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蝦   劉少奇王世英北支特科(4)觸目驚心滲透紐西蘭 2020-09-09 10:16:54  [点击:3020]
猶太人的情報組織,為了生存而演化,成就了俄國的克格勃。二戰後,猶太人在西歐及美國的出錢,東歐及蘇聯的整編制移民到耶路撒冷,就是“以色列民兵”打敗了十多國的駱駝聯軍,最得力的就是克格勃精英變身而來的摩薩德神話。

克格勃有一支就是共產國際遠東局的周恩來王世英等,一直生活在藏污納垢的法租界上海,1935受圍剿后,拆遷到了法租界天津,根據共產國際七大的指令,當時突厥人斯大林鑒於希特勒德国兴起,感到危機来了,立刻冷冻了赤化叫声,策划统一战线反德日,知道山寨群毛澤東們担不了重任,只有引爆日支大战才有機會化解。

此後,王世英由周恩來系統,轉入了劉少奇系統。劉少奇策劃了黃橋蘇北事變,幹掉了蔣軍萬人,導致蔣逆禿復仇的皖南事變,幹掉了周恩來嫡系的新四軍萬人。由此在支匪內,周恩來喪失了軍事本錢,在重慶驚嚇的趟地打滾,詖鄧穎超狠揍耳光,到延安參加劉少奇主導的學習整風,跪地求饒,拱手稱臣,,,直至文革復仇,弄死劉少奇。凡由周系轉投劉系的不可靠者,一併弄死,包括:賀龍,王世英...

王世英的孫子王小選,由六四血卡開始,在紐西蘭成為了民運領袖,成為了行動黨囯會議員,成為了支共滲透紐西蘭的帶路黨。。。

vvvvvvvvvvvvvvv
附:《北京之春》月刊2020年9月号-特稿

《法宝》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海外政治影响(四)

Anne-Marie Brady

让外国人为中国服务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奉行发展党与党之间联係的政策,但在决心改善中国国际形象和合法性的习近平政府领导下,这种政策得到了更强烈的扩张,纽西兰政府的表现则完全从字面上解释了什么是与中国搞好”政治关系“。纽西兰总理(2008-2016年的约翰-基,2016-2017年的比尔-英格利),国家党主席彼得-古德菲洛河杨健是这一政策的关键人物,他们的名字大量出现在中文媒体关于纽中关係的报导中。有趣的是,古德菲洛和杨健(直到最近的争议发生爲止)却鲜少出现在纽中关係的英文媒体报导中,在纽中关係讨论中占据显要位置的反而是总理,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

和政府有联係的前政治家是一种有价值的商品。中国的外事工作一直以拉拢掌握权力的外国人支持中国的外交政策为目标。然而当今时代的重点是利用外国政治领导人来推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的关係。中国的统一战綫一直在利用其他国家的国内因素来推动政治目的。中国的统一战綫官员及其代理人的任务是发展与外国人和海外华侨的关係,以影响、颠覆,必要时绕过当地政府的政策,在全球范围内促进中共的利益。加拿大皇家骑警情报安全部门1997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在加拿大,有高层政治关係的外国人被安排在中国公司或中资机构里担任高层。类似的例子也可以在纽西兰找到。纽西兰媒体和国会对这种关係的关注不断提及,下面我将列出其中一些关联关系:

前国家党党魁唐-布拉什博士担任纽西兰中国兴业银行主席;前国家党议员鲁斯-理查德森和克里斯-垂曼位列纽西兰中国银行董事;前总理戴姆-珍妮-希普利则担任纽西兰中国建设银行主席并位列中国建设银行董事达六年之久。她同时也是兰维乐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前国家党议员和财政部长鲁斯-理查德森曾是新莱特(Synlait)农场的董事,现在则是新莱特乳业的董事。上海鹏欣--以在纽西兰拥有大量农场,利用农场进行近地空间发射而引入瞩目--拥有新莱特农场74%的股份。国家党议员的丈夫大卫-王东担任兰维乐公司董事五年之久。前国家党议员黄徐毓芳的丈夫黄德生,协助太平洋电力发展获得了中国北车公司向纽西兰铁路提供20台火车机车的合同。北车公司还赢得了金额为2900完纽币的向纽西兰铁路提供300节平板车厢的合同。

就在最近,前纽西兰总理约翰-基,现在作爲美国媒体和娱乐公司康卡斯特的代表,帮助康卡斯特在中国发展业务。2017年,基与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北京市代市长,中国旅游局局长会谈,纽西兰驻中国大使也参加了会谈。2017年9月,纽西兰媒体尖锐的提出约翰-基出售他在帕奈尔三分之二房产的价格和卖家问题。该处房产以2000万纽币的远高于该地区市场价的价格出售给匿名中国买家。约翰-基拒绝就此交易回答任何问题。


2015年,中国驻奥克兰领事馆参赞张帆,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徐尔文,纽西兰总理约翰-基,阿尔法集团高炜,前总理珍妮-希普利,市长斯蒂夫-恰得维克为阿尔法集团的新设施剪綵



前怀塔克雷市长鲍勃-哈维爵士是纽西兰一带一路促进会的负责人,该委员会在奥克兰的基础建设中充当了中介角色。前基督城市长鲍勃-派克爵士新都集团的董事长,新都是华都建设在基督城建筑项目的合作伙伴。派克在2013年担任基督城市长期间与华都商谈了投资事宜。华都建设是一家河北省的前国有企业。华都的执行总裁是冯跃进(Eugene Feng),曾任基督城市议会基督城发展公司国际合作部主管。华都的纽西兰子公司新都参与了基督城的多个项目,包括公寓楼,基督城医疗区和港口山冒险公园。

怀塔克雷和基督城的两位前市长参与有政治关联的中国投资项目符合习近平时代统战活动的模式。地方政府的重要性在于,他们能够对中国要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打算建设的各类基础设施项目进行规划决策。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对外友协)--一个统一战綫组织--负责姐妹城市关係。自2015年起,对外友协每年都举办一次中国-纽西兰市长论坛。在第一次会议上,市长们讨论了旅游、教育、第一产业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并发表了公开声明“厦门宣言”。



冷战时期,儅中国被外交孤立的时候,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在民间外交中担任了重要角色。然而,自1980年代起,随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建立起外交关係,对外友协越来越被边缘化。习政权与外国地方政府合作开展经济项目的战略让对外友协以及与他们合作的地方机构,例如纽西兰的新中友好协会重新焕发了活力。和他们的上级组织一样,新西兰中国友好协会从1980年代起开始走向衰落,难以吸收会员。现在,受惠于中国和纽西兰政府的大力支持,重新焕发活力的新西兰中国友好协会再次开始推动中国的利益,但这次是爲了推动经济利益--一带一路。

2012年,一名富有的与中国政府有密切联係的中国地产开发商邓里捐赠了一百万元人民币给新西兰中国友好协会,让他们开展活动。就在同一年,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也同样捐赠了一百万元。这两笔捐款通过与纽西兰政府的温斯顿丘吉尔基金会相关联,由该基金会提供研究经费,从而变得‘本地化’了。只有那些新中友好协会的成员才可以申请温斯顿丘吉尔基金中的中国项目资金。协会也利用这两笔捐赠来资助纽西兰的记者和青年访问中国,从而在纽西兰推广对中国不持批评态度的观点。

根据泄露的1997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国家安全部的报告“加拿大中国情报机构和三合会的资金联係”,与政治和犯罪利益相关联的中国投资者可能通过收购外国公司来获得本地身份,从而掩盖他们的外国身份,然后利用这个本地投资人而不是外国投资人的身份来投资其他公司。这种手段对于干涉影响别国的活动来説是很有效的,在某些情形下,是一种潜在的可以获得战略信息和技术的手段。下面这个发生在纽西兰的例子也许值得更深入的调查:

2015年,光啓科学公司与纽西兰航空公司和上海鹏欣国际公司签署了一个在他们纽西兰的奶牛农场发射近地空间探测气球用于数据传输的协议。2016年,光啓科学成为了纽西兰创新型近地空间公司马丁喷射背包的大股东。

2017年,华为科技公司与惠灵顿的维多利亚大学和林肯大学签署了合作协议。华爲是受中国国家安全部资助的公司,美国和澳洲已经禁止华为进入他们的电信市场。华爲承诺在惠灵顿和基督城花费四亿纽币建立一个云数据中心和一个创新实验室,他们在建的数据中心容量远超他们项目所需的容量。2013年,华爲和纽西兰电信公司签约承建纽西兰的4G网络。纽西兰电信未理会关于华爲公司的安全性担忧;2011年初创的电信公司2度(2 degrees)公司,主要股东是一个毛利财团,华爲通过成爲2度公司背后的主要出资人获得了纽西兰电信市场的主要份额。

2014年,纽西兰航天业公司太平洋航空与北汽集团就在中国市场销售飞机签署了合作协议。然而,2017年,太平洋航空被纽西兰海关指控通过他们的中国合作伙伴向北韩(DPRK)进行非法出口。联合国的报告记录到,太平洋航空公司违反对向北韩出售此类货物的制裁,他们知晓这一销售,并提供了零部件和维修培训。

中国的全球性多平台战略沟通政策

遵从在许多其他国家的模式,在几年的时间里,纽西兰的华文大众媒体从一个独立的、本土化的、民族的媒体沦为了中国官方信息的出口。纽西兰的本地华文媒体平台(除了法轮功的报纸大纪元以外),现在全部都和新华社签署了内容合作协议,他们从新华社获得与中国相关的新闻,参加每年在中国举行的媒体培训会议。一些媒体还雇佣了与中共有联係的资深雇员。作为习近平时代的努力方向之一是将海外华文媒体和中国国内媒体“整合”起来。纽西兰的华文媒体组织目前也处于中共宣传官员的“指导”之下。下面我列举一些这个政策的实例:

作爲奥克兰的主要中文报纸,中文先驱报和中国住奥克兰总领馆有著密切的个人往来,并且与中华全国侨联合作。该报最初是完全独立的,但是像其他许多报纸一样,逐渐被中国的媒体控制机构”和谐“了。奥克兰唯一的一家24小时中文广播电台FM90.6,被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的子公司全球CAMG公司收购了。FM90.6现在的所有新闻均来自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它的澳洲子公司。全球CAMG媒体集团还拥有熊猫电视,37频道,《中文时代》报和《纽西兰时尚》杂志。

CAMG总裁胡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王庚年,国家党议员杨健,2017年2月签署协议在纽西兰电视上播出英文配音的中国电视剧。在此次仪式上,杨健将中国电视剧称为”中国软实力的标志“



2014年,新华社和天维网签署了全面合作协议,自此,纽西兰领先的中文多平台网站成爲中国-纽西兰的双向交流渠道。除了在网站上发佈新华社的新闻内容,天维网还组织了在中国受欢迎的综艺节目在纽西兰现场的录製,例如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然后在中国国内的电视上播出。天维网对纽西兰的华人和中国政策的报导还被国侨办的网上刊物所采用。2017年,天维网编辑单桂志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宣传司举办的海外华文媒体论坛上发表演讲。2015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孙志军视察天维网,指示媒体要”讲好中国故事“。这句话是习近平时代象徵中共对外宣传信息的关键词。

孙志军给天维网工作人员指示,中国驻奥克兰领馆总领事牛清报站在他身后倾听。

2015年,总部位于奥克兰、拥有七个电视频道和两个广播电台、由香港裔和台湾裔纽西兰人于1998年创办的华文电视网”世界电视“,做出了停播台湾节目的争议性决定。世界电视自2010年开始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合作。2016年,中国新华社网络电视台在纽西兰推出了自己的电视台--TV33。2017年,两位年轻的中国企业家创办了NCTV电视频道,他们的目标是製作能够在中国播放的节目,同时他们也转播新华社的新闻和中国国家广播电视的节目。

2017年6月,在奥克兰朗廷酒店,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持举办了召开讨论海外华文媒体与中国国内中文媒体整合的通气会。出席会议的有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宣传司副司长李国红等中共媒体管理高层官员、纽西兰华裔媒体代表、华裔社区团体代表、工党议员霍建强等。为了避免留下书面证据,“通气会”是中共给国内媒体下指示的主要方式。党的指示具有高于国家法律的地位。

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宣传部副部长李国红与TV33台长郑建廷2017年6月21日在奥克兰朗廷酒店合影

中国在纽西兰实现媒体监督的方法与中国自1990年代初经济改革以来所遵循的方法完全相同:虽然媒体公司可能由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一系列实体拥有,但是党仍然保持著全面的政治控制。加拿大大衆传播学者赵月枝有句名言用来描述中国的媒体:“介于党的路綫和底綫之间”,现在在纽西兰基本上也在重複同样的模式。

与中国在其他许多国家的做法一样,中国在塑造纽西兰主流媒体对中国的报导方式上做出了巨大努力。国家党政府针对中国的“无惊喜”的政策就是对这一工作的反应。和在其他许多国家的做法一致,中国外交官对纽西兰的学者、记者、政治家和其他对中国相关问题发表批评意见的意见领袖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2005年,中共高级领导人吴邦国访问纽西兰,党纽西兰绿党国会议员兼党魁罗德-唐纳德在纽西兰议会台阶上展开西藏旗帜时,他遭到了中共官员的包围和阻挠。

2007年,纽西兰议会新闻记者尼克-王在中国副总理曾培炎和工党副总理米歇尔-库伦会谈时,根据一名“中国情报官员”的指示,被剥夺了拍照的机会。就我个人经历来説,2015年,中国极地官员向坎特伯雷大学、纽西兰南极洲局、基督城市议会和纽西兰驻中国外交官施压,不让我发表我的关于中国和南极洲的研究,以及我向TVNZ发表的关于中国在南极洲矿产资源利益相关的严谨的事实性评论。在坎特伯雷大学副校长罗德-卡尔博士的支持下,基于坚持学术自由的原则,才最终制止了这种骚扰。

中国大使馆为一些赴中国采访的纽西兰记者提供旅行费用,当然,纽西兰媒体能够更好的瞭解纽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由别人来买单,就有可能削弱记者的独立性和可信度,并会对赞助者产生一种义务感。纽西兰政府官员也被派往中国参加一些由中国政府出资的短期课程。由于中国对新西兰经济的重要性,瞭解中国对纽西兰的政治家和官员来説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课程不应该由中国来制定,也不应该害怕得罪中国。

2016年,中共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与费尔法克斯传媒旗下的报纸签署协议,在费尔法克斯在澳洲和纽西兰发行的报纸上发行中文副刊。2016年,纽西兰自然历史公司(NHNZ)与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就联合製作节目签署了爲期十年的合作协议,这样在NHNZ的帮助下,中国中央电视台製作的内容就可以迈向全球市场。在这两个协议签署期间,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刘奇葆访问纽西兰并会见了约翰-基总理。刘奇葆对约翰-基总理说“中国共产党愿继续加强与新西兰国家党在治国理政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推动两国关係健康稳定发展”。

形成以中国爲中心的经济战略带

按照多年来的惯例,纽西兰政府迅速加入了中国的‘一带一路’。2015年,纽西兰一带一路促进委员会成立,纽西兰是第一个成立促进一带一路实体的西方国家。纽西兰一带一路委员会由前怀塔克雷市长鲍勃-哈维爵士领导。奥克兰市议会奥克兰帕努库发展投资和国际关系部负责人洪承琛是一带一路委员会的首席执行官。洪承琛与中国福清市政府和福建省政府关係密切。其他委员会的成员都是两个主要党派中国家和地方的政客以及政府官员。委员会爲了发展纽西兰毛利人和中国的关係,通过商业活动和文化交流做了很多工作。

2017年三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纽西兰,两国签署了一带一路提议的谅解备忘录。纽西兰是与中国签署类似协议的第一个西方国家。就在李克强访问大洋洲的丝绸之路之时,纽西兰一带一路基金和纽西兰一带一路智库同期成立。大洋洲的丝绸之路,是由雅士利乳业公司纽西兰总裁兼CEO赵英祥领导的,目标是为纽西兰公司寻求大洋洲的一带一路合作项目。纽西兰一带一路基金和纽西兰一带一路智库都由中国问题专家乔娜-考夫曼(纽西兰总理比尔-英格利的弟妹,她嫁给了他的弟弟科南-英格利)(注释252)和工党议员霍建强共同担任领头人。不过,无论是‘智库’还是‘基金’,都没有网站或纸质介绍。

在李克强访问纽西兰之后,中国-纽西兰一带一路基金会开始向全国不知情的大衆推广起一带一路。2017年5月,政府派出国家党党魁彼得-古德费洛和同时也是一带一路基金会成员的杨健议员代表纽西兰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一带一路论坛。纽西兰媒体上涌现出大量支持一带一路的专栏文章和新闻。中国-纽西兰一带一路基金会与中国国家改革与发展委员会(一带一路的领导机构和中国特别关注于战略资源的特殊部委)、建筑公司、私人公司,更重要的是和毛利部族(iwi)建立起了联係。毛利部族(iwi)控制了纽西兰初级工业、渔业、林业和电信市场的很大一部分(Te Huarahi Tika 信托,是毛利部族的联合体,是纽西兰第三大电信商2度的大股东)。中国还对毛利人的传统文化知识感兴趣,例如如何利用可转化为天然保健品的传统草药。

中文报导引用了工党议员霍建强的涉入一带一路部分的表述,霍声称两大主要政党均已背书同意参与一带一路。纽西兰工党目前还没有如何对待一带一路的官方政策。如果工党赢得2017年大选,工党可能需要与纽西兰优先党联合执政,优先党是纽西兰政坛的重要小党派,经常起到平衡纽西兰的政治力量的作用。优先党的党魁温斯顿-彼得斯先生坚决反对纽西兰参加一带一路项目,这意味著工党-优先党联合政府有可能会重新评估目前纽西兰政府参与一带一路政策。同时,目前已经与工党达成合作协议的绿党还有其他小党派均未表态。

然而,所有各方都可能对纽西兰参与一带一路的程度,以及经济独立、战略资产控制和对中国巨额公共债务风险程度感到担忧。因此,2017年9月23日的大选可能是纽西兰与中国关係的转折点--要么导致纽西兰在政治上、经济上以及军事上不断拉近与中国关係的政策延续下去,要么导致某种形式的重新调整。

结论

纽西兰最亲密的盟友--澳大利亚正极其严肃的对待中国加速在澳洲进行外国影响活动的威胁。澳大利亚计划在年底出台一项反对外国干涉活动的法律,并可能禁止所有外国政治捐款。

每一个国家都拒绝外国对本国事务的政治干预。中国经常指责美国和其他国家对其内政进行干涉,并将不干涉内政列爲中国外交的重要原则--但是如上文所述,统一战綫战略经常违背这一原则。对纽西兰这样一个前世界最强国家的殖民地,后又被世界最强国家庇护超过60年的小国来説,如何抵御外国的政治干涉是一件富有挑战的事。既需要当今政府的政治意愿,也需要全国人民的意愿来实现。

纽西兰有一系列立法可以应对本研究报告中所列的一些外国影响活动。《纽西兰安全情报法》(1969年)规定,安全情报局负责“保护纽西兰不受间谍、破坏和颠覆行爲的影响,无论这些行爲是否在纽西兰境内策划或实施;甄别会影响纽西兰境内或与纽西兰相关的国际福祉或经济福祉的外国能力、意图或活动。。。保护纽西兰免受在纽西兰境内或与纽西兰相关的任何外国组织或个人的影响。。。”安全情报法将颠覆定义为“企图、煽动、劝告、鼓吹或鼓励。。。以非法手段破坏纽西兰的国家权力”。该法授权安全情报局对以下情形做出反应:颠覆和外国干涉纽西兰政治、与外国代理人交往、合作影响纽西兰的外交和经济政策及公共舆论,以及以牺牲纽西兰为代价蓄意和秘密推广外国政策的行爲。然而,只有国家安全情报局长才能发出调查涉及政党的潜在颠覆与间谍案件的请求。未经政府批准,国家安全局不得参与任何会损害另一个政党的调查,因此,在没有政治指示的情况下,国家安全局的手被缚住了,无法进行调查活动。

《选举法》(1983年)第51条B款规定议员有以下行爲必须下台:“宣誓或作出效忠、服从或加入外国、外国元首或外国势力,无论其是在被任命职务时还是在宣誓效忠时”。



商业委员会负责管理纽西兰的媒体垄断问题。然而,纽西兰没有任何法律禁止任何一个国家的官方信息服务机构通过合作协议、合并和控制关键人员来掌控一部分媒体环境。迄今爲止,儘管纽西兰的媒体竞争规范也关注公共利益,但主要还是侧重在所有权管理上。

纽西兰已经对政治献金的报告方式进行了改革,但还需要做更多工作。2017年,费尔法克斯媒体网站Stuff发起了一场政治献金透明度运动。他们争论的是,应当及时向选举委员会披露所有捐赠者的身份,必须堵住允许捐赠者通过信托和其他方式,例如筹款晚宴和拍卖来掩盖自己身份的漏洞。纽西兰也不妨考虑通过立法来禁止所有外国政治献金。

纽西兰的公共知识分子相对较少,但是纽西兰学者--社会的批评者和良知--的言论自由和知识自由权力受到法律保护: 《教育法》(1998年)第14部分要求所有政府机构和部门保护学术自由。1993年人权法案 J 条规定禁止基于政治观点的歧视。

中国对纽西兰的许多政治影响活动,除非会导致叛国、行贿或其他形式的腐败(1961年刑法),否则并不违法。相反,这些行爲涉及到恰当性和国家安全这些总是很主观的问题。纽西兰议会的《内阁手册》提醒议员的行爲必须能够获得公衆的信任,并被视爲能够获得公衆信任--但是这些都取决于观察者的眼光。该手册对前议会的部长们或他们的亲戚没有做出任何规定。

国家安全法案是在冷战时期通过的,当时纽西兰的政治家们对中国和苏联的统一战綫组织非常警惕,大多数人都很好的和他们保持距离。工党总理诺曼-柯克(Norman Kirk,1972-1974年)对统一战綫活动非常担忧,他不断对纽西兰共产主义运动各派别成员製作档案卡片,以确保工党议员不会在无意中与其中的任何派别或他们的统一战綫活动产生关联。冷战已经结束几十年了,纽西兰的政治精英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迎接新的全球影响力之战。小国特别容易受到外国势力活动的影响:我们的传统媒体资源有限,缺乏竞争力; 我们的高等教育部门规模小,儘管有学术自由的法律,但仍然很容易受到恐吓。

纽西兰需要正视纽中关係中的一些政治差异和挑战,需要去调查中国的政治影响活动对纽西兰民主的影响程度。本研究是一个初步的研究,突出了一些代表性的关注点。纽西兰最好能以澳大利亚为榜样,无论是通过特别委员会还是闭门调查,都应该认真对待中国正大力提升其政治影响活动的问题。现在可能是寻求调整两国关系的时候了,这种关係首先要确保纽西兰的利益。像澳大利亚一样,我们可能也需要通过新的法律来反映当今时代扩大的外国影响规模。纽西兰可以找到一种能更好的处理与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的方法,从而真正成爲其他西方国家处理与中国关係的典范。

民主也有法宝: 选择政府的权力;通过法院对权力进行平衡和制衡;我们的监督机构,如商业委员会和新闻委员会;受法律保护的学术自由和学术界的良心作用;言论和结社自由;还有第四权:媒体监督--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现在,到了利用他们的时候了。

衷心感谢Ursula Cheer, Toby Dalley, Gerry Groot, Jichang Lulu, Lindsey Te Atu o Tu MacDonald, Donald Matheson, Karen Scott, Alex Tan, James To, 感谢Geoff Wade 对初稿的反馈和其他帮助。

作 者 :Anne-Marie Brady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20年9月8日19:1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