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好人就是正能量(外五篇) 2020-06-22 17:15:02  [点击:1551]
好人就是正能量(外五篇)
《围城》中赵辛楣评价方鸿渐:你是一个好人,不讨厌但没什么用。殊不知,做一个好人,本身就是人生最大的价值和意义所在,只怕好得不够,好的程度不高也。

就像方鸿渐,重视友谊,没有野心,不愿向权贵和世俗妥协,亦不无羞耻心,伪造过一份学历然一直自愧,不失为一个好人。但又有限,不是大好,不是君子的好。

好人本身就是正能量,小好小用,大好大用,好到圣贤君子的程度,对于家庭和国家,对于人类和自心,都有大价值、大意义和大作用。一个社会好人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相反,坏人的价值、意义和作用无不负面,对家庭对国家、对他人对自己无不有害,小坏小害,大坏大害。2020-6-21余东海



我的责任和使命
极权主义之下,无论国家多么富有,国民一样贫困无依;无论国家多么强大,国民一样弱小无助;无论国家多么发达,人权一样没有保障;无论科技多么先进,政治一样无法进步;无论法律多么繁盛,司法一样缺乏公正;无论国民多么爱国,国家一样不会爱民。

只要极权主义不去,最雄厚的财富经不起它们的挥霍,最丰富的资源经不起它们的浪费,最壮丽的河山经不起它们的摧残,最美好的环境经不起它们的污染,最悠久的传统经不起它们的破坏,最优越的条件经不起它们的折腾,最优秀的人民经不起它们的物化。

批判极权主义,不仅需要说真话的勇气,更要有说真理的能力。这是东海当仁不让的文化责任和历史使命。同时,作为当代儒之大者,还应该对古今中西各种学说、人物、势力、事件进行批和判。这里的批判是中性词,批是分析、衡量、评论;判是评断、判断,包括判教判学判人判事。

唯依据仁本主义立场观点尤其是仁本五观,作出的批判才能中肯准确如理如实。要做到这一点,要让字字句句从良知心中流出,当今天下,几人能够。故东海的时间精力都非常珍贵,皈儒之后的每一篇文章,无论长短,都有保存流传的意义。

置身极权主义环境中,我不能不特别自尊自重自爱自信。有言不信,丝毫不影响我的自信。对于我来说,自信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是自然而然、理所当然、不得不然的。我不可能不自信,就像被老虎咬过而不能不相信老虎的存在,想假装不相信都不可能。这是真理自信和良知自信,既无法勉强,也无法遮掩。2020-6-21



东海八大愿
一愿父母康寿兄弟无故,积善积福余庆悠长;
一愿子孙有猷有为有守,瓜瓞绵绵万世其昌;
一愿自己自尊自强自成,即身成就光明无量;
一愿同道无忧无惑无惧,为政为师风行草上;
一愿广大民胞离苦得乐,家庭和美身心安康;
一愿两极主义成为历史,中华普照自由之光;
一愿中华文化反本开新,道援天下王道芬芳;
一愿天下同归仁本主义,开启宇宙文明辉煌……
2020-6-22



义理训诂文章考据
义理、训诂、文章、考据四学,义理为本,其余为末。学者既不可本末无别,一视同仁;又不可取本弃末,割裂开来。程颐言:

“古之学者一,今之学者三,异端不与焉,一曰文章之学,二曰训诂之学,三曰儒者之学。欲趋道,舍儒者之学不可。今之学者有三弊:一溺于文章,二牵于训诂,三惑于异端。苟无此三者,则将何归?必趋于道矣。”

儒者之学与文章之学、训诂之学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既有分界又有交集。学者惑于异端固然不可,也要避免溺于文章、牵于训诂而疏忽义理。正确的态度是,以义理之学为本为主,以文章、训诂、考据诸学为末为辅。

我不太认同戴震之学,但很认同段玉裁所引的戴震之言:“有义理之学,有文章之学,有考核之学。义理者,文章、考核之源也。熟乎义理,而后能考核,能文章。”(段玉裁:《戴东原集序》)2020-6-22



儒家复兴的的两个过程
儒家复兴有两个难以超越的过程:首先是传统归来,先佛道而后儒家,即佛道先兴,儒家后来。所以我当年说,佛道两家是为我们打前站的。

其次,儒家归来是先名义而后实质,先表层而后深入,先局部而后整体。在这个过程中,南怀瑾、于丹们都功不可没,客观上充当了儒家清道夫。霫为儒家归来提供了局部性的政治通行证,也有其贡献。当年在这个意义上对其有所肯定,并无不当。

同时,儒家的成长、包括个体群体的成长也有个过程,先伪后真,先劣后优,先小人后君子。先后者,先来后到也,也指某些儒生的自我革命或优化的过程。循名责实,由浅入深,由肢体而执全象,是君子群体的责任。让我们努力,以加速儒家从量变到质变、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2020-6-22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问题:或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或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两种说法,哪种正确,你认同哪种?

东海答:这句话本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语本《西游记》第五十回:“道高一尺魔高丈,性乱情昏错认家。可恨法身无坐位,当时行动念头差。”又见《初刻拍案惊奇》卷三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冤业随身,终须还账。”又见谭嗣同《仁学》四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愈进愈阻,永无止息。”

传当年在排练京剧《红灯记》时,扮演李玉和的演员对鸠山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周某听了不以为然,当即纠正说,应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云。

但我更认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道魔之别即正邪、善恶、人禽之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意味着正义终将压倒邪恶,人类终将战胜禽兽。无论魔怎么高大上,道都可以更加高大上。道在与魔的争斗中不断成长和提升。

在一定的空间环境和历史阶段中,道有所短,魔有所长,确实存在人不胜禽、邪压倒正的情况。但这是局部、暂时的。禽不胜人、邪不胜正才是人世间的常道,具有必然性、绝对性和历史性。人类社会和文明发展的历程,就是正善不断战胜邪恶的过程。

于个体,道与魔之别,即良知与不良习性之别。个体德性成长的过程,就是道不断战胜魔的过程。小人是道不胜魔,魔压倒道;士是道挑战魔,道魔相持;君子是道已占压倒性优势和绝对性上风;圣贤是即身成道,道心纯粹,成了道的载体和化身。2020-6-2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