019年成功上演时,满堂观众都称赞“能看到神韵弥足珍贵”,然而2020年大邱又未能上演神韵,令当地观众非常痛心。

新天地教会的全称是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1984年由李万熙(Lee Man-hee)创立。出生于1931年的李万熙现年88岁,自称是《圣经》中提到的神应许的牧者。2014年,韩国基督教监理会认定新天地教会是以基督教为幌子的邪教。

截至3月8日,与新天地教会的相关感染病例为4482例,占整体确诊人数的62.8%。若按地区分,大邱的发病率最高,为每10万人126宗确诊病例,其次是庆尚北道每10万人23.4宗。

后来韩国政府证实,新天地教会有部分成员曾前往武汉,因为他们在武汉有分会。

3月2日下午,新天地会长李万熙举行记者会道歉表示,“身为信徒的代表,真心向国人道歉”,在民众愤怒的喝骂声中当众下跪两次。

3月7日,日本原《产经新闻》驻华盛顿特派员古森义久,在日媒JBpress发表了题为“韩国跌入中国和世卫的泥潭惨剧”的文章指,疫情初期,文在寅政府曾试图限制中国入境者,但是中共驻韩大使邢海明向韩国政府提出抗议,并引述世卫组织当时劝诫各国“不应该对中国实行出入境限制”的表态,向文在寅政府施压。最终,韩国屈从中共压力。

古森表示,现在反过来,中共对韩国实施出入境管制,这“真是个奇异的笑话”。

伊朗高官感染最严重 隐瞒了数据
伊朗同中共走得非常近。早在1990年代,中共就暗中帮助伊朗搞电子设备,华为出口伊朗从那时就开始了。过去几十年来,伊朗一直与中共保持密切的政治、军事和商业关系,伊朗是中共的“全面战略伙伴”,是中共重要的石油来源国之一。

在中共2013年起推行的、输出共产主义霸权的“一带一路”计划中,伊朗是中共渗透欧亚非的战略枢纽。

过去10年中,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在伊朗拥有规模巨大的投资。中共不但直接向伊朗出口飞弹、战斗机和潜艇等高端武器,甚至为了威胁和掣肘民主国家,向伊朗提供了关键的核武技术。

疫情刚发生不久,伊朗外长扎里夫发推文说:“我对中国(中共)抗击疫情的成功举措表示赞赏和感谢,中国(中共)不仅制止了疫情在国内恶化,更阻止疫情向国际蔓延。”比起美国,“中国(中共)显然更负责任、也更成功”。

扎里夫在另一则推文中写道:“伊朗人说,‘阿丹子孙皆兄弟,兄弟犹如手足亲。造物之初本一体,一肢罹病染全身。’中国人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无论何时何地,伊朗都坚定与中国(中共)站在一起。”

此话很快就应验了,伊朗马上疫情大爆发,而且不少高官感染死去。

据伊朗官媒IRNA 2月27日报导,伊朗女副总统马苏梅·埃布特卡(Masoumeh Ebtekar)是该国第四名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最高级别官员。其余三名是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莫哈塔巴·佐尔诺(Mojataba Zolnour)、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里奇(Iraj Harirchi)和首都德黑兰国会议员萨德吉(Mahmoud Sadeghi)。

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2月24日在疫情新闻发布会上不断擦汗、接受采访时咳嗽,而且没戴口罩,第二天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莫哈塔巴·佐尔诺主席是伊朗影响力最大的人物之一,曾是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最高领导人。

女副总统埃布特卡2月26日还参加了内阁会议,她的座位离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不远。

伊朗最高神职人员之一、曾担任伊朗驻梵蒂冈大使的教士哈迪·科斯罗萨西(Hadi Khosroshahi)2月27日确诊新冠病毒感染后在库姆(Qom)死亡。库姆是伊朗神学院所在地,据说伊朗确诊的几位官员都跟库姆来往密切。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科斯罗萨西曾长期担任伊朗驻梵蒂冈大使。

据一个名叫阿里的伊朗留学生介绍:在武汉的伊朗留学生有二百多人,武汉是全中国伊朗留学生最多的城市。

从伊朗民众传出的视频显示,街头经常有人倒地死亡,周围人都不理,外界猜测,伊朗隐瞒了实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

俄罗斯:共产体制人知道中共会隐瞒
在和中共走得近的国家中,还有中共过去的“老大哥”俄罗斯以及“共产主义小兄弟”北韩,正因为了解共产体制本质,一开始就警惕中共隐瞒真实疫情,甚至不排除已知情中共在武汉研制生化武器。因此在1月20日习近平表态要控制疫情时,俄罗斯第二天就把武汉疫情定性为“生物威胁”。

尽管习近平称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俄罗斯对于来自中国的武汉肺炎疫情仍然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

(1)1月21日,宣布来自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是“生物威胁”。

(2)成立“防御新冠病毒传播的快速反应指挥部”,由俄副总理戈利科娃主持。

(3)2月19日,发布“关于禁止拥有中国国籍的人进入俄罗斯境内”的法令,暂停受理、审批和颁发中国公民的工作邀请函和境外中国公民的工作许可、学习、私人访问和旅游签证。

(4)关闭俄中边境。

(5)所有从中国返回俄国的人,即使没出现病症,也必须在家自行隔离2周。为防止这些人离家外出导致病毒扩散,俄当局使用了人脸辨识技术来追踪这些人的行踪,以确保他们隔离期内留在家中。违反隔离规定的,将被法院判处驱逐出境。

到3月10日,俄罗斯确诊20例,零死亡。在最初5例中,2例是中国人已治愈出院,3例是从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撤回的俄罗斯人。俄罗斯算是疫情很轻的国家。

北韩最早关闭边境 不公布数据
尽管中共声称与北韩有“鲜血凝成的友谊”,北韩对来自中国的疫情也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

1月22日,北韩在第一时间关闭朝中边境。1月28日,北韩要求开城的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的韩国人员全体配戴口罩,所有经中国入境的外国人必须隔离一个月。

北韩党媒《劳动新闻》1月30日发表《谋求彻底防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应急对策》,文中报导北韩中央、道、市、郡各级政府设立应急防疫指挥部,同时北京至平壤间K27/28次列车暂停国际联运。

1月31日,北韩全面停运朝中旅客列车,暂停平壤至国外的所有飞机、列车及船舶运作。原定2020年4月在平壤举行的马拉松大赛被取消。

北韩疫情情况,至今不为外界所知。北韩在中国爆发武汉肺炎之初,虽然迅速关闭了两国边境,不过中国提供的粮食和能源通过隐蔽渠道流入,病毒传入的风险仍难以避免。


北韩3月4日发布的照片显示,工人正在对货车进行消毒,以防止武汉冠状病毒在平壤新义州市扩散。(STR / KCNA VIA KNS / AFP)
日本《现代日刊》引述韩媒“Daily NK”的报导称,北韩官媒报导说,北韩与中国交界的边境城市新义州市,已确认有5名武汉肺炎感染者死亡,新义州有7000人接受了观察。北韩官方《劳动新闻》称,“担忧疫情恶化,北韩已投入3万军队,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盘查”。此外,“对所有国外的来访者实施30天隔离”。

近期流传北韩有高层也感染了武汉肺炎,一支法国的医疗小组,秘密抵达平壤的消息。消息说,金正恩患有糖尿病,引起外界对其健康问题的猜想。《现代日刊》称,在2月8日的“人民军建军日”阅兵仪式上,金正恩也未露面,至今已有22天消失在公众视线。

报导称,驻北韩的俄罗斯、德国的大使透露说,“已限制外出,购物很不方便,邮件还处于停止状态。”滞留平壤的外国人每天都处于焦虑不安之中。

投诚到韩国的一名北韩医学博士表示,“北韩人普遍营养不良,如果武汉病毒在北韩蔓延,可能出现大量死亡。”到3月10日,有消息说,北韩已经死亡170多人。

日本亲共 和歌山被严重感染之谜
尽管日本政府与中共的关系并不亲近,但有大量的日本公司在中国投资,从而依赖中共,甚至促成日本与中共结成256对友好省市关系,其中包括日本疫情最严重的北海道、东京、爱知县、高知县等地区。

近两年日中关系破冰,日中高层互访增加。去年6月G20峰会在日本大阪举行,习近平访日。去年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北京,并在成都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本来今年4月习近平计划访问日本,后因疫情取消。

为了搞好和中国的关系,特别是让中共支持今年7月将在日本举办的奥运会,日本也是过信世卫组织偏袒中共的疫情信息,造成疫情扩散到国内,日本当局甚至透露,WHO对限制中国游客的国家作出“关切”和质问。

到目前,日本仅拒绝两周内去过湖北、浙江的外国人,以及护照签发地在湖北、浙江的中国旅客入境,而未全面限制来自中国大陆的入境者。日本还遵照WHO指示,一度缩短隔离天数,遭国民抗议后又改回14天。

据大陆游客透露,日本防疫机制以“减少经济损失”为优先,来自湖北、浙江以外的中国游客依然可自由行。日本机场的检疫松散,从中国返抵日本机场的旅客没有经过检测就可直接出关。

到3月10日,除去“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感染者,日本本土有530人感染,死亡9人。

安倍政府之所以从经济利益上快速靠近中共,与亲共议员二阶俊博紧密相关,二阶是日本政坛二号人物,他在多种公开场合从不避讳亲共的立场,2015年5月为拉近与中共的关系,曾率日本国会议员、商界人士三千多人到北京“朝贡”。2019年,安倍内阁对中共推行的“一带一路”持谨慎态度时,二阶被日本保守派形容“像中共的宣传部长”说动安倍带条件地加入了中共的“一带一路”。


安倍政府之所以从经济利益上快速靠近中共,与亲共议员二阶俊博紧密相关,二阶是日本政坛二号人物,在多种公开场合从不避讳亲共的立场。图为2019年4月24日,二阶俊博(左)在北京与习近平会面。(Fred Dufour – Pool/Getty Images)
武汉肺炎因中共人为因素在中国失控,蔓延世界,口罩成为各国紧缺物资,二阶不顾日本国内口罩不足的现状,在日本国内采购100万支口罩捐赠到中国,支持各团体采取相应措施,之后造成日本口罩长期断货,引起日本国民的质疑。

2月10日,二阶还在自民党议员内发起从工资中扣除5000日圆支援武汉灾区的举措,不过很快遭到自民党内部议员的抵制以及民众的质疑。

自民党保守派议员青山繁晴公开反对二阶的行为,青山表示,作为个人行动支援武汉灾区等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一个国家议员的集体行为应该慎重。“这场瘟疫之所以在中国以及世界失控、泛滥,中国政府的人为因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还说,“议员是国民选出来的,捐献5000日圆数目不多,但理所应当要倾听自己选民的意见。”

青山表示,作为议员不能草率行动,以避免给酿制疫情失控的北京当局传递出错误信息。

不少日本民众留言表示:“二阶是少有的对无视人权的中共亲近的议员,不能赞同他的行为。”

还有日本民众戏称:“希望二阶退休后去北京养老,不要再回日本。”

就在争议之时,二阶的家乡和歌山传出武汉病毒感染者的消息。2月10日,和歌山县济生会医院1名50多岁的医生被确诊感染上武汉肺炎,随后与其有接触的另一名医生及家属相继被确珍阳性。之后的几天感染人数开始攀升。地处偏远,与中国游客接点不多的和歌山于是炸开了锅。

“按照人口密集度以及游客多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和歌山!”一名当地人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即使流传至和歌山,一般认为作为可能性,如果游客爆棚的近邻大阪感染严重后有可能传入这里,没想到大阪目前仅3、4人感染,和歌山却排入了日本疫区的前列。”

在日本“默默无闻”的和歌山为何“招惹”武汉肺炎?有民众戏称,“和歌山疫情严重,亲中议员二阶俊博的后院着火了。”


一名和歌山当地人向记者透露,“感染武汉肺炎的济生会医院的济生会在当地很具影响力,济生会是二阶俊博的主要后援会之一。”

香港台湾澳门给出抗疫好成绩
这次全球有三个地方疫情相对比较轻:香港、台湾、澳门。截止3月14日,香港确诊138人,死亡4人,主要还是大陆过来的人;台湾53人确诊、死亡1人;澳门确诊10人,后面一个月就没有再增加,零死亡。

澳门防疫做的好,香港媒体评论说,澳门优胜之处在于行政长官贺一诚在抗疫上足够果断和快速,以及行事作风没有精英和官僚框架。

澳门强制乘客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戴口罩;政府搜罗的2000万个口罩派给全体市民,不是交由市场机制,也不是只交给友好团体;关闭澳门最大经济命脉赌场半个月,又呼吁全体市民提出各种建议,集思广益。

有关香港疫情,尽管每天近10万的大陆入境人数,和港府不全面封关及“找不到口罩”推诿责任的不作为,香港人却因为高举“天灭中共”的辟邪符而得到平安。而那些被感染者,大多是从大陆来的人,香港本地人中多是倾向支持中共的人士被感染。

这次台湾成了全球抗疫的模范。《产经新闻》有文章赞赏台湾防疫有效,值得日本学习。报导称,台湾成功的关键要点是快速与中国大陆做切割。

谈到香港和台湾防疫成功,文章称香港“反送中运动”和台湾的大选,使两地市民对中共产生排斥、厌恶,武汉肺炎爆发后,港台市民更加感受到来自大陆的威胁,具备与大陆切割的基础。

选择了拒绝中共的香港和台湾,结果真的成功拒绝了武汉病毒。

同样与中国接壤的印度、俄罗斯和蒙古等国,截至3月14日,累计确诊分别为84、47和1例。这些国家的共同点,就是都与中共不合拍。

大陆军警、医护感染严重
回头再来看在大陆,病毒大多瞄准什么人。

中共官方隐瞒疫情的真实资料,一直都受到外界的质疑和批评。这次中共利用军队和警察搞军事管制,致使很多军人和武警感染。但这些都属于中共的秘密,外界很难知道真实数据。不过从仅有的极少消息中,仍可略窥一二。

据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简报》第30期公告,截至2月20日20时,全省有813名警察确诊,277疑似,4人死亡,共计1,000多人。

另有公开报导显示,大陆至少20多名警察死于抗疫一线。2月21日,中共公安部在国务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表示,公安部部署各地提升勤务等级,按照“一院一专班”的要求,每天安排12万名民警,24小时驻守全国所有定点医院。该官员宣称,此举是为了维护“医疗救治秩序”,确保“防疫工作”。

评论认为,很多患者处在绝望的境地,而前线医护超负荷工作,情绪也可能随时崩溃。中共派公安驻守,最重要的考量恐怕是防止医护、患者及家属在“情绪失控”时逃跑或反抗,甚至爆发群体事件。

此前网传视频显示,在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市,大批外地公安乘飞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支援武汉警方。还有视频显示,有地方特警正进行“反恐演习”,将敢于摘口罩反抗的民众当成“恐怖分子”对待。

另外,官方报导显示,公安部对死于“抗疫前线”的公安警察,每人发放20万元人民币抚恤金。这个金额,40倍于武汉染疫去世的前线医护人员,他们的家属只获5000元慰问金。

医护人员死亡只得到5000元慰问金,而警察死亡可获得20万,如此悬殊的待遇,可能的一个原因就是警察死伤太多,没人愿意去医院,故而重赏之下,才能调动警察。

另外,2月21日,中国司法部监狱管理局负责人何平突然在记者会上宣布,全国有湖北、浙江、山东5个监狱发生了犯人感染疫情,近500囚犯被感染。官方没有报导多少监狱警察被感染,但第二天,中共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等到河北的燕城监狱等监管场所检查,郭称现时正处于“战时状态”,目前四川省、黑龙江省的监狱、戒毒所均实行战时管理。

而此次疫情中,首当其冲折损最多的则是一线医护人员。3月6日中共官员披露,今年1月份,仅湖北省就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而武汉市卫健委去年12月31日及今年1月11日的通报都声称,没有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也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尽管官方严密隐瞒,2月初,武汉医护人员染疫身亡的消息仍陆续零星传出。2月10日上午,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教授林正斌因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林正斌生前曾进行了上千起肾移植手术。

据非盈利组织海外追查国际发布的通告,林正斌涉嫌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国际组织追查的对象。

追查国际发现,截止2010年,林正斌参与的肾脏移植至少1500例,但却没有公布器官来源,外界质疑他用的是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强制摘取的器官,这就犯下了“反人类罪行”。

“追查国际”负责人表示,“在我们的调查中,同济的医生护士就明确承认他们用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有录音证据证明。”

网友评论说,真是老天爷有眼!林正斌他参与了杀人取器官的罪行,被老天爷收走,这是天理昭彰啊!

也有人收集资料发现,这次第一个死于武汉疫情的官员是武汉市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正局级领导王献良,他下令拆毁教堂、逮捕基督徒,民愤很大。

武汉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
3月11日,大纪元编辑部发表特稿,指明“武汉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

文章表示,纵观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充满战乱、饥荒、瘟疫和死亡的黑暗史。中共70年暴政,害死8000万中国人,破坏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尤其是近30年来,从八九年屠杀学生,到九九年镇压法轮功修炼者,以及现在对更广大民众的欺凌打压,中共用暴力和谎言给中华民族和世界带来深重灾难。《九评》编辑部的文章指明,“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其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

近40年来,从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到欧美发达国家,共产邪灵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种渠道向各国渗透,“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受利诱的国家和地区在与中共加强往来的同时,却不知灾厄也随之而来,就像这一次的“武汉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在列举当前各国疫情比较之后,文章说,“武汉病毒在中国之外的蔓延,清晰地呈现出以中共为标靶的选择性扩散,明朝末年的鼠疫剑指大明却不染闯王军和清军的历史,则彰显了瘟疫无情却有眼的昭昭天意。”

据史料记载,明末鼠疫肆虐,明军“鸠形鹄面,充数而已”,然而转战疫区的闯王军队以及来自关外的清军,尽管没有隔离措施,却都没有遭到瘟疫的伤害。

文章在“结语:病毒选择性扩散 如何避开它”中写道,“历史上,多数王朝的末年,都伴随着天灾瘟疫,给那一王朝政权送终。以史为鉴,纵览如今武汉瘟疫在世界各国的扩散趋势,不难看出,病毒就是冲着中共而来的。今天的世界已是地球村,任何和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都可能成为病毒选择性感染的目标,沦为中共邪党的牺牲品。

“在中国大陆还有这样的例子,有病患痊愈后,受中共洗脑宣传的欺骗,真以为自己的病是中共治好的,因此对中共感恩戴德起来。结果,病毒回来了,这人的武汉肺炎又复发了。

“武汉瘟疫虽然给世人带来了病痛甚至死亡,但历史和现实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趋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认清灾厄的根源,明晓中共的真相;脱离中共、拒绝中共,就能远离灾厄、不受瘟疫侵害。

“《九评》编辑部已指出,‘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

“病毒仍在肆虐,警钟再次响起!曾经加入中共组织的人,可以在大纪元网站发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远离中共,脱离中共,拒绝中共,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回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远离中共,就是驱瘟辟邪的最佳良方。

责任编辑:连书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