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鸡头肉   “吃大户”听起来确实挺吓人的 2020-09-16 16:16:35  [点击:8782]
但有些事俺们可以讨论得更仔细一些,尽量透过现象看本质。

在自由社会,如果人们和平地主张“吃大户”,那就是一种意见的表达,一个看上去比较离谱的政治见解而已,本质上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这类主张能不能实施,是需要经过民主程序的——俺根本不相信“吃大户”等主张能通过多数决,因此没什么可担心的。

能将这类主张或诉求实际发展成类似于中国历史上发生过的“湖南农民运动”或“文革”,需要有一个关键的先决条件,亦即得到武装军事力量甚至国家暴力机器的支撑。

例如,近百年前,北伐军(叶挺部队)进入湖南,每到一处,便在当地迅速建立起农协,而湖南农民运动正是由农协领导和组织的。如果这场运动没有军事力量的支持,村里那些作乱者恐怕就不是乡绅领导下的地方保安力量的对手,农民运动也就搞不成规模,撼动不了农村社会的秩序。再如,文革中尽管公检法被砸烂,各色革命行动之所以还能基本按照毛所设计的套路展开(反毛的力量始终不成气候),是因为军队牢牢地掌控在毛的手中。

美国目前并不具备上述先决条件,没有一支军队支持吃大户等政治主张并为这些主张的暴力推行保驾护航。而且,民间那些喜欢持枪上街的,主要是政治上的右翼,秉持“吃大户”等主张的左派并无组团持械搞民间军事武装的传统。至于美国各城市出现的零星暴力事件,迄今为止还没有和明确的政治主张挂钩,其实就是一些趁乱浑水摸鱼的家伙在刑事犯罪。

综上所述,“吃大户”等左派主张或诸如1619项目的叙事,充其量就是民间社会思想上的一株“大毒草”(不存在配套的武装力量对他人的胁迫),任何人看着不顺眼,可以随时使用言论自由的权利对其批判,真的没啥大不了的。只有独裁者(特别是极权统治者)才不能容忍理念、价值的多元和各种思想异端,他们对舆情的失控有着天然的恐惧,所以希望钳制社会上脱轨的言论或思想。如果要跟中国类比,民间出现的这些“大毒草”正是用最高领袖的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小将所要清除的对象。

说到这里,不妨顺便讨论一下“美国版的文革”。一些人认为BLM、打砸抢、污损雕像、HBO下架《飘》、大学生举报有种族主义言论的教授,致使教员被学校开除……跟文革中的种种闹剧很相像,因此可视作美国版的文革。但这其实是认知上的一个偏差,是对文革本质的一种误读。

人们经常说“夺权”(权力的权)是文革的一个基本特点——如果这指的是被组织起来的基层群众冲击官僚机器,以革委会取而代之,则大体是对的。反观BLM,其诉求也跟“权”字有关,但那是权利的权。

两者的区别远不止于此。实际上,文革可以看作最高领袖寻求“权力的扩张”之路。

按照洛克、孟德斯鸠等人的经典理论,一种权力是要依靠其他的权力来制衡的。即便是独裁国家的最高领袖,其权力或多或少也将受到其他权力的制约。例如,各种专家和科技精英等知识界的权威拥有让民众在某些方面服从的能力,故构成一种权力。如果大多数知识权威公开抵制亩产万斤的神话,毛就不可能完全任性胡来,所以他在大跃进之前必须反右,打趴学术权威,只留下马屁精,这样才能在大跃进中为所欲为。随着大跃进的失败,大饥荒接踵而至,毛在七千人大会上不得不自我批评,并开始退居二线。这说明技术官僚手中的权力也会对最高领袖形成制衡。为了铲除所有这些制约,将自己手中的权力扩张到极致,毛发动了文革。依靠群众组织的力量,消灭了学术权威和技术官员留有的权力,使之无法对毛产生制约。如果俺们从这个角度看待文革,那么美国的BLM等“革命行动”就丝毫没有文革的影子了。

简单而论,BLM仅仅是维权活动(正当性另说),打砸抢是刑事犯罪。至于污损雕像、HBO下架《飘》和大学开除教员等等,则需要多几句解释,这些解释难免将涉及“政治正确”的性质,参见俺几年前写的短帖: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71270

在帖子中,俺谈到政治正确不能仅仅理解为白左出于“圣母情怀”设立的准则;政治正确是各阶层/族群经过长期的政治博弈而形成的准静态的社会规范,公共空间中的楚河汉界,是族群之间维持和平的保障。任何人的轻率越界(如对着黑人使用 N-word),都可能引起他人的反击。用个不确切的比喻,政治正确好比邓小平为了各方“向前看”而要求他们“不争论”,大家都别去揭对方内心深处的伤疤。

事实上,即使在最尖锐的族群对立中,激烈持久的争斗总有一天会使各方厌倦,这就有了达成和平及共识的契机,在此共识之下划分各自的“领地边界”。美国内战结束后,林肯政权及其继承者大度地允许南方人建立纪念雕像,允许他们缅怀讴歌过去的生活方式(如《飘》之类的作品)。作为前提或交换,南方则必须承认内战的果实,不挑衅废奴之后的政治制度,并且地方政府随时管束好白人至上者和3K党人。这就是当年的政治正确,是由热战和鲜血换来的社会准则。后来,随着民权运动的蓬勃发展,边界界碑的位置不断微调,几翻波折。直到最近,各方时有打闹,但总体相安无事。

然而川普的横空出世,丢弃了政治正确的规范(也许有些人觉得这很酷),相当于单方面挪动了领地的边界——此举显然是一种宣战的行为。俺在旧帖中预计到这将引起社会的动荡。俺们现在也看到了,当川普通过狗哨政治动员了白人至上者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挥舞着叛军的旗帜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当警察多次虐杀黑人的行为让人联想起历史上的私刑时,林肯时代已经确立的“疆界”就被践踏了,于是那些雕像“合法”存在的前提立马受到了质疑。这可以理解为首先毁约的一方遭受另一方的报复,报复产生的污损行为跟文革中为了扫四旧而摧毁文物的性质完全不同。(虽然道理是这么说,俺本人并不赞同污损雕塑之举。)

俺们可用类似的理由对下架《飘》作辩护,但这里有一个更自然的理解。《飘》并非是中央文革小组下令禁播的,而是 HBO Max 自己的决定。这一决定是文化产品(版权)的拥有者基于市场考虑作出的,他们根本不愿意得罪消费者的主体——那些具有进步主义倾向的年轻人,因此 HBO Max 希望能对作品给个说法之后再上架。商人对消费市场谁占主导的判断未必永远客观正确,可俺们并不能说这种基于市场的商业策略像文革。这里没有可比性。换个角度说,即使 HBO 不做出下架《飘》的决定,或者某个财大气粗的超级《飘》迷买下该影片的播放权,在线上供人自由观看,也不会遭到执法者的干预和取缔。反观文革中的禁书焚书,情形就完全不同。

很多大学或公司会解雇一些有种族主义言论的雇员。这种行为其实多半也出自商业上的考虑。作出开除决定的主管往往不是因为自己持有多激进的左派意识形态,而是因为市场竞争造成的‘道德门槛“。以大学为例,如果管理层还希望大学保持全球竞争力、不至于沦落为类似于川普大学那类破校,就不得不秉持文化多元的理念,拒绝种族偏见。那些被解雇的教员也不必抱怨他所供职的大学违反了第一修正案——只有政府而非民间团体才有能力违反这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权利并未遭到剥夺,因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些同志完全可以选择一所欣赏他们的大学(如川普大学)去开设一门《黑白人种智力比较》的课程。正常大学不愿冒这种无谓的险,归根结底是出于市场的理性。

说了这么多,俺想强调的仅仅是BLM等等“革命活动”跟文革完全不是一回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俺否认美国版的文革的存在。

事实上,川普在其就职演讲中明确地宣告,他将搞一场运动。这场运动的目的是排干沼泽,矛头直指所谓的深层政府。只有这样,最高领袖才能不受任何权力的制约,进而可以肆意妄为。这就是川普所寻求的“权力扩张”之路,符合文革最鲜明的特征。

川普的做法简直就在效仿毛泽东。毛当年也认定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走资派在政府中随处可见,只有打倒了大大小小忠于职守的技术官员,打趴“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毛自己的权力才能肆意横行而不受制约或挑战,哪怕是轻微的挑战。

毛是通过群众动员的方式来实现他的政治目的的,在此过程中有很多老百姓成了他的打手。川普则通过对民粹的操弄,借助狗哨政治,驱策他的信徒为打手。福奇医生收到疑似炸弹的邮寄物,这些威胁生命的恐吓很可能就出自川普教中泯灭了人性的邪教徒。当一位医学权威根据自己平时的科学训练,在疫情爆发的当口向公众提出了忠实于专业的建议,这些建议仅仅因为有可能妨碍到最高政治领袖的权力任性,提建议的医生居然就收到了死亡威胁。更令人惊异的是,这种事竟然发生在一个现代宪政体制中,人们口中的“民主灯塔国”!

在自由世界,传统的主流媒体本来被誉为第四公权,在民主社会的宪政框架中扮演着权力制衡等极其重要的角色。川普无休止地污名攻击主流媒体,宣布他们为人民的敌人,也正是因为这些第四权的拥有者对川普产生了制约。由于民粹主义盛行,川普对媒体的攻击得到了大批川粉的响应,他们把具有 fact checking 传统门槛的主流媒体一律斥为“左媒”(此时这些号称反社会主义、尊重市场的川粉就好像忘记了主流媒体之所以成为主流,正是当初在比较规范的媒体市场中自由竞争的结果),而大肆哄抬炒作 alt-right 网站上各种未经事实检验、莫须有的阴谋论。调查表明,极右网站在上一个大选年间推广传播的阴谋论中有不少来自俄国的宣传机器《今日俄罗斯》(RT);俄国人的目的是用大量精心炮制、针对性很强的 disinformation 来扰乱美国社会,误导民众,影响美国的大选。宪政民主的一剂毒药——后真相政治文化就是在这种情景下生长起来的。

电影《煤气灯下》是由英格丽·褒曼主演的经典悬疑片,片中讲述柔弱善良的美女宝拉结婚后身边发生的一系列令人惊恐的怪事。在和丈夫的讨论中,宝拉逐渐相信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这些问题在生活中处处造成了危机。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她的丈夫精心设计的假象,宝拉生活中的真正危机正来自她那谋财害命的丈夫。《煤气灯下》的英文名是“Gaslight”,现在,Gaslighting 一词已经用于描述流氓政客一种典型的政治操纵术。眼下,美国真正的危机是宪政上遇到的危机,其来源就是川普的权力任性。由于共和党的腐败(以及民主党某种程度的无能),这种宪政危机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但经过政客们 gaslighting 的手法,很多人疑神疑鬼,错把那些在宪政框架中本来可以解决的社会问题,以及由这些问题引发的并不暴烈的民间抗议,当成了美国的重大危机,反而把权力的腐败对宪政民主的严重侵蚀等真切的危险轻轻放过了。在此,俺还是请善良的人们睁大眼睛,不要上当。经常复习一下现代政治最基本的原则,如权责正比原理,有助于俺们做出正确的判断。
最后编辑时间: 2020-09-18 12:26:0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