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刘路   回不去的故乡之——南北沙梁 2020-06-08 16:14:46  [点击:4263]

十五岁那年,我离开家乡到城里读寄宿中学,老师问我是哪里人,我站起来答:“沙梁!”
教室里同学一阵窃笑。养育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大沽河边上的这个美丽村落,六十里之外,居然无人知道了。
我脸涨得通红,心里一阵懊恼与自惭。一种被人轻蔑的感觉像虫子一样吞噬着少年敏感的心。
“是南村镇的沙梁吧?”语文老师王清夫是个刚刚解放的脱帽右派,摘下老花镜看我,笑容温暖。
我红着脸点头“是的。”
“沙梁可是个文化大村,有千户人家,明清两代都有人中过进士呢。秀才多如狗,举人满街走。有人说,沙梁的狗叫起来都‘子曰子曰’的。”王老师一口山地口音,说起我村的掌故,却如数家珍。刚才嘲笑我的同学,又都哄堂大笑,不过这一次的笑声含着钦慕。

很多年以后,在我出版的第一本散文集里写道:
沙梁是个有一千多户人家的镇子。镇上有一条东西向的老街, 青石铺面,蜿蜒曲折,两旁是林立的店铺。逢五排十,沙梁大集, 各地商贾蜂拥而至。南方的大米、竹木、桐油、茶叶,当地的野禽、鱼虾、烟叶、花生、地瓜,各种蔬菜都在这里叫卖。特别是农闲时节,天刚蒙蒙亮,已经市声鼎沸,到了傍晚,才又归于寂静。
镇子里还有一条南北向的宽阔的官路,穿村而过,把镇子分成东西两半。这条路上经常走过打着各种旗帜的军旅队伍,钢盔闪闪,刀刺生寒,马蹄声碎,总让老百姓心头发紧。 老街与官路交会的地方,建有一座20多米高的八角亭阁,叫做文昌阁,系该村名贾、原青岛同丰益号掌柜綦官晟为纪念其家族才辈出、家业兴旺,于20世纪30年代筹资兴建。建筑既有中国古亭阁之风,又融入了西洋建筑工艺风格。据说当初建筑此阁,所有的砖石均由人工细磨,用软纸压缝,米汤灌注,整座建筑不用半点泥沙。年建成时,飞檐斗拱,攒尖楼顶,金色琉璃瓦屋面;阁内布置有大型壁画、楹联、文物等,楼外镶有精美的浮雕,四面用铁栅栏围住。整座亭阁挺拔独秀,辉煌富丽,一时轰动胶东。


沙梁,汉语词典解释:状如脊梁的沙丘。据《綦氏宗谱》记载,南宋年间(1127---1279),綦氏先人綦通从益都迁此立村,因坐落于一道沙梁上而得名。
这道沙梁是由大沽河冲积而成,小时候我常在梁上玩耍。河水浩浩,积沙成丘,那沙丘高耸如屋脊,连绵千米,其上林木葱茏,绿荫如盖。槐花飘香的时节,在沙梁上席地而坐,看着大沽河的碧波从这里折向西南,奔流入海,让你不由生出活在历史中的感觉。
现在的沙梁村其实已经不在梁上,那道沙梁已退到一公里之外。沙梁之下,有一个百户人家的村落,叫庄干,全村人都姓李,那是我的老家。一百年前,我的祖父随姑婆迁来沙梁,我们李家才成了沙梁村的居民。
庄干村和临近的九甲村都是沙梁村的卫星村,九甲村有三百多户,也都姓綦。据说,是沙梁綦氏家族的一个旁支。民国时期,沙梁立镇,庄干和九甲都归沙梁镇管辖,这两个村的娃娃们也都在沙梁村读小学和初中。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小学和初中有不少同学都是九甲和庄干的。
沙梁村南约三华里,大沽河的北岸,还有一个村子,有三百多户人家,大都姓纪。它不是沙梁的卫星村,属于胶州管辖。巧的是它也自称沙梁,称我村为北沙梁。我们则称它为南沙梁。就如北朝鲜称自己是朝鲜而称韩国是南朝鲜,而韩国则正好相反,称呼对方为北韩一样。
南沙梁在大沽河的北岸,村后的河段有一座石桥。这座桥是一个重要的地标。桥东以大沽河为界,北岸(西岸)是平度,南岸(东岸)是即墨。桥西以清沙公路为界,南边和西边沿大沽河的村庄属于胶州。北边则属于平度。大沽河上的这座石桥,真成了鸡鸣三县的地方。但在战争年代,这里是四战之地。
大沽河以南十公里,就是胶济铁路蓝村站。胶济、烟青两条铁路在这里交集。这让蓝村站成了胶济铁路上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日军占领期间,把大沽河沙梁一段作为防御前沿,在这里设立永久工事重兵驻守。国共内战期间,这里更是两军重要的军事分界线。一直到一九四九年春夏之交,南京上海都解放了,南沙梁依然是国军对抗解放军的前哨阵地。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