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老王社长按彦明:中国是可以搞民主的 2020-09-10 21:24:59  [点击:2761]
老王社长按:中国究竟要不要民主化,要怎样的民主化,又怎样来推动实现中国的民主化。这件事,在今天是非常重要的。网上应该有一个大讨论,社会主义左翼,更应积极拿出自己的意见。彦明先生是残疾人,但与那位高高在上的权贵残疾人不同,他身在基层,最贴近最体会中国社会民生疾苦,自己也常遭遇不公而维权抗争。他写过不少呼吁中国实行民主,特别从社会基层民主做起的文章,提出了他的设想,认为这样才能让中国百姓真正与党和政府一条心。他的文笔很朴实,但有内容,值得引起民主的讨论。近日他又写了一篇,我稍整理了一下,推荐给大家。

==========================
中国是可以搞民主的
彦明

有人总是说中国不适应民主制度,如果像西方民主那样中华民族非崩溃不可。真的是这样吗?绝对不是,这是为专制官僚主义找借口。不错西式民主并不适合中国,但这绝不是不要民主的借口。我们党可是一直一来提倡党内民主的,既然党内应该有民主,那人民就不应该有民主吗?难道不让人民有民主是不是有人也要取消党内民主呢?
虽然西式民主不可取,但民主又不是只有西方的民主一种,我们完全可以按中国的实际情况搞适合自己的国情的民主嘛。其实这种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以前也搞过,也就是民主先从社区、村社开始,那时,当然是那时中国还真有递进式发展民主的势头,有人还在人民大会堂公开举手投反对票呢。只是后来不搞了,估计是怕影响发展吧,不符合一些人的利益吧。

过去的上访主要是以冤假错案和下岗不公,侵害了工人的利益为主,现在主要是强拆和失地问题为主。有人说中国的统治者最爱走极端,干什么都习惯一刀切,其实老百姓也爱走“极端”,一告状就是几十年,比如我的房产被强拆了,我就于强拆者江苏徐州铜山区政府打了六年官司,最终强拆政府在上级政府被认定违法,被省市两级法院判违法。为什么强拆者被判违法?因为他们给我解决问题的方案我无法接受,我只好用法律、法规和事实、证据坚持了六年,强拆者徐州铜山区政府才被判违法的。可是我的极端也遭了巨大的报复,也就是我赢了官司,但我的赔偿没了,当然也不是一点没有,我的房产在他们捣鼓下成了用石块、砖瓦垒砌的房车,赔偿成了对我的惩罚。法院判决对我的赔偿在相同情况下只是他人的三分之一,而且还是七年的房地产价值。好在我是一个人抗争,如果找这律师,托这关系、那关系花的钱,可能那点赔偿的钱还不够呢。想想到些倾家荡产打了几十年官司还没赢的冤主我也算是幸运的。
中国的问题让有识之士只能吃饭睡觉,让那些有共产主义理想的爱国、爱党的人忧心忡忡痛心疾首,也难怪中国左翼在网络、自媒体上怨声载道,老百姓对毛主席的怀念与日俱增;贪官污吏拼命捞钱走人移民,好官员混日子,恶官员想方设法突出政绩向上爬。不说美国制裁,外国意识形态入侵,颜色革命风险增高,仅中国自身的问题就可以说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虽然如此高层有自己的顶层设计不是老百姓该管的事,但我以为中国还是很有希望的,但这希望一定在中国人民的觉悟上。如果真有好的顶层设计那就让人民可以通过自己选举的人民代表去监督、问责基层的政府和官员吧。

中国人有觉悟吗?有,不但有而且觉悟还很高,这是事实。
不说别的,仅以城市社区例就可以说明这一点。我年经的时候在街道居委会当过多年文书,那时经常与困难户接触,只要你态度好,对他们诚恳,他们内心的良知是很高的,不是一些穷人素质差,而是没有得到尊重,对此我年轻时非常有感触。有没有坏的?有,但是很少数,很个别。许多没有与底层民众打过交道的人,往往把这些很少数,很个别的当成底层穷人的代表了。在退休前我还在社区当过多年残联委员,经常与退休的党员干部一齐参加活动,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深感他们觉悟之高理想之纯,工作能力之强和普通人打交道办法之多根本不是那有偏见的人所能想像的。其实他们也有怨气,以前在职的时候不敢说,退休了,他们很多人曾对我说是思想解放了。

社区党员活动是有主题的,但每当讨论时必然跑题,也是发泄和谈论社会问题的时候,社区那个小书记根本制止不了,有时候还不得不附和。以我住的社区为例,就成立了党委,许多居民楼再组织党员成立支部。这样做的本意当然是让党员与人民群众更贴近一些,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比如我们社区有位退休的律师,是个党员,她妻子也是党员,可是他妻子的工厂重组后成了私企有两个单位,大多数老工人被安排一个单位,用老设备生产 ,另一个单位主要由年轻的工人和好设备生产,不知什么原因,这两个单位在工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分家了,成了没有关联关系的两家企业了。很快多数老工人所在的厂子停产了,工人被下岗了,这时候工人们才发现自己的劳保、医保、退休基金、住房公基金等等与原有企业没了关系,没人交了,到了退休无法领退休金了,看病的医保也没有了。几百名工人如坠冰窟被人当包袱甩给中国政府发的身份证了。这位退休的党员律师帮助工人们打了一二十年的官司至今也没有着落。发生这种事那些拿着几十年低工资为国家建设贡献一生,一心相信党、相信人民政府的老工人是绝对不愿意想到的,但这却真实发生了,可以说只要有权,再缺德的事也有人敢干。在如此的社会现实下党员们还好意思与人民群众心连心去?如果真的要去恐怕会一齐去诉官僚主义的苦,忆毛泽东时代的甜了。

我有几位不错的党员朋友,他们对党是无限忠诚的,接受过共产主义教育,有很高的无产阶级觉悟,虽然在民主问题的认识上有分歧,但他们都不否定民主。我曾与他们谈论过民主的形式问题,比如曾经有过的社区民主,他们在回忆时也说,当初搞社区民主一开始是试验的,并规划逐步让社区居民自由竞选,那时虽然也是上级提名,但被提名者要到居民家搞家访或组织居民搞活动开展竞选演说的。可是后来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终止了。

我说如果真正建立了民主社区会怎么样呢,有人马上说,官僚主义就没有市场了。大家通过分析和设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一、真正的民主社区是人人都有资格竞选人大代表的,代表是职业行为。由于是居民选出来的人大代表,虽然只是区级的,但也规定了人大代表的权力,如果这权力落实了那也是很大的,比如监督权、问责权,居民有问题就不需要先上访告状了,而是先找自己的代表与相关单位和部门勾通、协调,比如孩子的上学了,生活困难的申请救助了,发生了医患纠纷了,户口办理了,遇到一些部门不作为了,或遭遇不公了,或有人持强凌弱了等等,由于人大代表是他选的,人大代表当然有责任,有义务帮他解决问题、协调诉求了。再说监督权、问责权那是有细节规定的,被监督、被问责单位必须在规定的时内做出答复和做出处理意见的,否则上级就要问责了。因为这是制度设计,人大代表是职业行为,他们会把为居民办事当成自己的职业,他们要是较起真了没有人能受的了。再说如果有这了这样的人民代表中国的社会矛盾能减少百分之九十,和谐社会还真的不远了。

二、党员干部,尤其是退过休的,他们更愿意发挥余热,会再次把自己的能力用上,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和发过的誓言上。再说社区党组织强大,又有组织能力,在组织内就会有很好的提名人选,然后大家帮他去助选,那人大代表肯定是党的,还会使党员与居民增加亲近感,在无形中党和人民群众可就真的心连心了。

三、由于有了社区民主又实际在党的领导下,党不但不忘初心还会自然的回归初心呢,不但可以去除官僚主义的死气沉沉,还会使党的事业朝气蓬勃,更能焕发青春。由于有了监督和问责,再加上党纪国法上下一齐挤压,官僚主义还能有生存的空间吗?贪官污吏还能横行吗?很多人都认为,克服官僚主义唯有民主。说的也是,以官制官中国都用了几千年了,可没有一个朝代不被更换的。

四、只要有了社区民主,中国的基础就稳定了,为什么?人们心情舒畅了,有事有人管有人问了,有了可以信赖的人了,也有了敢于为自己说话的了,而且还是那种说话管用的人。再加上党的初心的回归,中国又有强大的生产力保障人民有幸福的生活,还有谁会理什么颜色革命,还有谁会去跟黑社会混。再说,比如在毛泽东时代连妓女都没有了,在党领导的真实地和谐社会里,还会有什么黑社会吗?

其实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境外的反华势力,也不是美国的制裁,而是人民没有基本权力的问题,是严重的官僚主义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唯有民主,而细节是党要适用人民的民主,而不是相反。毛主席为什么说要相信群众,后一句才是相信党?因为没有人民群众就没有党了。可以负责任的说,中国最大的危险是没有民主,更准确地说是没有从社区、村社开始的民主。中国能不能先从社区、村社搞民主,当然可以,再说以前还试验过,再说框架还在,其实搞不搞只是想不想的问题,根本不存在能不能搞的问题。如果重新从社区、村社开展民主,中国的崛起才真的没有人能阻挡了,那些老党员老干部也不会再为党的命运和国家前途整日忧心忡忡了。

2020年9月10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