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中共媒體歐美記者大多冇資格當「間諜」想往西方自由 2020-09-01 09:47:40  [点击:9306]
🤗 張英》略談中共傳媒歐美記者大多冇資格也不屑做「間諜」有的想往西方自由! ❣️


美國中共,日益交惡,彼此叫駡,經貿博鬥,軍事演習,外交對撞,似欲脫鈎,在新冷戰,熱戰邊緣。

美國總統,川普政府,抨擊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留美學者,以及幾批,「千人計劃」專家,盗竊科技資訊,中共間諜之嫌,有些已經逮捕,在審訊法辦中。

與此同時,美國政府,指斥中共媒體,大批駐美記者,也是中共間諜,拒絕延長滯留簽證,有些干脆驅逐出境。其中要被逮捕,遲早會發生的事。

在我看來,那些留學美國,青中年學者專家,或者「千人計劃」,被誘惑專家學者,中了蝇頭小利的當,與其說他是「間諜」,還不如講做了「小偷」。把「小偷」上升到「間諜」,那是抬舉。

至於中共媒體,常駐歐美記者,也被斥為「間諜」,那不算「抬舉」,而是貶損了!點解?因為中共媒體,大多駐歐美記者,瞧不起中共間諜,對特工間諜不屑一顧,羞於為伍,外人混淆。記者羣中,更有甚者,想往西方自由,民主社會。容我這裡,舉例說明。⚡


一)、新華社華盛頓分社社長魏國强投奔美國未遂被中共間諜綁架北京自殺

1993,一月下旬,民聯民陣合併為民聯陣,華盛頓代表大會。1月28日午前,會中休息時間,我到場外大廳,坐著長椅抽烟。身邊一位,彪形大漢,悶聲不響,烟穩比我還大。

舊金山來的上海復旦校友阿朱,把我叫到一旁,悄悄地問:「曉得坐在一起的那人是誰?」答曰「勿認得!」他告訴我:「那位是中共新華社華府社長」!

將信將疑,便問徐帮泰兄。邦泰説道:是的,那位正是新華社華盛頓分社社長!邦泰表示:海外民運大會,開放性的,記者不分左中右,皆可到會,旁聽採訪,新聞自由!

華府大會第三天,我這個民聯、民陣的唯一雙重真代表,被一小撮中共別動隊,誣陷為「假代表」,突襲破壞聯合大會,從此海外民運分裂沒落,近三十年來墮入低谷。本人當然無暇乏力,冇再過問美國的新華社勞什子事。

直到2003一月三日,忽見新聞報道,那位新華社華盛頓分社社長魏國强先生,2002十一月,替他剛上美國大學的女兒,悄悄借用新華社復印機,拷貝申請在美國「政治庇護」的資料,因冇學會中共間諜般的皮毛,被他部下偷覓猜疑,向北京新華社總社告密。北京借口調動工作為名(改派新加坡社長),12月遭到2個中共間諜突襲綁架,經洛杉磯上機到達北京看押。當年歲末,魏國强生前來不及告別中共,投奔自由世界,被迫在新華社宿舍自殺,一命烏乎!


二、堂堂中共媒體駐聯合國記者老陳對何謂中共特工間諜更是一窍不通

1995五月下月,在舊金山,舉行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世界代表大會,濟濟一堂。現任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茜,當時加州衆議員,應邀到會致意,熱忱祝賀中國先進代表們。

民聯陣副主席張伯笠老弟,把他在紐約相交的,上海文匯報駐聯合國記者陳先生邀約來,列席大會,親身感受,「呼吸民主自由的新鮮空氣」。

大會休息期間,美國一些朋友,圍著陳生,要他對中國民運表態。陳生表示,趕來赴會本身,當然表示,對民運的理解、同情與支持!

我在旁解圍,勸大家勿再迫問陳生了,他的話走越多,反而惹來大的麻煩。當我與陳生,單獨一起,問他「上海文匯報記者,怎麼不會講上海話?」老陳答道:「從小生活在北京,不會講上海話」。

我追問說:「曉得文匯報社扯,在上海哪裡?」陳生,老實結巴,漲紅著臉,摇頭嘆氣:「不知道,從來沒有去過」!

於是善意,支了一招:上海外白渡橋,蘇州河西,約三百米,第一座橋,乍浦路橋。沿蘇州河南岸,朝東外灘方向,過虎丘路,圓明園路,149~151號,两幢洋樓,連結一起,文匯報社。(現已遷移,人民廣場往西,威海路上,文廣大廈。) 149號內,底層發行部,2樓採訪部,3樓編輯部,4樓總編室,5樓會議室;151號內,底層接待讀者室,2樓經濟部,3樓文教部,4樓理論部,5樓會計室。

我提醒說,大多老外,弄不懂中國的,但如有中國通,一旦問起,大體應付,免出洋相 !

老陳反問:怎麼會這樣清?如實奉知:如同解放日報,二馬路(漢口路)274號,六七十年代,我有時替两報,撰寫社論,經常去的,當然清楚 !

我也續問:既冒名文匯報,卻對該報地址,竟然一無所知 ? 老陳表示,不是做特工間諜,原先沒有想到其他。以為反正對聯合國大會,及分組專題討論,及時文圖報道,發稿內參,就交差了!

三、新華社駐歐盟分社高級記者對國安部外派文盲特工間諜嗤之以鼻

1999年8月7日深夜,美軍100%精密度「誤炸」貝爾格萊德的,飛彈直穿中共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地下室,摧毀南斯拉夫廣播電台。歐洲各國中國使館,發動親共僑社上街,示威遊行,反美抗議。☃️

8月10日下午,海牙中央火車站西側,美國駐荷蘭大使館前那場,我以中國之春記者身份採訪。中共主要媒體,新華社、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中央電視台等,駐歐盟記者羣,從布魯塞爾趕來,一道採訪,各取所需,相識相交。共產黨的主要媒體記者,與反共的民運人士,特別友好,相見恨晚,一道對付共產黨間諜,哈哈哈!😇


翌年某日,我去布魯塞爾,有位新華社歐盟高級記者,也是姓張,事先相約,請我餐敍。席間問他:是否兼負國安部「使命」?! 那位「本家」,氣乎乎地:黨管政的,國安部比新華社低一級,新華社掛靠中宣部,國安部比中宣部差二級?哪有上級聽命下級的 ? 笑話!

他還抨擊,國安部外派的,特工間諜,大多文盲草包 !沒有本事,與所在國,情治單位,真打交道。專門唆使親共僑領,在華僑界挑撥離間,製造分裂,捉弄同胞。他們除了懂的洋文,中文是半文盲,打起小報告,老一套,依樣畫葫蘆:何人、何時、何地、何事,一二三四 。非但時常文理不通,而且錯別字連篇!當中共特工間諜,那是倒了八輩子的霉!


四、反對運動聚會時中共特工間諜削尖腦袋鑽進旁聽偷錄音像

四個例子,舉一反三,略作點評,以覓全貌。💥

2009六四廿週年,我邀請並主持,中華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阿姆斯特丹漢藏代表團聚座談。除荷蘭本土漢藏代表外,邀約德國仲維光、比利時蔣學嗚、慈仁頓珠等多位。但個別並不友好,經西藏流亡政府日內瓦代表,轉輾而來,不速之客。來者是客,一笑置之。

2009七月初,「維吾爾母親」熱比婭,歐盟議會演講。經世維大會艾沙.多力坤相約,我與仲維光、蔣學嗚、慈仁頓珠等等,維藏漢三個民族代表,布魯塞爾座談。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又是陌生人,不速之客,後座旁聽。多人聽道,或受感化,與人為善,那也很好。

2009,十月十七日,法蘭克福,第62屆國際書展期間,世維大會主席熱比婭等,有場國際記者會。我原本坐在末排,靠近門口,世維執行主席多力坤跑來,把我請到第一排中間,面對枱上的熱比婭、世維副主席等,便於打招呼。回頭一看,後面靠牆,有個陌生青年漢人,想來也是「包打聽」。只要不在現場暴力,那也無妨。

但是,2009,十二月中旬,熱比婭在海牙,荷蘭國會演講後,在門外休息散場,卻突發流血衝突事件,…… 。


五、海外常見「傷巴未好忘記痛」的奇哉怪異顛倒劣根現樣

當代新移民,福建人(主要閩北)居多。近三十年,他們離鄉背井,不惜冒險,包括偷渡,漂洋過海,狂奔境外,用脚投票。但在境外,安頓下來,傷巴未好,就忘記痛。因為共產黨過去對我殘暴,謀財害命,所以今天特別感謝共產黨,答謝共產黨冇把我殺死!

無論在香港,針對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與香港原位民作對的,搞打砸搶的黑帮,主要是福建帮;也無論在荷蘭、法國,或者美國,紐約等地,針對華人的,「外戰外戰,內戰內行」,主要又是福建帮!…… 說來話長,在此不贅。

甚至七十年代,印支三國深受共產黨迫害而外逃的華人難民,且不說是真心誠悅,還是為了做生意利益,大多向中共叩頭叫好,欺師忘祖。

當然冇靈魂的,不限於福建帮、印支三國華裔,廣東、浙江等地,凡是漢人,普遍有劣根性。「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親共僑領,弄了個全國「政協委員」頭銜,甚者混了個省市級政協,自命不凡,沾沾自喜。大多漢人,就是這個德性!



六、民運內部有一小撮中共「打進去拉出去」的特工間諜破壞

典型例子之一,當代中國海外民運先軀王炳章博士,1989六四前夕,就被中共「拉出去」的丁某等,「倒王」倒掉。
王炳章2002五月,被臭老婆張琦等,引誘到越北邊境,被深圳國安局共匪越境綁架,被判「無期徒刑」,關押在詔關監獄,重病纏身。(張琦因此奇功,從深圳國安局科長,提升處長,烏乎!)有人曾說,中共判刑王炳章獄煉,在培養他坐牢的光輝歷史,以便將來重用!倘若判炳章死刑,把他槍斃掉,豈非培養他,做「革命烈士」?!有些中國精英專家,就是這種混蛋邏輯!

典型典子之二,中共創始人張宏堡先生,先是被內哄,接著被蓄意製造的「車禍」害死,魂歸西天!

典型典子之三,張宏堡扶助的,聯帮臨時政府總理彭明先生,被中共在緬甸綁架後,現已被打死在武漢監獄,也很悲慘!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5/08/2020報道,ClA馬玉正被中共收買案中,扯出現在洛杉磯的海外民運分子馬大維!🐒

早在28年前,我對馬大維,可能他在香港,被中共策反當「間諜」,有所懷疑。起因是,馬大維與中共中央黨校的齊墨(游海濤)等,中共海外別動隊,先是盲目勸進王若望先生參選主席,中途反串竟勸王老退選,倒也罷了,最後卻迫王老退場,與主流民運決裂,有損晚節。當亦師亦四十年老友王若望先退場後,我馬上從後面地下室會,急奔前面大樓追去,405臥室,想力勸王老回來歸隊。羊子攤開雙手,摇頭苦笑嘆道:王若望剛被馬大維架走了,也不知道去到哪裡?我駡了句:馬大維,實在可惡!他可能是,中共埋伏在民運的奸細!⛄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9-06 13:58: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