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美国病毒专家马泽特是很无知的洋五毛 2020-06-20 00:28:58  [点击:4941]
今年5月3日中共央视新闻发表的《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怎么可能!看美国
病毒专家的四大理由
》告诉: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员进行培训并参与合作的加
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流行病学专家乔娜·马泽特认为,武汉病毒的传播极不
可能是源自实验室泄漏,并列出了四大原因:

一,在马泽特团队测序出新冠病毒(下称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后,让此前与她
共同工作的石正丽拿去和她的团队从蝙蝠身上分离出的病毒株基因序列结果作对
比,发现两者的基因序列不匹配,马泽特和石正丽还强调,她们在武汉肺炎疫情
暴发前,从未检测出与之相关的其它病毒。

二,马泽特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不论是在实验室里工作还是在采
样现场都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
非常到位,同时,在对样本进行研究时,研究人员仅使用灭活的、不具有传染性
的样本。

三,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不是因为病毒实验室泄漏,更可能是因为它是一种从动
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一种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最新病毒。

四,与佩戴防护装置的研究人员相比,普通人更容易接触感染到活体病毒。

然而,马泽特的四个理由中除了武汉病毒在基因序列上和石正丽团队从蝙蝠身上
分离出的蝙蝠冠状病毒不匹配外,其它理由根本不成立,证据和理由是:

◆马泽特团队测序出的武汉病毒和石正丽团队从蝙蝠身上分离出的蝙蝠冠状病毒
的基因序列不匹配,只是证明中共病毒专家们的基因测序结果成立,因为《新冠
病毒直接来源于蝙蝠吗?这些问题需要解答》告诉: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省一个偏
僻洞穴中发现的中华菊头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与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的
相似度只达96.2%。96.2%的相似度当然是不匹配的相似度。

◆如果马泽特和石正丽“在武汉肺炎疫情暴发前,从未检测出与之相关的其它病
毒”,石正丽就不可能在去年12月武汉肺炎爆发时陷入焦虑和害怕中,并说出
“自己好几夜没合眼,反复回想自己的每一项研究,每一个动作,不停问自己病
毒是不是从我们那些实验室泄露的?”(《世界报:石正丽焦虑失眠,担忧实验
室外泄
》)的内心琢磨和排查。石正丽连续几天几夜“不停问自己病毒是不是从
我们那些实验室泄露的”的情况披露的真相只能是:武汉病毒是武汉市的实验室
泄露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武汉病毒引发武汉肺炎人瘟前就持有武汉病毒。

石正丽披露:是她的实验室泄露了武汉病毒》以大量证据证明,武汉病毒是武
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确切地说,是武汉P4实验室泄露的。只因武汉病毒是武
汉P4实验室泄露的,且是在去年1月29日前泄露的,故石正丽团队早在去年
1月29日就向国际学术期刊《病毒》投稿并于同年3月2日发表《蝙蝠冠状病
毒在中国》的评论性论文中预言“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正是
石正丽团队早就研发了并泄露了武汉病毒,武汉海关联合军运会执委会才能在去
年9月18日的武汉天河机场举行以“守国门安全,保军运平安”为主题的应急
处置演练活动项目中有模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处置的演练;正是石正丽团队早在
去年1月29日前研发了武汉病毒,使得在今年1月26日接管武汉P4实验室
的共军少将陈薇能在一个月后的2月26日即以陈薇团队的名义发布他们成功研
发出重组新冠疫苗,因为成功研发出重组新冠疫苗至少要求武汉P4实验室在去
年9月26日以前甚至在8月26日以前就取得了武汉病毒的毒株(理由见《
共在去年12月就在欧美抢购口罩说明什么?
》)。

这就表示:“在武汉肺炎疫情暴发前,从未检测出与之相关的其它病毒”的说法
,对石正丽而言是她在说谎,对马泽特而言,不是她在说谎就是对武汉病毒研究
所和武汉P4实验室早就研发出武汉病毒的无知,并以自己的无知为武汉病毒研
究所和武汉P4实验室早就研发出武汉病毒之情辩护和背书。

◆马泽特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不论是在实验室里工作还是在采样现
场都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非常
到位”说法表示:

一,她不知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在安全防护工作方面对她采取了阳奉阴违的
两面派做法,即在她在场时,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在安全防护工作方面严格
执行安全协议,在她不在场时便不严格执行安全协议。

如《石正丽:这些野生动物的病毒怎么就到了人类社会?》就提供了石正丽团队
几乎以“零安全防护”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的如下资料照片:








《13年不懈追踪,中国科学家寻获SARS病毒源头》中的视频还给出了更多的石
正丽团队几乎以“零安全防护”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的镜头:



该视频在下列时段的镜头:04:45—04:56、07:44—07:50、08:31—08:34、
08:42—08:47、08:51—09:06、09:46—09:52、10:45—11:12、11:19—
11:30,都有石正丽团队几乎以“零安全防护”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的镜头。

《石正丽:这些野生动物的病毒怎么就到了人类社会?》还提供了石正丽团队以
全套安全防护装备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的两幅资料照片合一的图片:



石正丽团队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中既有“零安全防护”的多幅照片又有以全套安全
防护装备的照片的情况只能表示,石正丽团队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过程中在安全防
护工作方面对洋人采取了阳奉阴违的两面派做法。因而上图极可能是马泽特参与的
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的照片。

石正丽团队既能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中对洋人采取阳奉阴违的做法,就很难说不在
病毒实验室内的安全防护方面不对洋人采取阳奉阴违的两面派做法。《13年不懈
追踪,中国科学家寻获SARS病毒源头》中的视频就是石正丽团队在室内以“零安全
防护”操作蝙蝠病毒样品的镜头,见10:26—10:33、10:45—11:12时段。下面
是视频10:51时刻的截屏图:



显然,石正丽团队在实验室的安全防护工作方面也对洋人采取了阳奉阴违的两面派
做法。

因此,“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不论是在实验室里工作还是在采样现场都执
行严格的安全协议,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非常到位”的
说法,可以说是马泽特被石正丽团队在安全防护方面的阳奉阴违两面派做法欺骗而
不知真情的说法。

然而,马泽特又没理由完全被石正丽团队在安全防护方面的阳奉阴违做法所骗,因
为,今年5月4日发表的《到底在怕什么?英媒爆武汉P4实验室偷刪“零安全防
护”蝙蝠实验照
》告诉: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在上月偷偷移除网站页面上美国外交官
到访的消息以及研究人员早期未著防护服到山洞抓蝙蝠和进行蝙蝠实验的资料照的
。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网站是对外开放的,在武汉P4实验室工作过的马泽特也应有
阅读武汉病毒实验室网站的中文阅读能力,因而应能看到石正丽团队以“零安全防
护”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与在实验室进行蝙蝠病毒分析和实验的工作资料照片,表
示马泽特没理由得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不论是在实验室里工作还是在
采样现场都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
非常到位”的结论。

二,马泽特没理由不知中共在今年2月9日推出的《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
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的,也没理由不知该指导意见首先是针对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在生物安全管理方面存在严重漏洞的,
因为武汉肺炎人瘟暴发后,便引发导致武汉肺炎人瘟暴发的武汉病毒是由武汉P4
实验室泄露的强烈质疑舆论,该指导意见又是在武汉肺炎人瘟暴发导致武汉封城后
出台的。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在生物安全管理方面存在的漏洞,既有研究人员
进出实验室和在实验室工作时段没严格执行生物安全管理所要求的防护措施产生的
漏洞,也有研究人员没严格执行安全处置实验动物的漏洞,如把实验动物拿出实验
室送给亲友或卖给市场的行为便是处置实验动物的漏洞。而这早有先例,如李宁院
士从销售实验室淘汰动物(转基因牛)和牛奶(转基因牛奶)获得1017万元非
法收入(见《崔永元:病毒到底从哪儿来?我讲三个故事》和《中国工程院院士李
宁案判决背后:科研经费中饱私囊触法》)。然而,李宁院士从销售实验室淘汰动
物(转基因牛)和牛奶(转基因牛奶)获得1017万元非法收入的案件是公开的
,也是中共国所有微生物实验室要组织讨论并引以为戒的案件,是马泽特不可能不
知的案件。虽然马泽特有可能没听闻过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把实验动物拿出实
验室送给亲友或卖给市场的故事,却没理由不知《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
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首先是针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高等级病毒微
生物实验室在生物安全管理方面存在严重漏洞而发的。

◆在“与佩戴防护装置的研究人员相比,普通人更容易接触感染到活体病毒”这句
话中,研究人员就是石正丽团队成员,活体病毒就是蝙蝠活体病毒。因为,马泽特
在《美国病毒专家举出四项理,新冠病毒不可能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中告诉,“
人类可能会接触到动物体内传播的活病毒,从蝙蝠身上采集样本的洞穴和野外环境
对人们来说是危险的地方。石正丽团队的研究人员穿着完整的个人防护装置进入这
些洞穴。但是,游客、猎人、偷猎者和其他从事相关贸易的人面临更大的危险”。
但是,石正丽团队几乎以“零安全防护”在野外采集蝙蝠样品的资料照片告诉,石
正丽团队成员接触蝙蝠活体病毒的机会比普通人更多,因为现在的普通中国人几乎
不抓捕宰杀蝙蝠。然而,《石正丽披露:是她的实验室泄露了武汉病毒》证明:1
30多种的中国蝙蝠身上的活体病毒对古今中国人均无毒害作用,且是一进入中国
人身体即消亡的病毒,根本不存在中国人被蝙蝠活体病毒感染的事情;蝙蝠活体病
毒对于满足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老挝、缅甸、印度、帛琉、关岛、非洲
等地以蝙蝠为美食而抓捕销售宰杀烹调蝙蝠的人类也均无毒害作用,也都是一进入
他们身体就消亡的病毒,也根本不存在活体病毒感染人类的事情。

即是说,蝙蝠活体病毒是对人类完全无害的病毒,即使石正丽团队全部泄露了从蝙
蝠身上和蝙蝠屎中分离出的所有病毒株,也对人类毫无危害作用,石正丽连续几天
几夜“不停问自己病毒是不是从我们那些实验室泄露的”病毒根本不可能是蝙蝠病
毒,更不可能“是一种从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一种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最新病
毒”,“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不是因为病毒实验室泄漏,更可能是因为它是一种从
动物宿主传播到人类的一种人畜共患疾病中暴发的最新病毒”是毫无依据的假说。
也可以说,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只能由石正丽团队研发的武汉病毒泄露引起,马泽
特“在武汉肺炎疫情暴发前,从未检测出与之相关的其它病毒”的说法,只能是武
汉P4实验室背着她秘密研发了武汉病毒而不知情的说法。

这就表示,说出被蝙蝠病毒感染之话的马泽特还未闻石正丽团队的范毅食指和崔杰
前臂都在2017年秋季被蝙蝠咬伤而无恙的故事,也未闻“蝙蝠尿液像雨点从头
顶滴到田俊华身上”和“好几次蝙蝠血直接喷在了田俊华皮肤上”但田俊华无恙的
故事,也肯定未闻“蝙蝠七个,去头、翅、足,捣千下,丸梧子大。每服一丸,清
汤下,鸡鸣时一丸,禺中(日近午)一丸”(《范汪方》)而生吞无数活病毒做成
的蝙蝠丸的久疟不止者的后果是“治久疟不止”之病的奇闻,也肯定未闻几千年来
中国人用鲜活蝙蝠和蝙蝠屎做治病良药必然令抓捕宰杀烹调蝙蝠的无数中国人和无
数采集、清杂、出卖、收购、批发、零售蝙蝠屎的无数中国人接触无数的蝙蝠活体
病毒却从未被活体蝙蝠病毒感染的旧闻。这就表示,说出“与佩戴防护装置的研究
人员相比,普通人更容易接触感染到活体病毒”的马泽特,不仅不知石正丽团队成
员接触蝙蝠活体病毒的机会比普通人更多,而且不知活体蝙蝠病毒根本不会感染人
类和活体蝙蝠病毒进入人体必亡的真知。

以上分析说明,除了书本上学到的病毒知识和从病毒实验室学到的实验室操作知识
外,马泽特全然没有蝙蝠病毒无力感染人类和蝙蝠病毒进入人体必亡的知识,全然
不知中共国体制人员对洋人采取阳奉阴违的两面派做法的知识,“武汉病毒研究所
的研究人员,不论是在实验室里工作还是在采样现场都执行严格的安全协议,表示
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研究人员的防护工作非常到位”的说法,是非常无知的说法。

然而,马泽特没理由完全被石正丽团队在安全防护方面的阳奉阴违做法所骗和没理
由不知《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首
先是针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在生物安全管理方面存在严重
漏洞的情况,却表示她以四大理由证明武汉病毒不可能源自实验室泄漏的原因,并
非都出于无知,而是她对其掌握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石正丽实验室的生物安全管理
信息进行了选择性失明的表述,她的选择性失明表述显然是为了“继续和石正丽团
队合作”,因为她在《美国病毒专家举出四项理,新冠病毒不可能来自武汉病毒实
验室》中抱怨“由于政府施加压力,像石正丽和我本人这样的专家可能无法继续合
作”,这个抱怨的实质其实就是为了“继续和石正丽团队合作”,而“继续和石正
丽团队合作”的实质是在继续到武汉病毒实验室工作捞外快。因此,马泽特以四大
理由证明武汉病毒不可能源自实验室泄漏的动机是为了继续到武汉病毒实验室捞外
快。捞这种外快和捞发一帖五毛的五毛党党员无异。因此,以四大理由证明武汉病
毒不可能源自实验室泄漏的马泽特可谓洋五毛。

只因马泽特为武汉病毒实验室和石正丽团队辩护的四大理由是洋五毛的表现,而这
个洋五毛为武汉病毒实验室和石正丽团队辩护的四大理由又成了一直在掩盖武汉P
4实验室研发并泄露了武汉病毒罪行并企图把武汉病毒甩锅给外国的中共继续甩锅
的权威理由,故她的说法很快就被央视及时报道,中共央视的及时报道又成了新华
社通稿般的文稿得到众多中共党媒的转发。

然而,马泽特对蝙蝠病毒的无知不是蝙蝠病毒学界的唯一,马泽特对武汉病毒研究
所对洋人阳奉阴违两面派做法的无知也不是海外病毒学界的唯一,马泽特为维护武
汉病毒研究所信誉和石正丽团队的信誉而充当洋五毛也不是海外病毒学界的唯一。
可以说,凡是认为蝙蝠病毒会感染人的病毒学者都是马泽特,凡是认为武汉病毒不
是人造病毒而是自然病毒的病毒学者都是马泽特,凡是认为武汉病毒不是由武汉病
毒研究所泄露的病毒学者都是马泽特。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20年6月20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6-20 23:52:4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