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一切反常派都是纸老虎(外五篇) 2020-07-21 17:52:31  [点击:3952]
一切反常派都是纸老虎(外五篇)

正邪相遇,无论相持多久,终将分出胜负,产生两种结果:或正克邪,正义取胜;或邪克正,邪恶取胜。

邪恶取胜,非常态也,要因有二:一是力量对比悬殊,正义力量薄弱;二是道德相差不大,邪派特别邪恶,正派正义有限。

然复须知,邪恶势力都是反常派,邪恶取胜是人道最大的反常,必有很大的时空局限性。也就是说,邪恶取胜,兼具局部性和不可持续性。人道不可能全面性、全球性、永久性地反常,其一定范围和期限内的反常,或不坚或不久,终将恢复常态。最后结果只有一个:正义取胜!

化用一句名言:一切反常派都是纸老虎!2020-7-21

桐城义法和马列义法
任继愈《谈学术文章的写作》(1986年12月1日《光明日报》)一文结尾说:

“学术文章,先有学术,再谈文章,因为文章的支柱是它的学术内容,而不是词藻、结构、章法。旧社会所谓桐城义法写不出学术论文,用马列义法装点的文章多短命,有的文章连一两年的寿命也没有维持下来,一点也不奇怪,理应如此,因为文章缺少科学性。”

当时体制内学者有此见识,值得肯定,但有必要说明指出两点。第一、用马列义法装点的文章多短命,不仅是因为缺少科学性,更是缺乏正确性和正义性,立足于错误的立场观点方法,写出来的文章必然短命,而且有毒,误己误人。

第二、真懂桐城义法,写出来文章包括学术论文一定优秀。桐城派主盟清代文坛,为学术界所重视。其鼻祖方苞首创“义法”说。他在《史记评语》里说:“义即《易》之所谓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谓言有序也。以义为经,而法纬之,然后为成体之文。”文章有物有序,义经法纬,欲不优秀,不可得也。2020-7-20

君子守则一条
在极权主义环境中,往往一有权就变贪,一得势就变坏。轻则野蛮化,背信弃义,唯利是图;重则豺狼化,侵犯人权甚至草菅人命。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的庞然大物,都没有好东西,甚至商企也也很容易邪恶化,华为、伊利、蒙牛就是恶化的典型。

天下无道则隐,邦无道则拒绝富贵,这是孔子之训,君子守则。极权主义特别逆天悖道逆淘汰,欲追求显达富贵,将不得不违反圣训、牺牲原则,不得不随波逐流乃至卖身投靠。故这个守则特别重要,特别有现实意义。

即使从功利的角度看,极权社会的成功也是不值得追求的。大半辈子以来,耳闻目睹了多少富贵人家的兴衰起落和成功人士的悲惨下场,深知在极权社会,政治经济大成功,都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包括道德代价。唯有象颜回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那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

当然,后极权时期,特权控制能力下降,环境相对宽松,可从事的事业、可选择的范围都有所增加。某些事业比如商企业,小打小闹或没问题,但终究非长久计,难有大作为。二十年来,多次有友人劝我从商,并提供很好的条件,一律谢绝。

我深深知道,无论为政为师从商从军,欲大有作为,必先去极权。通过各种方式推动政治改革和社会变革,是这个时代最重要最伟大的事业,也才是最值得追求的成功。2020-7-19

知其末更要求其本
厅友龙在野说:“如果不揣其本而齐其末,儒家不仅近禅似禅而已。重视个人似杨朱,胸怀天下似墨家,中央政权似马列,民间自由似欧美;与时俱进、谋略灵活似法家,宗教性似耶教,静坐参悟似佛老。”

此言甚是。本末者,根本和枝叶、本源和支流、本体和作用、本质和现象也。不揣其本而齐其末,正是各种杂家、外道和糊涂学者的通病。不揣其本,仅论表现和迹象,任何异端邪说都可以用儒言儒语去解释和比附,中偏、优劣、正邪、善恶、义利、华夷、人禽等界限都将荡然无存。

不明本质只见现象,不知精神只见表现,就很容易被表象所惑,对很多似是而非的行为表现,更是无从分辨。一些学者将马家的内定制比附为禅让,若非故意粉饰,就是惑于表象。

又如,妥协和绥靖,宽容和纵容,通权达变和见风使舵,仁爱和兼爱(博爱),恻隐之心和妇人之仁,择善固执和顽固不化,忍辱负重和苟且偷安,当仁不让和为利而争,见义勇为和暴虎冯河,仁道自信和魔道自负……等等等等,无不形似实异。要认清两者本质,作出正确区分,必须具备明辨功夫。2020-7-21

如何战胜恐惧
比极权主义更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对于极权主义、特权阶级和暴政恶法的恐惧,已经深入多数国人的骨髓。这种恐惧又会表现为对真理、真相、真话和自由的恐惧,不仅不敢说真话不敢追求自由,甚至不敢面对真理、真相和自由人。习惯了黑暗会害怕光明,习惯了极权会害怕自由。

对于极权主义,君子并非没有恐惧感,与众不同的是,君子可以凭义理之勇和浩然之气克服恐惧。在艰难险阻中坚持真理、坚定信念,不断强大和提升自己。

不能战胜恐惧,不可能成长为君子,更不可能成为圣贤,德性、智慧无法提升故,恐惧心理必对良知造成重大伤害故。王夫之说得好:“有豪杰而不圣贤者矣,未有圣贤而不豪杰者也。”(《俟解》)豪杰之士的一大特征就是大无畏,威武不屈,勇者无惧,无惧于极权主义的打压、威胁和迫害,无惧于任何邪恶势力!

注意,在可以不死的情况下,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这并非恐惧,而是必要的明哲。孟子说:“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在可以不死的情况下明哲保身,在可以死的时候以身卫道,视死如归,此为大丈夫、真君子!

当然,仁德不是一蹴可几的。要战胜恐惧和成为君子,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不断地学习成长。《俟解》中王夫之接着说:

“能兴即谓之豪杰。兴者,性之生乎气者也。拖沓委顺当世之然而然,不然而不然,终日劳而不能度越于禄位田宅妻子之中,数米计薪,日以挫其志气,仰视天而不知其高,俯视地而不知其厚,虽觉如梦,虽视如盲,虽勤动其四体而心不灵,惟不兴故也。圣人以诗教以荡涤其浊心,震其暮气,纳之于豪杰而后期之以圣贤,此救人道于乱世之大权也。”

豪杰能兴,就是能培养本性之气,即浩然之气。要培养此气,就必须接受圣人之教。圣学圣教就是圣人救人道于乱世的工具,是圣贤君子救世之大权大法。让越来越多的人“度越于禄位田宅妻子之中”,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即圣人之道,成为豪杰和君子,这是人类社会摆脱混乱而升向升平乃至太平的希望所在。
2020-7-21

除却儒家无中道
或对东海“欲求中道唯儒门”的观点不以为然,认为大乘佛教特别是一乘佛教有不二中道义。龙树菩萨的《中观》就是中道,《六祖坛经》亦反复开示“二道相因,生中道义”。

答曰:佛教大乘一乘和《中观》《六祖坛经》,皆非中道。《六祖坛经》离中道较近,终究未能摆脱出世法的基本框架。

佛教也讲佛法在世间,反对离世觅菩提,但这些都是方法论,不影响其本体论求出离而入涅槃的绝对性。

中道不是自称的,必须得乎道体之全,道器、天人、本末、体用并全,全体大用,体大用全。儒家所认证的道体是太极,乾元为主而乾坤并建,万物资始乃统天,生生不息,至诚不息,其体何其大哉;儒学道德挂帅而内圣外王,内可成就圣德,外可建设王道,其用何其全也。故特此重申:除却儒家无中道。

而佛教,于大学八条目,格致齐治平兼欠奉,于诚意正心,依稀彷佛而已。其体主空寂,其用主出世,不能立足于人道,不足以建设王道。《华严经》说大菩萨在各种世间做王,空话耳,因为佛学并无政治学,对政治文明和制度文明建设,既无思想研究,更无真实实践。2020-7-21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于公众号《东海儒钟》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