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鹤慈   纽约时报 特朗普政府再现“吹哨人”, 2020-09-10 04:32:57  [点击:2788]
华盛顿——在周三公布的一封举报信中,一名国土安全官员表示,该部高级官员指示分析师淡化暴力白人至上主义和俄罗斯干预大选的威胁。
前国土安全部情报部门负责人布赖恩·墨菲(Brian Murphy)在举报信中表示,今年春天,代部长查德·F·沃尔夫(Chad F. Wolf)命令他停止对俄罗斯干预的评估,转而关注伊朗和中国。墨菲表示,这一要求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赖恩(Robert C. O’Brien)通过墨菲下达的。
墨菲说,沃尔夫后来告诉他,不要发布关于俄罗斯诋毁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精神健康的虚假宣传活动的报告,因为这“让总统面上无光”,墨菲说,他警告称这些行动在整体上威胁了国家安全。
此外据这份于周二提交、但周三就被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公布的举报信称,该部门第二号人物肯尼斯·T·库奇内利二世(Kenneth T. Cuccinelli II)还曾命令墨菲修改情报评估,使白人至上主义的威胁“显得不那么严重”,并纳入有关暴力“左翼”团体和反法西斯组织(antifa)的信息。在墨菲的叙述中,该部门的两名高级官员——特朗普总统对他们的任命都还没有得到参议院的确认——似乎在围绕着总统的言论和政治利益,以完全超出了法律和他们的权力界限的方式影响着该部门的态度。
今年8月,在其办公室汇编了关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抗议者和记者的情报报告后,墨菲被降职到国土安全部的管理部门。但他在举报信中声称,自己真正的过错是向上级提出了对他得到的指示,还有对与该部门监察负责人合作的担忧。他请求监察负责人进行调查,并恢复他情报部门负责人的职位。
“墨菲遵循了正当、合法的检举人规则,针对国安部领导层的不当行为提出严重指控,特别涉及到情报分析中的政治扭曲和报复行为,”墨菲的律师马克·S·扎伊德(Mark S. Zaid)在声明中表示。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人要求墨菲在9月21日进行不公开作证,这可能会是在大选日前几周举行公开听证会的先兆。
“我们将彻查此事,向美国人民揭露一切不当和腐败行为,制止情报工作政治化,”该委员会主席、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B·希夫(Adam B. Schiff)说。他表示,鉴于特朗普政府上个月决定停止当面向议员通报选举安全威胁的情况,情报评估受到政治审查的指控特别令人担忧。
白宫发言人萨拉·马修斯(Sarah Matthews)在声明中表示,奥布赖恩“从来没有试图规定情报部门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我们选举公正性的威胁或任何其他问题上”。她称墨菲是一个“心怀不满的前雇员”,奥布赖恩从未听说过他。但她补充说,这位国家安全顾问“一贯公开主张全面关注对我们选举的所有威胁——无论是来自俄罗斯、伊朗、中国还是任何其他恶意势力。”

国土安全部发言人阿列克谢·沃尔托尼斯特(Alexei Woltornist)否认了墨菲的指控。
“我们断然否认墨菲说法的任何真实性,”沃尔托尼斯特说。“国安部期待调查的任何结果,我们相信最终的结论会是不存在任何针对墨菲的报复行为。”
任总统以来,特朗普经常与情报界发生冲突,特别是在干预大选的问题上。2018年,在芬兰赫尔辛基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站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身边的特朗普说,他不认为莫斯科应对干预2016年大选负责。几个月后,特朗普又驳斥了中情局(CIA)关于沙特王储应对谋杀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负责的评估,后者是《华盛顿邮报》的知名专栏作家。2019年2月,在情报部门负责人向国会提交了与白宫意见相左的朝鲜和伊朗评估报告后,总统叫他们“回去上学”。
特朗普及其盟友还驳斥情报界人士,称他们夸大俄罗斯的间谍活动是为了破坏他作为总统的地位。
在担任高级分析师、随后又任国土安全部高级情报官员期间,墨菲负责为联邦调查局(FBI)、州选举当局和执法部门定期提供关于外国势力威胁美国选举的情况更新。
他表示,沃尔夫在今年5月指示他停止对支持特朗普连任的俄罗斯威胁进行评估,转而关注中国和伊朗的活动,情报分析师称这两国可能对大选构成威胁,并反对特朗普连任。情报分析师表示,中国和伊朗迄今为止还没有像莫斯科那样的大举行动。
墨菲说他拒绝听从指示,“因为这样做会让国家陷入极大且明确的危险。”
两个月后的7月,沃尔夫又找到墨菲,要他隐瞒俄罗斯正在针对拜登的精神健康进行虚假宣传活动的警告。那份报告还指出,中国和伊朗正在批评特朗普的健康问题。
墨菲还声称,在12月的一次会议上,库奇内利要他修改“概述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国内腐败暴力猖獗和经济状况恶劣”的情报报告。这些报告是用来给评估寻求庇护的移民申请的官员提供信息的。
墨菲称库奇内利对这些报告非常不满,并指责“不知名的深层政府情报分析师”收集这些情报信息就是为了破坏特朗普限制边境庇护收容的目标。
根据墨菲的说法,库奇内利随后命令他和在他之前担任国安部最高情报官员的大卫·J·格劳(David J. Glawe)提供编汇这些报告的“深层政府”雇员的姓名,以将他们解雇或调任。墨菲说,他认为这一指示是非法的,是库奇内利在滥用职权,因此他拒绝执行。
举报信中表示,库奇内利和沃尔夫还在3月阻止墨菲的办公室发布一份已完成的威胁评估,这份评估将白人至上主义和俄罗斯干预选举列为了美国面临的紧迫危险。墨菲说,格劳得知报告会被禁止发布,因为会对“特朗普总统的形象”产生影响。墨菲的指控只是对国土安全部的最新打击,这一部门成立最初是为了保护美国免受外国恐怖主义的袭击,并改善对国内紧急情况的反应。沃尔夫部署战术特工小组到波特兰,已经引发了前国土安全部官员和国会议员的广泛批评,称同时负责执行特朗普大部分移民政策的该部门已经成了总统连任竞选的工具。
但墨菲也一直是国土安全部和FBI的调查对象。
当他的办公室发布了部分针对《纽约时报》的情报通报后,沃尔夫将墨菲调任,《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国土安全部在部署身着迷彩服的战术特工组对付抗议人群时,对波特兰的局势知之甚少。墨菲在举报信中称,他的办公室没有对记者的私人数据进行监控,而是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内容纳入了通报。
该分析文章还对Lawfare博客总编本杰明·威茨(Benjamin Wittes)的推文进行总结,其中一条展示了墨菲发的电子邮件,他在其中要求情报官员将攻击波特兰联邦法院的个人称为“暴力反法无政府主义者”。
“墨菲在某些方面当然可能是个不当行为者,我也认为他确实如此,但作为检举人,他也提出了正当的控诉,”威茨说。“他也可能通过做出这些指控来保护自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