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蓬佩奥先生怎样才能使中国人民相信你反对的只是中共而不是中国? 2020-07-29 18:01:24  [点击:2225]
蓬佩奥先生怎样才能使中国人民相信你反对的只是中共而不是中国?
---致国务卿蓬佩奥先生
王希哲

把中共与中国切割分开,让中国人民知道美国政府反对的只是中共而不是中国,据说是蓬佩奥先生从谏如流,采纳自国宝余茂春等华裔顾问的献策。最近,蓬先生据此讲演,果然大受欢呼。

但我还是有些疑问。首先,例如南海问题,西沙、中沙、南沙那些岛礁,难道只是中共的不是中国的,不是中国人民的吗?是中国的。历史久远不说,那是二战胜利,依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规定,由中国政府从日本的侵略占领中,收复的。是美国海军陪同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海军,并肩一起去收复的,自此,于战后再次确立了中国对南海及各岛礁的主权,归入中国版图,那时共产党在哪里?既然南海及各岛礁的主权是中国的,是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的,蓬佩奥先生今日竟宣称代表美国“干脆拒绝”承认中国对南海主权了,这究竟是在反对中共还是在反对中国?中共今日,无非是在捍卫中国对南海的主权罢了,有什么错呢?蓬卿如此讲演,怎能使中国人民相信你反对的只是中共而不是中国?还有西藏问题,新疆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等,都可是以此类推的。

把中共与中国分开,这个办法本来很好,中共确不等于中国和中国人民。蓬卿们要采用这个办法,首先就应仔细分清哪些是中共的特殊利益,哪些则本是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民族利益。中共作为今天中国的统治者,只是有责去代表中国和中国人民维护它。若蓬卿要在这些领域称是反对中共,实是褫夺中国主权,究竟是能分化了中国人民与中共,还是其反,推动了中国人民更团结于中共?这里,我也来为国务卿蓬佩奥先生献计,他应该这样做:代表美国政府宣告西藏、新疆、台湾、香港、南海等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主权疆域,反对中国境内外一切对之分裂侵犯的各类危害中国人民利益的活动,它只反对中共对中国人民的政治统治特权,例如,为什么至今中共不能给予人民普遍的选举监督罢免权利呢?为什么中共不能致力司法公正抑制权贵呢?为什么不能给予无论左派右派充分的言论自由呢?为什么中共就是不肯顺应民意官员财产公示呢?如此等等,这样做了,中国人民还会怀疑你吗?不会了,中国人民就会相信,你反对的真的只是中共而不是中国了,你就真能成为中国人民的朋友了!

另外,蓬卿,蓬佩奥先生全面否定了尼克松总统以来近五十年历届总统的对华接触交流,促其改变的政策,认为是“失败”了,中国“没有改变”,也是偏颇的。
怎么没有改变呢?五十年来,中国共产党早已从一个无产阶级阶级构成的政党,变为了一个从中南海巨头到基层官员,几乎人人拥有巨额的可增值资产的资产阶级政党,中国社会,已经是一个号称“特色社会主义”的极端资本主义社会,这还不算改变么?
中国人民从普遍的反美到普遍的亲美,被称为“中美国”,中国的中央政府官员把中美关系形容为“夫妻”,那位汪洋副总理粉妆打扮一番,上门撒娇将自己比为美国的妻房,这还不算改变,还不算“友善与合作”么?甚至,美国今日必欲置之死地的华为,其总裁任正非也还反复声言他是很“亲美”的呢!
民间有笑话说,若今日哈佛、普林斯顿通知开学生家长会,明日,中南海政治局大员们将齐齐全数飞美到会,这还不算改变么?
文革时,中国的“黑二代”们争着要红,今日中国的“红二代”们,争着变黑。毛泽东曾说,一定要让杜勒斯演变中国共产党人的第二代第三代的计划破产。破产没有呢?很成功呀! 怎么说是“失败”了?蓬卿呀,你就看看你身边的那些你致敬的反共“勇士”,为你出谋献策的魏京生、王军涛、杨建利们,有几位不是中国共产党的“红二代”?
过去,对中共和中国政府政策稍有批评的人士便不免被捕入狱,今日,即美国政府公开列明赞扬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遍地都是,且官运财运亨通,地位口气不可一世,把持着中国各类的公共媒介,压制着中国左派,毛派的抬头,这还不算改变么?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当然,也许与蓬卿理想的改变,还有差距。但为什么那么着急呢?慢慢来嘛。尼克松们的政策,无非施行才近五十年,中国变化已经那么大了。我们看看美国立国后的五十年,19世纪初叶,自由、人权、民主的状况如何?今日美国它是200多年至今,才一步步演化出来的呀。蓬卿对美国历史的了解,绝对比希哲更为熟稔的。为避班门弄斧,我讲讲中国。

中国辛亥革命,要建立一个宪政民主的中国,初期,袁世凯和北洋政府表现很不理想,于是孙中山国民党认为辛亥革命失败了,要再革命;再革命成功后,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表现还是很不理想,毛泽东共产党还要再革命,革命后,甚至被认为更糟。所以,中国的“公知”教授们便提出了一个看法:中国的改变是无法激进的,不能幻想一个晚上的革命就能掉下个完善的宪政民主来。若当年政治家们不要心急,辛亥革命后不要因北洋政府的不理想而一再革命,一再折腾,只是动员社会各种进步力量推动中华民国慢慢改变,说不定不需美国的200年,100年至今,中国的宪政民主,恐怕已经很不错了。

这虽是中国“公知”教授们的一种依据近代历史经验的推想,我觉还是有些道理的。蓬卿似是个急性子,看来川总统还没有那么急。所以我建议蓬卿还是淡化掉一些对华过于情绪的提法,回到尼克松后历届总统的对华交流促变的政策上来,“不要招急,照过去的方针办”,中国一定会慢慢改变的。

若蓬卿说,“一百年?来不及了呀。我们现在不改变中国,中国就要改变我们了呀!”惊讶。国务卿蓬佩奥先生居然对自己的“自由世界”制度也如此没有信心?上面列举了,中共的中国已经改变成这个样子了,必将继续改变下去,它还能改变你吗?它还会想着去改变你吗?若中共已变质成这个样子了,它还能战胜和改变“自由世界”且“必然称霸”,这“自由世界”也太无能了吧?

不错,如魏京生所说,蓬卿讲演后,“网上一片欢呼”。但他没有说,除了海外的反共右派欢呼外,中国的左派和毛派更是一片欢呼。毛派们从来爱称川总、蓬卿为“建国同志”,为什么?因为中美“脱钩”,交流中断,冷战开始,中国的向“自由世界”的妥协、认同和转变的大趋势,也就中止了。那本是毛派天天呼吁呐喊而不可得的呀。川总蓬卿帮助实现了他们的主张。难过痛苦压抑,不见欢呼的是谁,正是中国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和党内原已占了主流的亲美派,“夫妻”派!

蓬佩奥先生,不要被魏京生们骗了。你指责尼克松以来的多位总统们“数十年无视或轻描淡写处理了”魏京生们的反华游说。其实,这些总统们才是睿智的,他们对自己的“自由世界”更具有必胜信心的。他们明白,只有中美的友好充分深入的交流合作,才有利于中国的有序改变,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更有利于世界和平。中国需要美国,美国也需要中国。不错,魏京生们坐过中共的牢狱,他们亟欲将中美推向危险的对抗和战争,无非是想火中取栗以报对中共的私仇罢了。近日,魏京生的网上小秘“铁梅”利令智昏,竟称“美国应该趁中共没有恢复过来一举拿下中共政治局解放全中国,然后中国分裂十八瓣各民主国分摊”(《独立评论》)。这正是魏京生们历来的幻梦。原来他们就是这样把中共与中国“分开”!他们才真不代表中国人民,甚至,在十四亿中国人民眼里,他们更可能是中国和中美两国人民共同的敌人!

蓬佩奥先生,中国的“民主之父”是孙中山先生,不是什么魏京生。若按中国的政治伦理辈分,他魏京生是“民主之父”,我王希哲便是“民主之爷”了。我曾倡导“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和批评毛,三次入中共之狱共十五年,至今流亡美。按说,我也与中共有仇。但私仇对我不足道。我只关心中国怎样才能走在正确的发展道路上, 有利于中国人民的福祉和中美人民的友好。中共做得对的,我赞成它,中共做得错的,我反对它。我认为这才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建设性的反对派,事实它正在中国形成。我相信蓬卿,蓬佩奥先生今日在魏京生们哄然一片捧场之下,还能听得进一点我的不同意见,算不算“异议人士”?也许他们会到你那里告状,要求美国再驱逐我。没有关系。过去中共迫害了我,美国收容了我,我心存感激,但不能因此改变我一个真正“异议人士”无论处何时何地,为人民利益坚持真理、砥柱中流的立场,哪怕为此无处容身全世界流浪。但我相信美国,也相信中国终将改变。当然,未必按蓬佩奥先生的理想改变,而必是按中国人民自己的愿望和意志改变。

2020年7月29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7-30 08:35:2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