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妙言一句为君解(随笔十则) 2020-09-10 16:50:57  [点击:2710]
妙言一句为君解(随笔十则)
余东海
在微信圈看到一句话,妙不可言,不能不分享一下。其话说:“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你本来就是一个鸭子,脑袋里却有着全聚德的思维。”用来形容大量马邦弱势群体,简直太精彩、太传神了。

百年来无数弱势群体,都有着极权主义的人格、思想和精神。君不见,百年来流行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民族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反儒主义、蚂䴕主义、虵蜖主义、无产阶级道德、共惨主义理想等等,都属于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的思维,即奴隶主的思维,即全聚德的思维。

弱势群体拥有这种思维,沦为鸭子就是理所当然的,因果历然,天公地道。换言之,极权主义不把你当人看,你偏偏要支持拥护它,你就不配为人,就只配做奴隶或奴才。很多弱势群体一辈子最高理想就是做好做稳奴才。可惜很多人连做奴才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做最底层最低级的奴隶,毫无基础保障的奴隶。2020-9-2


道与德
道与德二字,有时有体用之别,有时又都指本体。二字相对,道无疑更具根本性,形而上者谓之道,道为体,为宇宙生命的本源。

德是道之用。《易经•乾卦》:“君子進德修業。”《尚书•皋陶谟》:“九德,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而廉,剛而塞,彊而義。”《洪範》:“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周禮•地官》“六德:知、仁、聖、義、中、和。”这些都是道体的发用。

然在某些语境中,德指性体心体,与道体、天道同级同义。天命之性即德性。《中庸》说尊德性,《大学》说明明德,这里的德性、明德就是体,与天性、道心同义。注意,体用有别而不二。仁义礼智信五常道中,仁字最能体现体用合一的特色,仁道、仁性、仁德亦常指性体道体,即体即用。

周召二公皆圣贤,周公强调“敬天”《尚书•洛诰》说:“公不敢不敬天之休”,“公其以予万亿年敬天之休”云;召公侧重“敬德”,《尚书•召诰》说:“王其疾敬德”,“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肆惟王其疾敬德”云。

有学者将周公的“敬天保民”和召公的“敬德保民”说成两条政治路线的斗争。殊不知,敬天与敬德并无二致。于天地而言为天道,与人类而言为德性。敬天道与尊德性,侧重不同,同归于仁,都是保民的道德依据。2020-9-3


吴澄论道好文章
关于道体,元儒吴澄有一篇随笔《无极而太极说》所言甚好,录此共赏:

“太极者何也?曰道也。道而称之曰太极何也?曰假借之辞也。道不可名也,故假借可名之器以名之也。以其天地万物之所共由也,则名之曰道。道者,大路也。以其条派缕脉之微密也,则名之曰理。理者,玉肤也。皆假借而为称者也。真实无妄曰诚,全体自然曰天,主宰造化曰帝,妙用不测曰神,付与万物曰命,物受以生曰性,得此性曰德,具于心曰仁,天地万物之统会曰太极。道也,理也,诚也,天也,帝也,神也,命也,性也,德也,仁也,太极也,名虽不同,其实一也。

“极,屋栋之名也,屋之脊檩曰栋。就一屋而言,惟脊檩至高至上,无以加之,故曰极。而凡物之统会处,因假借其义而名为极焉。辰极、皇极之类是也。道者,天地万物之统会,至尊至贵,无以加者,故亦假借屋栋之名而称之曰极也。然则何以谓之太。曰太之为言大之至甚也。夫屋极者,屋栋为一屋之极而已,辰极者,北辰为天体之极而已。皇极者,人君一身为天下众人之极而已。以至设官为民之极,京师为四方之极,皆不过指一物一处而言也。道者,天地万物之极也。虽假借极之一字强为称号。而曾何足以拟议其髣髴哉。故又尽其辞而曰太极者,盖曰此极乃甚大之极,非若一物一处之极也。然彼一物一处之极,极之小者耳。此天地万物之极,极之至大者也,故曰太极。邵子曰道为太极,太祖问曰何物最大,答者曰道理最大。其斯之谓与。

“然则何以谓之无极?曰,道为天地万物之体,而无体谓之太极,而非有一物在一处可得而指名之也,故曰无极。易曰神无方、易无体,诗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其斯之谓欤。然则无极而太极,何也?曰屋极,辰极,皇极,民极,四方之极,凡物之号为极者皆有可得而指名者也,是则有所谓极也。道也者,无形无象,无可执著,虽称曰极,而无所谓极也,虽无所谓极,而实为天地万物之极,故曰无极而太极。”(《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学行典》)

本文指出,道、理、诚、天、帝、神、命、性、德、仁、太极等,名虽不同,所指相同,都指一个东西,即道体太极,其它字眼都可作太极的别名。文章接着解释了太极、无极之名的由来,道体何以名为太极无极。

吴澄,字幼清,晚字伯清,学者称草庐先生。博通经传,宋咸淳间举进士不第。元世祖遣程钜夫求贤江南,起至京师,寻以母老辞归。武宗即位,召为国子监丞,升司业,迁翰林学士。泰定帝时为经筵讲官,修《英宗实录》,命总其成。书成弃官归。著有《易纂言》、《仪礼逸经传》、《礼记纂言》、《春秋纂言》、《吴文正集》等。2020-9-4


略解《推背图》第四十六象
《推背图》的第四十六象适应当今时事。 谶曰:黯黯阴霾杀不用刀,万人不死一人难逃。颂曰:有一军人身带弓,只言我是白头翁。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杀不用刀的阴霾,是新冠病毒还是另有所指?一人弓,夷也。东边夷狄、白头翁、金剑、勇士、帝宫何所指,姑不详论。

这里略解“万人不死一人难逃”句。万字繁体为萬,草头禺,禺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猴,猴子戴草帽,沐猴而冠者。又,禺古同偶字,偶像。万人,可指某个或某群沐猴而冠、成为偶像的人。万人不死一人难逃,意谓不打倒此一个或多个偶像,消灭其思想精神,“予一人”难逃此劫也。一人,古代称天子,亦为天子自称。2020-9-4


道统政统学统正统偏统
日前闲听一位自称儒家的名家谈道统和学统,完全不靠谱。儒家不明道统学统正义,不配为儒也。

道统政统学统三统相辅相成,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统归于仁本主义。其异在于,道统侧重道德,中道传承谱系,属于内圣范畴,由圣贤代表;政统侧重政治,政治传承谱系,属于外王范畴,由帝王代表。学统侧重学术,学术传承谱系,属于思想、文化、知识范畴,由学者传承。

王夫之指出:“天下所极重而不可窃者二:天子之位也,是谓治统;圣人之教也,是谓道统。”(《读通鉴论•成帝》)王夫之所说的治统,即指政统。政统有正偏和正邪之别。人道政为大,政治道为本。合乎中道道统的政治,即王道政治,为中华正统;偏离道统者为偏统,准王道准中华;违反、悖逆道统者为邪统。

东海曾发明偏统概念以定位元明清,几年前在微博上饱受讥笑,被冠以余偏统之称号。前不久发现,某个当年激烈反对东海偏统论的学者,已悄悄转变观点,对元明清以偏统相称了。2020-9-4


美国为何最强大
温元凱一篇文章说,美国为什么是最强大的国家?这是某领导人向他提出过的问题,但他当时的回答还不够好,现在可以回答的比较好。他的答案是,美国掌控了全世界70%的高端人才。

东海曰,没错,但仍然不够好。美国强大更根本的原因是:自由和道义。这也是美国能够吸引全世界人才的根本因。西方国家差不多自由,都有人权保障和人格尊重,但都不如美国强大,是因为它们道义性普遍较低。

依照儒经标准,美国的政治品格和道义精神也很有限,但在这个没有王道的时代,无疑是天下最高。换言之,美国是所有自由、发达国家中最不冷漠、最少自私的。
美国在维护美国利益和本国人民的自由和权益的同时,也多多少少能够推己及人地关心其它国家人民的人权,并为之付出种种努力。2020-9-4


五个坚决反对
作为一个中国人和儒家人,东海有五个坚决反对:
一、任何人任何势力抹黑中道文化、中华文明和中国历史,歪曲儒家的性质和宗旨,阻挠现代仁本主义的宪政追求,东海都坚决反对;
二、任何人任何势力把儒家和中华文明割裂开来,把儒家和西方文明对立起来,把儒家与蚂䴕主义混淆起来,东海都坚决反对;
三、任何人任何势力把特权阶级的意志强加给人民,把人民当做奴隶、奴才、鱼肉、韭菜、炮灰和抗拒文明的挡箭牌,东海都坚决反对;
四、任何人任何势力坚持和支持两极主义,破坏中国人民同其他国家人民的交流合作,破坏人类自由文明发展的伟大事业,东海都坚决反对;
五、任何人任何势力堵塞言路,防民之口,以言治罪,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侵犯人民的人格尊严,东海都坚决反对。反对、批评、异议是人民的自由,包括异议政府政党领导人的自由,异议儒家经典和历代圣贤的自由,都应该得到刚性保障!2020-9-5


大问题小答案
或问:为什么厉王止谤三年,国人就忍无可忍;而马帮止谤几十年,大多数国人依然无动于衷,甚至不乏衷心支持,甚至以充当卫巫为荣?

东海曰:这是个很有现实意义的真问题、大问题。古今国人对待暴政态度不同,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暴政性质不同,二是因为国民品质不同。

厉王的暴政是个体性堕落。道统虽坠,礼制虽坏,人民仍是正常人。而马帮则是极权主义暴政,有邪说洗脑,有恶制配套,欺诈暴力并重,手段特别高明。大半个世纪以来,国人普遍非人化,物化党化恶化奴化程度极高,四心基本泯灭。

反孔反儒,于政治是去中国化,于社会是去道德化,于国人是去正常化;崇马崇毛,于政治、社会和国人,都是反常化邪恶化。百年来,国人恶习邪欲获得了最大的解放,恶性之深重是空前的,奴性之深重也是空前的。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似乎以前中西都没有人发现,这个观点应是东海的创见。我发现,越是凶恶之徒,越是怯懦猥琐,越会崇拜暴力,也就越会信仰暴君、支持暴政。凶恶之徒作恶很行,为善不行;施暴很行,抗暴不行。

因此,从特权阶级的角度看,集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大成的马学洗出来的人民,是古往今来最好最乖的人民,非人化程度最高的人民,是最适合充当奴隶奴才、韭菜炮灰的人民,没有之一。

好在随着马学国际性历史性的破败,其欺骗性煽动性已大幅度下降。人民只要没有完全丧心,就有觉醒的希望,就不可能永远支持和忍受奴役。随着儒家文化和西方文明影响越来越广泛深入,觉醒者越来越多,民德民智不断回升,对暴政恶制的容忍度逐渐降低。在国内国际各种因素综合性作用下,全面爆发当为期不远矣。2020-9-7


君子与小人
《说苑-杂言篇》说:“夫仁者好合人,不仁者好离人。故君子居人间则治,小人居人间则乱。君子欲和人,譬犹水火不相能然也,而鼎在其间,水火不乱,乃和百味。是以君子不可不慎择人在其间。”“不相能然也”,意谓不相亲和的样子。能,亲善、和睦义。《荀子正名》:“能有所合谓之能。”然,助词,置后表示水火不和貌。

君子与小人有种种区别,其中之一就是这里说的,君子好合人,小人好离人。合即和合,使人和谐,就像鼎鼐能让水火不乱、百味调和一样。离即离间,使人不和睦。任何集体,包括家庭、家族、社团、政党等等,若有小人在其中挑拨离间,难免矛盾重重乱成一团。所以任何群体,都应尽量远小人,更忌小人在上。2020-9-7
首发于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