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张英 張英》夢見五十年前接受外調全國婦聯副主席羅琼和康生秘書李鑫   2020-07-03 15:10:47  


作者: 张英   【續前】 緬懷羅琼大姐兼追思顧贋老哥 2020-07-05 14:58:47  [点击:1342]
【續前】夢見五十年前接受外調全國婦聯副主席羅琼和康生秘書李鑫 😴

緬懷羅琼大姐👳 兼追思顧贋大哥 🤠


春夏不覺曉,半夜夢最多。日前帖子,《夢見五十年前接受外調全國婦聯副主席羅琼和康生秘書李鑫》,前半部分,扼述林彪辦公室,倆位大姐,風塵僕僕,北京趕滬,對我外調。主要厘清,張英1967一月革命中,接受李鑫等上海專訪,主動提供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始整張春橋的「炮彈」,以便迅即解脫,李鑫「停職反省」,回中共中央辦公廳復職一節。✌️

在此續塗✍️:後半部分,全國婦聯,另倆位大姐,也專程趕來,對我外調,和藹可親。告知中央,擬把羅琼大姐復職,回任全國婦聯副主席,兼第一書記。但有最後一個,關鍵問題未解,那是張英請託羅琼,提供中共中央政治局,修理張春橋的「炮彈」。因為張春橋,尚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位居要識,必須鄭重:是張英首先主動披露請託,還是羅琼事先授意誘道引發?我連忙回答澄清:是我主動講的,早在杭州巧遇羅琼前,一年多了,就在上海,私下公開,「炮打」張春橋十多次!後來正是自己,主動再三懇求,拜託羅涼大姐,便時捎話,同為全國婦聯副主席鄧穎超、康克清他們,提請中央密切留神,伺機把張春橋團伙清除掉!羅琼大姐,勉為其難。當今不宜追究,羅涼義務責任。再要反攻倒算,找我張英清查!👋

1968,二月中旬,杭州巧遇羅涼,點解?那得補充說明,是顧贋大哥,解放日報鼓吹,間接促成,杭州之行。顧贋,老革命、老右派、老造反,他與薛慕橋、羅琼貴伉儷,上個世紀,四十年代,是否深交,不得而知;但他老哥,六十年代,曾與張英,密切交流,志同道合,相得益彰。😎


一、顧贋老哥間接促成張英杭州之行

前面提及,1967一月初,上海銀行、文匯報、解放日報,中國大陸,最早向共產黨奪權,三個要害單位。影響全國,各省市地縣,以及除林彪的國防部外,中央各部委,普遍奪權運動,斷斷續續,三年光景。🔥

說實在的,張英在文革前,雖與文匯、解放两報,就有交往。但是一月革命,各忙各的,沒有交集,之所以同時起義,純屬巧合,所見略同,或曰「心靈相通」。💞

譬如文匯報邵傳烈,是我市62中的學長。他1961年,華東政法大學,提前畢業,分配到《文匯報》,評論組長。1960,張英16歲,加入上海哲學學會,自命不凡:「中國最年輕的哲學家」。邵傳烈兄,有時約稿文匯報理論版。後來造反,為民請命,揭竿而起,各負使命。1966七一,張英給中共的三封《公開信》,全國第一張大字報上街,貼在中國最多人潮熟點,上海北火車站廣場南面,天目東路。邵傳烈,在1966年《紅旗》雜誌8月號,發表《造反有理萬歲》,這是全中國,第一篇公開號召人民起義的檄文。📃

1967,一月五日,文匯報奪權,「星火燎原」的邵傳烈,被推舉任總編輯,主持報社,日常工作,衆望所歸。接著,我們銀行奪權,張英被市分行各部、十個區辦、十縣支行,一致推選為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接管會主任。我與傳烈,日夜奮戰,不同戰線,各忙各的,無暇往來。1967一二八炮打張春橋,邵傳烈尚未淌混水;1968四一二炮打張春橋,邵傳烈捲入了,被張春橋撤其總編。那時我已被綁架入獄,出獄後方知,才子邵總編被打發到發行部,做運送報紙貨車的搬運工!

至於解放日報顧贋,他與我們火線相識。1967,一月七日,上海鐵路局、城建局、彭浦工業區,3萬多人,日夜輪番圍攻,開戶銀行,閘北區辦,强行索提,計劃外的,大量現金,人潮汹湧,情況危急。我坐鎮第一線,指揮抵制;與此同時,聞外灘市分行,有港務局等,幾萬碼頭工人,也在圍攻,索提現鈔,經情也是危急。我就急派,閘北區辦,徐正明、程鏞祥、李良駒,三位代表,急奔外灘,支援分行,勸說開導,疏散人羣。

徐正明兄,午前向我,電話通報,外灘現場,市行危急。我説:必須趕發,大量傳單,向社會呼籲,廣大市民支援!於是我在電話中,口授《緊急通告》,主要內容,大體幾條。碰巧解放日報記者顧膺,憑著老報人嗅覺,也在外灘市分行,大廳現場觀察,他就主動,把張英口授的電文索取。馬上由解放日報社,趕印了十萬張火急傳單,每張傳單,有2張報紙拼起來那般大,分由各路造反派朋友,在上海許多馬路上,四處張貼。 一一 這就是第天傍晚,朱永嘉等,補充修改,一月革命宣言,《緊急通告 一一 告上海全市人民書》的由來!💥

自此一年多,顧膺老哥,經常到張英所在單位,人行閘北區辦,新聞採訪,專題報道。有時干脆,叫我抽空,代撰解放日報社論,一併交差。📜


顧膺同志,老運動員,屢經磨礪,老馬識途,日常言行,掌握分寸。1947,顧膺是中共《石家莊報》社長,張春橋是該報總編輯,算是老同事了。後來,張春橋跟華北局組織部長柯慶施走,顧膺跟華北局書記向明走,分道揚鑣。六十年代,他知道張英炮打張春橋的,不便當面問我;我也瞭解他熟悉張春橋的,但從來不當面問有關張春橋的事,免他牽連為難。

顧贋同志,1949年起,中共青島市委宣傳部長、青島日報社長兼總編。1953,中共內鬥,顧膺被打成中共中央山東分局書記向明的「向明分子」,遭到整肅。1957,顧膺被誣陷為「右派分子」。1961,他被甄別摘帽。1964,顧膺與原中共山東省委常委、也曾是「向明分子」和「右派分子」續中一,調到上海工作。續中一老哥,上海市財貿辦副主任;顧膺老哥,解放日報評論組長。

中共文化大革命,1966十一月,上海批判《海瑞罷官》開始;中共文化大革命,實質是武化大革命,1966十二月,上海逮捕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武革也是從上海開始的。文革初期、前期和中期,上海文匯、解放两報,全國的「風向球」!🔴

由於1967全年,顧贋老哥,常在解放日報,鼓吹在人行閘北區辦革命委員會主任張英,一月革命一個月後,全國最早不分黨派(包括右派),推行一人一票直選人民代表;正當1967三月,全國「打倒一切」,甚至掛牌遊斗走資派,張英敢於「反潮流」,毅然決然,宣佈100%解放本單位54位處科級幹部;革命大聯合是革命三結合的基礎,銀行是最早建立革命委員會之一,全國先進的標杆,…… 吹得神乎其神。弄得許多省市,廣州軍管會主任、鄭州河南二七公社、合肥安徽銀團、武漢鋼二司等等,聞風而動,紛至沓來,上門取經,應接不暇。其中浙江省財政廳,誠邀我便時,就近去杭州,大會宣講傳授。

這就才有,1968,二月中旬,杭州之行。坦率地說,顧贋老哥,一番好意,間接推動! 🙌


二、杭州陸軍監獄門口張英巧遇羅琼等大姐

那次我出差杭州,兼有另個任務。因本單位,有件懸案,事涉1930,中共閘北區委書記,脫黨分子,懷疑叛徒,五十年代,肅反運動,被判刑20年,覇押在浙江省第一監獄,杭州人稱「陸軍監獄」。正如同上海人,把上海市監獄,叫「提籃橋監獄」,相沿成俗。

那天午後,陸軍監獄,傳達室內,巧遇倆位,北京來的,全國婦聯,中年大姐。她們獄中,要提問的,竟然是我,要提問的,同一個人!👻天地之大,無所沒有,那次相遇,純屬巧合!

那位大姐介紹,這位羅琼大姐,薛慕橋夫人,全國婦聯副主席,兼第一書記,剛被「解放」!因為羅琼大姐,1930年在上海,主編新婦女雜誌,與這位當年的閘北區委書記相識。因為婦聯有樁案子,也牽涉他,故親自來,當面弄清。

他倆謙讓,請我先去,問個究竟,退後等著。當我問畢,她倆才入,我在監獄門口,等她倆出來後,傍晚約一起去,就近找了餐館,敍話暢談甚歡。🍻

我對國家經委副主任、著名經濟學家薛慕橋,欣聞最近也被「解放」,恢復正常,表示「可喜可賀」!我曾聊起,文革初期,批「三家邨」,株連薜慕橋,他是第一個被公開打倒的中央部長、「反動學術權威」。文革前三年,我在上海財經大學進修,其中教材,就有薜老名著《經濟學》。如今他獲自由,當然特別高興!

因為羅琼是老上海,上海話交流倍感親切。我曾冒昧問她「芳齡」?她說「1911年生」。我「喔」的一聲:與家母同齡,革命老前輩! 〔按注:羅琼2006仙逝,嵩壽96歲千古,比家母多活4年,烏呼哀哉,不勝惆悵!😪 〕

座旁那位大姐,補充說道:羅琼,1938,在新四軍軍部工作,1940去了延安,後來中共七大代表!我接口說:那時在下,還冇出生吶 !

我還記得接著說,全國婦聯名譽主席宋慶齡 (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沈粹貞(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分別是中國福利會會長、秘書長。五十年代中期,我伲中國福利會少年宮小伙伴,都喜歡愛稱「宋媽媽」、「沈媽媽」。與您同為全國婦聯副主席鄧穎超,應稱「鄧媽媽」,但大家習慣叫她「鄧大姐」。冇知稱您是「羅媽媽」,還是「羅大姐」,如何是好?羅琼笑答:就叫「羅大姐」吧!樂於青年朋友叫「羅大姐」,這樣自我感覺,也年輕了,哈哈!


🤗 言歸正題。羅大姐,老上海,勢必關心上海近况,作了簡報。除重申張春橋,瞞上欺下,陽奉陰違,两面三刀,浦江两岸,獨立王國,破壞「抓革命、促生產」,搞亂上海,流毒全國,…… 。

我另舉例說明,張春橋鼓吹「打倒一切」,反對中央,按行業、按系統大聯合,更反對革命大聯合,破壞上海大好形勢。他竟强令,已經實現大聯合的,必須拆開,重新分裂;反對革命三結合,把已經結合進革委會的老幹部,第二次重新打倒,軟硬兼施,風聲鶴唳。張英出於公義,又要為民請命,忍無可忍,拒絕了當上海市革命委員會「常委」的誘餌,這樣才在,1967八月,被迫召集,並且主持,上海市財貿「六局一行」(上海市商業一局、商業二局、外貿局、糧食局、水產局、財稅局,人民銀行),五千代表羣衆大會,公開聲討,批判張春橋 (當時只稱他的「錯誤言行」,尚未上綱「罪惡」),規勸懸崖勒馬,改邪歸正!💥

👻 張春橋聞訊,鬧羞成怒。1967,12月30日晚上,上海市革委會擴大會議;12月31日下午,財貿工代會(文化廣場,萬人聚集,並由上海電視台,現場實况,同步播出,1500萬上海人收視),老狐狸按捺不住,公開跳出來,大駡張英「三字經」!

張春橋公然胡謅,上海形勢大好,走在全國前面,不必搞「大聯合」。倒打一耙:張英要搞大聯合、大團結,這是拖後腿,「破壞」上海大好形勢!

張春橋進而叫囂:張英主張,實現中央對全國的「按行業大聯合」指示。上海情况特殊,張英的「按行業革命大聯合」,就是在搞反動的「行會主義」!

張春橋還不罷休,指桑罵槐:張英要「按系統大聯合」,就是在搞「垂直系統」,要把上海,聯合到劉少奇、鄧小平系統去!


我在杭州餐聚,衆所週知,中國人民銀行,棣屬國務院系統,明明歸周恩來總理管的,我們是向總理彙報請示,與劉少奇、鄧小平,混身不搭界。這是張春橋借題發揮,含沙射影,公然侮辱,攻擊周恩來總理!🤠


是可忍,孰不可忍!拜託羅琼大姐,奉告中共中央,正派的革命老幹部,伺機把張春橋團伙☃️,清除出去! ✌️


三、顧贋是四十年前最大的冤案「上海華僑療養院」受害者之一

1979,所謂「上海華僑療養院」,華國鋒、汪東興、彭冲等,開放改革伊始,製造的第一個政治特大冤案,事涉鄧穎超、汪道涵、李豐平、吳儀等等,65位中央委員、省部長高官。迄今四十多年,上海療養院案,尚末平反昭雪,千古奇冤!😥


〔 詳容續寫 〕 ✍️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7-07 07:42:0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