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学卡车记 2020-09-02 01:24:24  [点击:7447]
在推特上每每见到前“六四”学生李骏展示的货柜重卡司机幸福生活的推文,以前是羡艳,但自从切身经历了之后,有了不吐不快的冲动。
虽然我很理解李骏先生的卡车司机自豪感和优越感,但如此如货柜卡车业推销商一般的展示,只捡好的说,客观上不能不说有误导之嫌。

作为一个切身经历者,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货柜车司机这一行并不适合很多人,尤其不适合民运异议人士中的大部分人。因为中国民运异议人士多为知识分子,且半数以上是中、老年人,承受不起长途卡车司机的辛劳和无规律的生活,尤其是不具有承受那一行无规律恶劣睡眠条件的粗大神经。

即便是李骏这样对本行充满了热爱和优越感的老卡友,恐怕也不敢否认:货柜车司机是非常辛苦的职业;我希望50出头的他,能把自己推特头像的黑色蒙面摘下来,让推友欣赏一下他的斑白的胡须。


第一判断往往接近真理。2011年我初到美国的时候,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热心人,力劝我去学货柜车司机,说做这一行工资高,月薪有七八千刀,但我听说这一行须跑长途,一个星旗只能回一次家后,就判断这一行我根本不能做。

一转眼到了2018年,某位来自上海的中共特务(当时不确定他是共的人),突然打来电话,煞有介事地三番五次劝我去学货柜车司机,并说他有朋友在Swift公司,只要我考得驾照,保准我得工作,并说他也正在Swift公司跑长途,很爽;但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早就不开货柜车了,他自有其神秘的经济来源。
余犹疑,这家伙抓住我的虚荣心,施以点穴绝技,说什么:现在还不升级人生,难道你想一辈子窝在中餐馆么??
针对我的担心,他说:不想跑长途可以做Local driving嘛!每天回家,你没看见可口可乐的货柜每天穿城绕街地送货?
为了激发我的信心,他还说:四十多岁算什么晚?老子50多岁考取货柜车驾照;美国人不讲年龄,很多人头发白了还在拼...


我终于被他说动了,一时信心百倍,也就去一家白人老美的卡车驾校报了名,后来才知道他一切都是花屁:

有条件的公司,Local driving jobs 早被老司机占满,多是美国白男司机,新司机根本得不到Local driving的工作,200%得跑长途,象我这样美语不溜的亚裔,想都别想;
至于一些美国人不服老,只是精神可嘉而已,年纪是不可抗的生理规律,反季节的结果,往往是吃不了兜着走,等于提前耗干自己的生命。

去指定的诊所检了视力、验了尿、测了听力,交了首付,就去上课了。那家卡车驾校规模较大,有三十多台货柜车,和三个足球场那样大的练车场地,但练车场很粗陋,没铺沥青,晴天尘扑面,雨天泥陷轮,为了节省成本,老板也懒得搭理...还有两台如游戏机一样的3D模拟驾驶设施。


原以为老美随便,但纪律还是比较严的,练车课程早上8:00出车,7:50点名,迟到者扣分,甚至取消当天课时,因为家离驾校较远,我得六点多钟起床;刚开始迟到了两次,白人女教练就警告说,再迟到一次,就把我甩到下一期班。

老美的课堂跟中国课堂有巨大的不同:老美的课堂上课可以大模大样地吃喝,可以不用举手而坐着向教师随意发问,可以不经请示出门上厕所,非常的自由,且师生之间十分平等,但是你必须完成课堂作业,否则是要受惩罚的。
但是,除非你的美语听力已经出神入化,否则参加老美的驾校是个大错误,因为你听不懂:老美教师不会照顾你,他们讲课、举例、开玩笑的语速、用的俚语,都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好在我有大学六级的英语基础,干脆不听课,靠看自己书和做题,考过了DMV的笔试。但邻班英语阅读也不行的老吴就苦了,恍如瞎子和聋子,他笔试考了五次才过关;另一位学短货车的福州人杨某,英语不行,实在学不下去,没过一个月就不来了。 虽则我靠阅读能力过了笔试,但语言仍然对练车构成了很大的障碍;除了语言之外,还有好些丑陋的潜规则,也会对象我这样的构成障碍:
一是种族歧视。练车场上一开始就按种族分成了不同的圈子,欧洲白人自己抱团在一起练车;拉美人(讲西班牙语,很多也是白人);黑人们自成一组在一起练车。由于亚裔较少,一般在黑人那个组。

我切身感受到,种族歧视最为嚣张的,并不是欧洲白人,而是拉美白人:
你如果“不自愿”,去凑欧洲白人的小圈子,他们表面并不会说什么,只是给你冷脸孔;
而拉美人小圈子则赤裸裸地拒绝你加入他们的小组练车,甚至还嚣张地把手往黑人那边一指,说:去那边练,愚蠢的中国人!
倒是老黑张开双臂欢迎了我。因此,我既反对警察对黑人开枪,也反对Antifa运动。

总之,民运异议人士真想学卡车的,最好去华人驾校,而不要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去老外的驾校,否则你是吃不了兜着走。

人性都是一样的,客观地说,中国驾校有些丑恶的东西,在老美的驾校里同样存在:
其一就是徇私,不止一个男教练对年轻女学员超有耐心,手把手地教得不亦乐乎,而忽略了我们同等的学习权利。有戴眼镜的白男瘦猴教练,为了亲密接触一个性感的女学员,居然让她一人练三次,丢着我和几个老黑站在场子里喝西风,老黑们敢怒不敢言,我实在忍不住过去问他:我们今天的练车就是看吗?这下与他结下了梁子;

这眼镜瘦猴是个杂碎,随后就处处盯着我: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横竖就看不顺眼,我终于火了,冲了他一句:我要是这也行,那也行,还跑来这里学,我不是神经病么?这家伙才收敛了。
我总觉得教练教得很粗,后来有个波多黎各来的老油子大光头对我说:他们为什么要认真教你?你过不过与他们卵关系?他们还希望你过不了,再多花钱回来学呢。听着,哪天你给他买一杯咖啡,让后对他说,只要你好好教我,考得驾照后我就给你一百刀小费,他一定会认真教你!


然而,这个计策我还来不及实施,就放弃这一行了。

因为许多驾校的工作人员,之前都是卡车司机,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越来越意识到:做这一行我睡眠根本吃不消。
期间有一个星期,驾校放假,我跟一个叫“刚”的缅甸人去跑了一趟长途试试看,刚是我在驾校缅甸学友David的好友,他为Werner开车,那次要送一货柜去俄亥俄:后半夜两点钟出车,他开到上午十点交给我开,他去后面拉上帘子睡觉去了;我在车里根本睡不稳,眼睛火辣辣地开到下午三点多钟,差点没睡过去,幸亏邻道的货柜车见我的大车走歪了,赶忙拉了汽笛,那豪亮的重卡汽笛声把我和老缅都惊得跳了起来,从此再也打不起瞌睡了;

刚见我这副熊祥,只有自己提前来开;当晚在高速路附近的一个卡车场过夜,夜很深了还有大卡时时进出,隆隆隆地吵得睡不稳,到了五点多钟我刚谁睡入了港,又得出车了,简直是神魂颠倒的生活...


我回来后电话质问共特:你不是说干这一行睡眠不成问题吗?尼玛的连规律都没有...他狡辩说:其实要保持健康,并不需要有规律的生活...我心里大骂:“放尼玛的屁!尼玛的大学时偶尔打牌耍一次通宵,第二天都要神魂颠倒;中年偶尔睡晚了还睡不稳;坐越洋飞机都得倒一个星期的时差,睡眠不规律还对健康没有影响!?

直到这时我方知自己中计了。自学车以来,我瘦了十多斤,十天半月写不了一篇文章,以后若是搞了这一行,老子还异议个屁啊?

共特非常狡猾,他忽悠你开货柜,可谓是一箭三雕:既搞得你没有时间反共;又搞垮你的身体;甚至可以通过疲劳驾驶肉体消灭你——因睡眠不足,导致驾驶中睡着,是货柜车司机常见的死因之一。

于是急忙弃船上岸,最后一个月不去了——幸亏选择了每月付款的支付方案,但也损失了五千多刀!

弃船后才得知,异议人士尹胜2017年考得驾照后,也因为睡眠受不了,仅跑了一年长途就脑梗阻倒下了,如今后遗症缠身,一般的打工也干不了,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比起尹胜的被打残,我好歹保住了健康大头,已经够幸运了。

其实尹胜如果有心防特,只要想一想当初是谁大力怂恿他学货柜车,那人九成是共特。


最危险的敌人不是那种在网上骂你的人,而是那种“关心你”、“帮助你”的人。




曾节明 2020.9.2 凌晨 微闷纽约州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曾某完全精神贵族一个,写作无偿,欢迎有条件者打赏,多谢!支付宝打赏:
https://www.paypal.me/zengjieming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9-02 01:38:5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