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锄奸队   彙編:橡樹嶺國家實驗室的冠狀病毒『緩激肽假說』及實用藥理含義 2020-09-02 04:42:46  [点击:9037]
對於只關心應用的人來說,以下信息重要的是『維生素D,達那唑、司坦唑醇,艾卡拉肽,Timbetasin,和羟甲香豆素』這些現成的藥物和營養補充劑很可能能夠對治緩激肽引發的疾病機制。

對於非醫護人員來講,所有這些信息裡最有用的就是一個關鍵詞"維生素D"

以下是相關資料彙編:

1.論文出處 https://elifesciences.org/articles/59177 適合有一些些專業背景的人看

2.通俗版英文解釋及十幾種現成藥物的療效
https://elemental.medium.com/a-supercomputer-analyzed-covid-19-and-an-interesting-new-theory-has-emerged-31cb8eba9d63


3.
漢文通俗版解釋轉貼
https://surl.wongcw.com/F51snE

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可能已經找到阻止新冠病毒的關鍵
2020-09-02 Comments0 Comment
據外媒BGR報導,目前已經有幾種藥物可以作為新冠肺炎的治療方法,但仍然沒有一種“靈丹妙藥”可以預防並發症並大幅降低死亡率。一些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已經想出了另一種方法來對待COVID-19的治療,先把這種疾病看作是一种血管疾病。這項有限的探索性試驗已經提供了有希望的結果。

一些研究人員認為,COVID-19不應該首先被看作是一種呼吸道疾病,而是一种血管疾病。同一項研究說,這不是備受關注的細胞因子風暴,導致並發症和死亡,而是在免疫系統進入超速運轉之前,發生在身體內部的一種不同的”風暴”。

Thomas Smith在Medium上寫道,田納西州橡樹嶺國家實驗室的Summit超級計算機分析了1.7萬份基因樣本中的4萬多個基因,以更好地了解COVID-19。這台計算機是世界上第二快的計算機,但它仍然需要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來粉碎25億個基因組合。數據處理完畢後,Daniel Jacobson博士和他的同事們提出了一個新的假說,他們認為可以解釋新冠病毒感染人體後可能發生的一切。他們還認為他們知道如何利用已有的藥物進行治療。



這就是緩激肽假說,它指的是一種直接受病毒影響的化合物,它可能會導致“緩激肽風暴”,會引起嚴重的問題並導致死亡。

來自Summit計算機的數據顯示,新冠病毒並不只感染具有ACE2受體的細胞,這些受體與病原體的刺突糖蛋白結合。相反,它“欺騙”身體在通常不會發現ACE2受體的地方上調ACE2受體,包括肺部。這就是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RAS)系統發揮作用的地方。RAS控制著體內緩激肽的水平,對血壓有直接影響。但病毒可以與RAS系統相互作用,然後增加緩激肽受體的數量。同時,身體會停止分解這種物質,這就導致了所謂的緩激肽風暴。

隨著緩激肽的積累,效果開始顯現。這種化合物會增加血管的通透性,這意味著血液中的水可以通過血管滲入鄰近的組織。當這種情況發生在肺部時,液體開始積聚,來自免疫系統的細胞也最終混入其中,從而導致炎症。

Jacobson和他的團隊認為COVID-19可能有另一種影響,使事情更加複雜。該病毒會增加可以吸收大量液體的透明質酸(HLA)的產生。當HLA與肺部的液體相互作用時,最終的結果是一種水凝膠,使得呼吸更加困難。這時,很可能連呼吸機都幫不上忙。“它達到了一個點,無論你吸入多少氧氣,都沒有關係,因為肺部的肺泡充滿了這種水凝膠,”雅各布森說。”Jacobson變得像一個水球。”

研究人員認為,RAS-緩激肽失衡可以解釋COVID-19出現的心臟症狀,包括心律失常和低血壓。此外,高劑量的緩激肽可能會改變血腦屏障提供的保護,讓一些毒素進入大腦。這可以解釋一些COVID-19病例中出現的神經系統症狀。被描述為COVID腳趾的皮膚病現像也可能是由於該化合物能夠增加血管的通透性。研究人員表示,該物質也可能對甲狀腺產生影響,這可以解釋甲狀腺症狀。



ACE抑製劑是一類可以降低血壓的心髒病藥物,它們對RAS系統的影響與新型冠狀病毒類似,包括增加緩激肽水平。因此,COVID-19除了可以降低血壓外,還可以模仿ACE抑製劑治療心髒病的相關副作用,包括乾咳和疲勞。緩激肽效應還可以增加血鉀水平。ACE抑製劑也與味覺和嗅覺的突然喪失有關,不過,在COVID-19的病例中,是病毒感染了鼻子中的某些細胞,所以才會出現這種症狀。

研究人員還認為,該緩激肽假說可以解釋為什麼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患COVID-19,因為由於位於X染色體上的蛋白質,一些RAS相關方面與性別有關。

研究人員認為,緩激肽問題有了解決方案,一些已經獲得FDA批准的藥物可能會有幫助。名單中包括達那唑、司坦唑醇和艾卡拉肽,它們可以減少緩激肽的產生。艾卡拉肽可以減少緩激肽信號傳導。Jacobson和他的團隊還表示,維生素D可能對COVID-19管理有幫助,因為它參與RAS系統,可以減少一種不同的化合物。這些藥物可能會防止緩激肽風暴。然後, hymecromone是一種不同的藥物,可以降低HAL水平,從而減少肺部並發症。最後,一種名為timbetasin的不同藥物可以模仿保護女性的機制。

需要注意的是,這只是基於研究結果的推測。需要對這個話題進行更多的研究,當然這似乎是一個值得調查的假說。研究人員表示,這些藥物需要在臨床試驗中進行測試。

一個荷蘭科學家團隊似乎同意,病毒會阻礙緩激肽的調節,而這個過程對一些患者有著巨大的副作用。正如The Scientist日前報導的那樣,已經有科研人員在研究能夠靶向激肽系統的藥物的潛在療效,包括icatibant和一種名為lanadelumab的單克隆抗體。一項小型探索性研究顯示,與對照組相比,住院後不久服用icatibant的缺氧患者氧合情況有所改善,不需要補充氧療。這並不是一項隨機研究,一些拿到藥物的患者仍然需要接受氧氣治療。

Jacobson團隊的完整研究可在此鏈接(轉貼者註:即最上面的elife論文)上獲得,並可從該領域專家的額外審查和研究中受益。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9-02 04:55:0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