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两大人生悲剧(外四篇) 2020-06-28 22:07:32  [点击:1366]
两大人生悲剧(外四篇)
人生悲剧有二:一是邪恶之徒聪明,一是正善之士低智。

邪恶之徒必无正智,然有极聪明者,或者说邪智极高者,这种人害人害己的能力也极高。古往今来的大盗巨寇邪教主,都是有邪智乃至邪智极高者。

智有正邪之别。正智是诚其意、正其心、发正念、求正理、做正事、走正道的智慧,可以自正正人,自成成人,达则兼善天下,道援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明哲保身。

邪智相反,邪信邪念邪知邪见邪事邪道,达则兼害天下,穷则独害其身。注意,邪智没有成人之善和明哲保身的能力。

比邪恶之徒聪明更加可憾可悲的是,正善之士低智。这种人固然可敬,然缺乏择法之眼和明辨功夫,缺乏自知之明和知人之明,容易轻信谗谄上当受骗,甚至沦为三帮而不自知。好心办坏事,助人反害人,此之谓也。

正善低智,也难免自误误人自害害人。古今中西无数正善之士和事,坏在这种人手里。一个人如果被邪恶所害,还可以鸣冤叫屈;如果被正善之士误伤,被无心乃至好意伤害,那真是有苦无处诉,有冤不能伸。这对于双方都是巨大的悲剧。东海《儒家大智慧》正为此而作,为了尽量减少这种人生遗憾和悲哀也。2020-6-28


关于天之道
或问:“易经讲立天之道曰阴与阳,中庸讲诚者天之道。阴阳和诚是怎样的关系?是怎样联系起来的?”

答:分而言之,天道是乾元,地道是坤元。统而言之,天之道、地之道、人之道都是太极,乾元坤元的圆满统一。二元分言,只是方便言说而已。太极的第一特征是乾健、健动、至诚无息,故《中庸》以诚字来指太极。太极者,天地之心,亦人类之心,你我他之本心。

注意,阴阳或以气言,指阴阳二气;或以象言,指天地日月男女等等;或以道言,指乾坤二元,统一于太极。乾坤二元是形而上,本质也,道体也;阴阳二气是形而下,现象也,作用也。体用不二而有别。二之则割裂,无别则混乱,这是学者常犯的两种错误。2020-6-27

招敌四大法
招敌的方式很多,概乎言之有四:一伍子胥式,一郭开式(或称犹大式),一石敬瑭式,一种韩侂胄式。韩侂胄式的招敌法是典型的古典高级黑,最易祸国殃民而最不易为人所察,甚至会因主战而受到肯定赞美。蔡东藩说得好:

“光、宁以前误于和,光、宁以后误于战,要之皆幸臣用事之故耳。韩侂胄之奸佞,不贼桧若。桧主和,侂胄主战,其立意不同,其为私也则同。桧欲劫制庸主,故主和,侂胄欲震动庸主,故主战。苏师旦笔吏进身,程松献妾求宠,以卑鄙龌龊之徒,欲令其运筹帷幄,决胜疆场,能乎否乎?盖不待智者而已知其必败矣。”(《宋史演义》)



微论中道之和
或谓“和近中行”。东海曰,闻狂狷近于中行,不闻“和近中行”,“和近中行”之说非儒家正义。和有多种类型:乡人皆好之,一乡皆称愿人,乡愿之和也;苟同苟异没有原则,小是小非昧于大理,世俗之和也;喜怒哀乐发而中节,无可无不可,惟义所在,中道之和也,即中行也。

中道之和不仅与世俗之和不同,也与佛道之和大异,故既非世人所能解,又为佛道所诟病。盖中道之和,不仅有喜和乐,而且有哀和怒。圣贤大哀大怒,不碍其和,有时狂狷亦不碍其和,圣贤狂狷即中行故,孟子就是典型。孟子一生泰山岩岩,英气勃勃,自居师道,棒喝诸侯,但无碍其允执厥中也。

有子曰:“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意谓和谐必须以礼为准,在礼制的制约下追求、维护和谐。礼之用,和为贵,不贵非礼之和。对于非礼的言行和事物,根据具体情况予以相应的文化启蒙、道德教化、思想批评乃至纪律惩罚,就是合礼的。礼制是儒家特长,中道礼制之精义,非异端外道所能把握。

柳下惠之和,就非中道。孟子说:“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四人都被孟子称为圣人,然有本质区别,孔子、伊尹是中道圣人,伯夷、柳下惠则非中道,可称为外道圣人。故孟子又说:“伯夷隘,柳下惠不恭。隘与不恭,君子不由也。”

一些学者认为孟子自相矛盾,其实是不理解孟子。伯夷柳下惠,论德值得推崇,故孟子推崇之;论学则有大弊,故孟子批评之。对此东海待发某刊的《孔孟异同论》一文有论,兹不详论。柳下惠之和亦可称为异端之和。

狂狷近于中行,狂狷可进中行,但并非只有狂狷才能进入中行,一些人温良恭让,照样可以抵达中行。然可以断言,伯夷柳下惠之道无法抵达中行。包括佛道在内,任何异乎儒家、外乎孔孟的学术和道路,统统无法抵达中行。2020-6-28



天道天性与绝天人通
常有人将天道视为人脑的产品、观念的产物,完全错误,应是受了唯物主义的误导。天道远远早于人类而存在,那是宇宙万物包括一切生命的本源,生天生地,神天神地,宇宙资之以始,人类资之以生。

换言之,宇宙万物都是天道生生不息至诚无息所现之象、所结之果、所作之品,人类生命则是其最神奇美妙的作品。

天道即天地之道、天理即天地之理,天命即天道之命令,天道之大化流行。天性有二义:于天地为天地之性,于人类为天命之性。道即性,性即理,天道天理天性天命,异名同指。程颐说:

“理也,性也,命也,三者未尝有异。穷理则尽性,尽性则知天命矣。天命犹天道也,以其用而言之则谓之命,命者造化之谓也。”(《二程集》)

有天地即有天地之性,有男女即有天命之性,有圣贤即能知性知天。对于天道天性,圣贤是发现者、感知者、证明者而不是创造者。

天地之性赋命于人类即天命之性,即本性、仁性、道心、明德、良知心,也可以称为太极心。盖天地人物,一以贯之,道为太极,心为太极。圣贤之学的根本宗旨,就是教人如何尽心尽性、自立自达、明明德致良知。

人道的根本是天道,人性的核心是天性,人类生命体是本性与习性、道心与人心、天理与人欲的统一。东海有联曰:“大事小做,小事大做;我在天心,天在我心。”下联就是讲天人关系的,天心即道心天性,我心即人心人性。

如果说颛顼隔离神人是“绝天地通”,那么,悖逆天道、灭绝天性、断绝善根就是“绝天人通”。注意,鬼神与天道天性地位悬殊,悖天与隔神,性质截然不同。故颛顼可以“绝天地通”,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绝天人通”。换言之,神人或可以隔离,天人决不能隔绝。

反孔反儒,既是反人道反人性反伦理,也是反天道反天性反天理,就是根本性的绝天人通,人天隔绝。绝天则非人,是最彻底的非人化,徒有人形而无人性。

孔子说大罪有五,第一条逆天地,就是绝天。诬文武近乎绝天,因为文武是传承天道的圣贤;逆人伦也是逆天,因为人伦是人道的支柱,而天道是人道的根本。谋鬼神、手杀人也是人道大罪,有罪于人道即有罪于天道,天人不二故。

得罪于天,天警天谴;自绝于天,天诛天灭。绝天人通的结果,轻则天谴,内忧外患天灾人祸,无非天谴;重则天灭,人被天绝,义刑义杀义战,无非天绝。《吕刑》说:“报虐以威,遏绝苗民,无世在下。”

蚩尤作乱之时,苗民互相欺诈,扰扰攘攘,不诚不信,叛盟背誓。皇帝哀怜众多人无辜被害,遂消灭施虐的苗民,并使他们没有后嗣留在世间。这就是天绝。类似被灭绝的野蛮邪恶势力,古今中西不少也。2020-6-25



王夫之一言三大义
王夫之说:

“道不尽于文也,而用于天下以使人异于禽,君子异于野人,则唯文足以辨之。天以开中国之天下,使立人极而成位乎中,故五帝三王兴,而诗书礼乐爻象畴范以次而立,至于文王而大备。文王以上之圣人,皆见诸行事,而以君道立治统,文无以加矣,守之万世而莫能易矣。后世之天下,文存则泰,文丧则否。圣王不作,而谁与传之?”

王夫之这段话包涵以下三层大义。

其一、道与文是体用关系,道是体,文是用。“道不尽于文”,文是道的作用,但文不能穷尽道的全部作用。这里的文指中道文化,包括内圣学、外王学和礼乐制度。

其二、文化的作用非常大,“用于天下以使人异于禽,君子异于野人,则唯文足以辨之。”“后世之天下,文存则泰,文丧则否”云。文化决定天下的泰否。天下指人类,文化的命运即人类的命运。

其三、文化的政治性弘扬和复兴有赖于圣王的出现。“圣王不作,而谁与传之?”这里的传,指“以君道立治统”的政治性传承,将中道文化落实为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2020-6-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