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王者,逝去——哀王康/徐文立 2020-05-27 07:18:59  [点击:2452]
王康,思想的王者/張傑博士採訪徐文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vsZh6vEmM&feature=emb_title

更正說明:1881年3月1日,星期日,上午。統治著世界上最廣袤的領土的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在聖彼得堡被以索菲婭為首的六名虛無主義者「或曰民意黨,俄語:Наро́дная во́ля,『也譯作人民意志』黨人」刺殺身亡。這些人至多可以說成1825年12月26日「十二月黨人」在精神上的繼承者。

-----------------

王者,逝去——哀王康/徐文立







 

王者,逝去
——哀王康

徐文立

(2020年5月27日)

初識王康是通過《世紀大講堂》,在本世紀初。曾子墨時代的《世紀大講堂》,名不虛傳。

王康走了,他鏗鏘有力的言詞、奪魂奪魄的雙眸卻鮮活地留在我和他所有朋友的永恆記憶中。他的走,對於中華民族和全人類的損失,怎樣估價都不夠!

布衣學者的王康學貫中西、通達四海,他的思想和智慧被澤天下。他過目不忘、述而也作、博大精深,他力主「中西融合,天下大同」。

在當今中國,王康是「思想界王者」當之無愧。

王康2020年2月29日重病中答覆我的問題時說:「就思想精神言(不涉宗教),孔釋蘇耶創立之“軸心時代”正被全球化時代新文明取代。若有新“軸心時代”,中國應居某種新軸心,但前提是推動、逼使中共退出21世紀中國歷史舞台,中共若能放棄馬克思加秦始皇,代價會稍小。世界確實面臨價值重組、尤其重建的空前使命,舍此不能維持文明。」

我對他的追憶鑲嵌在我的年輪中——

2006年 評價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uwl/18_1.shtml

我第一次公開評價:用高貴、純粹的理想在引領著當今中國的中國大陸的學者——王康

   王康「俄羅斯道路」 
   見:www.cdp1998.org ——公民讀本
 
   我在布朗大學的講堂上告訴我的學生,他們聞所未聞、聽所未聽:「王康是那種用高貴、純粹的理想在引領著當今中國的中國大陸的學者」,我請他們記住,並去找所有可能找到的王康的文字、視頻。我告訴他們:老師我徐文立也是王康的學生。

*********

2007年 再見

再 見 王 康

徐文立

(2007年12月3日星期一淩晨)

北明、鄭義並請轉王康: 

    上次接到北明、鄭義轉來的王康送我的書,寫於瑞士盧賽恩的素描,和裝幀精美的俄羅斯歌曲的CD時,就想寫點什麽,無奈那時是我最忙的時刻,我正在開那個「一大」。最少的一個晚上,只睡了兩小時;最多時,我這個小房子擠了17人,打地鋪;二三十人吃大鍋飯,真有點像在插隊。當然,也有高雅的正餐和雞尾酒會—。

必須老實說,如果那幅素描若是我自己畫的,我絕對不會像王康那樣,重情誼重到把它送給我。這就再一次印證了,我第一次在《鳳凰衛視》中聽王康演講後說過的那句話:「王康是能把中國引領至高貴的人!」

可惜,當今「聖上」們都那麽俗!

所以,也就不管這是一封信也好,一段文字也好,就這樣寫了下去。

這段文字,我把它叫做「再見王康」。

對不起,我必須告訴你們,我這次「再見王康」:是赤條條、一絲不掛的我看著那個在侃侃而談的王康,好在他在熒屏裏!……哈!哈!哈!

為何如此?那是我妻彤剛剛打開電視,我就聽到了那極富磁性的鏗鏘有力的特有的聲音——「王康聲音!」

彤也在喊:「又是王康!」

我從剛剛放水的澡盆裏跳將出來,沖到電視前,也大聲叫:「就是王康!」

因為那熟悉的列寧式的前額,已經撞進了我的眼球。

再要問一句:為何如此,赤裸「相見」?

那說來話長。

自我完婚,除了進監獄,只要在家,我的頭就是由彤修理。一是為了省錢,二是不相信有誰會比彤修理得更好;現在成了「毛幾根同志」了,就更不相信有誰會比彤修理得更好。

近日,要遠行些日子,好不容易抽點功夫,讓彤給修理修理頭……。

彤也一再給我惦記著《世紀大講堂》,這是我們星期天上午的保留節目。

前幾個星期的《世紀大講堂》都不甚精彩,於是有所疏忽……。

不瞞幾位,我現在每次理髮,為了避免把頭髮渣子搞到衣服上,總是赤身裸體地罩上一個理髮裝備—,又多日沒有泡澡,洗完了頭就放水想泡澡,剛剛放水,才放下剪刀的彤就急不可待地去打開電視——看《世紀大講堂》,那廂就傳來了王康那穿透時空的聲音,我則跳出了浴缸,赤條條地一睹王康風采,彤提醒:「別凍著!」我又忙返回池中,彤則把電視的音量放到了最大;再跑來把籠頭上紮上一塊布,讓水順布流下,好讓水流的聲音降到最小—。

彤真是矛盾啊,水不放大,怕我會凍著,因為池中的水量還很少;水放大了,又怕我聽不到王康的聲音—。

彤又趕快去調高暖氣的溫度—。

我倦縮在池中,聆聽著—。

搞來搞去,無奈聽到時已經到了演講的尾聲,好就好在還有最後幾個極富底蘊又富急智的應答—。
再聽王康,我更深感自己對於俄羅斯的無知!過去,還自以為最愛陀思妥耶夫斯基、岡察洛夫也看過一些,自不必說托尔斯泰、普希金、契柯夫—,比起王康,那算什麽—。

這時候,腦子裏頭立刻就冒出了一個念頭:為什麽不去想辦法搞到王康演講CD的全部?不但可以自己看,還可以給我的學生看!

接著又冒出一個念頭:為什麽不設法讓王康來布朗大學講俄羅斯?!布朗大學有幾百個將來有可能成為中國精英的中國學子,布朗大學作為美國最著名的常春藤大學聯盟八校之一,最提倡的就是自由精神和通智,就是不能用英語講也沒關係,我這裏有一流的翻譯——我的學生和秘書們。

特別難得是赫魯曉夫的兒子——謝爾蓋·赫魯曉夫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事(每每想起這一點,就恍如隔世),我和他的辦公室幾乎門對門。我的正對門是智利前總統拉各斯,樓下是巴西前總統科多索,我們完全可以跟他們做系列的對談,特別是謝爾蓋·赫魯曉夫—。

越想越想入非非,王康們—;甚至想在布朗大學搞一個中國年—。

休筆吧,彤又提醒說,明天還要上班—。

*********

2013 浩氣



2013.9.12-31
在美國西部





《浩氣長流》2010年在台灣



*********

2014 挽留

老康兄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XX、北明、鄭義、傅X、傅太太並王康諸位:

  首先謝謝XX讓我有幸面見、進一步認識王康。同時謝謝北明和鄭義、傅X諸兄伉儷這一年來,對王康的無微不至的關愛和呵護。

我們中國這六十五年來,在思想理論和價值觀上欠了全人類一筆大債。

英國的撒切爾夫人提醒得不錯:「根本不用擔心中國(應該是一黨專制的中國——徐注),因為中國在未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內,無法給世界提供任何新思想。」

然而,苦難出真知。苦難、特別是文字獄猖獗了六十五年的中國大陸,終於有了可能出現思想巨人的氛圍和土壤,只有我們中國人真的給世界提供了新的思想,我們才有可能讓撒切爾夫人的後人們改變她的預言。
 
我以為,成為中國大陸的對世界有所貢獻的思想巨人的基本條件是:
 
1,有一個天然的、幾乎能夠完全抵制、或抵消共產專制主義的家庭環境和家學淵源;

2,有完全獨立的人格、不拘小節的優秀品質和百折不撓的超頑強性格;

3,有全能全才,超凡脫俗,尤其思想獨特又新穎;並俱有開出新學問、新思想、新學派的氣度和魄力;

4, 有通曉古今中外名人名著,且強聞博記、過目不忘、更有融會貫通,超人的綜合、揚棄、昇華、創新的能力;特別要有通曉中國的諸子百家和儒、道、釋傳統文化、哲學和思想的底藴;此人本身幾乎就是一位百科全書的學者;

5,有過謙遜、淡定、視名利為糞土,心無旁騖、一心一意、孜孜不倦的業績;

6,有過自身苦難,卻能甘死如飴的特別經歷。

恰恰中華民族有福了,有了王康,他是世界幾百年、中國近千年才會出現的奇才!王康具備以上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的全部特徵,唯獨可能有點欠缺只是他的多國語言能力,配好翻譯助手,幫助王康登上國際舞台不是問題。

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以我視之所及,王康可能是中國當前唯一可能貢獻給世界的思想巨人。

當然,我相信苦難的中國也還會有這樣一個王康式的群體。

所以,我個人認為,我們作為王康最親近和知己的朋友,有責任保護好王康和全力以赴協助好王康,趁王康還年富力強,又正值創作旺盛期,讓王康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在一個無憂無慮、完全自由的環境中,保持好他的身體和創作狀態完成歷史性使命。

顯然,我們首先要力勸王康在中國大陸目前的政治態勢下,留在美國,我們共同努力完成在中國和全人類面前、在中國目前國內不可能做到的情況下、矗立起「王康思想」、「王康思想體系」的劃時代的思想豐碑。

今天,我無意給習近平先生作什麼斷言和全面的評價,以他一身比毛澤東更多的實權和虛名,特別他執政以來的種種政治迫害的事例,真真切切地表明:在目前中國大陸政治態勢下,王康在對中國和全人類的當今和未來的思想使命未了之前,都不能夠回國。何況王康1989年就是中國政府的「六四」大案的通緝對象之一;近年王康又不斷地直言不諱地抨擊中共當局侵犯人權和政治迫害的事實;特別是王康極廣泛的思想和言論是從根本上動搖了共產專制的思想體系,最不為中共政府相容;近年王康又在全世界面前揭露薄熙來等等中共要員的驚天大案,讓中共醜惡內幕幾乎暴露無遺,對此有過特殊的貢獻。

現在,王康回國一定會受到中共的嚴酷的政治迫害。

請看看習近平執政以來的種種政治迫害的五大案例,就知道王康現在回國一定會受到中共的嚴酷的政治迫害:
 
一、2014年1月26日,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之一的許志永被当局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二、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因發表維護維吾爾民族的言論,長期受警方監控、警告、禁止出門,2014年2月20日被当局以「涉嫌分裂國家」正式逮捕;
 
三、2013年9月14日北京大學法學碩士曹順利女士因擬參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普遍定期審議被秘密拘留。2月19日被送解放軍309醫院,10月21日正式逮捕。2014年3月14日死亡,遺體不明去向;
 
四、2014年3月21日,中國四名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為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建三江「洗腦班」黑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被當局綁架並遭酷刑致重傷;
 
五、「六四」25週年前夕,從2014年4月24日開始,長期堅持新聞自由理念,敢於批評時弊,多次獲得國際新聞獎的資深記者高瑜與外界失去聯繫,高瑜的失蹤引起多個國際人權組織高度關注。
 
這樣嚴峻的中國大陸的政治形勢不允許我們掉以輕心。
 
讓我們共同努力說服王康留在美國,平安喜樂地繼續他要全力以赴才能完成的對中國和全人類的使命。
 
你們的朋友

徐文立

2014年5月1日

完全同意你對王康的高度評價

2014-05-02 12:16 GMT-04:00 鄭義 <>:

文立兄:

完全同意你對王康的高度評價。

據我所知,王康個人希望回國,至少要處理好浩畫的後繼事務,如公開展出,如出售(幾十位畫家多年辛苦勞作,其中至少有王康投入的一半心血)。從我對他的了解與期許,我是希望他能擺脫具體事務全心全意寫作。他之所以不願政治庇護,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的太太還在大陸,一生所交的老友和事業都在大陸,一刀兩斷顯然是不可行的。所以,從這種意義上,我同意他的基本打算。因為他沒有進行具體政治活動,特別是參與第一線對抗(如兄所列舉的許志永(新公民運動)、伊力哈木(民族問題)、四律師(維權、法輪功)、高瑜(洩露高層權爭)),我估計被捕可能性不大。當然這個估計需要進一步檢討。(我信息有限,但想不起有哪位僅因思想而無直接政治挑戰的人士被捕。)我這封信要提醒兄的是,你的信,由於高度評價王康,揭示了他思想的巨大作用,萬不可外傳!!!以兄之一言九鼎地位,傳出去就可能把王康的歸國之路絕了。等於提醒了中共。千萬千萬!其他的可從容討論。此為急事,先致兄短箋。

依我之見,王康最好是處理完浩畫之後,潛心寫作。在大陸不清淨了,可來美國,爭取到往來自由,比什麽都重要。不知兄以為然否?

祝好!

鄭義

*********

2015 流亡

王康的正式決定

老康:

今天下午六点过,政府有关负责人找到我,请我转达他们对你的正式决定:

要求你停止办画展,立即回国。如果你不立即回国坚持要办画展,今后就不会同意你回国了。
 
我意,你应按政府要求办,立即回国。我会履行我对你的承诺,老年的生活和治疗全由我负责。立即回来吧,老康!你英语不熟,六十大几了,在美国求生都成问题,何苦在异国颠沛?不能回国,客没他乡,不是你期望的结果吧。
立即回来吧,老康!

老尹

*********

老尹,請轉告重慶政府有關負責人兩點。

第一,浩展是我與美國華人共同舉辦的紀念抗戰勝利和台灣光復70週年紀念活動,邀請了中美老兵以及300多名嘉賓,天經地義,任何力量不能阻止。也是浩畫團隊十年心血,必須有所交代。
  
第二,祖國在我心中,我在哪裡,重慶就在哪裡。  

老兄多年(從2002年拍攝《重慶大轟炸》開始),支持我投身反映抗戰 和陪都歷史的努力,盡了一名老學長和企業家的責任。我銘記在心,永志不忘。父母生前就對這個小兒子擔憂不已,但他們在天之靈會同意我的選擇。流亡是人生之一種,很艱難也很美好,我不會拿如此艱難美好的歸宿作交易。

秋已立,祝安祺。
     
弟  王康  拱手   

2015,8,12 華盛頓郊野

*********

2016 來訪



王康在我家







王康在布朗大學沃森國際研究院

 

王康和賀信彤



在羅德島州美國國父之一霍普金斯故居



在羅德島州美國國父之一霍普金斯故居
華盛頓總統曾經下榻的床(複製品)







*********



2018 決志

*********

2019 同盟

我和王康策劃成立全球華語自媒體同盟
準備在華盛頓DC召開盛會盟誓
因老康病重而擱置



2013年9月在美國西部兄弟倆佈置完畫展後合影

*********

 

2020 王康

王康兄多才多藝,這是他送我的素描



王康生前寄望未來中國經過:道德重建,文藝復興,根本性的不可逆轉的政治改革,成為自由、民主、法治、憲政的新中國。
王康生前寄望未來世界:東西方合流,天下大同,走向永久的和平。



王康指點江山,立意高遠,永垂千古!

附件——

王康:我的人生不留后路/此生就做大事” 

王康:我的人生不留后路 | 人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zN0AstMWIo

——————————

【往事回首】布衣王康:此生就做大事(一)——生于乱世 长于动荡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280867

【希望之声2019年4月19日】(人物专访:民间思想家、文化学者、独立学者——王康)(1-3)

齐玉 2019-04-19 11:28

家学深厚的王康,自谦为“一介布衣”,他撰写的九十年代惟一究诘中国道路的政论片,震动最高层,他组织画家创作的抗战真相巨幅画作《浩气长流》,可谓空前杰作。他的人生多舛,却光彩夺目。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9/04/19/n2819364.html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往事回首,我是齐玉。我们这一期邀请的嘉宾,名字叫王康。王康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在小众范围内,他大名鼎鼎。而在大众范围内,他又鲜为人知。到街上,你随便问一个路人,说您知道刘德华吗?他一定会瞅着你,觉得奇怪:天下还有不知道刘德华的吗,不会吧?再问:您知道王康吗?他会茫然不知所云。是啊,王康是谁?用王康自己的话说,他最高的职位就是一个中学语文老师。但他的朋友或者外界称他为:民间思想家、文化学者、独立学者等等。他自己则称自己为:布衣王康。当然王康的家族也有光环闪耀,那就是他的舅舅,中国新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唐君毅。但王康头上的光环绝不是从他这个有名的舅舅那儿借来的。

王康在他家中的画室里接受《希望之声》的采访。(图片来源:希望之声记者) 

今年冬天最寒冷的一天,我们来到了美国华盛顿郊外的一个寂静的小镇上,走进了王康的家。虽然在网络上多次看到王康的照片和视频,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明显感觉到他的与众不同。个子不高,有一个中国人很少有的大大的发亮的脑壳儿,留着胡须,眼睛深邃有神,面容安静谦和,绝不像是一个已介古稀之年的老人。他把我们引进他的画室,画室的四面墙壁上都是他的画作。但王康并不是画家,不过他喜欢画画,从小就喜欢。王康是重庆人,上山下乡做知青的那会儿,他用铅笔画的泊在长江边的那个木船还真是像模像样。他会拉二胡、会拉小提琴、书法也好。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他的体育也好,足球、篮球、排球样样精通,田径也好,还曾经是四川省投掷手榴弹的记录保持者。不过今天要给听众讲述的不是这些—-王康要讲的是他的经历、他的故事、他的思考和他的梦想—–

下乡期间的王康在广州。(图片来源:本人提供)

这期节目的题目叫:布衣王康—此生就做大事

第一篇:生于乱世 长于动荡

王康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年代,母亲怀上他之后,觉得这兵荒马乱的,这个孩子还要吗?这已经是她第四个孩子。邻居一个老太太倒是热心,帮王康的母亲出主意,说吃奎宁可以流产,于是母亲就吃了大量的奎宁。奎宁是什么?它是从一种植物的树皮提取出来的药物,一种抗疟药,据说副作用也很大,不过,奇怪的是,这奎宁正作用、副作用,在他们母子身上并没有起任何作用。1949年12月,王康的母亲生下了一个特别健康的男孩儿,而且是一个超常聪明的男孩儿。取名王康。

童年时代的王康。(图片来源:本人提供)

“本人出生在1949年12月2号重庆,那个年头很关键,因为有两个标志,一个是孔夫子诞生二千五百年,整整二千五百年,公元前551年老夫子诞生,到1949年整整二千五百年。很重要。一个是共产党篡夺中国的政权元年,中国的苦难就此开始;本人的一生也就此开始。

本来我母亲不想生下我,因为1949年12月2号的时候,邓小平、刘伯承的共军的第二野战军刚刚占领了重庆,他们在1949年11月30号占领重庆,那时候兵荒马乱,根本谁也不知道将来的天下将来什么事情。所以母亲之前就吃了大量的奎宁,想把第四个孩子打掉,后来也没打掉,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而言之就生下来了。

中学时代的王康。(图片来源:本人提供)

生下来,我在重庆长大,小学、中学、大学,但是我自己的祖籍我父亲其实是安徽人,我爷爷是山东人,所以我不完全是一个标准纯粹的一个重庆的四川人。我的母系很值得骄傲,因为我母系是四代书香门弟,尤其我母亲的哥哥唐君毅,大舅舅是当代中国新儒家的一个主要代表,我认为他是第一,他的学说、他的思想,他的晚年的那本著作《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超过了柏拉图的《理想国》,超过了很多西方的著作,被誉为是中国王阳明、朱熹以来七百年间中国儒家哲学思想界的一个最伟大的著作,我认为一点不过分,还不够!

然后本人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在重庆这个地方长大了。我生下来恐怕就不安宁,造成了我的一生的这种性格,说天性还不完全。我生下来大概一个月左右,我父亲以完全莫须有的罪名给抓进去判刑,一关关了8年,在四川省第二监狱。这样,我和我的家庭跟共产党结下恶缘,一直到现在我绝不会谅解他们、绝不会宽恕他们。

……

上一篇我们说到,王康出生不久呢,父亲就被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上小学时王康就展露出与众不同的才华,但是却因为父亲的问题被压制、被埋没。紧接着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天上一块块乌云压过来。王康也想利用到广东插队的机会偷渡香港,但最终还是因一句古训“父母在不远游”而放弃。1972年,也就是王康下乡四年之后,从农村回到了重庆。

5387-203x300.jpg

大学时的王康。(图片来源:本人提供)

“回来之后,就调到我们重庆一中,因为我体育好,当时奇缺两种老师,一种是外语老师、一种是体育老师。没有经过一天培训,我就直接作了我们母校体育老师,就这样一直教教教,一直教到七八年。

恢复高考,我母亲说王康你还是去考试吧!你不能老是一个知青吧?我就去考试,考的成绩非常优异,我估计是全省第一名。我的考试是恐怕全中国没有第二个人,合法的时间是一百五十分钟,我每一科都是半个小时、三十分钟考完我就扬长而去、绝不检查,考分好得很。我的哲学很简单,考得起、我写得起我就写得起;写不起我拉倒,我真没有精力去、没有兴趣去重新检查一遍检查过来。我本来对中国的教育、整个教育都是反感的。

5388-300x200.jpg
青年时代的王康。(图片来源:本人提供)

以优异成绩考进西南师范学院,为什么考进这个学院呢?因为我是带薪的老师、学员,当时重庆市为了稳定教师队伍,就是限定我们这些人,只能限定、只能限考师范学院,完了之后还得回来,而且只能限考四川省内的师范学院,四川省内的最高级的师范学院就是西南师范学院。

5389-197x300.jpg
王康曾经是《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人物。(图片来源:本人提供)

四年、中文系、最无聊的系,我这住了四年,算下来我大概上课上不到两个月。本来规定如果一个礼拜不上课的话就得记过、就得警告,一个月不上课的话就得开除掉,我一共只上了两个月的课,我们这个政治辅导员说: 王康,学校有学校的规矩啊!我说: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跟我没关系。他们真拿我没办法。有什么可听的吗?他们讲的那些鬼东西,我早就看过了,浪费时间、浪费光阴啊!我也是老办法,每次考试我是半个小时就交卷扬长而去,我的那些同学认为我出风头,他们不了解,我是厌恶这种考试,这种考试毫无意义呀!从功利的角度对你的毕业也没任何意义呀!这个毕业分配跟这个考试毫无关系,完全靠你跟辅导员、系总支,跟学校分配委员会的关系好不好,你的政治表现怎么样?而我对分配本来就一点没兴趣。
上一篇我們說到,王康和同學們成立的文學社被取締,參與學校的民主選舉半途而廢。但王康和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劉文泉那個直接的較量所表現出的智慧和勇氣,讓這位宣傳部長顏面掃地。而被追究責任,被調查監控的王康卻是勝利者。

八十年代時的王康。(圖片來源:本人提供) 

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下一步該怎麼走?王康有一個打算,就是要辦一所鄉村小學。這可不是大多數大學畢業生願意和敢于選擇的一條路。也不是大多數家長能夠接受的一條路。而王康那位當了一輩子中學老師的母親卻接受而且支持兒子的這個選擇,這是好事兒啊。那麼這件不算大的但卻很浪漫的事,王康做成了嗎?

“大學畢業前夕,我跟我母親說:媽,我不想參加分配了,我想到甘阿良地區,就四川的比較少數民族的,老少邊窮地區吧,想到那兒去辦一個村小。她說你怎麼辦啊?我說從頭開始,中國的整個城市的文明完全腐敗,沒了意義,我畢業之後我們那個學校就是陪養中師的,她說好唉。然後我還請建築學院的一個朋友設計了一個村小的藍圖,我當時說服了八個同學,我們一塊兒去,你看看當年的蘇聯的一個電影叫[鄉村女教師]很感人,它雖然是蘇聯的電影也很感人,他們也同意了,但我知道他們也有點免強,後來一個一個打退堂鼓,最後就剩下我一個人。我當時正在談戀愛,我這個女性朋友他是父母堅決反對,說如果你真要去的話,這門親事恐怕就沒法進行了,我只好我也妥協了、就沒去,至今引為遺憾。

大學畢業,我本來是叫做哪裡來就回哪裡去,我是重慶一中考進來的嘛、帶薪學員 ,就應該回到重慶一中,為了以示懲罰,因為看到我母親在重慶教育界的這種德高望重的地位。

還有張黎群,社科院的,到南方來傳達中央的一四九號文件四項基本原則。張立群是有良心的知識分子,共產黨人,他聽了我的發言,看了我的一些文章,其實心有戚戚焉,其實他很佩服我這種人,恐怕給他們打了招呼,王康不能也不能開除掉,但是西師包括我們中文系,實在他們想不過去,就把我懲罰一下,本來應該回重慶第一中學,就分到另一個重點中學–重慶第八中學,以示懲罰。

第八中學的校長叫周遠明,我記得我去報到的時候,他還說:王康啊,你知不知道這是哪兒?我說我怎麼會不知道啊,我說:你知不知道啊,他說是重慶第八中學,我說你不要說這些廢話,你直接了當說你的想法,他說本來沒有人要你,我們學校都沒人要你,你在西師搞民主,我說:你真是好笑,你們這個重慶八中,這個地方太小了,我要搞民主也不在你這搞什麼民主。我說你放心,本人不會要民主,但是我上課講什麼是完全本人的自由,我講什麼都是我主張講什麼課,你們要採取什麼措施是你們的事情,跟我沒關係,我說歡迎你們來聽。

本人講比如,恩格斯的馬克斯墓前的演講、斯達林在列寧墓前的演講,那我從頭到尾都是批判,批判恩格斯、批判斯達林,這些中學生聽得看似到懂不懂的,這個語文老師怎麼會這麼回事情,從來沒有這種老師。中學語文嘛,都是循規蹈矩的嘛,學學魯迅、學學毛澤東的、學學什麼老舍的。

總而言之,在八中教了一直教到八九年,我的那個學生們哪,其實成績很好,平均考分是四川省第一名,這些校長、教導主任都說很奇怪,說你王康盡在那兒胡說八道。而且我經常不在,我有時候就跑到北京去了。那個時候劉賓雁,1979年劉賓雁發表<人妖之間>,在人民文學第九期發表,很多很多的影響很大嘛,我當時在大學二年級,我寫了一篇評論文章也寄了他,他看完之後啊,很快就給我寫了信,他說所有評論文章裡面你的文章最深刻,我寫了四萬多字,他邀請我到北京去,我就去了一趟。後來他知道,我大學畢業,他說你能不能夠到北京來給我做助手?他有大量的這個各種冤假錯案,處理這些信件?我說好,我就抽空去處理,有時有點急事,他一叫,我馬上就去,那個時候又不能坐飛機,坐不起,就坐火車去。

王康(左)與劉賓雁(右)合影。(圖片來源:本人提供)

劉賓雁的人民日報的辦公室有八個大的立櫃,每一個立櫃,賓雁就帶着我打開說,王康你看看,每一個立櫃有幾千封信,每一封信裡面平均有三條人命。他說我實在處理不過來,中國呢冤假錯案太多了,一共八萬封信,我也處理不過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這些信,比如他寫是誰甘肅省的、或者黑龍江的、或者廣東的,寄到那個地方的有關的機構去,看能不能解決問題。

“八九·六四”學生民主運動期間,王康(左)和學生們在一起。(圖片來源:本人提供)

我經常就跑,不假而走,因此學校對我很有看法,但又不能開除掉我,後來考試完了之後,我們這個學生,我那一班的學生以高分獲得全省第一名,他們根本不理解。中學的語文考試很簡單,總分一百分,作文佔了五十分,政論文。我一天到晚在課堂上跟他們講那些反動那些觀點,大大的打開他們的思路,古今中外,他們從來沒碰見這種老師的,要寫什麼題材都沒問題,已經成了大大小小的王康了。然後古文佔三十分,現代文佔二十分,現代文我們初中的老師叫陳秉文,教書非常認真,除那些字、詞、義、篇章結構、主題段落大意,他教的溜溜熟,教得非常好,根本不用我費勁,我主要講古文,古文是我的強項,我前後刻了一百二十張蠟紙,把這些古文觀止,好的文章,刻個給學生們,遠遠超出了課堂的範圍,我給他們講中國的古代文化、古典文學,所以很多學生的古典文學已經完全不亞於大學的中文系的水平。高分,我說這有什麼奇怪的?這樣我就教書,一直教到八九年,八九年六四起來。”

责任编辑:香梅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5-29 11:09: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