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路   交友之道(完整版) 2020-06-08 12:14:04  [点击:4256]
谈交友之道,于我是没有资格的。但既然有议论要发,还是啰嗦两句,权做豆棚瓜架下的谈资。
活了大半辈子,少不更事的时候不算,读书、工作、流亡,国内混了几十年,海外也飘了十多年,算来能够交心的朋友其实没几个。还有来往的也就三五人,还都是中学之前的。
鄙乡俗语:秦桧也有三个好朋友。潜台词是,好人朋友多,坏人朋友少。这话其实有些绝对,我有一个“朋友”——之所以打了引号,是因为他恐怕不会把我当朋友——此人品格端庄,为人正直,是个信仰纯正的基督徒,一辈子没说过假话。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正则无友,他就自称一个朋友也没有。我跟他交往了十多年,从其在国内坐牢,到流亡海外,未曾中断,也没有任何龃龉,但还是无法成为他的朋友。好人却没有朋友,是不是很奇葩?
还有一个朋友,也是在国内坐过牢,后来流亡海外的“名人”,用古人“穷则观其所为,贫则观其所取”这两条识人原则来衡量,他都是不及格的。但此人有些“微善小才”,为人也算仗义,时有救困济危之举,性格皮糙肉厚,惹急了当面骂两句也不恼。虽然最近几年上了某流亡富豪贼船,颇遭人物议,我还是引他为友,闲来无事,还能够喝杯茶聊聊天。
在我看来,朋友不必志同道合,不必琴瑟和谐,不必三观一致。圣徒模样的人不会有朋友,性格暴烈的人很难有朋友,人品好坏倒在其次。最最重要的是,如果朋友要长久,千万别议论政治,为政治观点不同而割袍断义、反目成仇的推特上比比皆是。
据说近年国内的中学语文课本,鲁迅的文章删了不少,我觉得是好事。鲁迅太过金刚怒目,对正在成长的中学生涵泳人格并不是好榜样。据考证,鲁迅无人不骂的坏脾气,很有可能是家族遗传的。
周作人在《五十年前之杭州府狱》一文中记载:鲁迅的祖父性格就很坏,他老人家在杭州府坐牢的时候,天天骂人,从“呆皇帝”到“昏太后”(指光绪和慈禧),无人不骂,但有两种人除外,一是禁卒,二是强盗。我以小人之心度之,这后两种人恐怕是能立刻让他老人家皮肉受苦才得免的。
说到周家兄弟,我觉得作人就比其长兄树人好得多,性格温厚,机智幽默,读他的文字如沐春风,让人感觉舒服。比如在前文提到的文章里,作人写自己到狱中给祖父送牢饭,目睹祖父不骂强盗骂朝廷,想起友人“盗贼渐可亲”的诗,作人还不忘把强盗分为两类:“水浒的英雄们原来是有饭吃的,他们爱搞那一套,乃是他们的事业。小小的做可以占得一座山寨。大大的则可以弄到一座江山。如刘季朱温都是一例。至于小盗贼只是饥寒交迫的老百姓铤而走险,他们搞的不是事业而是生活,结果这条路也走不下去,却被领到“清波门头”(杭州话,菜市口之类的杀人场)简单的解决了他的生活的困难。” 这段议论让人捧腹之余,不免含泪。写自己潜入厨房偷吃零食,做诗云:“饿死事非小,嗟来何足羞。冷饭有至味,舌本至今留。”微讽理学“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圣训。在另一篇《红楼内外》的文章里,说道一位嗜酒如命的教授,“问他近来酒兴如何,他说因为有病,听医生劝告,不喝酒了。可是晚上不喝便睡不着,所以还喝一点。我问喝多少呢,他笑嘻嘻的笑道:不过一斤。”令人忍俊不禁。写到另一位自大的教授,开一年级国学课,第一篇是韩愈的《进学解》,从第二篇以下至于第末都是他老人家自己的大作。让学生告状被主任撤换。这些掌故,也都幽默而有趣味。
如果能交朋友,我宁愿交周作人,不愿交鲁迅,虽然前者被定为“文化汉奸”,而后者被封为“文化圣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6-08 15:47:4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