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田定中:暮色下的悲歌/轉載 2020-09-13 10:51:09  [点击:2525]
暮色下的悲歌 / 田定中

那風雨飄搖的新竹風城

迴盪著前一夜的隆隆機聲
那歷盡風霜的空軍眷村

哭訴著再不回的失事良人
嘆只嘆那風雲的變化

把多少生靈悉付戰爭

泣別以往乘風的容顏

孤兒寡母徬徨離去另覓生存
那高空的風流總無情莫測

翻覆著下界的雲雨微塵
那鐵血勛章的風光背後

是斑駁不可睹的民族傷痕
為只為那鋒面的膠著

讓多少生命作了犧牲
何等悲謬隨風的忠貞

菁英隊伍繼續無悔賣命外人
那滄桑的風景他總在變更

幻化著多少人事恩怨浮沉

那歸葬異鄉的風骨灰塵

又當得多少銘文幾首輓歌

問只問那風中的蒼生

有多少能夠超越此身
像那幾度臨風的側影

將起飛時那麼蕭瑟而又堅忍

——赤空凝碧血——/胡又天

民國三十八年國軍在內戰中失利退守臺灣,中華民國政府在大陸僅剩雲南省尚未淪陷,中央派第八軍軍長李彌和二十六軍軍長余程萬協防雲南,但十二月九日雲南省主席盧漢向剛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輸誠,二十萬共軍入滇,國軍遭共軍圍剿追擊,第八軍二三七師七〇九團李國輝部隊,和第二十六軍九十三師二七八團譚忠部隊,約二千多人突圍後輾轉流落到泰緬寮交界的撣邦野人山山區,成為身陷異鄉的孤軍,這是孤軍最早的起源。

民國三十九年六月韓戰爆發,美國為紓解朝鮮半島上的軍事壓力,欲吸收身陷泰緬寮地區的國軍游撃隊成為牽制共軍的一環,杜魯門總統於是通過「白紙方案」(Operation Paper)軍援孤軍。

民國四十年二月美國中央情報局經由曼谷「東南亞國防用品公司」(Overseas Southeast Asia Supply Corporation,SEA Supply)提供武器,由陳納德的民航空運公司利用C-46、C-47機以空投方式拋下補給品,後來使用被孤軍控制的撣邦猛撒機場空運物資給孤軍。而此時,位於臺灣的中華民國國防部也一直與孤軍保持著聯繫。

韓戰結束後,美國不願意國府直接介入中南半島的事務,此時中共扶植的緬共開始在緬北山區活動,並以孤軍為鏖戰對象相互爭奪地盤。而孤軍游擊隊此時人數已近一萬五千人,逐漸於撣邦地區立足,對緬甸構成了威脅,在緬甸政府的抗議下,美國中斷對孤軍的補給。

民國四十二年中美泰緬召開「四國會議」,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必須將游擊隊撤回臺灣,國府迫於壓力執行撤軍任務,但仍有為數近六千的游撃隊員拒絕撤離,國府雖然宣稱滯留的游撃隊不再與中華民國政府有關,但基於反共鬥爭的戰略考量,於四國會議風頭過後,便又與游擊隊恢復秘密聯繫,並將孤軍編成為「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如此一來解決這支部隊的補給便成了國府重要和緊迫的問題,而唯一的辦法就是採空中滲透方式執行運補。

國府的情治部門和空軍迅速爲這項艱鉅的滲透任務尋找合適的飛機,這種飛機需要兼具長航程,載重量大,可靠性高等特點,而且最好是國軍空軍熟悉的機種,而空軍第八大隊使用的美援PB4Y海上巡邏機正好滿足這些要求。

PB4Y海上巡邏機是利用B-24轟炸機改裝的遠程巡邏機,二戰期間在太平洋戰場廣泛的執行偵察、搜救、通信、和反艦任務。朝鮮戰爭期間美軍及國軍經常利用此型飛機襲擾大陸沿海;駕駛此型飛機執行特殊任務對空軍飛行員來說可謂駕輕就熟,於是由空總情報署組織、空軍三八三一部隊執行的「紅寶石計畫」迅速地被拍板定案。

三八三一部隊是民國四十七年初空軍第八大隊準備撤銷時,由原所屬的第三十三中隊人員與裝備為基礎,並於次年三月一日成立的部隊,主要任務是配合美國中央情報局執行一些東南亞地區敵後滲透的反共任務,事涉敏感及機密,因而由空軍總司令部情報署直接督導管制。

此部隊主要任務初始為深入大陸西南省份執行空投任務,及於民國四十七年配合美國政府支援印尼蘇拉威西(Sulawesi)島上反共游擊隊的運補空投,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合作終止後,空總情報署即對三八三一部隊賦予新的任務,運補武器彈藥及軍需品給孤軍。

由臺灣至孤軍控制的泰緬山區飛行距離達三千公里,基於長程飛行需要,三八三一部隊將第八大隊撤銷時遺留的兩架PB4Y巡邏機,拆除了炮塔、炸彈艙及與轟炸有關的附件,改裝成為長程運輸機,但因在機身內加裝了副油箱,使得PB4Y運輸機只能載運較輕的補給品,而這些補給品利用空投即可,因此沒有降落的問題與困擾。

民國四十七年四月六日午后,一架編號016的PB4Y運輸機滿載着補給物資從新竹飛往臺南,於加滿油料後於一五五〇時再度起飛,按計畫前往孤軍盤據地區執行「紅寶石計畫」任務,準備於午夜空投物資給游擊隊,任務機長是王長齡上校,組員為任正元、梁棣、柳肇純、嚴中、蔣孝航、楊桂宸、張烈齊、魏華傑、孫華寛。

PB4Y 016號機飛越西沙群島後,從南北越交界的軍事緩衝區進入中南半島,以貼地高度穿越北越、寮國的山區,直飛緬甸與泰國接壤的山區,但緊臨湄公河畔的目標區此時漆黑一片,原先約定好的火光信號沒有出現,飛機在目標區上空焦急的轉着圈,一個多小時後飛行員終於發現了信號,於是迅速投下物資後調頭返航。但由於在空投地耗費太多時間,飛機燃油已不足夠返回臺灣,四月七日晨七時十二分PB4Y 016號機緊急降落在香港啓德機場,機組人員向英國政府堅稱係在西沙羣島訓練時飛機出現機械故障,而不得不迫降,經國府駐港人員及民航空運隊(CAT)向港府斡旋後於八日清晨人機脫險返臺。

PB4Y機迫降香港,引起中共的抗議及美國的關切,中華民國堅稱是執行雲南地區的偵查及空投任務,方免去了美國的制裁。同時國府為掩人耳目撤除了已執行了九架次的「紅寶石計畫」,於民國四十七年底另行籌劃「黑旗計畫」,準備以五十架次賡續援助游撃隊,並於次年三月開始實施。但「黑旗計畫」也只進行了五架次空投,就因美方發現插手干預而告終,僅管如此,國府空軍仍秘密地執行著空中滲透運補。

對游撃隊空投補給雖然是唯一可行之路,但也存在着問題,滯空時間過長、容易迷失空投地點、空投物資數量不足且有丟失的危險。而輕武器及一般物品尚可以空投方式執行,但人員與彈藥運補就必須改用運輸量較大的飛機,於是三八三一部隊特地向六聯隊借調了C-46機一架,並著手考慮C-46機的起降問題。

民國四十九年冬,國府指派駐泰空軍武官在孤軍控制的坑拉(Keng Lap)西邊的芒帕里奧(Mong Par Hlio )地區勘察後,督導游撃隊修建了簡易的「江臘機場」,由於位於湄公河畔及企圖隱密空降作業,對外以「大興碼頭」稱呼。這座機場的跑道位於山坡旁,長度不足三千呎,勉強僅能供C-46機起降。

當時C-46機及PB4Y機的飛行路線是由新竹基地裝載補給品後先飛往臺南或屏東基地加滿油,再起飛直航西沙群島,為避免中共及越南雷達偵測,海上飛行保持五百呎以下的高度,從北緯十七度綫附近的硯港進入中南半島,再向西北方向直航大興碼頭,到達目標區已是黃昏或夜間。

PB4Y機到達目的地與游擊隊完成空地連絡,迅速投下補給品後立即沿原航線飛回臺灣,一般留空時間均在十七至十八小時左右,飛回新竹基地時已為次日清晨時分,長時間駕駛這種沒有空調又有強烈諧振的飛機,對機組人員來說,體力及精神皆是一大負荷。

C-46機則於黃昏時辰降落於「大興碼頭」,由於跑道並沒有配置燈光及夜航設備,因此卸下人員與貨品後,在天色尚未完全變黑之前趕快起飛,起飛後先到曼谷機場加油,再經越南、西沙返航臺灣。

游擊隊逐漸壯大後,緬甸為扼制國軍游撃隊的勢力,同時為接收撣邦的土司政權,不時派戰機對游撃隊的根據地進行掃射。大興碼頭建妥後由於不時有C-46機出沒泰緬山區,更引起了緬甸政府軍的注意,於是經常派機前往偵查。

民國五十年一月七日三架緬甸霍克海怒 (Hawker Sea Fury)戰機從撣邦的Nam San基地調往離孤軍據守地區較近的景棟(Kengtung)機場,負責前線的前哨任務,飛行員分別為Maung Thein、Chit Khaing、Noel Peters,並由空軍中校Thura Tin Maung Aye指揮。

二月十三日黃昏,緬甸空軍Thura Saw Pru中校從一趟飛行任務中發現藏身於湄公河畔的簡易機場,機場上並停有一架機身無標記的C-46飛機,他向景棟空軍基地發出警報,但由於天色漸暗,基地無法下令戰機起飛攻擊。

二月十四日,Thura Tin Maung Aye中校乘坐無武裝的塞斯納(Cessna)輕型飛機起飛,至坑拉及芒帕里奧地區進行偵察,返回景棟基地後向霍克海怒戰機人員簡報隨時可能出現的情況,他命令戰機人員如果攔截到不明機,則逼迫引導其降落景棟機場,並規定只有在被攻擊時才能開火。

二月十五日是農曆大年初一,這是全球華人喜慶的日子,或許是國府爲了給這支海外孤軍送上一份新年禮物,特意安排了空投任務,游擊隊也照例部署好了空投場,準備接收祖國遠渡重洋翻山越嶺送來的新年禮物。

但是在那天早晨,兩架緬甸戰機在空投場上空飛了幾圈,發現了機場內有一些空投作業的徵候,顯示着有不明機將要飛臨。這一天,這個應該屬於山區人民喜慶熱鬧的日子,從高空看著似乎一切安靜寧謐,但冥冥中卻有著重大事故即將發生,對緬甸空軍及中華民國空軍都帶來了重大災難,也給身陷異域的孤軍帶來了天翻地覆的命運改變。

是日上午,新竹基地西側的停機坪異常忙碌,一箱箱印有美國軍品管制代號的輕武器彈藥,及各界捐贈的勞軍物品,在寒風凜冽的停機坪上被搬進了墨藍色塗裝的四引擎PB4Y空運機內,這批空投品將在黃昏時刻送達千里之遙的孤軍手上,溫暖滋潤游撃隊員們孤獨的心。

午后,三八三一部隊作戰長梁棣中校率飛行官程振高中校、陳震澤中校,領航官林升鴻上尉、劉朝臣上尉,通信官王翔雲上尉,機械員林通、曾思光等八員登上了PB4Y空運機,按計畫從新竹基地直航「大興碼頭」。雖然當日是春節,是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全家老少團圓的日子,但身為軍人執行重要任務是職責所在,也是天經地義的事,但誰也沒料到一場重大災難即將發生在他們身上。

遠航異域空投接濟孤軍的任務,梁棣等人均已執行過多回,雖然艱辛冒險,但也都能平安歸來,但這回死神卻在千里之外的中南半島蠻荒山區等著他們,最終六位飛行健兒魂斷異域,也給他們的家庭帶來了莫大的苦難。

下午三時餘緬甸空軍一架塞斯納偵察機在泰緬交界的山區執行偵察任務,飛行員看到了江臘機場張開了空投信號布,他立即告之基地,Thura Saw Pru中校隨即下令三架霍克海怒戰機起飛。

下午近四時時分,PB4Y機低空飛臨泰緬交界撣邦的旺潘哈薩爾(Wan Pan Hsar)山區,四時五分PB4Y機開始空投補給品,此時三架緬甸霍克海怒戰機從七千五百呎高空直撲PB4Y機,長機Maung Thein中尉命令PB4Y機改變航向降落到景棟機場。

PB4Y機發現緬甸軍機後,加足馬力向西南方向的泰國國境飛去,試圖迴避緬機的包抄,但緬甸軍機也跟著越境一路追撃,過程中PB4Y機以〇.五吋機槍向緬機射撃,Thursday Tin Maung Aye中校在景棟機場塔臺得悉PB4Y機向緬機射擊,遂下令緬機向PB4Y機開火還擊,一六四五時霍克海怒戰機的20公釐機砲擊中PB4Y機的尾翼、左引擎及駕駛艙,正副駕駛梁棣、程振高及領航官林升鴻三人傷重當場殉難,副駕駛陳震澤帶傷站在正駕駛座椅後方,彎腰伸手抓住駕駛盤,獨力操控即將失去控制的飛機,並令領航官劉朝臣等人迅速跳傘逃生,話音才落飛機旋即墜燬在泰國清萊Wat Phra Doi Tung山區一處名為老象塘村(Ban Huei Rai)的地方,在前艙擔任駕駛及領航的四人在暮色籠罩的異國蠻荒山區隨機壯烈犧牲,身軀在熊熊烈焰中化為青煙向天際飄去。

PB4Y機被緬機撃中後,後艙的通信官王翔雲中校、領航官劉朝臣上尉、機械員林通等人受令跳傘逃生,但林通跳傘後失蹤,數月後被泰國農民發現連著傘衣掛在山區叢林樹上,而曾思光下落不明,研判跳傘後在重巒曡嶂充滿瘴氣及野獸的山區求生時遇難。

王翔雲中校及劉朝臣上尉在山區歷經艱辛求生過程頗具戲劇性,兩人一路躲躲藏藏,見到生人皆埋伏暗處不敢出聲,直至聽見有人哼唱華語歌曲𡿨廟院鐘聲〉後才敢探頭呼叫求救,始被游擊隊員護送至孤軍營地,兩員返臺後蒙總統蔣中正召見慰勉。



而緬甸軍機在這場低空的空戰中也有損失,Noel Peters所駕466號戰機可能被PB4Y機的機槍擊中而墜毀於泰國境內,人機俱亡,Chit Khaing所駕465號戰機尾輪被擊落尾翼也受損,迫降於景棟機場。

我PB4Y空運機被撃落後,在殘骸內發現有美國援助國府的槍枝及彈藥,緬甸總理利用此時機邀請美國、印度、印尼、泰國等國駐緬使館的武官組成考察隊伍,前往撣邦視察緬軍對游擊隊作戰時所虜獲之美援武器。

之後緬甸向聯合國提出控訴,指中華民國侵犯緬甸主權及領土,此事引起國際的注目及緬甸人民對美國大使館與泛美航空的抗議及暴動,緬甸更為建國以來首次之空戰大作文章並豎立英雄紀念碑,而PB4Y空運機的殘骸則被展示於緬甸軍史館中。

PB4Y機被擊落由於證據確鑿,國府啞口無言,無法再為暗地援助游擊隊之事辯解。三月二日,中華民國政府在美國以停止對臺一切軍經援助的威脅下,不得不命令孤軍解除武裝撤回臺灣,時任國防部副參謀總長的賴名湯將軍與總政治部執行官王永澍將軍受命前往泰國和緬甸協商撤軍行動。三月十七日起至四月底中華民國政府執行「春曉計畫」,其中出動空軍運輸的部分稱為「國雷演習」,將孤軍及眷屬由泰國清邁機場接運回臺灣安置。國防部於五月十五日下令撤銷孤軍游擊隊的番號,「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自此走入歷史。

PB4Y空運機失事半年後,軍方將殉難的六名機組人員,在青山環抱綠水常繞的臺北碧潭空軍烈士公墓設置了衣冠塚,供家人憑弔及國人緬懷,烈士的悲壯犧牲不禁讓人想起先秦荊軻慷慨赴難的的壯士悲歌。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探虎穴兮入蛟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

二千年後,同樣是蕭瑟的北風,同樣是寒冽的天候,幾位長空戰士為了危難的家國而遠征異域深入虎穴,同樣是表現了英雄凜然正氣、慷慨赴難的悲壯情懷,而烈士們雖然血灑泰緬異域魂斷野人山,但他們卻在國家生存奮鬥的歷史長河中,留下了一道耀眼的彩虹永昭日月。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9-13 10:52:2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