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今年的习近平生日会成为轰动天下的日子吗? 2020-06-23 04:13:05  [点击:1605]
习近平的生日是1953年6月15日,今年的6月15日早已过去,当天并没
有发生轰动天下的大事,怎么会有标题的问题呢?

原来6月15日是习近平的公历生日,而习近平的公历生日不太可能是习近平所
过的生日,因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人在独立前过的生日几乎都是
父母给过的生日,父母给过的生日绝大多数是农历的生日,而在独立后的生日只
能是继续过独立前父母给过的生日。为什么说习近平的生日可能是农历生日呢?
因为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是在1952年9月以“五马进京”的一马进京的,进京
前其夫妻都在西北工作,除了公文要使用公历纪日外,其它工作和生活使用的纪
日应该都是使用农历纪日法,这种在生活上长期使用农历纪日的习惯不可能因进
京工作而改变,他俩记的习近平生日和给习近平过的生日都应该是农历生日。

那么,习近平的农历生日是哪天?万年历告诉,习近平的农历生日是五月初五,
五月初五是端午节。即是说,端午节是习近平的双重节日——端午节日和生日,
而在全家过端午节的同时又给习近平过生日庆生形成的一宴两庆的好日子情况下
,习仲勋夫妇没理由再给习近平过公历生日,习近平也应自豪有这个一宴两庆的
生日,他独立后过的生日也应是农历生日,习近平一生所过的生日都应是农历生
日。

端午节虽是中国四大传统节日——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之一,端午却
不是个吉祥的日子,因为它是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投汨罗江自尽的忌日,因
而,端午节被解释为是吴越百姓纪念屈原忌日的节日。

端午节又称端阳节。历史上的端阳日是屈原投江自尽的日子,今年的端阳日则是
除恶习的日子:“端阳除恶习”,它是今年1月31日出世的《武汉归元寺神秘
谶语疯传,会成中共结局预言?
》(下称《归元寺预言》)的谶言,即预言。

那么,端阳要除的恶习是什么呢?字典解释的恶习是指不良的习惯,端阳要除的
恶习肯定不是指中国人过端阳节的习惯。“端阳除恶习”的前一句谶言是“江城
瘟疫起”,完整的谶言是“江城瘟疫起,端阳除恶习”,故知端阳要除的恶习,
是引起江城瘟疫的恶习。江城是武汉的别称,“江城瘟疫起”即武汉瘟疫起,出
世于今年1月31日的谶言“江城瘟疫起”就只能是指去年冬天在武汉暴发的武
汉肺炎人瘟(下称武汉人瘟),而《归元寺预言》讲述的就是武汉人瘟在去年冬
天的武汉暴发前后给出黄兴及其女友两种命运的预言故事。

那么,引起江城瘟疫的恶习是不是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武汉病毒所研究
员用生命担保: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所称的“2019年新型冠状病
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暗示的武汉人“不文明生活习惯”呢
?不是,因为石正丽口中的“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是“宰杀食用野生动物”,
载于石正丽研究团队于2019年1月29日投稿、于同年3月2日发表在国际
学术期刊《病毒》的评论性论文《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中,即此文预警中国将
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的根据——蝙蝠冠状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的方式是
人类宰杀食用野生动物。

然而,宰杀食用野生动物是中华民族持续五千年的生活习惯,而在2002年爆
发SARS人瘟之前,中国从未爆发过SARS人瘟;在去年冬季爆发武汉人瘟之前,中
国从未发生过武汉人瘟,表示中华民族宰杀食用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惯不是恶习,
引起江城瘟疫的恶习不是武汉百姓宰杀食用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惯,端阳要除的恶
习不是武汉百姓宰杀食用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惯。

那么,端阳要除的恶习是什么呢?只能是“毛病不改,积恶成习”(102岁的
李锐在北京医院对美国之音记者谈习近平之语,即李锐临终前在北京医院对美国
之音记者谈习近平之语,见视频《102岁李锐谈习近平: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的习近平,因为《石正丽披露:是她的实验室泄露了武汉病毒》证明:任何
种类的蝙蝠活体病毒都不会感染人类,且都无法在人体中生存,引发武汉人瘟的
病毒——武汉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发并泄露的,但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发并泄
露的武汉病毒实为习近平亲自领导亲自指挥下的共军研发并泄露的病毒,而按共
军科学家陈虎披露的共军生物武器最低标准看,泄露的武汉病毒只是生物武器的
粗胚,根本不能当生物武器使用。而《中共在去年12月就在欧美抢购口罩说明什
么?
》证明,习近平在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武汉病毒后是把武汉病毒作为生物武
器试用从而采取了隐瞒疫情和拖延防控的措施的,是习近平的隐瞒疫情和拖延防
控措施才导致原本可控制在武汉市内的武汉人瘟疫情向全国和全球扩散。研发高
致病的病毒作生物武器就是反人类罪的滔天罪行,把泄露的还远远达不到生物武
器最低标准的武汉病毒当作生物武器试用从而隐瞒疫情导致武汉人瘟病毒肆虐全
球的罪恶更是滔天罪行。

然而,习近平在武汉人瘟疫情犯下的罪恶远不止亲自领导研发泄露武汉病毒并将
不能做生物武器的武汉病毒当作生物武器试用从而采取隐瞒武汉疫情导致武汉病
毒向全国和全球扩散的罪恶,如没把中共在去年4月就开始在海外并购呼吸器厂
家并在全世界搜刮的呼吸器和在去年12月就到欧美市场抢购的口罩用于武汉封城
前后的武汉医院的医务人员,只能是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武汉抗疫战争的习近平
的亲自命令;如令武汉市红十字会拦劫全球捐给武汉各医院和个人的口罩、防护
服等防疫物质并禁止武汉市红十字会将其拦劫的防疫物质向武汉各医院发放的命
令也只能是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武汉抗疫战争的习近平的亲自命令;如在推出核
酸测试盒后向武汉各医院限制发放核酸测试盒以控制武汉肺炎的确诊人数的命令
,导致无数的武汉肺炎患者不能确诊、住院而居家等死的命令,也导致无数不能
被确诊的武汉肺炎患者自费承担天价的治疗费用的命令,也只能是亲自部署、亲
自指挥武汉抗疫战争的习近平的亲自命令;如严重践踏《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
一条规定的“在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
保障”并以匪夷所思的高价隔离费向被隔离者强行收取的命令,也只能是亲自部
署、亲自指挥武汉抗疫战争的习近平的亲自命令。而在武汉疫情远未控制更未消
失之际就要求全国各地复工复产导致许多工人在复工途中、复工之初染疫而亡的
罪恶,和导致许多无法复工又不能不复工的厂家走上焚毁工厂、仓库之路的罪恶
,则明显是亲自要求各地尽快复工复产的习近平罪恶。在武汉疫情向全球扩散之
际,命令散在世界各国的爱党爱国留学生、侨民大肆抢购医用口罩、防护服、呼
吸器等防疫物质然而再向世界高价出售而大发瘟灾财的同时导致无数人买不到和
买不起医用口罩、无数医院医务人员缺乏防疫物质而感染武汉肺炎、无数武汉肺
炎患者得不到呼吸器的救护的罪恶,放纵无数无资格创办口罩厂、防护服厂、手
持红外线测温枪厂者蜂涌而上地创办口罩厂、防护服厂和手持红外线测温枪厂大
肆生产劣质口罩、防护服、手持红外线测温枪并纵容他们高价出口而让他们在大
发瘟灾财的同时危害世界的罪恶,以及无数为发瘟灾财而盲目上口罩厂、防护服
厂和手持红外线测温枪厂的办厂人破产的罪恶,都是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武汉抗
疫战争的习近平的罪恶。此外,习近平还有在武汉疫情肆虐期间加强对国内百姓
“去毛存鞟”式盘剥的同时对外大撒币以称强世界的一系列罪恶:如在“我们人
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
0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李
克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的答记者问)的基本国情,并叠加草地
贪夜蛾于三月入侵7省区的虫灾、四月以来遍布全国各地大面积的暴雨和水灾、
暴雪灾、冰雹灾、旱灾的情况下,中方仍于4月23日向世卫组织增加3000
万美元现汇捐款,仍于6月向无农业灾害的菲律宾捐980万公斤大米,已送达
307.5万公斤大米,仍于今年6月17日的中非特别峰会上宣布“中方将在
中非合作论坛框架下免除有关非洲国家截至2020年底到期的对华无息贷款债
务……

因此,端阳要除的恶习只能是恶贯满盈、罪恶滔天到罄竹难书的习近平。

这就表示,“端阳除恶习”若应验,今年的端阳就既是习近平的生日也是习近平
的末日,就是“华夏齐声恶习除”(《归元寺预言》)的举国大庆日和全球大庆
日。

然而,“端阳过后饮屠苏”(《归元寺预言》)告诉:“端阳除恶习”的时间很
可能是在端阳午餐之后,因为,可饮的屠苏是屠苏酒,屠苏酒是古代荆楚一带在
农历正月初一饮用以避瘟疫的酒,从而表示屠苏酒是迎新酒。因此,“端阳过后
饮屠苏”是指华夏全民在端阳午餐之后因突闻恶习被除的惊天喜讯而把端阳当作
补过鼠年春节而痛饮现代酒代表的屠苏酒的日子以迎接迟到五个月的春节和春天。

那么,“端阳除恶习”有应验的可能吗?有,理由是:

一,《推背图》第四十象预言:中共国只有三代核心四代主的宿命,即中共国没
有第五代主,所谓的第五代主——习近平不是中共国的第五代主,而是迎接“九
曲黄河水不黄”(《推背图》第五十四象)的主,表示习近平没有任满两届中共
党魁任期的命。

二,“中中甲子百年尽”(《铁冠数》)应指中共及其建立的中共国会在中共建
党百年之年同时寿终正寝,中共建党的年月不是1921年7月,而是1920
年5月或6月(见《尊重历史事实,中共的诞生与成长》,今年6月是中共建党
一百周年的年月。

三,《昆明湖第四次突掀汹涌波涛是“端阳除恶习”的预兆》告诉:北京昆明湖
前三次突掀的汹涌波涛分别发生在慈禧死前十天左右、袁世凯死前三天、毛泽东
死前半个月左右,表示昆明湖突掀的汹涌波涛都是中国最高统治者去世的预兆,
昆明湖在今年3月18日第四次突掀的汹涌波涛没理由不是“端阳除恶习”的预
兆。

问题是,端阳在即,“端阳除恶习”似乎毫无征兆,“端阳除恶习”的政变似无
发生的条件:枪杆子、刀把子和蒙全民之眼、捂全民之耳、封全民之口而以虚假
的新闻舆论轰炸全民的媒体宣传权、网络传播权、从全球一网的互联网中划出中
共国局域网的锁网权,仍都牢牢掌握在习近平及其亲信的手中;没理由不知《香
港基本法》规定的“全国性法律”概念又都成不知“全国性法律”概念从而推出
“港版国安法草案”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绝大多数没理
由不知《香港基本法》规定的“全国性法律”概念又都成不知“全国性法律”概
念的全国人大代表以“2878票赞成、1票反对、6票弃权”的高票秒速通过
“港版国安法草案”的情况,以及6月1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
议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关于港版国安法草案的说明和审议港版国安
法草案的情况,都一再说明,中共全党对习近平的服从达到了完全盲从的地步,
中共国最高立法机关成了全球独一无二的法盲机关,习近平在中共的一尊地位依
然稳定且更加稳固。

然而,似乎不可能发生的“端阳除恶习”政变还是可能发生的,因为,习近平没
有亲信,习近平及其亲信都是“太上”(《道德经》)的亲信,全人类都是太上
的亲信,地球万物都是太上的亲信,太上即居于⊕形月腔内壁长康长少长妙地长
生并轮流上⊕中十字架上班辐射万物终生“得一以生”(《道德经》)的一形道
的月球居民,而终生“得一以生”的地球万物都是一形道生化物、“目惟内视而
不外视”(《金华宗旨》)的瞎子、“耳惟内听而不外听”(《金华宗旨》)的
聋子、“惟道是从”(《道德经》)的行尸走肉、“无知无欲”(《道德经》)
的收音机、对一形道之声“应之速而无疑”的传声筒。即是说,习近平身边的任
一位亲信都是太上的亲信,都可能被生化他的一形道突然下达的命令在端阳午餐
之后抓捕恶习,恶习自己也会被生化他的一形道突然下达的命令在端阳午餐之后
突然宣布实行宪政之令而蜕变成新生的习近平表示此前的恶习已除。

太上为让人类相信“端阳除恶习”的预言会应验,在继昆明湖于今年3月18日
突掀汹涌波涛后,又于今年5月21日下午3点至4点16分召开的中共第十三
届第三次全国政协会议期间让北京突变为预示“臣将侵君”(《洪范五行传》)
、“臣反制君”(《汉书·卷二十七下之上》)、“臣蔽君之明,有篡杀”(《
宋史·志第五》)的昼昏天气——白天暗如黑夜的天气(见《中共第十三届第三
次全国政协会议在黑天黑地中进行意味着什么?
》)。李克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
三次会议记者会上说的“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
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
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及随后倡导的“地摊经济”,只是“臣将侵君”、“
臣反制君”、“臣蔽君之明,有篡杀”的众臣中的一臣的“蔽君之明”的初步表
现。

6月16日凌晨,北京勾通长安街的各路口除了公交车路线不是被大墩子或清洁
车堵住,就是被两辆民警车、两辆武警车、两辆特警车和6个全副武装人员戒严
,以致驾私家车去医院看病的国俪堃等三个访民离开医院回家的过程,竟为走出
长安街而绕来绕去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情况和武装戒严人员根本不查她们体温和核
酸而只说“走吧走吧,赶快走,我们在执行公务”的情况(见《访民亲睹疫情下
长安街戒严
》)表示:北京在6月16日下半夜发生了类似2012年的“北京
3.19政变”的大事,预示“端阳除恶习”的预言有可能应验。

因此,有理由相信,“端阳除恶习”的预言极可能应验,今年的习近平生日极可
能成为习近平的末日从而成为轰动天下的日子。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20年6月23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6-25 00:14:0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