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高玉秋 經歷過8964的民主女戰士,為什麼成了擁共愛國者?/轉載   2020-05-15 08:56:47  


作者: 草蝦   因為民運非正果,盜名德賽義和團 2020-05-15 18:05:06  [点击:1367]
民主只是政治力量的爆發,是肌肉,不是大腦。民運是支共詞彙,49前的地下黨支部都設有民運部,玩剩的玩藝,經不起深究,是反理性的玩藝,訴求之首的愛囯就決定了是一條虛構了中囯自絕于外囯的死循環,不混上世界第一強囯決不罷休,以仇洋排外為根本屬性。

源於五四的民運,只是盜名了德賽的義和團,沒有嚴密的理性思考,必定是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倖存堅韌的民運領袖,只能演變為以自己為偶像的教主,弄成了私家宗教的民運,每家一小冊子的本紀,張記民運李記民運斗烏龍。在混吃等死的反共過程中,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情不自禁的心動投共。

現代考古澄清了,人類起源大裂谷,遷徙最後到了支那,循此路徑的歷次人類文明傳播也是最後到達支那。唯在近代,歐洲文明航洋到達美洲日本,改變了文明傳播的方向,曙光首次照入支那1842。由此激發了支那人的失落感從虛幻的天下中央,不能老實看待自己,一切言行都因名利的患得患失。

這個毛病不奇怪,與共產黨纏鬥一生血海深仇的囯民黨及其後代軍公教,不也易幟求榮了,何況窮酸民運?甚至化身為土基教徒為支共祈福,何異于溝馬?故知為何,民運總和不如法輪會,反共總和不如維吾爾抗支?民運人士應該結束腦髓深處的皇漢迷夢,悔改宿孽,腳踏實地的走上支解一桶的道路,歸零,跟從維吾爾人的領導,才能鳳凰涅槃。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5-15 18:06:5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