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人本文明和神本宗教 2020-09-14 15:45:48  [点击:1994]
人本文明和神本宗教
或说:“美國這一兩百年依附民意之上的民主制度之所以大體成功有效,其原因恰恰是受益於中世紀歐洲的宗教神權影響。”这是把人本文明的成就归功于神本主义宗教了。东海期期以为不可。

西方现代文明是人本主义文明,本身优缺点并存,优点是立足人道,缺点是不明天道。政教分离之后,耶教改邪归正,成为正教,对现代文明不无裨益,然利弊俱存甚至仍然弊大于利。

神本位与人本位,学术相悖而行,政治格格不入。故政教分离是唯一的出路,是现代文明的起步。然神本宗教虽然早已不能主导政治,但影响依然很大。故我说过,美西有精神分裂之嫌。

说分裂或许严重了,但美西的国家和社会,往往精神不一致、非正常则是显而易见的。这与人本主义之道德资源不足有关,也与神本主义之不良影响有关。例如,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这种宗教精神,就是弊大于利的,影响政治就会产生绥靖主义,影响个体就会产生纵容邪恶、助恶为乐的妇人之仁。被反对派讥为圣母婊的美西白左,很多人深受耶教精神的影响。儒家强调智勇双全,扬善惩恶并重。耶教则博爱有余而智勇严重不足,扬善有余而惩恶精神丧失。

不仅耶教,所有宗教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宗教邪起来无止境,不可收拾;正起来都有限,最正派的宗教,也是昧于人道的。西方宗教双昧,既昧于人道也昧于天道。唯佛道两教,于天道略有所得,一得其空寂,一得其虚静,然昧于乾元生生不息、至诚无息的健动性,仍然是昧。

注意两点。其一,我说的宗教,并非儒家以仁为本、宗天而教意义上的宗教,而是指神本主义意识形态。其二、任何宗教的神呀天主呀上帝呀,与儒家的昊天上帝都都本质性区别。

昊天上帝信仰具有至高无上的真实性、真理性和正义性,所有宗教信仰都是三非的,理非真,义非正,信非实。信仰最真诚也不行,因为它们的信仰物是蒙昧时代某些人意识的虚构。不是上帝创世造人,而是蒙昧人的意识心创造了上帝。宗教只适合人类幼稚期,其弊端只会越来越大。

中道文化承认鬼神存在,但非神本主义,非神学,中道信仰非宗教信仰。中道落实于政治为王道,王道尊敬、祭祀鬼神但非宗教政治。中华文化和文明之所以早熟,重要原因就在于有信仰而非宗教。中国去宗教化应该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尧舜之前姑不论,尧舜政治显而易见非宗教,非神本位。

不过,中道信仰是圣贤君子之事,非一般人所能如实建立和准确把握。夏朝之前,政治虽能允执厥中,但鬼神信仰(宗教信仰)仍很流行,或者说,政治、社会生活中,宗教占比仍然较大,故夏朝有所变革。孔子说:“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云。(《礼记•表记》)“近人而忠”就是疏远鬼神而亲近人而忠实人道。

后来殷商又有反复,“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同上)西周再一次“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到了孔子集儒家之大成,就从文化上全面彻底去宗教化了,让鬼神信仰彻底退出中华文化。历代儒家王朝,无论怎么偏离王道原则,再没有出现过“先鬼而后礼”的状况。

对于中华文明的重建和对西方文明的超越,宗教是必须突破的障碍。佛道两教作为中华特色的宗教,最为真正,然亦必须置之于儒家主统之下、礼制之内。否则它们也会产生所知障(个体)和不良影响(政治)。2020-8-24
首发于民主中国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