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程凯:武汉肺炎,中国病毒,黄祸/轉載 2020-03-25 08:08:29  [点击:1655]
武汉肺炎,中国病毒,黄祸

作者:程凯

发源于武汉、蔓延全中国,又由中国向世界蔓延的“新冠病毒”,准确的称呼应是“武汉肺炎”或“中国病毒”。但这一称呼却引起中共当局、一部分美国左派人士和部分海外华人的激烈反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使用了“武汉肺炎”这个词,引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抗议,说这一称呼是把武汉污名化的卑劣做法;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三次使用“中国病毒”这个称呼,又引发中国外交部强烈抗议。

以病毒发源地为新发现的病毒命名,是世界惯例,这与种族歧视无关。如“日本脑炎”、“德国麻疹”、“西班牙流感”、“中东呼吸道综合征”,年前引起全世界关注的“伊波拉病毒”、发源于非洲刚果共和国的伊波拉河流域、就以“伊波拉”命名,在世界多个国家流行的“西尼罗河病毒”、因发源于非洲乌干达境内的西尼罗河流域而得名,还有使得中国人吃不上猪肉的“非洲猪瘟”,等等,都以地区、国家、或洲命名,却未见日本、德国、西班牙、中东各国、刚果共和国,乌干达、或非洲人抗议,说歧视了他们。

不过“中国病毒”与其他病毒相比确实有点特殊,开始它只不过是人们第一次在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定于一尊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为了显示他统治下的中国国泰民安、歌舞升平,封锁信息、掩盖真相、镇压揭示真相的医生和媒体人,贻误了防控病毒的最佳时机,导致“新冠武汉肺炎”向全中国蔓延,成为“中国病毒”,继而向全世界蔓延,一发不可收拾。习近平是“武汉肺炎”、“中国病毒”由祸害武汉到祸害中国再遗祸全世界的肇事者,所以中国著名学者、时政评论人士章立凡指出,就用“武汉肺炎”这个名称,将肇事者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而网络上,人们除了将“武汉肺炎”称之为“中国病毒”外,还有人将其称之为“习近平病毒”、“庆丰病毒”、“政治病毒”。

世界卫生组织(WHO)早在十多年前,就落入中共政府手中,充当中共在公共卫生领域祸害国际社会和迫害台湾的帮凶,当“武汉肺炎”已经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感染、死亡,并成为“中国病毒”向世界蔓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被千夫所指,这个组织才不得不将“中国病毒”列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即使做出这个决定,唐德赛还要尊从中共政府的要求,为“中国病毒”起了个中共政府可以接受的名字COVID-19。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说是谭德赛拿了习近平的好处,又玩了中国政府一把,还为自己日后不被国际社会谴责和追责留下伏笔:他为“中国病毒”起的名字COVID-19拆解开来就是:C=China=中国,O=Output=输出,V=Virus=病毒,I=in=于,D=December=12月,19=2019年——即“中国于2019年输出病毒”。果如此,这个谭德赛倒是有几分智慧,几分狡黠,用心良苦。

目前“中国病毒”已蔓延全球140多个国家,遍及除南极洲外的世界六大洲,北至格陵兰,南至新西兰,无论大国、小国,无论中国的盟友、还是中国的宿敌,都不能幸免。意大利、伊朗、日本、南韩、法国被“中国病毒”侵入沦陷,美国50个州全部被“中国病毒”攻陷。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中国病毒”都由中国人带入,然后在当地人传人,比如意大利的“中国病毒”是由居住在该国的温州人回中国过春节后返回意大利时带入的,美国的“中国病毒”第一例是春节后从中国返回美国西雅图的一位华人带入。如今130多个国家宣布禁止中国人入境,世卫组织帮助中国政府向世界隐瞒疫情,迟迟不宣布“中国病毒”构成“全球大流行”,各国封闭边境为时已晚。由于“中国病毒”发生在中国、由中国传播到全世界,世界各国都不同程度的发生歧视华人的现象,中国的亲密盟邦、疫情不算严重的俄罗斯,最不客气,他们在国内搜寻华人,对不按规定在家里自我隔离14天的华人强制驱逐出境;中国的另一个亲密盟邦朝鲜更不讲情面,枪毙了从中国回去没有按规定自我隔离的同胞,宣称如果有中国人靠近边境格杀勿论。海外华人受歧视,都因为“中国病毒”在世界传播,祸害了别的国家,是代“中国病毒”的肇始者习近平受过。海外华人如果跟着那些“爱国华人”嚷嚷,只抱怨住在国民众歧视,却不对“中国病毒”世界蔓延的肇事者习近平表达谴责和愤怒,那么没什么好说的,被歧视、甚至被鄙视,便理所当然。

美国的“中国病毒”疫情虽然不如意大利、伊朗严重,但蔓延范围之大、势头之猛,却是美国遭受瘟疫侵袭的历史上前所未见。并且由于中国政府将“中国病毒”爆发的源头嫁祸于美国,使得美国政府与美国人民受“中国病毒”伤害更深。与俄罗斯、朝鲜不同的是,美国没有发生全社会歧视华人的现象,反而是一些华人对美国的主流社会有所冒犯。当美国发现第一例“武汉肺炎”患者,美国便有华人不顾主流民众的感受戴口罩上街,让路人心生恐惧;华人聚居的城市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商店的口罩被华人抢购一空,一点也不留给别人;接着华人又到好市多(Costco)、超市抢购囤积食品,令各族裔美国人侧目而视。美国社会对把“中国病毒”引进美国的华人采取宽容态度,政府一再告诫民众不要歧视华人。华埠游客减少、中餐馆生意萧条,纽约、洛杉矶、旧金山、波士顿等城市的市长和议员,都专程到当地华埠中餐馆吃饭,表达对华人的支持。尽管如此呵护华人,美国旧金山几个“爱国”华人社团,仍在旧金山华埠举行数百人的集会和游行,抗议他们遭受了美国人的歧视。来自爱国华人社团内部的消息表明,华人反歧视的集会和游行,由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在背后策动,就像以往中领馆组织爱国华人穿红色马甲、举五星红旗、拉红色标语、唱红色歌曲,欢迎中共领导人到访或庆祝中共政权的十一国庆一样。中领馆策动华人举行这样的集会和游行,制造海外华人无辜受歧视的舆论,是要转移人们对“中国病毒”向世界蔓延的关注,和颂扬“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中国人抗毒的中共领袖习近平。于是爱国侨领便在集会上发言,说习近平指挥中国人抗毒是为全世界而战,要求美国学习中国抗毒的经验,这就为后来中国外交部说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做了铺垫。

然而,对荒唐、无耻的容忍总有个限度。当中国人对“中国病毒”向世界蔓延,一个一个国家沦陷,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态度,甚至为有美国人因“中国病毒”死亡弹冠相庆,还恶毒诅咒美国总统特朗普感染“中国病毒”;当中国人把在街头穿着单薄旗袍、冒着瑟瑟寒风、捧着纸箱90度弯腰鞠躬、募捐为中国购买口罩、并写上“山川异域,风雨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的日本姑娘也作为嘲讽的对象;当中共御用病毒专家钟南山称“武汉肺炎”不一定发源于中国,接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将“武汉肺炎”发源地栽赃给美国;中国人的无耻就没有了底线,就不可容忍,美国人就不能不告诉全世界:“武汉肺炎”发源自武汉,“中国病毒”来自中国,而不是其他任何地方。

其实,各国对“中国病毒”入侵所做的反应并不在所谓歧视华人的层面。秘鲁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发文指“中国病毒”将使世界“返回中世纪”,他写道:“返回中世纪,看来没人警告说,如果中国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而非它现存的专政,那么这一切可能就不会发生。至少有一位有名望的医生,或许好几位,提前很早就检测出了这种病毒,政府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而是企图隐蔽这个消息,噤制这种声音或那些明智的声音,并试图阻止其消息传播,正如一切专政所为。”同时法国与澳大利亚等一些国家的媒体则将“中国病毒”全世界蔓延称之为21世纪的“黄祸”。这不禁使人想起13世纪成吉思汗的蒙古铁蹄,践踏欧亚大陆,焚烧城池、杀死男人、强奸男人们的母亲、妻子和女儿,并为他们带去致命的“黑死病”,使欧亚各国对“黄祸”的恐惧800年来挥之不去;这还使人看到800年后的今天,“中国病毒”比800年前的“黄祸”更凶残的横扫世界六大洲,习近平的“中国病毒”大军正在虐杀和蹂躏各国的男人和女人,毁灭他们创造的现代文明。

21世纪的“黄祸”,又称作“红祸”。如同所有病毒都会发生变异,“红祸”是“黄祸”的变异,变异后的“红祸”具有“习近平的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属性。

“黄祸”早在一百年前,共产主义运动发轫之时,便已开始变异成“红祸”:在俄国,叫做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在中国,叫做毛泽东领导的农民革命,暴力颠覆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建立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实现了专制的复辟。“红祸”延续到习近平时代,再发生变异,不仅毒害中国人,进而蔓延出国门,向西方世界实行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的渗透:亵渎人类普世价值的“中共大外宣”,破坏世界贸易公平公正原则对别国经济的强夺豪取,构造第三世界债务陷阱的“一带一路”,窃取和窥探各国秘密的“华为5G”,妄图重建世界秩序的中国经验、中国模式,都是当代“红祸”的表现。而21世纪“习近平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红祸”,如今又夹带着“中国病毒”,更使“红祸”锐不可当。专家预测,“中国病毒”将侵入全世界三分之二人口的身体,美国的感染者达人口总数的70%;仅2019年,“中国病毒”便要杀死50万美国人。

中共官媒正对“红祸”向世界蔓延给予最高礼赞,称这是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的一次伟大实践。中国的疫情尚未好转,中共便推出《大国战疫》,迫不及待的彰显领袖习近平的伟大。新华社发表“理直气壮,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的文章,说习近平的“中国病毒”之役,“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而近来,中国舆论又在铺天盖地的把“中国病毒”的肇事者习近平打造成领导世界抗击病毒、人类的伟大拯救者,这使的世界上即使最低智商的政治领袖、最愚昧的低端人口,稍有正常思维,也不能不感觉到其极度的荒唐、无耻和危险。

目前,人类面对的严重现实是,没有人能估计到习近平的“中国病毒”在未来一个星期、未来一个月、未来一年或几年,对美国和世界的祸害将有多大,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比13世纪的“黄祸”更加惨烈。它或者像是一场核战争后出现的核冬天,农地颗粒无收,城乡遍地坟冢,饥民络绎于途、争相强渡异国,中国作家王力雄89六四后出版的政治幻想小说《黄祸》对此有过详尽描述。或许人们还记得2006年,前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在国防大学的内部讲话《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他说:为了消灭美国,我党不仅准备先下手为强打核大战,而且还研发了比核武器更为厉害的杀手锏——生化武器,准备大打生化战;解决了“美国问题”,欧洲西方国家就会向我们屈服,台湾、日本和另外小国就更不在话下了;所以,解决“美国问题”就是历史交给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任务;迟浩田还要旅美的几百万华人做出牺牲,与美国一起被清除掉。因此“中国病毒”蔓延世界,不是别的,是一场人类大劫难,是已经到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习近平让21世纪的世界重现“黄祸”,他就是13世纪的成吉思汗。法国等一些国家应对“中国病毒”已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美国应对“中国病毒”启动了《史塔福德法案》和《国防生产法》,特朗普称自己是“战时总统”。美国的政治家班农说:记住我的话! 中共这次危害的不仅仅是中国人,而是全世界的每一个人,不论你多有钱,多高地位。

至此,对习近平的“中国病毒”,对21世纪的“黄祸”,人类已别无选择:要生存下去,唯有打赢这场世界大战,在习近平摧毁世界之前,首先将他毁灭。

(原载3月23日《光》传媒)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