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怪戾的来信 中学生致“方方阿姨”引发轩然大波/轉載 2020-03-19 16:39:58  [点击:2738]
方方回应“中学生”批评 :-- “螺丝钉”如何变真正的人?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20日 转载)

坚持写下封城日记的中国武汉作家方方遭到很多人的举报和攻击,近日网传一位高中生致信方方,劝其“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方方直言回应,极左团伙在中国就是祸国殃民的存在,并鼓励大家都站出来发声。

武汉因新冠疫情封城以来,方方坚持在微博微信上写下自己在疫区中心的所见所闻,大到质疑防疫决策和病例数据,小到记录如何团购买菜、赏花炖肉,用一位读者的话来说,就是为成千上万被隔离的囚客提供“郁闷中的呼吸阀”。

她不满于江学庆等一线医生以身殉职、农民工进退无路且衣食无着、官员用垃圾车拖食物给居民,并呼吁党政干部引咎辞职,她痛恨蒋彦永、李文亮和艾芬的哨音消失在《湖北日报》和《长江日报》欢歌笑语之中,她为略萨批评中国之后遭封杀而愤怒,为民众随波逐流的污秽叫骂而悲伤。她在日记里说:

“武汉瘟疫的蔓延,导致了这座千万人的城市旷世未有的封城;而我微博留言下的瘟疫,则展示了这个时代如此鲜明的耻辱。”

但是她对武汉疫情的真情流露激怒了一些读者,对她的质疑、批评、威胁四面涌来。

螺丝钉变成人:自我斗争,清除毒素

近日,《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更是将外界对方方的质疑推向高潮,作者认为,方方关注的焦点或许已经偏离了为“国家好”的初衷, 鲁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日的作家应该多多提振民族精气神,而非一味地揭露和追问:

“父母天天对我好,自己却浑然不知,还对父母说三道四,埋怨这不好、那不好,真是禽兽不如啊!我该记着父母做的饭,身上穿的衣!您说是不?”

这封信还援引毛泽东对鲁迅要是活到现在,该如何处置的答复,“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并发问道,“方方阿姨,伟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您能给我讲讲吗?”

3月18日,方方在回信中并未直接回答这诸多问题,而是首先忆及自己的16岁。彼时的她连“独立思考”这样的词都没有听说过,老师、学校、报纸和收音机代替了她的大脑。

十年文革,横跨方方从11岁到21岁的年华,她从来没有过自己:“因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人,只是一台机器上的螺丝钉。随着机器运转,机器停,我停,机器动,我动。”

方方以自己的血泪挣扎规劝所有被极端思维裹挟麻痹的年轻人,“如果你走的是一帮极左人士指引的路,你或许就永远没有答案,并且终身挣扎在人生的深渊。”

在她看来,为了从螺丝钉变成人,必须不断的自我斗争、清除外界强制输入的毒素,这不仅仅是老一辈的宿命,也是这一代年轻人的必经之路:

“这个过程,倒是不痛苦,每清理一次,就是一次解放。一次次的解放,会把一个僵化麻木带着锈迹的螺丝钉,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不少作家学者纷纷现身力挺方方。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冯黎明撰文透露,方方的记录给民众以“看”的勇气,他朋友圈中凌晨一两点还不睡觉的人越来越多,都在等方方日记:

“我们看到了疫情肆虐人间的苦难和悲情,看到了抗疫前线勇士们的无畏,看到了庙堂上渎职官员的无耻,看到了危难中市井生活的坚韧 ······等等,尤其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谁不让我们看。”

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川鄂发文称,方方是中国作家的一面镜子,映现出当下中国的精神高度。

刘川鄂指出,据说方方日记有5000万的阅读量,这是自媒体时代的奇迹。历史需要方方这样的陈述者,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忘记痛苦就会更痛苦。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于19日发微博称,方方关注民间个人不幸的视角是文学最生生不息的源泉,戳到了集体心理的痛处,但是抗疫主旋律不会被方方日记掩盖:

“到今天这个时间点上,与新冠疫情的战斗对中国人整体信心的加分已经超过了减分。完全可以预见,随着疫情在世界上的进一步扩散,这样的加分会越来越多。事实证明,只要我们做好了,有限的‘方方日记现象’并不会成为人们信心增加的障碍。”

一旦软埋,永无人知

早在2017年,方方的小说《软埋》因讲述土地改革造成的家庭悲剧,而遭到极左人士包括前中共中组部部长张全景、解放军上将赵可铭等人的批判围攻,之后下架停印。

方方在该书后记中写道,人死之后没有棺材护身,肉体直接葬于泥土,这是一种软埋。而一个活着的人,以决绝的心态屏蔽过去,拒绝记忆,都是被时间在软埋。一旦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

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

怪戾的来信 中学生致“方方阿姨”引发轩然大波

文章来源: 法广 于 2020-03-18 16:50:40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3月17日,武汉大学校园樱花怒放时节,师生不见人影,安全人员跟着自动器拍摄。 © REUTERS - CHINA DAIL作者:安德烈

一位“16岁中学生”致作家方方的来信在网络引发轩然大波。有人怀疑以16岁芳龄,质疑一个与水深火热的本城居民共命运的作家方方缺乏正能量令人不可思议,也有人以为是借孩子的手放冷枪。

16岁的“高中生”给“阿姨”上课:“您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是吃武汉粮,喝长江水活着的,年轻人不懂事,说几句自己国家怪话就当他不懂事罢了,您65岁了,怎么也与众不同呢?”

方方每日以日记形式,记录了武汉封城以来自己的见闻和感受,与危城中人共命运,日记不胫而走,每日都有无数的人在期待着读,尽管屡遭删节,总有无数网友以各种方式转载。日记发表以来,也遭到无数攻击,今天这篇,以孩子之口吻请问“方方阿姨”,以妈妈如何说,老师如何说,伟人如何说来给阿姨“上课”,概括表述的是,家丑不可外扬,武汉疫情是自家人的事,写出去要写正能量,“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

自己是老师的赤评在“替方方阿姨给一位高中生回信”中写到:“做人一定要诚实坦荡,瞒来瞒去是害了大家,你说你妈妈说过,家丑不可外扬,可是,我妈妈总是教导我做人要堂堂正正,要诚实”。

中学生信中问方方:“如果鲁迅活到现在,他会说什么?伟人说,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一个16岁的孩子请教“方方阿姨”,“伟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您能给我讲吗?”

16岁中学生以请教的语气质疑方方,“我小时候,母亲告诉我,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方方阿姨,您穿谁的衣,您端谁的碗?”

赤评“回信”:“你严厉谴责方方阿姨穿谁的衣端谁的碗,她难道不是穿自己的衣服端自己的碗吗?她的衣服和她的碗难道都是别人恩赐的吗?她一个纳税人连穿衣服的权利都没有吗?那么你认为她的衣服和碗是谁的呢?当然,你肯定不会说是领导给的,应该说是人民给的。对了,那么,她替老百姓讲几句话有什么不可以呢?”

“中学生”在信中指责方方日记给西方国家留下了口实,因为西方国家是兽类。赤评写到:“如果你认为西方国家是兽类的话,那我很担心你学了英语,学了他们那么多的数理化知识,会变得人性泯灭,只剩下兽性”。“人和兽的区别是什么?人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良心”。

有网友评论:“方方大姐不过坚持一个作家的良知,坚持讲了几句真话而已,招来那么多大小五毛狗出洞。这世道,真希望不要永远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好人难活,正派人动辄得咎啊。”

中学生信中还说,“我们政治老师讲,任何政权都不是十全十美,任何政党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任何政治制度都不可能没有瑕疵”。

这正是外交部发言人一贯的逻辑,把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混为一谈,把自由国家和野蛮暴力等同,任何制度都如此,所以不能批评?

将爷在”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心太残忍:不能用孩子的手放冷枪“里评论,“可是,这个给作家方方写信的所谓高中生,通篇文章语态,阴阳怪气,笑里藏刀,刻毒诅咒,缺乏伦常“作者问:”我不知道,孩子,疫情中,你听过李文亮那句‘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吗?听过艾芬那句”老子就要说吗?“,更有老萧质疑:谁炮制了“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朋友圈里,不少人断定,这封信绝不可能出自高中生之手。否则,我们的教育得有多么的不堪,才能造就出这样的’政治娈童‘”。

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文化史专家唐毅明评述方方日记,称赞她是“最出色的战地记者”,“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像方方那样,敢于讲真话,这样国家才有希望。”

方方18日给这位中学生的回信平和宽容:”孩子,我一直以为这种自己与自己的斗争,自己给自己清除垃圾和解毒的事,只会在我这一代人中进行。意想不到的是:你和你的一些同伴,将来也会有这样的日子。那就是,自己与自己斗争,把少年时代脑子里被灌入的垃圾和毒素,清理出去。这个过程,倒是不痛苦,每清理一次,就是一次解放。一次次的解放,会把一个僵化麻木带着锈迹的螺丝钉,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孩子,你听得懂吗?现在,我要把这一句诗送给你:‘我也有过你们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中国文革时期,这类中学生来信屡见不鲜。比如黄帅来信,比如“不学abc,也能当接班人”事件,一时被当作令箭。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3-19 21:08: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