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归去来兮   ZT 归真:石正丽与武汉病毒研究所需要回答的问题 2020-03-17 12:50:07  [点击:3470]
归真:石正丽与武汉病毒研究所需要回答的问题
——新冠病毒专家石正丽、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及中科院需要回答的若干问题


武汉肺炎在全球肆虐,已被世卫组织定性为“大流行”。图为武汉新冠病毒(COVID-19)显微图。(Creative Commons/Wikimedia)


更新: 2020-02-29 12:39 PM 标签: 新冠病毒, 石正丽, 武汉病毒研究所, 中科院, 黄燕玲
【大纪元2020年02月29日讯】自新冠病毒COVID-19暴发,特别是1月下旬以来,就COVID-19的来源,国内外民众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及冠状病毒研究员石正丽有无数疑问。虽然近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副所长肖庚富研究员接受国内科学网采访[0],回答了一些问题,但对受到世界关注的不少重要问题并没有涉及。笔者列举七大疑问如下,敦请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及石正丽研究员回答。


1. 2010年石正丽团队发表的论文[1]显示,该团队构建了带SARS冠病毒蛋白的艾滋病伪病毒。

而2020年1月31日印度学者称在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中发现艾滋病毒基因。如按石正丽所说新冠病毒与实验室没有关系(见下图),那么有必要解释其在2010年的SARS冠状病毒及艾滋病病毒混合研究。

2.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新马蹄蝠病毒RaTG13与新冠状病毒COVID-19的关系。

2013年,石正丽与美国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皮特·达萨克合作发表题为《利用ACE2为受体的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的分离鉴定》的论文[2],该研究发现从云南菊头蝠(马蹄蝠)身上分离出的SARS样冠状病毒不需中间宿主,可直接传染给人。

达萨克于2月4日表示现在没有证据表明2019-nCoV为人工编辑病毒。2月24日,美国学者凯文·奥利瓦尔(KevinOlival)称,蝙蝠病毒并不需要在另外一种动物体内发生变异才能感染人类[3]。奥利瓦尔是美国生态健康联盟的成员,即石正丽至少两篇论文的共同作者达萨克的下属。正当石正丽备受质疑时,石正丽的美国合作伙伴达萨克及其下属奥利瓦尔,分别以没有证据表明2019-nCoV为人工编辑病毒,蝙蝠病毒直接可传人一说,为石正丽开脱。但他们并没有证据排除实验室人为干预使蝙蝠病毒直接传染于人类。暂且按这两位与石正丽有利益相关的学者的观点,这回的新冠病毒并非实验室人工重组的病毒,而是蝙蝠病毒非经人干预直接传给人。

石正丽1月23日在在bioRxiv平台发表文章“Thediscoveryofanewcoronavirusanditspossiblebatorigin”,称新冠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并且新冠病毒与RaTG13蝙蝠病毒同源性高达96%。石正丽1月27日提交RaTG13蝙蝠病毒的登记信息显示,该病毒是石正丽早在2013年7月24日,得自于云南马蹄蝠(菊头蝠)。病毒基因序列比对结果显示,新马蹄蝠病毒(RaTG13)与武汉病毒的包膜蛋白(E蛋白)和膜蛋白(M蛋白)基因片段ORF6,其氨基酸序列都达到100%相同,S蛋白则与武汉病毒达到97.7%相似。新马蹄蝠病毒和武汉病毒整体同源性达到96.2%,E蛋白达到100%一致。这个病毒确实如石正丽所说,很可能是武汉病毒的天然来源。这个被视为很可能是引发这次瘟疫的元凶、极其重要的“新马蹄蝠病毒RaTG13”在武汉P4实验室被雪藏了七年时间。[4]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University)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H.Ebright)(2月5日)对BBC表示“基因组测序显示,此次爆发的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云南某个山洞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故不可“完全排除”此次新冠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5]

对此,石正丽、武汉病毒所及中科院有必要回应美国生物学家埃布莱特的疑问,解释一下为何武汉病毒暴发,并非RaTG13病毒相关的实验事故所致?

3. 2月4日,中国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在微博发布长文实名举报,宣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泄漏病毒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6]。

徐波在举报中例举了10则依据,其中第5至第8则是:(5)、武汉病毒研究所手上有大量种类蝙蝠的冠状病毒样本,且至少有一种与2019导致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相似,相似度达96%;(6)、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病毒疫苗研制的利益相关体,有类似杀毒软件行业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7)、武汉病毒研究所至少在2020年1月2日,就已经确定了2019新冠状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根据他们以前对S蛋白及ACE2受体的了解,这时可能已知2019新冠状病毒存在人感染人。(8)、上海研究员发现,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的ACE2结合,这恰好是2015年石正丽团队改造蝙蝠冠状病毒传染给人的研究目的。徐波分析认为这很可能是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暴发的原因,应当彻查,以便控制疫情及防范避免未来类似疫情。

对徐波的举报,中国科学院官方微博“中科院之声”简单的标记为谣言,并未给出具体理由。笔者也注意到了徐波列举的基本事实,完全赞同徐波有理有据的实名举报,中科院不给出理由的辟谣难以服人,反而欲盖弥彰。故敦请石正丽及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有针对性的一一回答徐波先生的质疑。

4. 去年九月十八日的武汉演习

2019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武汉天河机场进行新冠状病毒感染及核辐射超标的演练。据国内媒体报导,这次演习以实战形式,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演练了从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排查、临时检疫区域设置、隔离留验、病例转送和卫生处理等多个环节,还模拟了旅客通道发现1例行李物品核辐射超标的处置过程。[7]并非新冠病毒专家的武汉官方,不可能预见前所未有的新冠病毒有可能在武汉暴发。请问石正丽与武汉病毒所是否有推动这次演习,能解释一下吗?

5. 二月中旬发生的若干事件

在新冠病毒暴发中,2月13日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书记被更换。

正当人们关注新冠病毒是否可能与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关之时,习近平于2月14日提出,要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公布生物安全法;2月15日,中国科学技术部发布了一项新指令,题为“关于在微生物实验室中加强生物安全管理的指令,这些实验室应对诸如新型冠状病毒等先进病毒。”要求“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海内外民众对此的解读是武汉病毒所面临问责。

2月19日,柳叶刀杂志发表的27位中外专家联名的信件(Correspondence),把新冠病毒并非自然起源一说归为阴谋论,加以谴责。据中央社查阅和署名学者的背景,发现其中不少人密切参与中国大陆的科研项目,甚至曾接受中共官方补助。[8]

该信件并没给出能排除病毒可能与实验室事件相关的证据,却呼吁抵制“阴谋论”,称伤害了很多为防疫而奋战的医护人员。但是,质疑并呼吁调查COVID-19的真正来源,查证是否与武汉病毒实验室事件相关,实际上不可能伤害医护人员,相反,是有助于保护一线医护人员,也有助于防疫。

按这些洋专家们(其中多人与中共是利益相关)的主张,放弃任何有关病毒来源的疑问,才是实质上在伤害与病毒奋战的中国医护人员。

请问中科院及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些洋专家们是否你们或者中科院前副院长江绵恒请来的利益相关辩客,以搪塞问责?

6. 回应硕士生黄燕玲是零号病人传闻时,石正丽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注意到证据显示黄燕玲并非是武汉病毒所目前的硕士生,而是2015年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毕业的硕士生,毕业后就职于迈克生物。看起来是澄清了传闻。但后来报导显示黄燕玲所在的公司,四川的迈克生物日前研发成功了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9],不禁令人有所怀疑,迈克生物是否与武汉病毒所有合作?黄燕玲是否有可能在合作过程不幸感染上新冠病毒?武汉病毒所能澄清一下吗?

7. 网络上流传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曾于1月2日给研究所人员发电邮,要求严禁对外披露与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相关研究资讯,见下图



这更令人怀疑是掩盖COVID-19病毒与实验室相关,武汉病毒研究所能解释吗?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3-17 12:56: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